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2021/9/19訪問獄卒——徐智鐘《江湖路》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九月十九日

獄卒 徐智鐘:

感謝今日能夠得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我非常珍惜,謝謝佛慈悲,還願意接納我,徐智鐘代表六十位獄卒,及有緣之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

我在這一生,跟著一群弟兄在一起,我加入了兄弟會,說好聽就是社會人士,曾有多次,我都被抓進監獄改造,刑期結束便會被放出來,不久,可能又會因為一些原因,又會再次被抓進去,反反覆覆進行,我的人生便在此之中消逝。

我是民國七十五年生的,我出生那一年,我的父親才剛刑滿出獄,他是在多年前犯下強盜罪被關進監獄的,雖然我出生的時候,和父親曾有一段時間的相處,但那時候的我年紀還小,對父親還不是有太多印象,父親就又因為打架,誤殺對方,被判刑入獄,但父親畏罪潛逃,在那之後,我許久沒有見過我的父親。母親在我三歲那年改嫁給父親多年的一位好友,從此我的姓氏也改成了繼父家族的姓氏,母親讓我改名為徐智鐘,希望讓我與過去那段生活做分割,不再與過去有任何糾葛,目的也是希望我能重新過生活。

但是命運牽纏,我還是與我的親生父親見面了,我是在十五歲的時候,再次見到我的父親,他因為逃亡多年,日子過得並不好,身形狼狽,面容也顯得憔悴,父親一眼就認出我是他的親生兒子,滿心歡喜地希望我能夠幫助他,我心裡知道母親並不希望我再與父親有任何關係,因此我下意識的就想拒絕,但父親並不容許我拒絕,父親已經讓所有的人知道,我便是他的親生兒子。從那一日與父親見面之後,我的命運從此改變,每日都有不同的債主找上我要債,甚至還有些是父親在外結怨的仇家。每一日發生的事情,層出不窮,我不想讓母親知道這些事,於是我自己開始想辦法解決。

我混入了兄弟會,為了讓自己變得強大,我也開始學會打架、在身上刺青,還有學會許多江湖上的手段,我要讓這些要債的人知道,我並不是任人宰割的軟柿子,我必須變強,那樣我才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我也才能保護我的母親。

社會上,大家都叫我鐘哥,我在地方上也有了一定的名聲,這些要債的人不再敢來找我麻煩,而我的親生父親,我也沒有打算要認他,是他讓我的命運變成這個樣子,我的心中對他還是有些埋怨的,原本我只是心中氣不過,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父親,但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快就發生意外。

父親是在一日深夜裡,被人亂刀殺死,屍體被丟在山溝下,事隔數日,等到父親的屍體都發臭了,才被上山砍柴的人發現,我接到消息趕往現場,其實內心還是震撼的、遺憾的,畢竟這是我血緣上的父親。我為父親辦了簡單的告別式,送他最後一程,也感念他生我這一條生命。

父親死後,我也找到了那些亂刀砍死父親的要債人,我想為父親報仇,但我知道自己不能做衝動事,因為母親不會希望我做這些事,於是我私下蒐集了他們犯罪的證據,舉報他們,讓他們受到法律的制裁。因為這件事情,我與他們結下了恩怨,在他們出獄後不久,我們便發生了衝突,最後雙方傷勢慘重,我也被帶回了警局,這是母親第一次發現我走上了黑社會這條路,母親非常傷心,把我從警局領出來之後,便頭也不回地離去。

我知道我讓母親非常失望,但是這條路,我已經沒有辦法回頭,我有一群兄弟要挺,我不能就這麼離開,但我答應母親,我不會讓自己受傷,也不會做犯罪的事情。母親好長一段時間不與我說話,我知道她還在生我的氣,她擔心我會像我的親生父親一樣,走上一條不歸路。

我並不想要讓母親傷心難過,因為從小到大,我知道母親非常辛苦,帶著我嫁到現在的家庭,母親必須忍受非常多的委屈,但為了要給我一個家,母親還是選擇強忍下來,我知道我這次進局裡的事情,已經在家族裡傳開,大家都在笑話我是流氓的種生下的小孩,母親不喜歡聽到大家這樣說我。我知道是我的事情,讓母親更難過了,我心裡也很難受,我希望讓母親可以開心,於是我決定要找尋人生另一條出路,我希望母親能夠過得開心,不要再為我擔憂。

我後來投資了一個營造工程,賺了一些錢,我讓母親知道我開始在做正經工作,母親看到我有收入,也有工作,也才漸漸鬆下心來。我一直希望讓母親過好一點的生活,因此我非常努力工作,終於買了房子,還有存了一些存款,我想讓母親搬過來和我一起生活,但是母親不肯,還說我有這份孝心就夠了。其實我知道母親在擔心什麼,他怕這些家族裡的人會說閒話,所以母親還是繼續住在家族中,忍氣吞聲,我看了其實非常難過,但我知道母親是不會改變已經做好的決定。

我更努力讓自己成長,我希望能成為母親的後盾,我想保護母親,我想孝順我的母親。四年後,繼父因為一場意外驟逝,所有人都非常意外,甚至有些家族裡的人開始辱罵母親是掃把星,還說母親許多的壞話,當時我再也忍不下這口氣,我忍無可忍,強行將母親帶離這個家庭。

我讓母親住在我早已準備好的房子,我怕母親一個人住不習慣,我還帶了我娶的媳婦,希望一起孝敬母親,讓母親有家的溫暖。但母親早已長年積鬱,不久便檢查出母親罹患癌症末期,我非常傷心,用盡各種方法,都想要把母親治療好,但是結果都是無效,因為母親的心早已經千瘡百孔,母親再沒有力氣去對抗身體上的折磨,隔年母親便病重過世。

母親走後,我低落了許久,我很難過我的人生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母親離去,我再也找不到生命的目標,這一生我沒有得到母親的認可,我知道我一直都是讓母親失望的,我再沒有奮鬥的目標,我又回到了兄弟會。

我開始和兄弟一起混,還會衝動和人打群架,我想要用這樣的痛感還有刺激,讓我感覺到生命的存在。最後我因為打群架被帶進警局,這次我沒有母親來保我出去,妻子也因為生氣不想理會我,這次我被關了幾年,服刑期間,我在裡面思考了自己的人生,我知道自己沒剩多少生命可以繼續浪費,所以我決定要改變自己,在出獄之後,我真正洗心革面,想要腳踏實地,重新做人。

但是這個社會,其實非常現實,對我們這種服過刑的更生人已經有了不好的印象,所以我想要找一條出路,並不是容易。我與妻子和好,也答應妻子從此要好好做人,我們做了一點小本生意,足夠養活一家,生活過得平靜平淡,但我知道這會是我人生中較好的選擇。

過去的弟兄知道我做的生意,經常會過來幫忙,日子也算過得去,我也勸一些年輕的小弟,要慎選自己的人生,不要糊里糊塗就跟人家出來混社會,自己的人生,還是要自己知道負責才行。

我其實本來還活在這個世上,但是我的身體已經不是我自己在用,我大概十七歲靈魂就被踢出來,因為我當時候正處於想要讓自己變強的強烈心理,我的心一直都在想要如何變兇、變狠。在我經歷這樣激烈的轉變之後,我的身體被取代,靈魂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進到陰間,那時候我都在地獄之中受苦,經歷了非常多年的痛苦,因為我的表現良好,後來閻羅王讓我當了獄卒,服務眾生。

我在最近幾年,我的身體因為一場意外過世,但其實這場意外也是冤親債主安排已久的復仇,當我的身體一死,我在陰間也才真正列入正式死亡的行列。閻王給我機會,讓我聽了蘇佛講經,我聽了真的非常感動,也知道自己過去都是做錯了,閻王給我機會讓我說出自己的故事,安排我今日可以解脫,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其實閻王也說了,是我過去曾有學佛的因緣,這一次才能這麼順利排上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緣,我還是很感恩閻王的相助,才讓我有機會可以解脫。我很珍惜今日的時間,在這裡我也想要再和現在這些社會上的兄弟們講,混社會,不要把自己的人生也搭進去了!兄弟可以講義氣,但是不能衝動地在一起,一同沉淪。

我的生命經歷,有許多的過程,但都讓我感覺到生命很苦,我一開始也不是想走江湖路,但因命運所逼,我不得不走上這條不歸路,從此我的生命變得大不相同。進入兄弟會之後,我收過非常多年輕的小弟加入,許多也都有相似的家庭問題,或是遇上一些無法解開的人生問題,最後才會選擇結交這一群兄弟,兄弟之間義氣相挺,這讓彼此感受到人生還有一股支持力量。我是過來人,所以我可以明白這些情形。

混社會,也不完全像是大家所說的都是壞人,大家其實心中都還是有善良存在的,有一些小弟本性也很憨,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處處都是要小心謹慎,大家也要學會保護自己,因此在這些兄弟會的情形,便會讓大家覺得這群人都是不務正業的渾小子,但大家也都是有血有淚的年輕人,只是每個人所選的人生不同,有許多也是因為命運所逼,才會選擇這樣的江湖路。

我盼望這些年輕人,如果有機會可以看見我的這篇故事,我希望大家可以有機會找到更好的出路,澳洲香光大佛寺是很好的學習地方,但大家要把那些江湖氣勢收斂一些,因為這裡是正經的修行淨地,這裡真正可以帶給大家安定的力量,也是大家的家,我感受到這裡的親近,還有溫暖,聽過蘇佛的教導之後,也才真正知道自己生命的目標,能夠真正找到自己,這是非常開心的事情。我想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我現在期盼自己能夠學習正法,將來能多幫助一些社會上的年輕人,能夠找回生命的方向。

謝謝蘇佛,真的非常感謝,我很珍惜自己的這個機會,徐智鐘代表六十位獄卒,及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徐智鐘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