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2021/9/18訪問獄卒──賴世通《命運為何?》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九月十八日

世通已到西方,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恩。

生生世世的輪迴,到了這一刻,總算告一段落。回頭看看過去,過去還有過去,是數不清的過去,輪迴一直都在持續,沒有停止過的時候,到現在才結束了一切,跪於佛前懺悔宿世罪業。

在當獄卒時,原本我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再過幾百年後,將面對下一世全新的人生,重新回到世間投胎做人,沒想到,我竟然在還沒出世前,就讓蘇佛將我帶回來西方極樂世界,為我結束輪迴的宿命,心裡萬分的感恩。

現在腳踩在西方地上,我的心才真正感覺到踏實,靈終於得到安定,否則我不知道下一世人生會是如何,任由業力擺布的靈魂,是相當無助與痛苦。

擔任獄卒前的那段人生,時間大概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年代——清朝。

有人說,我是笑著來出世的,娘將我抱在懷裡時,我的臉上是帶著微笑的,他們說,我笑得很自然,所有人看到我,都跟著笑了起來。

在出世的那一剎那間,命運已經注定好了,從開始到結束,每一個階段,每一個高峰與低潮,興衰與成敗,全都清清楚楚地寫在命運這兩個字裡,沒有人可以改變它,除了自己。

我的命運是如何?娘在我出生後不久,就幫我算好了。相士說的話,讓娘全傻住了,她沒有辦法接受我長大後不會娶妻,不會生子,也不會賺錢,娘問爹:「那養這孩子要做什麼?」

那位相士說的話,被公認是百分之百的精準,每一個人的命運全都被他說得完全準確,大家深信不疑,包括爹娘。

村子裡的人都笑稱娘是個錢嫂,意思就是娘很愛錢,哪裡有錢可以賺,娘絕對第一個出現,對娘來說,活著就是為了錢,只有將錢抓在手中,她才能安心地活下去,對娘來說,錢比生命還要重要。

所以,當娘從相士那裡知道我將來是個不會賺錢的孩子時,她的心已經涼了大半,因為她生下我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將來我長大後,能賺很多錢給她花用,讓她老的時候,可以不愁吃穿,但現在對她來說,夢想完全破滅。

娘不相信她生不出個好兒子,在我出生不到一年,她又懷孕了,十個月後生下了弟弟,這次她同樣積極地找相士幫弟弟算命,相士一算,弟弟一生大富大貴!娘一聽到弟弟一生財運亨通,不管幾歲做生意,或投資什麼,絕對都能賺錢,就連走在路上,都能輕易地撿到錢。娘樂得將弟弟又親又抱,並對著爹說:「生對了!這次真的生對了!」

我和弟弟命運的落差,讓娘對我們有明顯的差別待遇,我永遠都是吃弟弟剩下的食物;我穿的衣服永遠都是撿別人家不要的破衣服,弟弟則是每一件都是新衣服;我從小就沒有資格讀書,弟弟則是從小就被送進私塾裡;我從來都得不到娘對我的關愛,弟弟則是娘的掌中寶。

很多親戚和村子裡的人,都看不慣娘的現實,他們勸娘好多次,要娘不要這樣差別對待我們兩兄弟,但娘聽不進去,她告訴所有勸她的人:「一個投資可以成功,一個就像將錢投入大海裡一樣,那當然要投資可以成功的,誰會想將錢丟到大海裡?那就算有金山、銀山也不夠花用,我能把他養活就很好,沒有虧欠他了。」

聽到娘說這樣的話,我總是笑笑的,沒說什麼。有人問我:「你的娘這樣對你,你不會傷心、難過或生氣嗎?」我笑笑的,回答問我的人:「沒有什麼好傷心、難過或生氣的,我和弟弟的命本來就不同,我還要感恩娘沒有放棄我,讓我還有一口氣可以活著,這樣就夠了。娘生給了我身體,自己的命運還是得自己走,這不是娘給了我金銀財寶,我就能一生好命。」有人問我:「為什麼你小小年紀就能做到如此?換作同樣的孩子,他們絕對又哭又鬧,心中不平。」我回答他們:「或許是玉倩的人生影響了我吧!」

玉倩是一位住在我們家附近的女孩,只活了九歲就離開人間。我們曾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她的家境窮苦,母親在她三歲時就過世,有人算她的命,說她將來能嫁個有錢的好丈夫,一生不愁吃穿,玉倩知道後,心性開始大變,原本還會聽後母的話,到後來開始忤逆父親和後母,也變得不孝順他們,我曾經勸過她,但她聽不進我的話,沒想到在她九歲那年,就在一場意外中過世,結束她短短九年的人生。她的有錢丈夫在哪呢?似乎只是一場夢而已。

玉倩的人生,就這樣影響著我,她讓我清楚知道,命運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將來是好是壞,吉凶禍福,即使已經預先注定,也能由自己的心來改轉,這是我相信的。

先不論命運如何,能有這個身體,就該珍惜與感恩,所以我很感恩我的爹娘,謝謝他們給了我這個身體,不管娘喜不喜歡我,對我和弟弟有多大的差別待遇,我都能笑笑地接受,這就是我的命,我接受它,面對它,然後用我的心來改變它。

所以,就算娘對我真的不好,我對娘還是非常孝順。娘需要什麼,我總是早就替娘先準備好,就像天冷了,我便主動替娘換上一條厚一點的被子;娘身體容易受風寒,吃不下飯,我便將娘準備好熱湯或熱粥,在娘想吃點東西時,可以隨時吃到;娘的記性不好,容易忘記事情,像是拿了東西忘了放回去,或是出門容易少帶了東西,我都隨時替娘注意,讓娘不會因為記性不好而困擾……。

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會讓娘知道那是我做的,讓娘以為這全都是弟弟對她的孝心,娘很自然更疼弟弟,覺得只有弟弟孝順她。弟弟曾經問我:「為什麼你不要說是你做的?」我告訴弟弟:「若我說是我做的,娘一定不會接受我替她做的這些事,與其如此,不如說是你做的,只要能幫助到娘,說是誰做的都行。」

弟弟從小受到娘的寵愛,有點被寵壞了,我不和他計較,我也知道他看不起我這個哥哥,常常覺得我不如他,我也無所謂;不過,弟弟一有事情,還是會找我幫忙,我非常樂意地幫忙他,即使他認為我替他做的每件事都是理所當然的,我也不放在心上,只要他好就好,不礙事。

一路成長,我都過著平順、無爭的生活,自然心也覺得平靜,我努力的是在改轉自己的心,至於外在的生活如何,那對我而言都不重要。

若談到未來,我其實也沒有太多的想法,掌握自己的心之後,命運會如何走,就順其自然了,我也無法再改變些什麼。

在娘的期望下,弟弟原本應該要上榜的,卻名落孫山,自尊心強的弟弟,落榜後便一蹶不振,他開始轉投資事業,不想當官。娘想起相士曾經說過,弟弟投資什麼都能賺錢,娘開始支持弟弟,將她畢生的積蓄全都拿出來讓弟弟投資,相信絕對能賺好幾倍的錢回來。

如同相士所說的,弟弟真的投資什麼都成功,賺了好多錢,就像天上掉錢下來一樣,撿都撿不完,輕輕鬆鬆就將荷包裝滿。至於我,則是老老實實地賺著打鐵的血汗錢,一分一毫都是辛苦賺來的,賺來的錢原本想孝敬爹娘,但實在不多,被娘看不起,不收我賺的錢,我便將這些錢全都拿出來布施,所以每個月都沒有任何積蓄,口袋永遠都是布施得空空的。娘看到我這麼做,忍不住對我說:「你果然就像那位相士說的,是個不會賺錢的孩子,一生賺不到一毛錢!」娘說的也沒錯,我真的連一毛錢都沒存到。

弟弟賺了錢之後,很快便娶了美嬌娘進門,讓娘非常滿意。然而,弟弟投資生意成功幾次後,貪念變得愈來愈強,到後來面臨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原本輕鬆得來的錢全都成空,甚至還將娘一生的積蓄全都賠光了。弟弟的妻子看到弟弟這樣的情況,性情也開始出現變化,對弟弟的態度不好,對娘更是無理,成天在家裡和娘吵架,家裡變得雞犬不寧,到後來,弟媳婦一聲不響的便在半夜偷偷離家,再也沒有回來過。

至於我,雖然是個不起眼的打鐵工,但我認真工作的態度,在一個巧妙的因緣下,吸引了一位富家千金對我產生好感,她的爹是個老實人,也欣賞我的為人,希望能將他的千金嫁給我,但,我實在沒有想要結婚,最後,我和那位千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這樣簡單的友情,好過於夫妻間的濃密情感。

那位相士真的沒說錯,我就是個賺不了錢,又不會娶妻生子的孩子,至於弟弟,他確實也是個投資什麼都能成功的人,只是他的貪心改轉了他的命運,讓他的福報快速地消減,到後來投資什麼都失敗。

弟弟欠了一堆債,在娘病重時,離開家到處躲債,我擔下照顧娘的責任,當娘吃下我替她熬煮的湯藥、清粥,穿下我替她清洗的衣服,蓋上我替她溫熱好的被子,那種熟悉的感覺,才讓她知道,原來之前那些全都是我替她做的。

娘在我面前向我道歉,我告訴娘:「這本來就是我該做的。」

我的人生就這樣簡單地過,一生都是個打鐵匠,每個月布施微薄的薪水,每天下班回家就是孝敬爹娘。

人生在七十歲時走到了盡頭,爹娘已經不在身邊了,弟弟曾經在我五十五歲時出現過,那時的他已經變得好蒼老,伸手向我借錢、討飯吃,看到弟弟的樣子,我心裡很感嘆,一個相士說的話,影響了他的一生。

一生的命運是好是壞,終究還是得靠自己努力,心念最重要,心念正了,心善了,就算原本再壞的命運,也可以變成好命,因為心美看什麼都順眼。

這就是我樸實、簡單的人生。

命終後,到了地獄閻王前,被指派擔任獄卒一職,我自始至終都是認真負責的態度,加上我有一顆想幫助眾生的心,在聽了蘇佛講經後,發願救度眾生,這份真心讓我有機會被排上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於今日,如願歸西。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賴世通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