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徐世宗《無法預料的人生》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九月十一日

世宗和另外五十九位獄卒已經抵達西方,大家心裡都滿懷著感恩,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從每個人臉上的笑容,可以看得出來大家心中有多麼的喜悅,西方真的和人間完全不一樣,人間沒有這樣的殊勝美景,找不到,真的找不到,只有西方才有,很美。

將記憶拉回到過去,當我還有人身的時候,大概是在一百五十年前吧!

戲劇大家一定都有看過,沒有壞人,演不出一場精采好戲;沒有愛情,這齣戲就會少了一點味道;人生沒有遇到困境,這場戲演不出高潮……似乎一場好戲在還沒編劇之前,該有的元素都已經被挑選出來了,這些元素構成了一場戲,這些元素也拼湊成一個人的人生。

一百五十年前,我名叫徐世宗,叫徐世宗這個名字的人到處都有,但每一位徐世宗所經歷的人生有所不同。

我的娘一共生了五個孩子,我排行老大,是徐家的大少爺。我們五兄弟每個都只相差一兩歲的年紀而已,並沒有差距太多。爹的英俊,娘的美貌,生下我們五個孩子,全都長得俊俏好看,從小就有許多小女孩迷戀上我們,更別說長大時的俊貌,更是吸引了所有姑娘的目光。

從小飽讀詩書的我,對於世間,自認為自己很懂,當爹問我人生有什麼打算時,我回答爹:「我看過這麼多人生故事,全都大同小異,我不去編排我的人生戲碼,任由它自己自然地生成,自由地發揮,反正人生就是這樣而已,太多的強求也不會太大的變化,我就不白費力氣了,順其自然就好。爹認同我嗎?」爹笑著摸摸鬍子,對我說:「你的人生,就由你決定吧!」

我從小就非常聰明,從四歲就跟在爹的身邊,爹到哪裡經商,我就跟到哪裡,對於世間的一切,都像在走馬看花一樣,雖然這邊看一點,那邊看一點,但看久了,大概都能看得明白,尤其對於世間的玩樂,人心的多變,我更是看得清楚透徹。

人生會發生什麼樣的事,總是難以預料。

十五歲那年,爹的生意的特別好,每天眉開眼笑,常常邀請客人來家裡作客,氣氛特別歡樂。那年的生日,爹一次買了三匹馬送給我,作為我的生日禮物,這三匹馬都是上等的好馬,我非常喜歡,尤其裡頭的那批白馬,牠高貴、純潔的樣子,特別具有一股吸引人的魅力,我常常騎著牠出門,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

然而,這匹溫馴的白馬,竟然在我一次騎著牠出門時,突然變了個樣,牠就像匹脫韁的野馬一樣到處亂撞,我從馬背上跌落下來,牠還繼續往前衝。那天我跌斷了一條腿,而那匹白馬,在失控時撞死了一位老婦人。

斷了一條腿,又害死了一位老婦人,這樣的人生劇碼,我真的沒有想過。老婦人的家人傷心欲絕,我跪在他們家門口求他們原諒,也賠了好多銀兩,想幫助他們好過日子。原本我以為這樣能解決這件事,沒想到事情沒有那麼容易。那位老婦人的弟弟,硬是要將老婦人一生最牽掛的三個女兒嫁給我,他說這是我該負的責任,如果沒有替老婦人解決她心中最掛念的事,她的靈就算死後也無法安心。

我看著這三位姑娘,老大腦袋出了點問題,老二是個啞巴不會說話,老三的樣子正常一點,但卻總是傻笑著。我看著面前的這三位姑娘,很難想像她們成為我妻妾的模樣,心中不禁想起了曾經回答爹的一句話:「我要讓自己的人生順其自然。」但這樣的自然,也太令人難以接受了。

姑娘的舅舅非常堅持我必須要這麼做,在我自己良心過意不去的情況下,也就默默地答應了,即使爹娘當時並不認同我,我也無法做出其他的決定,只好面對這樣人生劇場的編排。

婚事談好,我將在不同天將三位姑娘娶回家中,家裡也已經布置好三間新娘房,等著三位新娘入住。還沒迎娶前,爹娘再次慎重地問我一次:「世宗,這不是兒戲,你真的決定要這麼做?」我嘆了一口氣,回答:「都遇到了,就面對吧!如果不娶這三位姑娘,我一輩子都無法釋懷自己害死了那位老婦人的事。」爹娘看我心意已決,就不再多說什麼,爹對我說:「既然都已經決定了,就歡歡喜喜地迎接這三位新娘子吧!三位姑娘都是好人,由你來照顧她們也好,這樣老婦人才能死而無憾。」

原本瀟灑的徐世宗,現在突然變得失落惆悵,談完婚事後更是成天無精打采的樣子,我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聽到這樁婚事的人,全都議論紛紛,還有人主動將自家的女兒帶上門來,對爹娘說:「我家女兒都比那三位姑娘好,如果大少爺這麼不挑,不如娶我們家女兒還好一些。」很多人都覺得這樁婚事真是荒唐,堂堂徐家的大少爺,竟然要娶三個不正常的女人當妻妾!還有好多對我有愛意的姑娘也全都心碎,她們對我的選擇感到難以置信。

面對這麼多的輿論,我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既然做出這樣的決定,我選擇看好,不再多想。

三位新娘在挑選好的日子,陸陸續續娶進門,當我真正用心和她們相處之後,才發現三位妻子其實和正常人沒有什麼不同,那都是人心的分別,而且她們從小就被岳母教得很好,心地非常善良,凡事總是能替別人設想。我突然覺得自己的內心相當醜陋,當初因為三位妻子和正常人不太一樣,就對自己將來的人生失去希望,我的內心根本醜得無法和三位妻子相比。

有人勸我不要生孩子,擔心我生出來的孩子會長得不正常,我並沒有理會這樣的說法,還是和三個妻子生了八個孩子,結果這八個孩子裡有六個全都是正常的,另外兩個智力雖然差了一點,但其他方面表現都很優秀。

自從娶了三位妻子之後,我的個性改變了很多。從我還未將妻子們娶進門前的心境,到娶進門後的相處,這段過程中,我聽見了多少人對妻子們的批評,多少人看不好這段婚姻,多少人覺得我們的身分不相配,太多的負面評論,讓我看清楚人性。當我真正和妻子們相處後,才懂得原來一顆單純的心有多美,她們在我的心中,是最美麗的妻子,沒有人能夠明白。

心境上的轉變,激發我發心想幫助許多弱勢族群,我想要改變世人歧視的眼光,不平等分別的心,我也想要幫助這些弱勢族群都能活出自信,看見自己的長處,在短短的生命裡能加以發揮,過著全然不同的人生。

三位妻子帶著孩子們跟著我一同做善事,這樣的家庭很幸福,我們懂得珍惜彼此,懂得助人行善,生活中充滿著歡樂。

這一生我過得很好,孩子們長大後也都非常優秀,我很感恩老天爺給了我這三個好妻子,才有這段美好的人生。

六十三歲生命結束後,我到了地獄裡擔任獄卒,妻兒們沒有陪在我的身邊,才明白人生什麼都是假的,再好的生活是假的,再美好的感情也是假的。聽了蘇佛講經後我更加清醒,可惜在世時沒有機會學佛,如果讓我遇到佛法,我會讓三位妻子跟著我一同學佛,不會讓她們在一世短暫的生命後,又再次落入輪迴之中。

徐世宗代表六十位獄卒,跪地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徐世宗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