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類別,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余月桃居士身中魔眾—魔份《想身》

余月桃身上魔眾 魔份

     ——想身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

我早就進了她的身,只是有顯沒顯,她的心隨時在看她的身,那裡痛這裡痛,那裡酸這裡酸。當她從醫院回來了之後,打從蘇佛第一次看到她,對她開口,「不要再顧身了,求往生」的時候,她的心一沉,臉色一轉,哈哈!正是我們可以現的時候。有好幾次,她都可以好好念佛求往生,因為佛就在她的眼前,她竟然沒有念佛,她所謂的有念佛就口上念一念佛號,心中一點也不清淨,還放了很多事,這樣的佛號我們也會念。

她的心一直很低沉又悶,尤其是當蘇佛從她身邊走過,問也不問,看也不看,她表面是沒事,心裡也當作是沒事,事實上她的心在滴血,因為蘇佛是她的偶像,她希望蘇佛救她,帶她去西方也好;沒想到之後又聽到她有下地獄,這時候的她,心中毫無光亮,絕望的眼神之中帶著憤怒、恨意、失望,這麼多的念頭怎麼可能是一個要死的人一心專注念佛?她的心有時想到過去,有時想到家,想到兒女、孫子,想到錢,想到這裡,不回去還是要回去,哈哈哈!這個像是要念佛去西方的人嗎?

你們說的一心念佛,專心念佛,在她身上我們完全看不到,不是我們要進來,是她的念頭吸引我們,況且我早就在她身上了。我是之前到香光大佛寺想要探討這個地方的修行人是怎麼在修行的。傳說中這裡是佛下凡的地方,而且有許多位跟隨者,這引起我們魔眾的好奇,所以到此一訪。念佛法門在這時代雖然有許多人念,但是我們從來沒有看誰念出名堂可以往生西方,包括現在淨土的大老,本來我們也尊重他三分,如今也病懨懨地躺在床上。我們從他那裡過來,看看蘇佛所帶領的弟子是如何修行;沒想到生死關頭是這樣在修行。

此人是去醫院之前我們就待在她身上,她隨時想著她的身,這是蘇佛上課時所說的大忌,她犯了大忌,蘇佛一再強調不能顧身,這個身是要用來找回自性。我們見她身上滿滿的眾生,趁她上課昏沉的時候進入身上。當她一心算著日子,念頭中要自己的身體撐過這一段日子,有這樣的念頭就沒有放下。只要每次蘇佛講她一次,說她不會救她,無法救她,她的心一沉,其實瞋心、恨心已經起了,這時候也是魔眾可以進入的時候,我們待在他的雙眼、臉上、頭部、胸口。原本以為我們可以高枕無憂,就讓她好過一點,身體能撐多久算多久;沒想到被識破了,我們也只好出來。但是她身上還有一些我的魔子魔孫,他們喜歡待在她的身上,依蘇佛之意,是要讓他們繼續待著好?還是出來這裡跟我會和的好?如果蘇佛要他們出來,他們好像沒有要出來的意思,早上能出來的,都已經跟我出來了,尚請蘇佛決裁。

魔份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