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吏春成 《不留遺憾》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九月四日

春成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這是春成期待已久的一天,此刻,我的雙腳真的踩在西方地上,這裡的清淨,讓我的心又更淨了一些,心裡有很深的感觸,原來世間、地獄和西方,是如此截然不同的三個地方,每位獄卒都發出讚歎的聲音,西方真的很美。

從小,我們家隔壁就住著一位孤獨的老人家,大家都叫他蔡伯,以我的輩分,得叫他蔡爺爺。雖然蔡爺爺就住在我們家隔壁,與我們只隔著一道牆而已,但我卻沒有什麼機會可以和蔡爺爺說到話,因為蔡爺爺總是將家裡的大門關著,只有需要買東西時,他才會出門,我一直很納悶,蔡爺爺一個人在家都在做什麼?這樣的生活不是挺無聊的嗎?

有一天,蔡爺爺買完雞蛋和菜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他準備要走回家中。看著蔡爺爺彎腰、駝背的樣子,走起路來顯得緩慢和辛苦,忍不住走到蔡爺爺身旁,幫蔡爺爺提手上的菜和雞蛋。蔡爺爺抬起頭來看著我,問我:「你叫春成對吧?」我好驚訝蔡爺爺竟然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和蔡爺爺說話,平常蔡爺爺都自己待在家中,他怎麼知道我叫春成?蔡爺爺又說:「小小年紀就懂得幫助別人,很不錯!你今年應該五歲了吧?」我大力地點點頭,告訴蔡爺爺:「對!明天就是我滿五歲的生日了!娘準備煮一桌好吃的菜請大家吃,蔡爺爺要不要一起過來?」蔡爺爺立刻揮手,說:「我不過去了,謝謝。」看蔡爺爺好像沒有興趣的樣子,我也沒有再多問。一路陪著蔡爺爺走回家,蔡爺爺全程都保持沉默,沒有多說話,我也不敢多問什麼,同樣保持沉默。

走到蔡爺爺家門口,我將手上的菜交給蔡爺爺,他對著我說一聲謝謝後,便轉身進門,將大門關上。我看著眼前關上的大門,心想著:「蔡爺爺過得快樂嗎?」不曉得,帶著疑惑走回自己家中。

一進到家裡,看見爹娘都坐在客廳裡,便和爹娘打招呼,他們看我心裡有事,問我:「怎麼了?在想什麼?」我將剛才遇到蔡爺爺的事情說給他們聽,爹聽完後,說:「蔡爺爺以前不是這樣的。」

爹這麼一說,我和娘都露出好奇的眼神,爹說:「爹九歲那年曾經和蔡爺爺的大兒子打過架,因為爹氣不過他笑我們家窮,還笑爹的父親是個不會賺錢的瘸子,那時候爹的父親,也就是你的祖父,因為工作跌斷了腳,再也沒辦法正常的行走,家裡原本就過得辛苦,後來生活更是困難,幾乎就快過不下去了。還記得那時候你的祖母到處向人借錢養我們這七個孩子,但一直借都沒辦法還錢給人家,到後來大家都不想再借錢給你的祖母,我只好出門工作,賺點錢回來分擔家計。」

「而那時候的蔡爺爺,是個非常有錢的商人,在村子買了一間非常大間的房子住,不像現在這裡這麼小,我見過他好幾任妻子,他也有很多個孩子,到現在我還是不清楚他到底有幾個孩子。那時候的蔡爺爺非常神氣,他從不正眼看我們這些窮人,如果我們不小心踩過蔡爺爺家門口,讓蔡爺爺看見後,他會立刻叫僕人將門口的地全都徹底地清掃過,就怕我們這些窮人的腳踩髒了他家門口的地板,爹氣不過,才會和他的大兒子打架。」

「那天蔡爺爺氣得向你的祖父告狀,祖父罰爹不准吃飯,跪在客廳整整一夜到天亮,還打得爹全身瘀青,祖父教訓爹:『別人怎麼說我們、笑我們都沒有關係,但我們絕對不能動手打人!今天我們家生活困苦,是我們過去生自己造下的因,這一生才會得此果報,必須過得比別人辛苦,所以別人說我們也沒有錯,我們反而還要謝謝他們的提醒,讓我們知道要多行善助人。』祖父那次對爹的教訓,影響了爹的一生,從此之後,不管蔡爺爺家的人怎麼嘲笑我們家,爹都不再生氣。」

「到後來,蔡爺爺的孩子一個個長大後,全都對蔡爺爺不孝順,蔡爺爺的妻子們也都不是真心想和蔡爺爺在一起,全都想著蔡爺爺的財產,蔡家漸漸走向衰敗,到現在只剩下蔡爺爺一個人,自從他家道中落之後,再也不和任何人講話,每天一個人在家裡,過著孤伶伶的生活。」

爹一說完,我和娘沉默不語,腦子裡還在想著蔡爺爺家的故事,這時,突然聽到「碰」一聲,爹立刻聽出是從蔡爺爺家傳出來的聲音,立刻跑到蔡爺爺家門口敲門,問蔡爺爺發生什麼事,需不需要幫忙。屋子裡的蔡爺爺沒有任何回應,爹只好將門撞開,衝進屋子裡,看見蔡爺爺已經躺在地上,看樣子是蔡爺爺想爬到鐵架上拿東西,鐵架子才會整個倒下來,散落一地的全是他們全家的畫像,應該是蔡爺爺在想念他的家人吧!

蔡爺爺走了,他的家人還是沒有人願意回來送他最後一程,爹發心替蔡爺爺處理後事,在蔡爺爺下葬後,帶著我們全家替蔡爺爺整理那間房子,依著蔡爺爺最後的遺願,將房子給賣了,賣來的錢全都布施出去,這是蔡爺爺這一生最後能做的好事,他說了,這也是他此生唯一做過的一件好事。

爹帶著我們整理蔡爺爺家時,從家裡留下來的東西,可以知道蔡爺爺對他的人生有多麼的懊悔、自責,對他的家人是多麼的想念,但卻什麼都無法挽回,就這樣結束了一生。

蔡爺爺過世那年我五歲,雖然當時我年紀還小,但蔡爺爺的故事卻深深影響著我後續的人生。

七歲那年,我生了一場重病,有生命危險,如果救不回來就得走上黃泉路。爹娘非常地著急,到處替我找大夫醫治,一心想要醫好我病。在我昏昏醒醒,不清不楚時,腦子裡好像還一直在思惟著,我問自己:「如果我就這樣走了,人生有什麼遺憾?」我回答自己:「有遺憾,因為我還沒長大,什麼事都還沒做。」我又問自己:「爹娘現在到處奔波要找大夫醫好我的病,我的生命值得爹娘這樣為我付出嗎?」我告訴自己:「如果我能平安地活下來,度過這次的難關,那麼,我絕對不會再讓我的人生白過,這次等同於爹娘第二次生我,讓我的人生又重新來過,我一定會倍加珍惜!」我的腦子裡不停地想,也想到了蔡爺爺的故事,感覺蔡爺爺好像就站在我的面前一樣,那大概是我的幻想吧!但看到蔡爺爺,就好像在提醒我,人生是很珍貴的,千萬不要讓人生留下遺憾。

整整三個月,我的身體終於穩定下來了,爹娘鬆了好大一口氣,在我有力氣坐起身來時,立刻爬下床,跪在地上向爹娘磕頭,感恩爹娘救了我這條命,為了我到處奔波,每天還得為我擔心,無法安穩睡覺,看見娘在這三個月好像老了十歲一樣,我心裡相當不捨。

那次之後,我更懂得孝順我的爹娘,也從那次之後,我心裡就有個願望,我希望能幫助所有像我這樣年紀大小的孩子們,都能懂得生命的可貴,從小小年紀就開始知道珍惜生命,才不會讓生命白白走過,後悔時已經為時已晚。

我將我的心願說給爹知道,爹非常認同我的想法,他支持我,要我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在爹的鼓勵下,我從十歲左右就開始經營,到處蒐集別人的生命故事,說給身邊和我差不多年紀大小的孩子們聽,看他們的表情,可以知道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這些真實故事,有些聽完後還會不斷問我問題,我也會親自帶著他們去看這世間,讓他們知道,人生必然走向的結局就是死亡,但在死亡之前,可以過什麼樣的人生,可以由我們自己決定。

十歲說這些話好像成熟了一些,但其實一點都不會,尤其像我從鬼門關走過一回之後,我更知道生命有多麼可貴,必須從小就懂得珍惜。珍惜生命的方法不見得是要做出什麼豐功偉業,而是從小就懂得滋養一顆善良的心,學習培養自己不貪婪的心,還有懂得孝養父母的心,然後將人生的路走得踏實。我覺得這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就已經可以開始學習做到的事。

隨著自己愈來愈成熟,懂的事也愈來愈多,對人生也了解得愈來愈透徹,我沒有放棄要培育孩子,從十歲開始募資興建私塾,到了二十歲時,已經募到了足夠的金額,在村子裡蓋了一間可以做為教育孩子的教學場所,不論是富貴或貧窮的孩子都能入學,培養孩子的平等心,無分別心。

還有,這間私塾裡的教育,所教的都不是為了應考,而是教導孩子們走出光明正向的人生。老師所教的都是在教育孩子良好的品德,教導孩子珍惜生命,和正向的人生觀,也經常安排戶外教學,讓孩子們觀察與體驗「什麼是人生」,活著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三十五歲時,我蓋了第二間私塾,整整到四十五歲都投入在孩子的教育裡,完成我七歲時所立下的志願。

到了我四十七歲那年,我意外地接觸到佛法,一開始我對佛法的認識,以為只是在談過去和今生,直到我真正將心用在佛法中時,才明白,原來佛法教我們的,就是「空」、是「無」。這時候我醒了,知道了,原來人生全都是空,全都是無。

學佛後,我不再執著於我的人生該是如何,而是學習將我的心放下,我將教育融入了佛法,讓孩子們也能接觸到一點佛法,對佛法有興趣的孩子,自然會想要自己多加學習,這也讓孩子們從小就多了一個人生方向的選擇,走向學佛這條路,我覺得很好。

這一生,我都是這樣在過著,不將生命浪費在娶妻生子上,我知道要養一家所付出的代價,絕對遠超過我照顧這些孩子所付出的一切,我換來的是這麼多孩子的成長,不是只有我一家的好,很值得。

六十七歲走完了一生,我沒有遺憾地離開人間,很多孩子都長大了,他們來送我最一程,我送給他們最後一句話:「人生沒有什麼,就是『放下』兩個字而已。」

原本,我有機會升天,但我知道蔡爺爺還在地獄裡,他是改變我一生的恩人,我想救他,經過一番懇求後,玉皇大帝受我的真心感動,特例同意讓我從第十一層天進到地獄裡擔任獄卒。果然在地獄裡讓我找到蔡爺爺,我教他念佛,教他真心懺悔,在蘇佛三年前進到地獄救拔地獄眾生時,蔡爺爺真心懺悔念佛,隨著蘇佛帶來的佛光離開了,我好替他高興。

蔡爺爺走了之後,我也被排上蘇佛牽往西方的名單中,心裡萬分地感恩。今天,我真的回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感覺忙碌了一大圈,現在總算回到自己的老家,有一種很親切,很自然的感覺。

弟子吏春成再次跪地叩謝佛恩,叩謝蘇佛恩。

南無阿彌陀佛。

吏春成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