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有專(釋明淨)《回明》

訪問蘇師姐身上的魔有專(釋明淨)

——回明

※受害人數大約有二百三十人,降伏前死亡人數約十人。受害的國家集中在中南美洲、歐洲。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九日

曾經我問過自己,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在踏入魔界前我很猶豫,但卻還是踏入黑暗當中。

這次參加流行疫情,我也猶豫了一下,但最後也還是選擇加入。傳播疫情時,其實心有點悶,我並不是那種極惡的人,好多時候我都會受到良心的譴責。我傳播流行疫情的時間雖然很長,但傳播的人數並不多,因為我總是看準那極惡的人才下手,病毒到他們身上後,會做多大的變化或是造成多大的影響,就是看他們的心了。

之所以會來到這光亮的佛地,是因為看到此地的光跡,光跡中傳出要救疫情的音聲,讓我感覺很驚訝,因為整個魔界都在關注疫情,在大肆渲染疫情,這可以說是魔界大大發揮的時候。音聲傳出很正向的能量,震動了我,讓我好奇前來觀看。看到很多疫情魔眾也跟我一樣前來,他們正準備有所行動,來測試這位蘇佛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到底所講的話是不是有吹噓。一位魔眾領著魔子魔孫往前衝,他們對自己很有信心,因為他們是速度很快的一群魔眾。他們手上握著散播病毒的錘狀物,把病毒向座前的蘇佛散去,並往前進打算干擾;沒想到他們很快就被一層保護膜給彈開。蘇佛大打了一個噴嚏,立刻問道:「是誰前來了?」這一問,他們名字馬上被寫出。座前旁邊的大磬一敲,他們就快速地被吸走。我看到他們去到了另一個空間,那空間很光亮,一到光亮處,他們的面容馬上變了樣,原本凶狠的表情,居然變成無辜的樣子。這讓我看了驚訝,突然有一股自己也想前來看看的感覺。當我往前踏步時,又怕自己會後悔,就在那兒猶豫了很久,突然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前推,回頭一看,居然是平常跟隨在我身邊的魔子魔孫推了我一把。這一推,靠近了蘇佛,就讓蘇佛感受到我的存在,寫下了牌位,大磬一敲,真的來到了光亮的世界中。

我沒有像其他的魔眾很激動,只是靜靜地聽蘇佛講經,講經的內容每一句話都進到我的心坎裡。這些大道理洗滌了我的內心,讓心中不安、無助的我,終於找到了方向。我愈是聽經,心中就有愈大的震動。我驚訝人間居然還有人在演說這真正真理。我忍不住心中的激動,痛哭了起來,這一哭,讓我的心還有面容都淨化很多。

成為魔界前的事,我都盡量不去想,因為那是一件慘痛的回憶。

回憶當中,我是一個出生在貧民區的小孩。貧民區的生活每天都很辛苦,出生時我們就沒有乾淨的水可以喝,當然也沒有乾淨的水洗澡。落後的地區,可能一兩年都沒有下雨,大地乾裂,能長出的草就是韌性很強的草,這草特別硬。

家中要清楚算,應該是有爸爸、媽媽和九個孩子。我是家裡的第八個孩子,前面三個姊姊、兩個哥哥都因為撐不過環境的惡劣而死去,所以家裡剩下四個孩子。哥哥才六歲,必須要出門幫忙找食物,赤著腳走一整天才好不容易找到幾個果子,可以帶回去給家人解渴。果子打開,每個孩子輪流吸一口,再把最大的兩顆留給辛苦的爸爸、媽媽,但爸爸、媽媽還是會留給我們。家中的乾糧吃完後,只能拔草咀嚼來解饑。

 

冬天沒有厚衣服,只能一直摩擦著身體,沒有鞋子穿,腳凍到沒有知覺。冬天對我們來說,生存起來更辛苦,果子不長,草不長,又冷、又餓。好幾次我都全身發冷,快要失溫了,媽媽看我情況不對,趕緊抱著我,摩擦我的身體,一整個晚上都不敢停下來。因為媽媽知道那樣的情況正在生命垂危時,有兩個哥哥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死去的。每一個失去的孩子,對媽媽來說都很傷心。

在我們的村外有一個大洞,大洞很深,裡面全部都是裝死人的屍體。每天都有人會被抬往大洞內,大洞內沒有老人、小孩的分別,而是隨時都有人會死去,被丟入。村上很常傳來哭聲,沒多久就會有人被抬往洞中丟入。對我們來說,生存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不過能順利長大的,長大的過程中也受了很多的苦。

在我十三歲的某一日,突然有一些穿著軍服的人前來,知道我們的日子過得苦,給了我們一些可以果腹的食物,還有乾淨的水。他們先是幫助我們改善生活,然後自己在附近蓋了一些簡單的屋子,就住在那裡!好一陣子後,出現了一些很奇怪的舉動,開始在村上一直挖,一直挖,像是在找東西。這對我們村上來說,是一個大忌,以前老人家就說,要珍惜土地。土地雖然貧瘠,卻還是照顧我們的大地,如果沒有大地養的果實或是大地上的水,我們根本就無法生存,所以大地不可以破壞。秉持著老人交代下來的話,我們一直都守護著這片大地。現在外來的人竟然來破壞大地,這讓我們心急了,村民們圍了起來,你一言,我一語,在討論。

這些外來的軍人看到我們這麼做時,竟然有點惱羞成怒,雖然彼此間語言不通,但一舉一動卻好像可以說明一切。第一次他們用暴力的方式阻止我們的行動,我們和他們起了口角衝突,我們露出了凶狠的表情,希望他們可以離開。但這段期間,軍人們早就探勘好我們這片土地下面有很多未開發的天然能源,這些能源若取得擁有權或是管理權,可以有很多的收入。看準了這些利益,他們才會來到這裡,一直在觀察我們,現在他們確定了,打算也要有所行動,派更多的軍人來開發。

就在那天衝突出現後,我們開始對軍人們有所戒心,他們也開始加快他們的掠奪行動。在大地上設定了一些區域,開始挖,從太陽出來挖到太陽下山。我們看了好心痛,村上好幾位大人都為了要阻止這些外來的軍人,被他們無情地打死,就連我哥哥,也為了保護村民,犧牲了。村上呈現一個很亂的現況。村外的那個大洞,幾天內多了好多村民被放入,我看了心好痛。心中燃起一股憤怒,想要保護村民,自己暗中開始磨尖銳的樹枝,想要抵抗軍人。媽媽看到我這麼做,心中很緊張,怕我做了傻事,哥哥已經犧牲了,她不想再失去我。媽媽一直勸我,我暫時就緩了下來。沒想到幾天後,我親眼看到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的大男孩被軍人給槍殺。我很生氣,胸口憤怒的火燃起,馬上衝回家中,在屋外拿起磨好的樹枝,就往軍人駐紮的地方衝去,都還沒衝到時,砰砰——兩聲,我倒地不起,閉上雙眼。這是我早就知道的結果,本來就抱著必死的決心。死後我的靈魂在村上遊蕩,還想要繼續保護村民。

就在看到他們大幅度地屠殺我的村民包括我的父母時,我氣,氣得一股靈魂想要衝向他們,結果卻被一股力量給吸走,進入了魔界當中。於魔界時我所攻擊的對象就是那些喜歡以大欺小的人,我讓他們最後都不會有好下場。進入魔界五十年,直到現在參加了流行疫情的傳播,看到大家恐慌、不安的臉,我很多時候都下不了手,所以我傷害的人不多。直到進到佛地,聽蘇佛講經後,我才知道應該要順從真裡。對於我進魔界後傷害的人,心中懺悔,我不想再當傷害人的人,一切都想重新開始。

人生好苦啊!直到現在我的心才安定了下來,看著佛慈悲的面容,我好感恩!佛光一直在照我,淨化我的心,佛地的殊勝,希望更多人可以獲救。真心的感恩佛和蘇佛的慈悲。

魔有專

佛給魔有專法名為釋明淨。

 

訪問蘇師姐身上的魔有專(釋明淨)

——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來到佛地後,我全身都受到金光照耀,讓我的心一點一滴變得純淨的樣子,我的心帶著感恩。看著佛地,每分每秒都在救人,每位來到此地的眾生都跟我一樣恢復了本來面貌。我開始練習念佛,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和我有緣的眾生在等我,我盡自己的一分力努力。

看到蘇佛超度,不遺餘力,每一刻都為了眾生在著想,每一句佛號度眾無盡,每一個願力都是盼求眾生不要再輪迴,我的心很感動。此地透出的光跡,宇宙之間都看得到。蘇佛的心念就是救人不能等,我希望自己可以隨蘇佛的腳步,幫助眾生,迴向給我自己的眾生,也幫忙宇宙之間的眾生。

感恩佛及蘇佛讓我得以重生。

釋明淨(魔有專)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