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相關魔眾—魔光耀(釋正智)《中東聖魂》

疫情相關魔眾 魔光耀(釋正智)

     ——中東聖魂

※主要入侵阻止疫情進展者,無特定對象,主要為美國。目前入侵人數約一萬人,死亡人數約五百人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九月一日

自從今天上午受到蘇佛收服進入西方法性土,並且聽到蘇佛提到要訪問,魔光耀早就等候你們的訪問。

對於世界上的人們來說,美國雙子星爆炸事件,伊拉克的戰爭,中東油田的開採,這些事情是充滿了火爆及死亡的氣息;但是對我們來說,死亡早就不看在眼裡,所以我們可以做出很多瘋狂的事情,而這些瘋狂的事情,讓人們感到害怕,這就是不怕死亡之下才能夠做得到的事。我們在中東祕密組織的訓練之下,死亡這兩個字,是看成神聖不可侵犯的,能夠為聖戰而死,是一件光榮的事。所謂的聖戰,就是對於我們有任何侵犯的外來敵人,跟他們戰爭,保衛我們的國土及尊嚴,是讓我們用盡全力,不惜任何代價所要做到的事。對我們來講,生命死得有意義才是最重要。至於如何死?為什麼而死?是我們在付出行動之前會被告知的。這在一般看來,只要是我們的組織領導認為是須要做,我們就會奮力一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就是人們害怕我們的地方。

這一次我們所以會來香光大佛寺探查,是因為在我們死亡清單之中,澳洲香光大佛寺是被排除在外,這是很少見的事情。一般在我們的目標名單上,大部分會很明確地指出攻擊目標,但還沒有過這麼清楚指出「不攻擊」的目標,這引起了我們極大的好奇心,我們知道跟這一波的流行疫情有關。這個指令下達之後,因為關係我們隨時進行的守護疫情行動,所以來看看這裡是不是會加入人間的防疫中,如果是這樣,我們就不知道還剩下多少勝算,所以來這邊探查;只是沒想到在還未探討成功之前,就已經被收伏到佛寺的西方法性土,現在我們哪裡也去不了。

我們是中東地區的聖魂,所謂聖魂就是許多攻擊行動中死亡的靈魂。在我們有身體的時候,被訓成強壯的戰士,而如今已死亡,以靈魂的狀態存在。我們的靈魂有著跟我們活著時一樣的個性、脾氣及想法,我們有著復仇的行動,美國是主要的復仇對象。這一次全球疫情,美國受到重創,我們不用下手,自然有很多魔眾會下手,大家不可能輕易地饒過他們,美國人必須為自己過去所做的事情負責。美國的疫情在我們還沒加入之前,所呈現的死亡數字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節節上升。美國也有不怕死的人,但是遇到疫情還是要死,更何況怕死的,難道就不會死嗎?人類的弱點就在於死亡,而魔眾的優勢在於沒有身體,不會死,所以可以利用這個優勢控制人類,去做出別人不敢做的事。

在中東的聖戰組織之中,當然也有能跟我們聖魂溝通的聖者,下一波的行動在何方、出戰的日期這些事是保密的。而聖戰者的訓練,其實是非常地嚴格,尤其是加強心理的部分。我們非常明白,美國過去所做的事情,雖然人們有身的時候無法抵抗或者難以抵抗,但是死亡後的靈魂可就不是他們可以控制的,一定會找機會復仇。這是公平的,誰也不欠誰。眼前我們見到美國攀高的疫情死亡率,這是他們之前造成對方死亡所要付出的代價。這樣的疫情並不值得同情,也並不可憐,我們相信宇宙之中有公平的制裁力量,這股力量出現的時候,如今表現在死亡的數據上,這也是應該的!

我們不是散播疫情的魔眾,卻是對於阻止疫情擴展者會做反擊行動的中東聖魂。我們這些聖魂要稱為魔眾也好,但是我們不會濫殺無辜,如果對方是善良的,我們不會動他一根寒毛,這是我們的原則。此次主要的任務是入侵阻止疫情進展者,無特定對象,主要為美國,目前入侵人數約一萬人,死亡人數約五百人。目前看來,美國人口之中,連他們過去世所做的狠事一起算進來,沒有多少人是逃得過這次疫情,這種情況之下,死亡只是機率、時間上的問題。之前我們並未加入美國疫情之中,對於疫情及疫情魔眾是抱著「看你們能闖出什麼名堂」的心態,沒有想到疫情愈來愈大,既然疫情魔眾做得轟轟烈烈,我們看好他們,也為他們喝采。凡是這波流行疫情的阻擋者,能夠減緩甚至於化解疫情者,都是我們攻擊的目標。我們雖沒有跟疫情魔眾肩並肩地創下死亡人數高峰,但不表示未對此次疫情沒有任何的奉獻;也就是說任何會阻止疫情進展者,就是我們要攻擊的對象,就是要讓疫情順利地進展下去!

澳洲香光大佛寺,為何不列入我們的攻擊對象?為何我們會前來探查?因為疫情進展至今,人們急於尋求解決之道,在這種前提之下,香光大佛寺提出要出面化解疫情,聖魂祖先卻將澳洲香光大佛寺排除在我們攻擊名單之外。如今在這幾天的探查之後,可以做出簡單的結論,因為這裡的主宰者是阿彌陀佛,因為佛的平等性,對生命的尊重,及救度無數的靈魂,值得受到我們的尊重。另外也相傳在多年之前,阿彌陀佛及蘇佛曾經拯救過中東領袖人物——賓拉登,也是我們攻擊雙子星聖戰戰士們的精神領袖。當時,阿彌陀佛不只救賓拉登靈魂到佛寺,讓靈魂不再受苦,同時也將他的靈魂送往西方極樂世界。這對我們的祖魂來說是極大的震撼,讓我們領受到阿彌陀佛的包容、心量及博愛。也因此祖魂在這波疫情之中,特地指出香光大佛寺不在我們攻擊的對象。

阿彌陀佛無私地將他身上的能量放射出來,至於能夠收攝多少,不是由佛來決定,而是由自己本身來決定。有福報相信佛而且不作惡的人,自然收攝得多;沒有福報不相信佛且作惡的人,自然收攝得少。這是一種自然的法則。佛不會因為我們是中東聖戰聖魂而對我們有異樣的對待。對佛來講,我們是跟大家平等,受到平等的對待。這種平等心是非常難得可貴,確實是值得尊重,所以會讓我們的聖魂祖先警示我們:香光大佛寺不在我們攻擊的對象中。這也是自然的力量要為人們留下一條生路;也就是說,如果由澳洲香光大佛寺的阿彌陀佛出面,來解救這場全球性的疫情,我們將不會阻止,阿彌陀佛是有成功的機會,可以化解疫情。

在這裡之所以會透露出這個消息,不是我們要幫助此地出來化解疫情,這也不是我們來的本意;而是沒有想到,我們已經在這邊探查幾日,打算離去之前,想靠近蘇佛之身要多蒐集一些資料,這個人類為何能夠有著身體,而他的靈魂卻能夠拯救這麼多受苦的靈魂?多了解蘇佛及對他身體構造多一分了解,就等於讓我們多了解一分阿彌陀佛與蘇佛不可侵犯的原因。就在我們準備進入他的身體時,卻被發現了!這實在是非常地可惜,否則這樣的人體構造可以作為我們提升靈魂質量的重要參考。

從剛才進入所謂的西方法性土到現在,發現這裡確實是能夠讓靈魂得到安寧、平靜的地方,這難道也是阿彌陀佛所賜與大家的恩澤之一嗎?在我們聖魂來說,安寧及平靜,是為了要儲備下一波聖戰的能量。這意味著,如果地球上某一個角落的人會對我們中東子民及靈魂造成傷害,將會受到祖魂的制裁!這一種情況相對於西方法性土的安寧、寧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目的。如今我在這個地方,正受著這種寧靜的薰陶,心中本來的計畫,卻在無形之中給淡化下來。而這個計畫當然是為了要阻止疫情進展者,做出防範的行動。

我是如此地微不足道。不管是在之前聖戰的行動之中,或者是此時為著聖魂祖魂所交代的事來做探查,在我這微不足道的靈魂來說,現在眼前所遇到的是一個非常神聖尊貴的靈魂,是應該被我們給尊重。

我從小就在聖戰的組織中長大,不知道父母來自何方,但是我的皮膚、髮色、眼珠顏色告訴我,我的身上流著中東的血液,是中東子民的一分子。在聖戰組織之中,我們聽著祖訓及領導人的教導,服從、不怕死是從小就灌輸給我們的觀念,所以我們可以咬緊牙根接受任何嚴格的訓練。如果體力差、意志力薄弱的人,在這訓練過程中,將自然地被淘汰,也就是忍受不了嚴格的訓練而死亡。所以能夠經過訓練後成長,派出戰,接受聖令所賦予的任務者,除了具備有許多常人想像不到的判斷力、行動力,而且具備各種超強的防衛能力及反應力,因此常常是聖戰而歸,即使因此犧牲生命,也是能夠讓對方受到重創,這也就是我們的勝利,勝利是我們唯一的目標。

而當我二十五歲時,我將身體奉獻在美國雙子星大樓事件當中。世人只見到不斷重複的攻擊及爆炸場面,至於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卻是被人們所忽略。如今事隔多年,在此地我實在是沒有必要挑起這件事情,可以告訴大家的是如佛法所說的,有因必有果,美國人民對於國家所做的事,須要付出共同的代價。當時的死傷者,大家覺得是無辜受害者,事實上在聖魂所見,過去世這些人們曾經一同做出傷害無辜人民的瘋狂之舉,這些人在此世共同聚集在這裡,這是不會濫殺無辜的好時機,所以才會進行攻擊,這就是因果,不是嗎?

攻擊之後,我們這些聖戰的靈魂,自然被招感到進入魔界,因為這不是人類的心性有辦法做出來的攻擊行為,相當於有魔性的靈魂藉著人身體做出來的事。我們的靈魂自然加入了魔界的組織,因為我們在活著時所受到的訓練及心性,確實也是帶著魔性。但是這一份魔性是如此堅定地守衛著我們的聖戰者及我們的土地——中東,不讓我們的聖戰者及土地受到外靈的攻擊,所以把我們這些魔眾,歸屬於聖魂也可以,魔眾也可以。總之,我們用我們的魔性守衛著聖戰者及中東這塊國土,這跟我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一點都沒有抵觸,反而是將這份精神延續到身體死亡後的靈魂。總之,守著我們的聖戰者及土地是我們的職責。對我們來講,雙子星的那一戰是光榮光耀的一戰,所以我叫做魔光耀!

到目前為止,我已經透漏許多不為外界所知的事,這應該是這幾日受到此地明亮及慈悲所感化。明亮及慈悲在我們來講,是不可能接觸到的,因為這會軟化我們聖戰者的心,會減低我們的攻擊能力。這樣的結果或許是我們聖戰祖靈所未預料到的。

我所說的這些話,是在不受任何威脅強迫之下自然說出,所以是具有相當可靠性。

佛賜魔光耀法名為「釋正智」

釋正智(魔光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