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史康萊《收場》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

蘇佛,我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真的到了!揮別遙遠的娑婆,現在我史康萊和其他五十九位獄卒已經到了西方,成了西方極樂世界的一分子!我們高興地踏在西方的黃金地上,心裡跟著耳邊的佛號念佛,心中充滿感恩之意,見到阿彌陀佛慈尊在眼前,立刻跪地叩首感恩,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

談起過去,總覺得好像才剛發生過一樣,看一下年代,竟然已經過了一百多年了,日子過得真快,我已經是一百多年前的人了。我的身體呢?不知道已經在地底的哪一層,脫離了那個身體,我再也不是過去那個自己,又重新被塑造,成為一位新的史康萊。

為什麼我會說不再是過去那個自己?因為沒有了身體之後,我就不再受身體的控制,尤其世間裡的那些欲望,對現在我這條靈來說,不再有任何吸引力,那些欲望都是屬於肉體所喜愛的,是有身體才需要那些欲望,一旦沒有了身體,欲望就起不了作用,和我這條靈再也沒有任何關聯。

如此說來,大家不就都被身體給騙了?一點都沒錯,這個身體會騙人,它讓大家將它誤以為真,讓活在世間的人們,將自己的一生,全都用來追求這個身體需要的欲望,拼命地討好這個身體,聽從這個身體的話,身體需要什麼或想要什麼,都立刻滿足它,不曉得這個身體正在騙人,大家全都上當了。

我曾經也是個受身體欺騙的人,我有十七個兒女,三任妻子,我有能力讓我的妻子和兒女們過最好的生活,享受世間的榮華富貴,我沉迷在這個世界裡,將這些全都當真,直到最後,我總算清醒過來。

我的故事是這樣的。

我是個洋人,名叫史康萊,搭了一艘商船,從遠洋來到中國做生意,我對中國很感興趣,不論是中國的美食、文化和歷史,都深深吸引著我,所以我喜歡來到中國,從二十歲之後,一年裡頭,幾乎有半年以上都待在中國這片土地上。

我有個習慣,每談完一件生意之後,一定會讓自己放下身邊所有的事情,在中國大大小小的街道上盡情地享受,一身的西裝和一張洋人的面孔,在這群中國人裡頭,顯得特別顯眼,但我不把自己當作洋人看,感覺自己和這些中國人是融合在一起的,我也懂得中國話,很自然地可以和大家侃侃而談,所以我不覺得自己跟大家有什麼不同,就只是來自不同的國家而已。

走著走著,停在糕點攤販前,看中了一塊非常傳統的糕點,正當我伸出手準備拿起這塊糕點時,旁邊也有另一隻手和我同時伸出來要拿這塊糕點,我轉過頭看了此人一眼,竟然是一位美麗的姑娘。她嬌羞地立刻將手縮回去,低下頭來露出害羞的表情,這一幕完全打動了我的心,我喜歡中國姑娘,中國姑娘的嬌羞最討男人疼愛,我立刻將糕點拿起來送給她,她卻不好意思收下,這是我所料到的,於是將糕點分成兩半,一半給我,一半給她,我告訴她這樣最公平,她忍不住笑了出來,欣然接受了另外一半糕點。

這樣的故事開頭,大家應該都可以猜到後面的情節了!沒有錯,那天我們對彼此發出強大的電波,早已將我們兩個的頭電得暈頭轉向,不論吃飯、睡覺、走路或做任何事,滿腦子想著都是彼此,原本以為我們沒有機會再見到面,沒想到這齣美麗的劇碼讓我們又在街上偶然相遇!這次我深情地看著她的雙眼,她也沒有再閃躲我的眼神,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心,不到一天的時間,她就成了我的女人,在我二十二歲生日那天,與我正式成婚,成了我的第一任夫人,名叫江琳。

我和江琳在婚後短短幾年內就生了五個孩子,我們的感情非常好,是人人眼中羨慕的恩愛夫妻,孩子混合了我們兩個的血統,混血的樣子長得特別好看,在江琳用心地照顧下,他們都成長得非常好。雖然這個家庭如此美滿,但我知道,我的人生不會只是這樣而已。

三十歲那年,我站在一個劇台前看戲,這齣戲演得真是精采,在劇情最高潮時,有個姑娘突然從台前站起來,大聲地拍手叫好,我的目光從台上的演員身上,轉移到這位投入在劇中的姑娘上,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她自在、豪放的樣子,和一般的女子完全不同,和江琳完全是不一樣的味道。她美麗的臉蛋,搭配豪放的女子性格,顯得特別有特色,完全吸引著我。

於是,在那場戲結束後,我主動找上她,但她不像江琳那麼好接近,連正眼都沒看我,便轉頭離去,她這樣的反應,讓我的心重新開始跳動,我的人生又開始變得有趣了,燃起了我的鬥志,心中雀躍地對著自己說:「這個女人,我要定了!」

看著眼前的小妞頭也不回地離去,她毫無拘束的走路姿勢,好像讓我又回到青少年時的感覺,我要她來活化我的人生,我需要她身上這股特別的女人味,來增添我平淡生活的美好滋味。

我很快便查到這位小妞的住家,觀察了幾天之後,全都掌握在我的手裡,於是,我刻意安排了一些意外的橋段,讓她不經意地遇上我,甚至讓我展現英雄救美的機會,尤其我救了她父親的那一次,可以感覺到她的心已經完全被我擄獲走了。足足兩年半的時間,我終於追到她,讓她成為我的女人,就是我的第二任妻子——馬趙薇。

我和趙薇在婚後生了八個孩子,我心裡知道,趙薇的魅力勝過江琳,因為趙薇有時像個有女人味的女人,有時又像個調皮的孩子,總是能將我逗得哈哈大笑,漸漸在我心裡的地位就勝過了比較羞澀內向的江琳,但我還是愛著江琳,她永遠都還是我的大老婆,包括我們的孩子,我也都愛。

雖然已經有了江琳和趙薇的陪伴,但我的人生還不只是如此而已,人生總是需要多一點刺激才夠勁!

四十五歲那年,我遇上了紅蕊,若依年紀,紅蕊叫我叔叔都可以,因為當時她才只有十三歲而已。當我第一眼看到紅蕊時,我已經不把她當作女孩看,而是將她看成一位成熟的女子,懂得照顧弟妹和孝順父母,雖然家裡貧困了一些,但我喜歡這樣的姑娘,如果能做我的妻子,我絕對連她的家人一同照顧。紅蕊的心很快被我打動,十五歲那年成了我的第三任妻子,和我生了四個孩子。看她一年一年地長大,在她十八歲成年那年長得最美,我喜歡將她帶在身邊,欣賞她美麗的面容和善良的心地。

當然,三個妻子的爭寵總是難免,我選擇視而不見,每天隨著我的感覺找我喜歡的那位,我對她們都是真正的真心,只是我的真心可以同時用在好幾個女人身上,所以她們沒有一個人可以永遠獨佔著我。

我的玩樂還沒結束,我期待著第四任妻子的出現,然而,就在我五十二歲那年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失去了意識長達三個月的時間,這三個月裡,我的身體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但我的靈魂卻是將世間看得清楚透徹。

原本我已經走到閻王殿前,準備接受閻王的審判,但閻王突然發現我的陽壽未盡,又將我放走,我在閻王那裡清楚看見自己這一生所造的罪業,尤其對女人的花心、生意上玩弄的把戲,這些全都有罪,等著死後在地獄裡償還。我慶幸地暫時逃過,有機會再回到陽間彌補過錯,當時我已心生懺悔。

躺在床上的我,突然驚醒過來,當我一睜開眼睛,耳裡傳來的是三個妻子的爭吵聲,原來她們都等著瓜分我的財產,三個都爭得面紅耳赤,誰也不讓誰。我靜靜地聽著她們講話,腦子裡竟然還沒有忘記在閻王殿裡所看見的一切,這三位妻子在我的靈魂到處遊走時,我也將她們的心全都看得清楚,原來她們對我的愛,早已轉移到對我財產的貪求,我對她們而言,再也不是什麼有魅力的丈夫,只有我的財產,她們看了才會心花怒放,這真的是個現實的人生。

在她們爭個不停時,我發出了聲音制止了她們,她們全都被我的聲音嚇了一大跳,驚嚇地立刻跑到我的身邊關心我,和剛才爭吵的樣子完全不同,我心裡也知道,這都是假的。我告訴這三個妻子:「江琳、趙薇、紅蕊,你們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女人,我永遠記得你們的好,但現在我就像死而重生一樣,這世間我已經看得清楚,我不再貪求這世間的一切。我的財產你們都能同等地分到,拿了財產之後就走吧!過你們自己的生活。這一次的重生,我將要過著完全不一樣的人生,我們之間的緣分,就在今天結束吧!」

三個妻子拿了錢之後,連同孩子全都走了,沒有一個留在我的身邊,我也不希望他們留下。身體慢慢恢復後,將剩下的財產布施到好幾間寺院、孤兒院、貧困村莊等處,一身空無地進到寺院裡,決心出家修行。

我感恩那場車禍,讓我看清楚這世間,如果沒有那場車禍,現在或許身邊帶的是第十任妻子了吧!我笑看這世間,真的夠愚痴,為了身體的欲望忙了大半輩子,才在一場車禍中徹底清醒。瞎忙的一生,最終該是走入平淡的生活,我不再有什麼慾望,知道慾望全是這個身體在作祟,我不再聽從身體對我說的話,我相信自己的靈性,這一切全都是假的。

六十一歲那年,我的生命走到了盡頭,功與過相抵,讓我在地獄裡擔任獄卒,我的人生在這次是真的結束了,問自己對世間還有什麼留戀的?我肯定地回答:「沒有。」這就是我的一生。

現在我已經到了西方,回頭看看,還有好多人還在迷戀世間,希望大家都能早日清醒,早日離苦得救。

南無阿彌陀佛。

史康萊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