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徐忠凱《峰迴路轉》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八月二十一日

一眨眼就到了西方,只有蘇佛的法身才有辦法這樣,我徐忠凱趕快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謝謝蘇佛帶著我們這六十位獄卒來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從此不用再輪迴,大家心裡都非常感恩,可惜沒有辦法一個一個跟蘇佛講話,只能由我阿凱當代表,謝謝阿彌陀佛,謝謝蘇佛。

先跟大家自我介紹,我叫徐忠凱,大陸人,出生在江蘇,我很早就離開江蘇,去到上海讀書。家裡經濟好,爸爸很會賺錢,他說等到我初中畢業,就要送我到美國留學,我挺高興的,能去到美國是多麼威風的一件事,講給同學聽,同學們都露出羨慕的眼神,我不自覺地將下巴抬高三公分,整個人都神氣起來。

才剛跟大家說完我要去美國留學的事,不到三天,我就出事了。不知打哪兒來的混混,在放學趁我身旁沒人時,快速地將我裝進麻布袋裡,帶到隱密的地方,對我又踢又打,我不停地喊叫,都沒有人救我,他們不管我的死活,就將我丟在那裡。幸好麻布袋有縫隙,讓我能吸到空氣,但大小便就沒有辦法,全都大在褲子裡,直到三天後才被發現,那時候我已經全身無力,嚇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那是我十歲時發生的事,在我的人生裡,算是一個重大事件,因為從那次之後,我開始變得很沉默,一整天下來,說不到兩句話,對任何事情都變得不感興趣,就連去美國的事,我也不想了,整天魂不守舍的樣子,爸媽看了都心疼,還為我找了好幾位醫生,都沒有人能治好我的病。爸媽並沒有因為這樣就死心,他們繼續到處找療法,非要治好我的病不可,我配合吃下各種不同的藥,不管爸媽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配合,但還是沒有一個方法有效。

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三年,這三年爸媽透過關係,讓我在家裡自學,不用到學校讀書,因為爸媽擔心我去到學校又會發生事情,不如讓我在家裡,替我請了很好的家教老師上課,他們比較能放心。我的課業並沒有因此而變差,反而比以前更進步,學習能力增強,記憶力大增,不管老師教我什麼,我都是學一次就學會,讓我每一個家教老師全都看傻了眼,覺得我根本就是個神童!這點讓我爸媽感到欣慰,至少沒呆了這顆腦袋,只是不講話而已,其他表現都很優異。

到了青少年階段,我的身體開始產生慾望,特別對男女淫慾這件事特別有興趣,我透過各種方法找到書本、影集來看,每天都沉浸在慾望裡,為了滿足慾望,我開始試著交友,以我的外貌和家庭背景,願意和我在一起的女孩非常多,不管哪種類型的我都有興趣嘗試,所以一個交過一個。特別的是,從我開始交女友後,我的性情又變了,不再是沉默寡言的樣子,我開始會開口講話,尤其在女友的面前,我都能表現出非常自然的模樣,一點都不像之前魂不守舍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爸媽看到我變成這樣,不知道該難過還是開心,雖然整個人恢復正常了,但每天卻沉溺在淫慾當中,女友一個換過一個,最長不超過三個月,有時一次帶了兩個回到家裡,前十分鐘才走了一個,後十分鐘又來一個,這些我的爸媽全都看在眼裡,他們露出擔心的眼神看著我,我則是表現出帥氣的樣子,意思是要告訴我的爸媽「男人就是要這樣」!

自從交了女友之後,我什麼壞習慣都學會,也花了爸爸非常多錢,但爸爸的錢多,就算我跟他拿了再多,他好像都沒有感覺一樣,照樣給我。我的樣子變得愈來愈怪,兩眼黑眼圈,身體也愈來愈乾瘦,不過我很會打扮自己,這點爸媽也很驚訝,因為以前我從不在乎自己的外表,常常衣服都是隨便穿,就算家裡有客人,我也一副不在乎的樣子,爸媽還得拜託我去穿一件像樣的衣服再出來。但現在不同了,我對自己身上的任何裝飾都非常講究,不管是衣服、褲子、鞋子、髮型、項鍊、戒指等,全都是精心設計過的。爸爸覺得我這樣的變化沒什麼,畢竟是在青春期,本來就比較會在乎自己的外貌,但媽媽就非常擔心了,因為媽媽覺得我比一般的青少年還要更講究,但也說不出我哪裡怪,只好任由我變成這個樣子,每天都穿新衣服,一件衣服只穿一次而已,就讓傭人收進儲藏室裡堆放。

從十五歲到二十歲,這五年的時間,我已經換了二十多個女友,我也不是白白欺負她們,在她們離開之前,都會送一樣珍貴的東西給她們,當然不可能一人一棟房子,但至少十多萬的禮物是跑不掉的,對我來說,這樣已經非常有良心了。

二十一歲這年,爸媽已經受不了我了,他們求我趕快定下來,乾脆找個最喜歡的女孩子成婚,不要一天到晚都換女友,花那麼多錢又傷身。我聽起來覺得有趣,將結婚當作是場遊戲,挑了一個我最看上眼的,演了一場讓她感動的求婚戲,看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就答應當我的老婆。

爸媽替我們辦了非常風光的婚宴,我們倆夫妻都長得好看,讓現場的來賓全都讚歎,但只有我心裡知道,這不是真的,我只是逢場作戲而已。

婚後,我的老婆很快就懷孕了,肚子裡的孩子是個男孩,但我卻繼續在外玩女人,讓她氣得差點流產,足足六個月的時間都得躺在床上安胎,媽覺得對不起她,只好親自照顧她,看在媽親自照顧的份上,老婆的心才平了一些,但還是得忍受我經常夜晚在外遊玩,沒有回家陪她的痛苦與煎熬。

孩子生出來後,大家都說他的臉長得跟我有幾分相像,我只是看了幾眼,也沒有太大的感覺,好像這孩子跟我沒關係一樣,讓老婆氣得直跳腳,吵著要跟我離婚,媽不停地勸和,才留住了我的老婆。

爸看我這樣,知道我還沒有辦法繼承他的事業,但當爸爸決定自己先扛下來繼續做時,卻發現自己得了癌症,不得不將事業慢慢放下交給我。爸為了吸引我進到公司裡,讓我當了公司的經理,但我卻什麼都不會做,讓許多員工都非常氣憤,私下議論紛紛。

在公司裡,我不知道已經跟多少人吵過架,因為我的主觀意見非常強,非得他們聽我的不可,但我根本沒有經驗,那些老員工一聽就知道不可行,卻又礙於我的身分,必須聽從於我,爸爸為了留住我,只好先按奈那些老員工,給了他們一些好處,要他們先包容我,再給我機會學習。爸爸以為還有機會,但機會卻在我的不成熟及不穩定中,就流失了,公司不到三年的時間就快被我搞垮,到最後不得不收起來,宣告破產。

這樣的結局讓爸爸氣得差點中風,病了好久都好不起來。家裡再也沒有那麼多錢給我揮霍,老婆受不了我,在我二十八歲那年和我離婚,而我則是忍受不了沒錢花的生活,開始在外頭闖禍,跟了幾個混混到處搶錢,再將搶來的錢用來玩女人,對我來說,這樣的生活很刺激,每一天都好像在玩雲霄飛車一樣,心跳加速再加速。

我貪玩的心,在外頭做了非常多壞事,原本還想繼續玩下去,卻在三十二歲那年發生一場嚴重的車禍,昏迷了半年的時間都沒有清醒過來,這半年裡,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裡,當我清醒過來時,我又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面對自己兩條腿全斷了,我竟然沒有太大的反應,車禍前我是多麼的愛玩,現在不但沒有辦法玩,連走路都成困難,我卻沒有表現出痛苦的樣子,爸媽全都看傻了眼,非常震驚。

我每天躺在床上無所事事,當爸媽還在擔心我的時候,突然有貴人出現了,那是媽媽以前的同學,自從媽媽結婚後,就不曾再和她聯絡過。這位阿姨向媽媽介紹佛法,尤其她看到我的樣子時,更是鼓勵媽媽一定要讓我學佛,媽媽一聽到佛法,第一個打出來的念頭就是「不相信」,媽媽不相信我會願意學佛,但她還是認真地聽完這位阿姨說的每一句話,在阿姨走了之後,媽不當一回事地將那些結緣品放在我的床邊。

一天,爸媽回到家,進到我房間來看我時,兩個人都被嚇到了,因為我正在念佛。我將那位阿姨給的結緣品全都拿出來看,放著光碟跟著念佛、念經,整個人沉浸在佛號聲中。我開始從學佛中找到一點人生的希望,每天都在轉動佛珠念佛,也看了很多佛書,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不一樣。

維持了二年的時間,三十五歲那年,我好像突然清醒過來一樣,用我還能動的身體,趴在爸媽面前向他們磕頭,我說出來的話,讓他們非常震驚,我對著他們說:「我回來了。」這個回來的我,是真正的我。

從十歲那次發生事情後,我的靈就被踢出了身體外,這個身體全都是被外靈和冤親利用,在不同的年紀,有不同的靈在主宰我的身體,才會讓我做出各種和我原本個性不同的行為,甚至做盡各種惡行來忤逆我的父母,目的就是要讓我造業,讓家庭失和,毀掉我的人生。他們確實成功了一半,我的人生真的很悽慘,但我幸運地學了佛,在我真心懺悔,日日精進念佛下,又重新找回了我自己。

這個找回自己的過程,感覺很奇妙,不是我的身體變得多麼不同,而是我不再像以前那樣,身體任人控制,我開始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這說起來好像很容易,但是當我被控制的時候,我真的沒有辦法分辨自己正在做對的事,還是錯的事,我就像被綁上頸圈的狗一樣,他們要拖我去哪裡,我就得去哪裡,但現在不同了,我的靈愈來愈清楚,我脫離了頸圈,開始能主宰自己。

我最先跪在爸媽面前,向他們磕頭懺罪,這些年來我真的錯得離譜,傷害了二十多個女人,毀了爸爸的公司,毀了自己的婚姻,做盡了壞事傷透爸媽的心,還毀了自己兩條腿,傷害爸媽生給我的身體,我真的非常罪過,在爸媽面前發願,一定會改過。

我每天努力地念佛,念經,改變自己,真的將自己的缺點改得透徹,我也希望能用自己的改變,度我的爸媽學佛。

在我的努力與改變下,爸媽真的主動接觸佛法,我們這一家從此開始轉變,在有能力時,盡量幫助別人,也介紹佛法給別人認識,就像當初媽媽那位同學一樣,就是她介紹佛法給媽媽認識,我才有機會學佛,改變自己的人生。

我變得愈來愈樂觀,愈來愈正向,出門困難了一些,我便經常邀請朋友來到家裡,有機會就將佛法介紹給他們認識。到後來我也試著開始出門,坐在輪椅上到處發結緣品和人結緣,心裡希望能有多一點人認識佛法。

爸爸在我四十五歲那年走了,我替爸爸助念,不眠不休地念佛,希望爸爸能去到西方;媽媽也在我五十七歲那年走了,我同樣替媽媽助念,同樣希望媽媽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最後我自己在六十三歲那年離開人間,人生沒有什麼遺憾,真的是遊戲一場,慶幸自己繞了一圈又一圈,最後能遇到佛法改轉人生,解救了自己和全家,才有機會轉變命運。

這一生我死後在地獄裡擔任獄卒,我很珍惜這個機會,幾年前開始聽到蘇佛講經之後,我一直都很盼望能有機會去到西方極樂世界,想不到我真的心想事成,在我被排上往生西方的名單時,我真的好高興,很感恩。現在我真的到西方了,這裡真的好美,再一次帶著五十九位獄卒,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徐忠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