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仇恨《馬失前蹄》

於蘇佛頭部之瘟疫魔眾 魔仇恨

馬失前蹄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八月九日

我是魔仇恨,魔子魔孫們是叫我魔大人。我這樣做的自我介紹,口氣會太狂妄嗎?在我們魔界,這是你來我往之間的客套,大家難免會寒暄幾句,尤其是初次見面,你不認得我,我不認得你,就看你有多少功夫看破對方幾分,看破的部分在談話之中或多或少會透露出來。但是自己到底有多少深度,可不能輕易洩了底;一旦洩了底,大家看透了就沒有什麼新鮮事,你的分量也被看輕了。所以大家都會保存幾分的實力,當需要用到的時候,實力展現出來,才表示你是有功夫的魔王!

不過今日來到了此地,從空中要進來之前,看到這個地方所發射出來的光芒,就知道要對這裡敬畏幾分。聽說這裡是佛地,對降伏疫情的魔眾有兩三下子,之前有幾位被稱為魔大人的,就在這邊閃到腰,被收服,從此沒有在魔界中露過臉。這對於魔界來講是好也是憂。好的是總要讓魔王卸任,有個新陳代謝,讓後輩的魔子魔孫有上任的機會;憂的是如果事情發生得突然,魔王本身這些魔法術來不及傳承下來,有點可惜,不過這也就看各自的福報了!

我來自疫情密集區的美洲。當然,這兩天蘇佛所到的地方,也有日本,這是我們收到魔子魔孫通報的消息所知道的。在日本,也有我的魔子魔孫的散布。在這一次地球流行疫情魔界的合作之中,各個魔王有自己負責的區域及死傷人數。如果達成目標,可以再往上加;如果未達成目標,往往會換個疫區或者是加派人手幫忙。至於我所到之處,基本上都能如實地達到目標,這一次的疫情進展可以如此地順利,也要歸功於人道無法有效地跟我們對抗。這是人類這一次的敗筆,他們沒有想到病毒也能夠做到這麼大的發揮。雖然人類自稱為萬物之靈,有些專業人士知道病毒變種的可怕,但是在先天條件上,人類對於這一部分是防不勝防,沒有有效的方法可以抵抗。這也是天地之間要對人道做大整頓所用的方法。我們魔界是自動加入參與,因為這也是我們魔界所樂見的;沒有想到竟然傳出有人可以阻擋疫情的發展,在細聽之下,要救疫情者來自於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以及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對於阿彌陀佛我們不敢侵犯,但是對於蘇佛這號人物,從未見聞過。這幾年來也陸陸續續聽過他的消息,聽說他對於降伏魔界很有幾把刷子。最近這幾年在魔界有一些飄散零星的魔子魔孫,無處可去,因為他們的魔王被蘇佛給降伏,一去不回。這些魔子魔孫成不了什麼大氣候,但是身為魔眾的一分子,尤其身為魔王有照顧魔子魔孫的義務,所以我們也吸收了這些零星失落但數量不少的魔子魔孫。

這兩三天來收到魔子魔孫報告,蘇佛帶著一些跟隨眾,到疫情區的醫院進行教育參訪,同時帶來的佛光也超度不少疫情的亡魂。目前也得知阿彌陀佛及蘇佛,如果有支持的國家或領導人,將會站出來化解疫情。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喔!目前疫情有如今的成果,是我們大家共同的努力,怎麼可能讓這一筆亮眼的成績畫上休止符呢!所以我前來看看有什麼對策或弱點,可以讓我們阻止或破壞蘇佛的行動。

今天一早我就帶著一小部分在疫區工作的魔子魔孫,到達此地。此地戒備森嚴,層層封鎖,看起來不是簡單的地方,傳說中這裡有阿彌陀佛正住,所以我們也是帶著誠惶誠恐、恭敬的心。當然這時候我們的魔性必須先收起來。

一般如果能夠在魔性中現出一些佛性,需要對於佛法有些認知的魔王才顯現得出來,有這樣的能力才能夠折服一些佛法的宗教人士!畢竟目前的修行者,老實講,佛性魔性都有,看哪一部分強,佛性強的,可以把自己魔性蓋住,現出佛性的樣子,有些還吸收不少信眾;魔性強的出家眾,因為受到佛法的薰陶,所以可以在佛性中融入魔性。這樣混合出來的性格,有佛有魔,正是代表著現代人們心中的矛盾及衝突,所以這一類的修行人所吸收到的信眾也大多數帶有這種性格。當然這類的修行人也是我們魔界可以吸收的對象,因為他們的佛性中涵蓋了深層的欲望,雖然不能夠顯現得太明白,但是逃不過我們的魔眼!我們便可以利用他們的欲望來勾引他們。這就是當初釋迦牟尼佛所說的末法時期,魔眾穿袈裟行佛事的原因。

當然又有另外一類的修行人是全佛性的顯現,不帶有一絲絲的魔性。這類的修行人往往是魔眾要退避敬畏幾分的對象,因為他們不受任何欲望的勾引,所以魔無法下手。反而是他們的佛眼,可以看透魔眾的心,這就是佛法中所謂的「降伏魔怨,得微妙法」。當初釋迦牟尼佛也是通過魔界的考驗,展露出全然的佛性,不受一點點魔的欲望而動心,才能夠成佛。在釋迦牟尼佛之後,我們魔界尚未遇到能夠接二連三地、不斷地跟魔界挑戰,破解魔界要做的事、破壞魔界的計畫的修行人,一件兩件就算了,竟然是接二連三。如今又提出要化解疫情,如果是泛泛之輩所說的話,我們也不會放在心上,不予理會;但是這一位蘇佛所說的話,實在是不得不讓我們做些防備。

我魔仇恨,做事果斷!與我有仇有恨的人,我手下不留情;但是跟我無冤無仇者,我也不會多加冒犯。我是有原則的魔,對於蘇佛,我之前是採取少接觸為妙,因為聽說這位修行人降伏魔怨有他一套辦法,不能小看!但是這個節骨眼我負責的是「會對疫情造成干擾的,都需要加以阻斷,甚至進行破壞」,所以我也不得不走這一趟路,來佛寺看看瞧瞧,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蘇佛干預疫情的進展。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馬失前蹄,我也不過想要再靠近一些,測試蘇佛功夫到什麼程度,才能夠對症下藥,卻在此時栽在此地!不但把我帶來的魔子魔孫數量寫得一清二楚,十億九千一百九十萬,連我的名,也無法隱藏――魔仇恨。在魔界我也是有一些名氣,實在是很慚愧,竟然栽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的我,被他們安排在一個看起來是很明亮清淨的地方,這該不會是鼎鼎有名的西方法性土吧?唉,這時候動也無法動,也只能夠聽話地接受蘇佛所說的採訪,說說幾句話來表態,我這次前來的原因。

看來,蘇佛真的不是簡單的人物,如果說要化解疫情,再加上真的有阿彌陀佛加入的話,真的是有可能。在這地方可要呼籲我的夥伴們,這是一件挺傷腦筋的事!如果有什麼好的方法,就要趁他們還沒開始行動之前就開始做;否則他們要是真的做起來,我們可不一定是對手。這是我魔仇恨目前能對夥伴提出來的一點意見。這可是我用魔身換來的代價,至於之後會變成怎麼樣子,我也無法預料!

魔仇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