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釋無了(魔心成)《重生》

流行疫情魔眾 釋無了(魔心成)

——重生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關於現在在法性土,我心中還是有點不甘心,為什麼我會被鎖在這裡?我還想去繼續進行我傳播疫情的大事業,我正在吸收很多志同道合的魔子魔孫,大家一起做事。剛開始我被鎖在蓮花座時還大吼大叫,「我要出去,我要出去」!但不管我怎麼喊,就是出不去。此次傳遞疫情時,我可以把自己縮得很小,像微塵一樣,侵入人體,所以我再次把自己縮得很小,想要找到任何縫隙逃脫,但任憑我怎麼找都找不到。既然小不行,我就把自己放到最大,用衝撞的方式想來逃脫這個空間,但也無法起任何的作用。我發脾氣,大聲地喊:「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突然有一個聲音回答我:「這裡堪稱人間的西方極樂世界,你現在在西方轉運站——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上,在這裡如果你不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是出不來的。」

我聽不懂那是什麼意思,只好繼續觀察此處所發生的事。此處光亮無比,金光之大,讓我看不到邊,這對我來說,很驚奇,於魔界的日子,一直以來都是伴隨著黑暗,就連控制人道時,也是進入人道身體最黑暗的那面。所以這樣的亮光,我沒見過,光亮一直在洗淨我,我無法形容那是什麼感覺,因為這種感覺我從來沒有感受過。

我,魔心成最喜歡滿足人道的願望,想成就,想出頭,想當他人眼中那顆最閃耀的星,我會滿足他,讓他們總是追求再追求,欲望愈來愈高,停也停不下來。

人道的心中,總有無數的話語在腦中盤旋,這些話語多數都是在想自己,想自己需要什麼,想自己會成為怎麼樣的人。腦中無數的天馬行空,在天馬行空的縫隙中我們隨之而入,一切自然而然。

我之所以可以把自己縮得很小,就是因為我所存在的魔性就是普羅大眾都有的魔性。很多時候我都附著在人道的雙眼當中,讓大家想要的比需要的更多,讓大家認為眼前花花世界的一切都吸引著自己,讓大家總是配合身體,把身體當作所有,來滿足他。

我就是人民心中的欲望魔,無處不在。

此次會參加流行疫情的傳播,也是有因緣的。本來流行疫情的傳播在各區都已經有魔老大掌控了。就在收到一位魔老大問我,「要不要增強魔性?要不要在魔界再做大?如果要,就在最新的一波疫情當傳播者,這波過後,你在魔界地位自然會有所提升」,聽了此些後,我那好勝又想追求的心被挑起來,我當然願意,於是我便領著我身邊信任的魔眾,開始進行最新的一波流行疫情傳遞。這也是為什麼各國間的疫情都還沒能緩下來的原因,便是我們又起而行動。我鼓勵魔子魔孫在做完此事後,一起光榮回到魔界。

沒想到我的好奇心作祟,在聽到蘇佛喊出要救疫情時,我怕有人破壞了我們的好事,所以才前來此處看看,試著闖入此地,來告誡蘇佛不要管此事。沒想到我只讓蘇佛打個噴嚏,就連流行疫情病毒都還來不及放入蘇佛身中,就被帶到蓮花座上扣住。這這這……這什麼道理,我還有魔子魔孫在外圍等我,我叫他們在那處留守,現在我出不去了,這該怎麼辦,我不停地掙扎,最後只好放下。我不情願地聽蘇佛講經,聽了一些大道理後我才發現,我那心中最原初的我好像出現了。原來以前的我,不是魔眾,而是一個純樸的人,我是後來受環境染汙後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回想過去,三千年前我是一個書記官,本來做得純正無偏邪,受到皇上的認同。而我的表妹更是在皇宮中深受皇上的寵愛,只要番邦進貢什麼稀有珍寶,表妹一定可以得到一份。這樣受到寵愛的表妹成為後宮中的焦點,許多人爭相討好她,但也很多人想要陷害她。

表妹年僅二十初頭歲,是最青春年華的時候,不懂得要遮蔽自己的氣焰,一直以來都不把人看在眼裡。表妹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便和我搭線,想要朝中有人可以有個靠山。剛開始我本來不願意,但她一再地請求,及私底下和我見面,沒見面還好,一見面,我卻被她的美色給誘惑。表妹看得出來我對她有好感,便希望我可以答應幫助她。

我雖然被她美色誘惑,但還是有些理智,我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她便搬出在家鄉中的老父母,老父母也希望她能夠在後宮中過得安穩。我這才想起來,表妹的父母,小時候曾經救過我一命,在我生重病時找到大夫醫治我,這份恩情我一直都記在心中,或許現在是報恩的時候。

從那時起,表妹一直都會私底下召見我,我知道私底下見後宮嬪妃或許有罪,所以我可以避免就盡量避免,但表妹還是會用各種名義來召見我。表妹空虛的心想要有人陪伴,但我有我的妻子、孩子,也已經很清楚地表達了。

終於一日,皇上準備要召見表妹,請了老太監前來,我正在表妹的寢宮中,來不及閃躲,老太監當下沒有說話。回到家中的我,心中很不安,感覺自己家中要出事了,我連夜安排妻子和小孩先坐上馬車逃跑,我則靜靜地在家中等待。沒想到隔日家中被官兵整個包圍,家中所有的人都被捉拿,罪名為通姦罪,我心中一陣寒顫,知道這件事遲早要面對。

我被關進大牢中,身上受盡無數殘忍的酷刑對待,就是要我承認我有跟表妹通姦;但一直以來我都堅持我沒有,審判官很生氣,就不斷地以各種手段要我承認。

關入牢中後,表妹請了一位貼身太監來看我,並說明表妹曾經愛戀我,但因為得不到我,就如此地陷害我。她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告訴皇上是她被我侵犯的,所以我在牢中才會受到這麼多無情的對待。就在聽到這個事實後,我對於人性中的自我保護和劣根性感到害怕。

幾個月後,官兵抓到了我的妻兒,並親自在我面前凌虐我的妻兒,我心中相當地氣憤。當妻兒看到我時,我早已經被凌虐得不成人形,甚至連腿都被鋸斷了一隻,妻子在我面前放聲大哭,兒子在我面前死去,我心中頓時產生了恨意,我恨他們的無情。

最後我放棄了自尊,承認我有通姦罪,我坐著囚車被載往刑場,受所有人的鄙視。押解上刑台後,被砍下了首級,在大刀架在我脖子上時,我不自主地大笑,我知道我瘋了,因為我不再相信人性,不相信人性是善良的。我的靈成為恨心很重的黑靈魂,被一陣旋風給帶走,我進入魔宮,面相醜陋,因為我全身還是受傷的樣子,不只身體受傷,我的心更是無法原諒人類。進到魔界時,因為恨心,我的魔性就已經比別人強。剛開始我的情緒幾乎呈現歇斯底里的狀態,好不容易我才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的心變得很冷血,是一個連我自己也認不出自己的樣子。我在魔界闖蕩,並感招一些和我相像的魔子魔孫,我控制人道的欲望,讓人道心中都有一股魔性存在。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但或許是一種發洩吧?我心中也想得到一個公道。

就在接到疫情的任務時,我非常樂意,且快速地行動,直到來到此地,一切才被停了下來。如今我心中還是有魔性存在;但佛沒有放棄我,佛光在我身上沒有一刻離開過,這讓我愈來愈想起以前單純的樣子,那單純在我心中冒出了芽。我心中突然有種悲傷的感覺,原來在魔界的日子,所做的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現在在法性土受教化的我,才是我自己真正想要的樣子。我難過地哭泣,我開始懺悔過去所做的,已經以流行疫情病毒傷害了許多人,讓很多人不安、恐慌、害怕,我有罪,我真的錯了,我在法性土上留下了男兒淚。

我很感謝此次來到香光大佛寺,很感謝此地讓我重生,跪著感恩聽經,真的感謝佛,感謝蘇佛。

魔心成

因心懺悔,佛給予法名釋無了,給魔心成重生的機會。

 

魔心成(林書記)之妻林陳嬌妹,當蟲,其子林成,於黑暗空間中,皆由蘇佛救起至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流行疫情魔眾 釋無了(魔心成)

——參加三時繫念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六月三十日

釋無了(魔心成):

此處的平靜讓我感到安心,剛來到此地我什麼都還不懂,隨著一天又一天,我看到愈來愈多人湧進此地,進到此地的人面相都變了。我清楚看到蘇佛敲了一個黑色的大碗(指大磬),聲音很響,可以吸入很多前來干擾的眾生,而這黑色的大碗(大磬)一敲,原本醜陋的魔眾瞬間被換了裝,剃了頭,成為莊嚴的樣子,而畜生道眾生也恢復了人形的樣子。大家腳下都一人踩了一朵蓮花,我觀察了大家蓮花的顏色都不一樣,我看看自己的蓮花,相當地透亮。

咚咚咚——鼓聲響起時,大家都排隊整齊入了會場。前方有一尊很亮的大佛,還有很多其他的佛,我沒學過佛,並不知道這之中的區別,但我看到每一尊佛身上都是透明且發出無比的光亮。大家開始唱著此地的標準音聲,南無阿彌陀佛佛號,看起來倒很專注。蘇佛的法身一出,無量無邊的化身顯前,到各處打開無數的空間,接引無數的空間往金光而入。每一位眾生皆是於空間中不得而出的眾生,蘇佛的慈悲,讓我看了很佩服。很感恩來到此地,大開眼界,相對於宇宙間,我只是芝麻微粒而已,原來每一個人都很微小。目前宇宙之間只有蘇佛一人在超度,超度之眾廣大無邊,蘇佛很慈悲,難怪敢喊出要來救疫情。現在我還沒有完全淨化,但漸漸恢復單純的我,希望之後也可以幫上忙。

釋無了(魔心成)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