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朱傑銘《功與過》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十三日

我這條命曾經死死生生好幾回,每一次都遊走在鬼門關邊。這樣的經歷分別是我十五歲時、三十一歲時和四十一歲時,最後於四十一歲快跨入四十二歲時失去了這條生命。斷氣之後我就進入了黑暗當中,當我心中的害怕生起時突然閻王就在我面前,審判後給了我獄卒一職。擔任獄卒期間,我一直都在油鍋地獄服務,看盡各種受報的畫面還有聽聞各種慘烈的叫聲。我心中每天都受到震動,看到每一個受報的地獄受刑人,我真的不敢造業,每天都謹守本分。

就在閻王通知我,我的積德可以被排入送往西方極樂世界時,我心中相當地感恩,感嘆我這條靈總算有歸處了。今天就是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日子,我心中很歡喜、感恩。

我是朱傑銘,江浙附近一帶的人,從小孤苦無依,身邊只有一個跟我命運相同的一條狗。我七歲就被放在大街上,七歲以前的事我一概不記得,就像是記憶被橡皮擦擦掉一樣。我和這條狗相遇也是在我七歲時一個挨餓受凍的夜晚,我全身發抖,躲在一個大街上的角落,這隻狗兒也跟我一樣在冬天的大街上發抖,牠用嘴巴頂了我的後背一下,我看到牠無辜的臉,於是將牠抱在懷中一起取暖。等到天微微亮起時,我們才起身一起去找食物,牠四處地聞味道,我四處地翻找,終於找到一點點在路上的碎肉,牠一口、我一口,碎肉沒有煮,吃進口裡也是可以止飢;我又找到了一個水桶裡的髒水,一人喝一點。大街上的食物即便很不乾淨,卻也成為我們生存下來的食糧。

看到大街上來來去去的人,大家身邊都有伴,衣服穿得很好,手上也都提著看起來很好吃的食物,我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為有印象以來,我就是過這樣的生活,所以我不知道享受是什麼滋味,也不知道受苦是什麼滋味。

我腦子常常都是一片空白。大街上有些人看我跟狗兒髒得可憐,會給我們東西吃,得到食物時我心中開懷地對對方微笑。

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很平靜。十五歲時,我跟狗兒坐在溪邊,泡泡腳,讓身體涼涼的。抬頭一望,突然看到很高的大石上有一個站得很危險的女孩,她閉上雙眼,看起來是準備要往下跳,我看了一眼,毫不猶豫地往上衝,小狗跟在我後面,一個猛力我把那女孩往後拉,自己卻重心不穩,從高處跌入了水中,在水中我不斷地在掙扎,好像有聽到小狗的叫聲而後就失去了意識。我的靈進入了一個朦朧的空間中,前方讓我看不清楚,我一直努力地在往前走。

好不容易衝破那空間後,我雙眼張開,有些刺眼,開始感受到頭部劇烈地疼痛,還猛力咳嗽了好幾聲。雖然如此,但我的身體蓋著很柔軟的棉被,全身都很暖和,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耳邊聽到,「少爺醒了,少爺醒了。」睜開雙眼往四周看,看到一個臉很慈祥的老夫人。夫人用關心的語氣問:「可好?」我沒有答話。夫人跟旁邊的人說:「讓他好好休息吧!」

夫人離開了,房間一陣寂靜,我花很大的力氣試著坐起身,看到我所在的房間很華麗,心中充滿了納悶,我想不起來我是誰,當我要試著想過去時,開始頭痛欲裂,讓我忍不住抱著頭。

休息幾天後,整個人開始比較有力氣。我被這個家的每一個人叫少爺,在這個家享受最好的,二十歲時,我被夫人安排要娶一名女子,我和女子從來就沒有見面過,我也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情感。就在和女子結婚後,我開始一點一滴感受戀愛的滋味,我和太太愈來愈分不開,生了兩個孩子。某一天突然一群土匪出現,踢開了家中的大門,看到了我太太後便說:「我說過要妳當我的山寨夫人,妳卻逃走,現在總算我找到妳了。」

夫人突然出現,跪著跟土匪說:「是我作主帶她走的,她全是聽我的。」土匪聽了很生氣,大力地朝夫人臉上揮了下去,夫人就跌倒在地上暈了過去,我立刻鼓起勇氣站起來。土匪哈哈大笑,「就憑你可以擋住嗎?」

此刻就是我三十一歲,我知道這一劫我擋不住。當我的太太準備要被帶走時,我要求跟他們一起回去。土匪說:「帶你回去要幹嘛?」我說:「我可以幫忙大家做事。」土匪想一想也是有道理。

我的手被綁起來,我的太太上了土匪的馬車。一行路走了好遠、好遠,每走到較熱鬧的城鎮時,土匪都會來個大打劫,一連又抓了好幾個女子。

看到土匪這麼做,我還不動聲色,一路行走,走了好遠,才好不容易到達賊窩當中。在賊窩中他們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低下的事,或者是顧著那些被抓來的女子,我表現得完全跟他們是一夥,我的太太成為了山寨太太。為了不讓自己太傷心,我盡量跟她避不見面,她好像了解我的心,所以就算對到眼,也趕快避開。

幾十年的時間我就像一個窩囊廢一樣討好他們。無數的打劫,抓了好多人,傷害了好多人,這一切我都看在眼裡。為了得到他們信任,他們叫我打人我就打人,叫我去迷昏人,我就去迷昏人,甚至有一次叫我傷害一位女子,我心中很痛苦,卻還是忍著去做。所有傷害女子的動作完全模仿著他們,很暴力,很無情,女子最後撞壁自殺,我心中對她有一股很深的歉疚。

土匪老大稱讚我做得好。此時,他們已經完全把我當成土匪中的一員,所有的事在我面前不忌諱地討論。

他們又計畫著要去大搶一場,我把他們的計畫聽得清清楚楚的。他們做好內部計畫後,我趕緊私底下找了一些官兵,告訴他們土匪要搶劫的地方,還有巢穴在哪裡!這一次是我十年以來得到的一個最佳的機會。

就在土匪開始行動後,我也行動了。這個等了十年的機會一舉成功,土匪老大還有身邊的主要幹部全部被官兵一網打盡,還攻破了土匪巢穴,放出來很多受害的人。

當我在巢穴當中悲苦地大笑時,突然後面有人刺了我一刀,是一個土匪老大身邊忠心的小弟,他居然逃了出來,回到巢穴看到巢穴已經被一網打盡,只剩下我在巢穴內念念有詞,靠近一聽才知道原來我就是山寨的背叛者,於是拿出身上的小刀將我刺下後快速地離去。

我倒在地上,意識有點模糊,迷茫之中我感覺有人將我抱起,我努力地撐開雙眼,看到是我的太太,她抱著全身是血的我在哭,用很小聲的氣音在我耳邊說 :「你成功了。」我已經沒有力氣,留下了男兒淚,沒多久就斷了氣,斷氣之時便是我四十一歲快四十二歲,一生結束。

來到閻王面前,閻王細述我的功與過。功於掃除土匪,過則為山寨期間還是傷害了人,必須償還果報。我下了油鍋地獄受報,受報期間深深地懺悔。

由於我是為了救人才這麼做,所以受報的時間並不長。受報後閻王慈悲地讓我擔任獄卒一職,就在油鍋地獄服務。

服務了一百多年到今日,我終於等到了今天,我非常地珍惜,也發願要跟隨佛好好學習。今日感謝蘇佛牽我們六十位獄卒到西方。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感恩給我當了代表。感恩佛及蘇佛的慈悲,香光大佛寺相當的殊勝,救眾無數。我等六十位獄卒叩首。

朱傑銘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