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釋明慧(魔花)《放下過往,重頭來過》

流行疫情魔眾 釋明慧(魔花)

——放下過往,重頭來過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二日

這是一個充滿欲望、權力鬥爭的世界,曾經我們都是生活在這世界,卻被這世界的這些欲望給利用,只因為我們是弱者,是女性。當我從這世界離開時,就是我死了,我死得很難看;當時居然沒有一個人同情我,大家都是冷眼看待,我恨,恨這世界對我的無情。我沒辦法找到正向的動力來說服我自己再去相信任何人,我心中不滿的程度到達了最頂端,我睜著眼睛死去的。當我一斷氣時,馬上有一股黑暗力量把我吸到一個空間中。這個空間有很多很美的女子,她們給了我一個皇冠,要我坐上后位,我強烈的性格並沒有多想,於是坐上了后位,披上了一件華麗的服飾,我的雙眼瞪得很大,就像我死時的樣子。這些底下漂亮的女人稱我為「魔女王」,這些女子都是心中有著憤恨的女子,她們可以變化得很美,也可變化成讓人害怕的樣子。我領著她們四處控制天下的男人,尤其是那種換女人的速度跟換衣服一樣的男人。既然這麼愛女人,我們就讓他們無法自拔,讓他們以為女人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其實是自己於女人堆中已經成癮,這種男人,最後也都不會有好下場。我們會等到看到這些男人受報了,差不多要被折磨死了才離開。每次離開時我們就不自主地大笑起來,哈哈哈——這樣地大笑,我們時常發出,但這笑不是真正的開心,而是眼前的男人終於受報了,這是他們應該得的。成為女魔的每一日我們都在找尋控制的目標,我們控制的範圍很廣,因為現在男女關係太氾濫了,讓我們很輕易就可以找到控制的對象。

此次會參加流行疫情,是一位魔王邀請我們的,我們這群女魔個性很強,傳遞疫情的速度也不會輸給其他魔眾們。只要心中有烈性的人,都是我們的目標,我們帶著流行疫情的變種病毒開始傳播,

我們的對象無邊界,速度可以很快

,因為只要人道心念一起,我們就可以收到,馬上可以找到傳播疫情的目標。

就在我們做得正順手時,突然空間中傳來要救疫情的聲音,這聲音一傳出,我和我的魔子魔孫都聽到了,我們換上了隱藏自己的衣服前來此地。咻——一到此地時,此地有重重無盡的靈眾,我們看到前方已經有魔眾闖入,於是快速地從後方跟隨進入。前方坐了一個很亮的人,此地稱他為蘇佛,他身上的亮光照向整個天際,讓我們看了很驚訝。我們小心翼翼地再往前一點,沒想到蘇佛突然大聲說:「誰進來了?」我和我的魔子魔孫嚇到,怎麼我們還沒完全靠近,就被發現了。旁邊開始有人寫字,空間中一看,這個人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還在驚訝之際,就聽到「魔花及魔子魔孫」,鏘鏘鏘——我們就被一股很大的力量給吸走,吸到很光亮的一個世界中,我們好奇地觀看四周,四周每一處都是光亮的。我們摸摸自己的臉,自己的臉變得好看,我們想顯出醜陋的那一面來保護自己,但卻變不過去那一面。在此處,我們不斷地被淨化,佛光一點一滴療癒我過去的傷痕。

佛要我講出我的過去,讓我的心可以因為這樣講過後真正地放下。

我是一位清朝的女性,綁了小腳,但卻在綁小腳後沒多久就被家人拋棄,成為流浪在街頭的小女孩。我的娘因為受不了爹的冷落,選擇吊頸自殺。娘自殺後沒多久,我就被那些小媽當作掃把星趕出了家門,我搖搖擺擺走在街上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裡?

晚上我一個人蜷曲著身體,躲在別人家的屋簷下面,心中默默地一直哭泣,我回想跟娘在院子裡玩耍的樣子,想到娘,我的眼淚忍不住一直流,一直流。我知道爹不會來找我,因為爹重視的是哥哥跟弟弟,對於女兒,根本不理不睬,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是跟娘相依為命。

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隔天我是被一陣的吵雜聲給叫醒,看到旁邊圍了很多人,大家都對著我指指點點。突然一個很粗的聲音大聲叫道:「小花,你跑出來幹嘛?回家!」我被這大媽的手一把拉起,半拖著,回到一個看起來有點破舊的房子內,然後被扔了下來。大媽用很凶的眼神看我說:「誰叫你跑掉了!」我很疑惑,大媽是不是認錯人了?我正準備開口解釋時,大媽說:「快去燒水!」我站起身,因為小腳的關係,讓身體還搖搖擺擺的。大媽看到我走路的樣子便說:「你不要學有錢人綁小腳走路,你一輩子注定是粗工。」大媽的每一個表情、動作都讓我嚇到,因為我從來沒有被這樣對過。

我每天必須比大媽還要早起床,要燒柴、煮水、煮飯,一天到晚都有做不完的事,只要動作慢或是做得讓大媽不滿意,大媽就拿竹籐抽打我,一整天下來,我常常被打得滿身是傷。每天我都是最後一個吃飯的,吃全家剩下來的菜,如果家裡的菜沒有剩,我就沒得吃,所以我長得很瘦。

大媽有一個兒子,年紀大約比我大五歲,大媽跟他說,我是他買回來的媳婦,來給家裡做牛做馬的。我長得其實好看,大媽的兒子看我的樣子,很多時候都會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戲弄我,讓我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等到長大一點,稍有姿色,他晚上睡覺時甚至偷偷潛入我的房間。

第一次,我尖叫,把全家人都叫醒了,大媽跑進我的房間,看到她兒子就在我旁邊,用很冷眼的態度對我說:「你本來就是我兒子的,有什麼好叫的。」大媽很大聲地將我房門關起來,這位男人就對我做令我很不舒服的事,那時我才十三歲,並沒有和他正式成親。就這樣很多個晚上,我房間常被大媽的兒子侵入,直到十五歲那年,我開始身體有不適,嘔吐的感覺,大媽很生氣地對我說:「你不要裝病,不要以為病了就不用做事。」

過了好幾個月,大媽才發現原來我是懷孕了,大媽很尖酸地說:「下人生出來的小孩也不會是多好。」我聽了很傷心,我懷孕了,大媽並沒有要他兒子娶我。

孩子生下後,只要一哭鬧,大媽就會生氣,說我沒顧好孩子。大媽的兒子沒有正眼看過孩子,只覺得孩子是拖油瓶。我只被當成發洩的工具,一年後我又懷孕了,就這樣一連生了四個孩子,我在這個家完全沒有名分,我的孩子跟我一樣不被這個家重視。就在我懷了第四個孩子時,大媽的兒子帶回來一名女子,他們的關係看起來親密,他在我和孩子面前跟大媽說:「她叫櫻子,她懷孕了,所以我要娶她。」他對女子充滿了愛意,我看了心好酸,我已經生了幾個孩子,他從來沒有說要娶我,好像我做什麼,甚至生孩子都是理所當然的,第一次我感覺我怨恨這個家,怨恨大媽和我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們成婚的那天,我抱著孩子在房間哭。沒多久,我生下第四個孩子,他沒有來看我,我聽到他們在隔壁房間歡笑,我的心很酸,很冷。女子進來家後沒多久,知道了我和大媽兒子的關係,非常討厭我,對我的態度很鄙視,甚至對我的孩子態度很差。為了保護我的孩子,我盡量不與他們正面衝突。一天夜裡,大媽的兒子又大力推開我的房門,將我壓在床上,我大聲地說:「你有太太,你回去。」他朝我臉上打一巴掌說:「我要你就是要你。」我冷眼地接受這一切,沒想到那一晚,又讓我懷孕。當我知道我又懷孕時,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反應,我很想離開這個家,但是我有一大群的孩子,我不能拋下我的孩子,如果我離開,我不知道孩子會被怎麼樣對待。

當我肚子又大起來時,大媽兒子的太太推開我的房門對我說:「不要臉的下人,還敢勾引人!」我沒有解釋,手上很用力地握著一把剪刀,握到手都流血了,來發洩我心中的仇恨。我問自己:「為什麼我的命運是如此?」突然我肚子裡的第五個孩子踢了我一下,我傷心地流淚,孩子是無辜的。我心中一直在想,一直在想要怎麼擺脫這一切。

一天夜裡,我潛入了大媽的房間拿了一些錢,準備帶四個孩子還有肚子裡未出生的孩子離開。天黑時,我牽著他們出門,不知道要去哪裡,心中強烈地感覺告訴我自己:我要逃離這一切。孩子拉拉衣腳問:「娘,我們要去哪裡?」我向他們比了一聲「噓」的手勢,就拉著他們摸黑一直走,一直走。一路上當孩子哭鬧時,我就盡量安撫他們,我搖搖擺擺的身軀,綁著小腳,牽著四個孩子,走得並不快。走了兩天後,快要累倒了,肚子突然一陣疼痛,只好坐在路邊捧著肚子休息一下。遠方突然有很急促的腳步聲快速地移動,是大媽的兒子,面露瞋容,拉起我的手,把我拖在地上,我的肚子已經很痛,卻又在地上磨擦,孩子們大喊著,「娘,娘」!一直哭。街上,大家都在看著我,大媽的兒子很生氣地轉過來對孩子說:「不要哭,吵死了!再哭,我就打你娘。」孩子們止不住害怕,還是一直哭鬧,他就轉過來踢了我好幾腳,我的氣漸漸變得微弱,肚子痛到快要失去意識。

就在我快要暈過去時,我請求他好好照顧孩子,他很不屑地說:「誰要這些孩子?」他這麼一說,我心上的恨意瞬間湧出,我告訴自己,我要他付出代價。我的身體死在路邊,但我的靈被接引到黑暗的地方,統領了一群女魔,到處找男人報復。當然第一個找的男人就是他,我讓他不斷地找女人,最後得了花病,全身潰爛而死。他斷氣的那刻,我笑了,我終於報到仇,但我心念中還是放不下我的孩子。到魔界幾百年的時間,我的心都很沉;來到此地後,一切才有所改變。佛光照著我,溫暖我,讓我好幾次都忍不住痛哭失聲。我感恩佛對我的慈悲。對於我進到魔界後所造下的業,還有傳遞流行疫情,深深地懺悔,希望一切可以重來,我可以彌補一切。感恩佛的慈悲,蘇佛的慈悲。

魔花

佛給魔花法名釋明慧。

 

 

訪問流行疫情魔眾 釋明慧 (魔花)

——參加法會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八月三日

在此處的每一天我的心都愈來愈平靜。當我看到盛大的法會來到時,心頭很感動,佛好慈悲,願意接納來自不同之處的眾生,就算是犯錯了,佛也不計較!我看到好多眾靈都紛紛笑著念佛迎向光明。

蘇佛為了化解疫情不斷地在努力,我感到很慚愧,為了懺悔一切,我想跟隨著蘇佛一起來化解疫情。現在我恢復成以前的樣子,那最初單純的樣子;但我想要變成男子氣概蓋一點,不要再當女人為情所困,為情所苦。

廣大無邊的超度,在眼前不斷地變化,每天都有愈來愈多的眾靈知道要念佛往生西方,香光大佛寺真的相當地殊勝,幫助了無邊無際眾靈回到西方。現在我為了贖罪還沒有資格回去;來日,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回到光明之處。現在我試著念佛來放下過往,隨佛路,感恩一切。

釋明慧(魔花)

 

魔花本名為林明春,蘇佛於訪問後牽起五個孩子。

大兒子名為朱平,當白米。二女兒名為朱亞,在害怕空間。

三女兒名為朱岑,當鳥。小兒子名為朱參,在空間中。未出生的孩子名為無名氏,在母親肚子空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