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特莫體內之畢達多、克里夫、修比 《疫情醫院》

特莫體內之畢達多、克里夫、修比

——疫情醫院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八月八日

訪問畢達多(魔塔拉)

畢達多此時心情非常沉重,世間人們的痛苦,莫過於剛剛所見的景象。雖然這時候三魂、畢達多等眾已經和蘇佛法身超度回來佛寺,但剛剛大家於法會經行繞佛時,蘇佛帶我們到日本醫院見疫情及病人的情況,一幕幕的景象印在我的腦子裡。此時我的眼前還是那些病人痛苦的樣子,我的耳朵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哀叫聲。

今天看到了很特別的一幕,剛送進來的疫情病人在醫護人員還來不及急救前就死亡,但是還是被急救。在醫生宣告死亡之後,我看到他的靈魂痛苦扭曲,掙扎地要離開身體,可是身體周邊卻被很多幽魂環繞著。那些幽魂表情充滿怒氣,男眾女眾都有,在病人靈魂出來之後,卻見到這些周圍的幽魂圍過去打病人的靈魂。病人靈魂離開身體本來就已經是很痛苦了,被揍了之後的靈魂在地上打滾,我看到了這一幕,深刻地感受到這個靈魂的悲哀。在靈魂的世界裡,一樣充滿了跟人間一樣的喜、怒、哀、樂、悲、苦、哀傷,雖然沒有了身體,但是靈魂之間還是可以進行討債還債,只是有沒有被冤親債主碰上。這個死亡的靈魂難逃過疫情的索命,也躲不了冤親債主的討報,真的是苦上加苦!

我又見到一個懷孕的婦人,竟然也是疫情的病人,她苦苦地對醫生哀求,希望能夠救肚子裡面的孩子,她可以用她的命來換孩子。就在前一分鐘還在跟醫生講話哀求,在後一分鐘竟然聽到她在急救,之後宣告無效,母子雙亡,旁邊的家屬哭得不成人形,一屍兩命,就這樣子離開人間。這是在醫院所見到的情形,當我們離開醫院時,每個人的表情都非常地沉重,也帶著哀傷。

「阿彌陀佛啊!畢達多懇求佛的加持,不論用什麼方法,都要讓特莫早日清醒,能夠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佛寺,並讓阿彌陀佛趕快救廣大疫情受苦的生命及靈魂,畢達多一定會盡力地配合。」我的心中深深地跟阿彌陀佛如此請求。

畢達多(魔塔拉)

 

訪問克里夫(魔尼亞)

昨天一整天,蘇佛已經帶我們去看美國的疫情,今天又帶我們去看日本的疫情醫院,這樣子的精神教育,實在是不輸於去看地獄受刑的情形。這時候的人間疫情醫院對人們來說,就像是地獄一樣,生命受到綑綁,為了要吸那一口氣,醫生們要用最快的方法讓病人能夠不死;可是卻無法快過於疫情毒性,瞬間讓生命死亡。這樣的情景是人們無法忍受,難以接受的事。平時人們對生命及身體,可以花上許多的金錢、精神及時間來維持及延續;可是在這個時候,金錢、精神及時間一點都派不上場,也救不了這個身體及這條命,只有留下人們見不到的靈魂獨自哭泣哀傷。

在醫院中處處可見到因疫情死亡的靈魂,散布在醫院的空間中及每個角落,跟醫院忙碌的醫護人員、病人、病人家屬,經過時穿過他們的身體,或者是從他們的身體經過,陰陽兩個不同的世界,同時的存在,我們都可以看得到。真的,生與死就在那一瞬間,克里夫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對眼前這些景象感到哀傷,是否佛法及蘇佛的慈悲感化了我?在同時,我自然地念出一句又一句的「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蘇佛的佛光照著大家,但是大家卻在忙碌哀傷中,有的感受到、有的感受不到光的存在。那一些能夠發現有光到來的靈魂,有的很幸運地,反應很快地進到光中,他們得到超度了!我的心中為他們感到高興。也更深刻地體會到,大家此時迫切地需要佛的解救及佛光的超度。

阿彌陀佛啊!克里夫深深地懇求佛,也懇求三魂能夠慈悲快快找到佛寺,只有阿彌陀佛能夠救得了這一次的疫情。我的心中這樣相信著!

克里夫(魔尼亞)

訪問葛達恩‧修比(魔斯達)

對世間人來說,生死別離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佛法教育也告訴我們這一些都是有因有果,也是緣分的牽引。今日蘇佛的法身超度帶我們到日本的疫情醫院,看到此次疫情的情形。這一次疫情的侵入,對人們造成的傷害及無力,在醫院內處處可見,不堪病毒侵入的肉體。病毒是不長眼睛的,病人中有小孩、有老人、有婦人、有男、有女,大家在醫院中與疫情做著生與死的拉距戰。對病魔來講,他們的勝利,就是又奪走了一條命;對醫生及病人來講,他們的勝利是保住了一條命。但是在這一次的疫情中不管在哪個國家,人們不但是弱者也是失敗者,病魔的奪命可以說是橫掃生命,速度之快讓我們感到非常地驚訝。

蘇佛這一次帶我們來看疫情,可以說是大大地激發了我們趕快找到佛寺的動機,尤其是三魂,再怎麼樣的人看到這些景象,都會希望疫情趕快解除,只有靠三魂的覺醒才能夠順利地找到佛寺,請佛出來救疫情,這是迫切在眼前要做的事。修比甚至認為,即使沒有讓三魂看到佛寺的來信,三魂也應該用自己的力量,驅動身體找到佛寺,希望三魂也能夠有這樣的動力救疫情。

修比(魔斯達)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