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徐福生《美麗人生》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八月七日

福生帶領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恭敬等候,六十位蘇佛法身將我們一一牽往西方極樂世界,福生心中萬分感謝,在這等待已久的日子裡,落下感動的淚水,帶著五十九位獄卒跪地叩拜,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大家好,我是徐福生,出生在中國宋代,一個貧窮落後的鄉下地方,我們這個地方不論是交通、飲食,都非常不方便,因為我們居住之處受到山壁的阻隔,要對外聯繫十分困難,只有一小條沿著山壁的碎石道路可以通行,但那條道路經常鬧鬼,常有人走一走就跌落到山谷下,一次又一次頻繁發生後,大家便相信那地方肯定有鬼,才會接二連三地發生事情。村民們都害怕自己一去不返,因此若非必要,大家是不會去走那條路的,我們就成了一個自給自足的封閉小村落,幾乎不與外界聯繫。

在我出生前三年,聽爹娘說,整個村莊的農地都還是每年豐收的狀態,村民們依靠這些農作物維生,但到了我四歲那年開始,天空不但不下雨,還經常颳起非常大的風,風速大到可以將大樹吹倒,更別說種在地上的作物,全都被吹得東倒西歪,原本即將成熟的果子,也全都從樹上吹落,又被風吹得滿地都是,使得農作物無法採收,全村陷入糧食短缺的困境之中。

我們家也有一塊農地,雖然不大,但那是我們賴以維生的食物來源,爹在農地上種了許多我們愛吃的作物,我和兩位哥哥每天都會到田裡幫忙,雖然我的年紀還小做不了什麼事,但我也能幫忙拔拔草,或幫忙倒茶水給爹和兩位哥哥喝。

然而自從天氣異常變化之後,我們經常都待在家裡無法出門,照這樣的情況,爹應該會是愁眉苦臉的,因為爹是一家之主,負責家裡的生計,但爹卻告訴我們:「不用擔心,這一定只是個考驗,只要我們將善念散播出去,讓每個人心都能轉正、轉善,不要受這次考驗而影響,一定很快就能度過!」我們一家人聽到爹這麼說,全都認同地點頭說:「對!一定會像爹說的這樣!所以我們現在要開始保持善念來感化大家!」

爹說的話,村民們都會聽,為了提振大家的士氣,爹招集全村的村民去到大禮堂裡集合,要教大家將心念轉正,用正念來扭轉乾坤。正當爹講得口沫橫飛時,有個生面孔突然出現在大家面前,沒有人見過他,他絕對不是我們村子裡的人,所有人都將目光轉移到這位陌生人身上,他走到所有人的前面,大聲地告訴大家:「有個方法可以讓災難平息!只要那個小孩願意犧牲自己,就可以換來這個村子百年的安寧,在這百年內,村子裡絕對不會有任何災難,就連戰爭發生時,這個村子也能因此而不受影響。」我沒有看錯,這位陌生人的手就指著我,我剛好一個人坐在角落邊,他所指的就是我沒有錯!這時候所有村民都開始竊竊私語,互相交頭接耳地開始討論起這件事來,現場變得非常吵雜,和剛剛大家專注聽爹講話的氣氛完全不同。

我的腦袋裡開始環繞這位陌生人講的話,他說只要我願意犧牲,就能換來村子百年的安寧,不會有任何天災人禍發生,就連戰爭都不受影響,這真是太令人難以置信!大家瞬間都將目光轉移到我身上,我立刻毫不猶豫地站出來大聲對著大家說:「好,我願意!」現場所有人看見我的反應,全都拍手叫好。我看了爹一眼,爹點點頭對著我說:「爹以你為榮!」

爹本來就是一個會為了別人而犧牲自己的人,今天如果換作是爹,相信爹也會做出跟我一樣的決定,所以我才毅然決然地這麼做,果然得到爹的認同。

陌生人與我相約隔日午時廣場相見,村民們全都露出好奇的眼神,可想而知他們一定也都會前來觀看。

隔日午時還沒到,我已經站在廣場上等候,不只有我,就連村民們也一批一批出現。午時一到,那位陌生人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在廣場正中央設壇,然後對著空氣說:「今天你們所有的怨氣,將由這位男孩來還,他全身的血化作雨水來還給你們;全身的皮肉筋骨,換作大地還給你們;你們的怨氣,挖他的心來還,他犧牲自己的全部,不管你們要什麼,他都能還!」陌生人話一說完,我全身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乾,在我靈魂正準備離體時,他快速地將我的靈魂收進一個容器裡,對著容器念念有詞之後,又將我放了出來。這時,我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將我吸走,我毫無抵抗之力,整個人被吸進一個漩渦中,當我意識過來時,我已經在一位母親的子宮裡,原來我又重新投胎了。

雖然我重新投胎,但我的記憶並沒有因此消失,我在這位新母親的肚子裡,聽見剛剛那位陌生人隔空對我說話,他說:「孩子,你的善心拯救了全村的人,現在整個村子裡的天氣恢復正常,所有損毀的農作物也都恢復原樣,從今年開始,將會比以往更豐收,這全都是因為你的犧牲,幫助村莊化解災難。其實你今生的命就只有活到四歲而已,我之所以選上你,就是想讓你改變命運,過去你也曾經救過我,我透過法力找到你,知道你今生投胎此處,但卻只有四年的壽命,因而前來相助。現在你即將出生在一個富貴、善良的家庭,往後的日子如何過下去,就由你自己決定,我已完成我的任務,報答恩情。」

陌生人一說完話,我立刻感覺到自己不斷往下沉,好像快要出生了!果真,娘開始用力,努力地要將我從肚子裡擠出去,我感覺到全被擠壓的劇痛後,順利地呱呱落地。

在我嚎啕大哭的聲音之中,可以聽見爹娘的喜悅聲,他們高興地將我抱在懷裡,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們是親切善良的人,身上自然散發出一股善意,是會讓人喜歡的正能量,我知道他們就是我這一生的爹娘,我很高興成為他們的兒子,展開我另一段全新的人生。

從徐家換出生到何家,換了一對父母,換了全新的人身,但這顆心沒變,還是保有一顆善良之心。

爹是個教書的夫子,有很多學生,包括我也是爹的學生之一。家裡有錢,但爹從不教我揮霍,而是教我勤儉的美德,我所用的筆硯,都是從祖父傳到爹,爹再傳給我,包括我穿的衣服,也都是表兄們留給我的。生活中省下來的一分一毫,可以用在更多人身上,我們每年都去尋找需要幫助的家庭,爹希望我能送愛心到每個角落,這是我從小到大一直都在努力的事情,自己也樂在其中。

十五歲這年,我回到生前的那座村莊,看見一尊自己生前的像,被用木頭雕刻擺放在村子裡,是一個四歲男孩的樣子,村民們為了感念我,刻了我的人像木雕做為紀念。我站在自己的雕像前面看了好久,有個人走了過來,主動告訴我這尊雕像的故事,我感動地流下眼淚,因為這個人就是我生前的父親。我看見父親的樣子都沒變,還是一樣的年輕,一樣有活力,想必他還是一樣到處行善,他的眼神比以前更慈悲,更柔和,我很替父親高興。那一日我並沒有和父親相認,就讓彼此的生活維持在平靜之中。

這一生,我活到七十多歲,兩對父母都已經離開世間,在我最後離開人間時,留下一段話:「美麗的人生際遇,始於善,終於善,即使年華老去,體壞不存,留下的依舊是善。」我沒有後代子孫,就留下這句話,送給生命中所有曾經相遇之人,然後安詳離世。

生命結束後,我的靈魂被帶到地獄裡擔任獄卒,地獄眾生縱然有個性,也有心善的一面,我努力地喚醒他們,希望他們都能找回自己內心深處的純善,並且真心懺悔,重新來過,這是我在地獄裡每天都在做的事,只希望多一個人得救,少一個人受苦。

感恩蘇佛今日牽我們六十獄卒來到西方極樂世界,又即將是全新的開始,我滿心期待,靜心念佛。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徐福生

獄卒徐福生

  • 徐氏父親:徐廣昌,於天道第三層天,已蒙蘇佛牽上西方法性土聽經。
  • 貴人:高拉薩瓦,於空間中修練,已蒙蘇佛牽上西方法性土聽經。
  • 何氏父親:何莊原,於第二層天,已蒙蘇佛牽上西方法性土聽經。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