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復重(釋永清) 《淨善》

疫情魔眾 魔復重(釋永清)

    ——淨善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八月三日

我叫魔復重,非常樂意將我的經驗和大家分享,在魔界我是有名的樂天派,可以不厭其煩和大家分享與魔有關的一切。當魔不是每個都要凶惡狠毒,頭髮五顏六色,個性壞,也有不凶,不狠不惡,不急,頭髮整齊,個性還不錯的,挺有耐心的。如此一來,為什麼叫做魔,憑什麼當魔?憑著心,那顆心是魔心,心強硬、不屈服,是黑暗無光,希望對方有壞的下場。你說這不是魔是什麼?心是如此,但是顯現在外可以不要如此,為了要讓對方得到壞的下場,可以先顯出好個性,有教養的樣子,得到對方的信任,然後再給對方致命一擊,這在人間說是偽君子,死了到地獄是要受到報應的!這也是魔,而且比魔還魔!不是嗎?世界上什麼樣的人都有。當初我就是在偽君子的面具之下受騙病死,死後進入魔界,我用偽君子的手法成為我當魔的特色,在魔界闖出一番天下。

這一次流行疫情參與的魔眾,什麼樣的魔王都有,不同的專長、特色,我就是其中一個的特色,專門找偽君子,讓他得病。許多人為他們表面的善良欺騙,為他們得病而感到惋惜,卻不知他們過去世或這一世背地裡做的違背良心的事,這樣的人一點都不值得同情。總之,疫情的共同目標,讓該沒命的沒命,該受苦的受苦,沒死而能夠活過來,得病沒死,算是命大。

在魔界,魔子魔孫如果對魔界有任何不懂的地方來問我,我會將我會的、知道的事不厭其煩,有耐心地,一五一十地教給想要知道、學習的魔眾。這一次的疫情,為何人類會死傷得如此慘重?因為人們怕死!對死亡充滿恐懼,就已經降低了自身的免疫力。免疫力是跟人們的精神狀況及情緒息息相關,是人們抵抗外來毒素、病菌很重要的防護力。當人們怕死時的恐懼已經在內心給自己打了退堂鼓,免疫力下降,如果遇上我們,等於是打開大門讓我們進去,所以我們可以說是每攻必進,必成!

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之下,有人類說可以化解疫情,在魔界如此大規模的全球性疫情之下,聽到這樣的聲音,引起我們的注意。如果是一般人,我們不會如此認真地聽進去,因為人類沒有一位是真的不怕死的,即使真的有人這麼說,這麼做,也是帶著私利,為了與自己有關的某個人、某件事,獲得某些利益。沒有人會真的無私的,單純而不求回饋的,真的只為了解救大家離開死亡的威脅,為了救大家的命,讓大家恢復正常的生活而不怕我們的侵襲。因為人們沒有人有這樣的心,所以才不相信蘇佛苦口婆心在講經的時候告訴大家,「阿彌陀佛可以救疫情」。我們魔界相信這件事,人道卻沒有人相信,你說可悲不可悲,是人們沒福報,於是我們也樂觀其成,因為這樣,我們還可以繼續發揮。

在那麼一天,當我們在佛寺的三時繫念法會中,見到蘇佛被上次魔毒的侵入後,仍有咳嗽時,我們試圖要侵入蘇佛的喉嚨,當然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先是嘗試來硬的,直接用衝的,被彈出來,我們也有心理準備,早就聽說蘇佛金剛罩的厲害,果然厲害,能夠擋過我們的衝力。接下來,如魔毒一樣,將自己縮小進入空氣分子中,沒想到要進入鼻子前被鼻毛給打了噴嚏噴出來,沒想到蘇佛的鼻毛也這麼厲害!一定還有別的方法,我們一向會窮追猛打,不到最後關頭,不會輕易放棄。就在我們要做第三次的嘗試時,就聽見蘇佛喊著:「是誰?是誰這麼大膽,想要進來?」大家被喊了之後,你看我,我看你,魔子魔孫們整個眼神都往我這裡傳過來。在這節骨眼,如果不吭聲,實在有失身為魔王的尊嚴,而且法會已經快要開始,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退路。於是只好說幾句話,自動報上名號「魔復重」,既然功夫不得力,被逮到,沒話可說。於是我們也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蘇佛剃了光頭,脫掉魔眾的衣服,穿上僧服,被吸入西方法性土。到現在,大約一個多月的時間,過了生平最寧靜的一段日子。

看著佛寺內四眾弟子的作息,不論是早課、聽經、做訪問及法會進行,對我們來講,這些都是全新的體驗,帶著沒有退路的心情,做了新的學習,感受到另一種生命力。從入魔界到現在一千七百年的時間,一向是我教導別人,傳授魔性給魔子魔孫們;沒想到此時的我當了學生的角色,一點一滴地吸收著佛法的教育,這和以往所聽過的佛法不同。直接明白,沒有深奧的文字、句子,卻是字字句句都含著深遠的含意,經過蘇佛的解釋,又帶給字句不同的生命力,我們在法性土上許多魔眾除了外觀上被改頭換面,連心也被換掉。我可以感受到大家從原本黑得發亮的魔心被一層一層地褪去,現出灰白的魔心佛心混合的心。如今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看到了一些仍存有善良本性的魔子們心中露出了一點點亮光,那是佛的心光照進魔子的心,掃除魔心之後所露的光亮。大家的臉也轉溫和了許多,這對他們來講是很大的轉變,我也不禁為他們的改變露出了笑容。其實改變最大的是我自己,在魔界我算是個老師,教大家怎麼作魔,如今我在這裡聽到的課,是要教我們如何作佛,兩種完全不同的世界。這個明亮、純淨純善的佛世界,讓我們毫無招架能力,沒有任何的反抗,只能全盤地接受,原來佛能轉魔,魔只能招來魔。這裡有被佛轉的環境及善導師,這些是如此的重要,真的造就了不同的心及人才,不禁讓我想到在一千七百年前進入魔界前的我。

那時我是夫子心中的好學生,出生於小康平凡家庭。父母雖然不是富貴人家,但是在當時也算是出生於有教養的家庭,不論在言行、談吐舉止上,必須要注重禮數,而不能夠為所欲為,久而久之散發出一股氣息,看到的人也都會說上一句「這是有教養的孩子」。這也是爺爺奶奶所教導出來的,爺爺奶奶希望這樣的家風能夠承傳下去,所以到我們這一代,也自然而然地,從我懂事以來就被教導得中規中矩。我並不是樂天開朗、喜歡嘻笑的人。但是我喜歡樂天開朗的人,跟他們在一起我可以感受到另外的一種生命力,好像我的血液裡面也有這樣的因子,但是卻沒有顯現出來,可以說這是我隱藏在內心的個性。

我有一個好友,從小我們就一起,他是隔壁鄰居,從小我們就一起遊戲玩耍。我沒有像他們,隨時一喊就可以聚在一起,到哪裡玩就到哪裡玩,必須要完成一段夫子的功課之後,才有一小段時間可以放鬆。當然有時候會犯一點小過錯,這時候可以讓我放鬆玩耍的時間便會被收回,當做是犯錯的懲罰。放鬆玩耍的時間對我來講,還挺重要的,為了不被懲罰,我必須要做到父母及夫子對我的要求,久而久之下來,我成了一個會自我要求的人,這在當時中上層的社會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的好友聰明懂事,是孩子王,因為他的點子多,但是他的家境不好,父母常常讓他有一餐沒一餐的,但是他的樂天從沒因為沒東西吃而憂愁。我們本來不知道他們家這麼窮,有一次我跑去他家,看他正在啃地瓜,吃得津津有味,他告訴我他已經二餐沒吃東西,這地瓜是剛剛母親給他的,好好吃!一邊吃,一邊露出滿足的笑容。我看了,忽然心好難過,想到剛剛我們還在玩誰跑得快的遊戲,結果幾個孩子中他跑得最快,沒想到他已經二餐沒得吃。從此之後,我常常把家中的食物拿給他吃,他卻常常留下來給他弟弟妹妹吃。有一次,母親見到我打包東西,問我做什麼,我把他家的狀況告訴母親,母親說他家原本也是不錯的人家,因為遭人陷害,錢被騙光,才會有這樣的下場。那是我第一次感到人性的黑暗。

在我十九歲那一年,父母幫我物色一位女子,本來要娶進門,卻被女子的一番告白而停婚。她說她已心有所屬,但是對方因為與我認識,不忍傷害我,所以沒告訴我,但是女子比較想跟著他,才跟我坦白;沒想到女子喜歡的,竟然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我從來不知道他有女友,我們兩人竟然會對同一女子有好感,當然我停了這件婚事,從此之後,我對女人保持距離,未娶妻。

在二十九歲那年,當年好友家的劇情發生在我們家中,父親被他的好友騙錢,我們家道一落千丈,從此我們過著清貧的日子。父親私下留了一些錢給我,我租了店面做了小生意,卻被合夥的朋友惡性騙錢,竟然將生意本錢騙走,也把我家的地契偷走。他用溫文有禮的外表談吐,取得我們大家的信任,而後騙走我的所有,是個偽君子。在身無分文的情形下,我沮喪,生病,後來病死街頭,是好友幫我收屍埋葬。

死前的我,對人性的黑暗面感到忿怒、絕望,死後被吸入了魔界的世界,正符合我的心境。我在魔界中成長茁壯,專門找偽君子的弱點,在他們有貪念的時候,給他們致命一擊。這一千七百年來,我見過的偽君子太多太多了!這是人們對自己的保護層,卻也因此傷害許多人,所以我一直認為他們得到致命一擊是應該受的。

這一次的疫情當然也免不了有偽君子得病死亡。他們的內心世界沒有正大光明這樣的事,只有內外不一,以為人不知,鬼不覺,事實上,這個念頭一產生,就是我們入侵的時候。人們如果沒有壞念頭產生,魔眾是無法進入的;或者也可以說,是人們的內心招感魔眾現前入體。

從來沒遇過我們魔眾找不到任何一點可以依據做為攻擊或傷害弱點的人類。也難怪魔毒魔王進來蘇佛身體之後,見到蘇佛所為之後,會跑得那麼快,這也是魔毒魔王厲害的地方,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判斷出蘇佛的無缺,知道自己使不上力;只是他也沒料到出體之後,會那麼快就被蘇佛逮到,送入法性土。

如今我在西方法性土受訪問,心境已經改變很多,講自己的故事時,沒有悔恨或情緒在內,這也是這段日子的感化及收穫。

 

釋永清(魔復重)——法會感言

在這裡最大的不同就是看見法會時盛大浩瀚的場面,讓我進一步認識阿彌陀佛。第一次見到那麼大、那麼金亮的光,這跟魔界的黑暗是兩種極端的對比,可想而知是兩種極端的心性造成的,極惡的黑暗與極善的光明。看到那麼多帶著金圈、金色光罩的佛菩薩,還有滿滿的眾生參加法會要求超度,大家都非常虔誠地跪著、拜著或有順序地前進,進入天空中閃閃發亮的大牌位。一切都是在明亮中進行,即使是人間已經是晚上,但是在這個超度的空間中並沒有晚上,明亮並未減退,而是更顯光亮。

眾生對黑暗及魔眾是採取迴避、遠離為妙的態度;對光明、金光是抱著靠近、親近的態度,這是人類及眾生的本能,一切在自然中進行。經過這些過程,我相信如果阿彌陀佛及蘇佛能出面化解疫情,那將是魔眾該退出此次疫情,讓人們恢復正常日子的時候!

更驚訝的是見識到蘇佛的法身超度,在法會中更是發揮得淋漓盡致!見性者蘇佛有身體,其靈性法身能夠在身體存在的同時出體,進行超度眾生之舉,靈性及身體並用,如此有效率地救靈界、感化魔界及疫情魔眾,能夠被我們遇到,真的是想不到!在這裡所見所聞,實在太不可思議,我們正身歷其中!

佛給魔復重法名為釋永清。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