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流行疫情魔眾—釋慧心(魔慧)《重頭來過》

流行疫情魔眾 釋慧心(魔慧)

——重頭來過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七月七日

是什麼理由讓我變成魔界?又是什麼理由讓我參加傳播流行疫情?這種種的問號是我已經對人道失去了理智,只要任何可以迫害人道的行動,我都願意參加,自從傷痕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上後,我每天所想的,就是在迫害人類。我抓住男人的弱點——女人,只要男人在路上喜歡看女人,我就可以派魔子魔孫控制他們。我所管理的魔子魔孫都是女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進入魔界的原因跟故事,我很照顧她們,因為她們遭遇也都不是太好。

此次參加流行疫情,魔界秉持著除去存有劣根性的人類,我很贊同,我帶著我的女魔們站出來,成為其中傳播流行疫情的一個團隊。

就在我聽到蘇佛要拯救疫情時,我很生氣,我們好不容易把握這個因緣,才讓人道有受報的可能,現在很可能要被蘇佛給破壞了,這怎麼行!我以旋風的速度來到香光大佛寺,一看到光芒最大的蘇佛,便知道,這件事一定是那位蘇佛所發起。我以這幾百年在魔界闖蕩的氣勢,快速地帶了一群女魔來挑戰蘇佛,如同流行疫情病毒一樣,我們鎖定了呼吸道,我們要讓這位蘇佛知道這件事是不可以被干擾的。我和魔子魔孫帶了大量的病毒進來,我們想讓蘇佛得和世間人一樣疫情的症狀,咳嗽、呼吸困難而後死去。但很奇怪的是為什麼這些大量的病毒進入蘇佛的細胞後無法起作用?這一瞬間讓我很困惑,我叫病毒趕快開始發揮,但病毒卻已經被蘇佛身上的佛光給淨化到只剩下一點點毒性可以讓蘇佛咳嗽。我不敢相信這個結果,我開始發狂地大叫,沒一會的時間,我就被一股力量吸出,吸到法性土上,一被吸到法性土上時,我的情緒好像也被吸走。這裡祥和的磁場讓我瞬間冷靜下來,愈冷靜後,我才漸漸看到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於魔界時,我幾乎都是屬於發狂的狀態,任何一件事都可以讓我情緒到最緊繃。之所以會這樣,或許是當初被傷害得太深,一旦有相似的感受,我就會馬上受不了。意識之中會想起過去被傷害的情形,當我一想起來時,我就馬上想要對男人報復,尤其是對情不忠到處採花的男人,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隨便派一位女魔去誘惑他們,就讓他們有難堪的下場。

而我可以披頭散髮,也可以讓自己看起來很美,取決我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對付男人。

這次來到法性土,心中充滿了感謝,每天聽著佛號,在療癒著過去的傷痕,我試著把過去的傷痕給解開,然後面對,我希望一切都可以從頭來過。

八百年前,我是一個在鄉村出生的小女孩,綁著兩條辮子,很單純。家中因為重男輕女,所以沒有特別重視我,任憑我自己發展。就在我九歲時的某一天,自己一個人在街上玩,突然一個大手把我嘴巴給摀住,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識,醒來時,我被綁在一根柱子上,關在小木屋當中,我的嘴巴被塞住,所以我只能左右搖擺著,發出一點點聲音。沒多久的時間,幾位壯漢走進來,看到我醒了過來,對著我冷笑。其中一位壯漢朝我走了過來,摸了一下我的臉蛋,我趕緊想要閃躲,卻閃不了。壯漢說:「這麼標緻的女孩,想必可以賣到好價錢。」其他的壯漢也哈哈大笑地說:「準備大賺一筆了。」

在這個小木屋關了三天,我都沒被放下來,也沒有東西給我吃,任憑著我的屎尿隨地拉。這三天壯漢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中很煎熬,很緊張,我不知道自己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自己失蹤了,爹娘會不會找我。就在第三天,幾位壯漢出現,一進屋子就說:「怎麼味道這麼臭?」看到我後說:「啊喔!美女亂大小便啊!」我撇過頭。他們把我放了下來,準備了一桶水要我清潔,並換上一套衣服,他們就站在外面等我。等到我一切打理好後走了出來,每一個壯漢都朝我全身打量,露出了令人噁心的表情,而我又被綁起來,嘴巴被塞住,眼睛也被蒙住,好像被丟到一個板車上蓋了起來,就在被蓋起前,一位壯漢還偷摸了我一下,我嚇得一直抖動。

板車駛了好一段時間,突然停了下來,我被一雙大手給拉了出來,把我解開,眼前有兩層高的屋子,看起來很漂亮,壯漢把我推了進去。一位像娘年紀的女人,打扮得很漂亮,迎向前。壯漢說:「這很年輕,應該可以得到好價錢吧?」這位女子從頭到腳看了我一眼,點點頭,拿了一個錦袋出來交給壯漢,壯漢秤秤重,滿意地離開。

離開了這幾個壯漢,我有點鬆了一口氣。這位女子叫我稱她為寶姨,我對她微微笑說:「寶姨。」寶姨摸了一下我的下巴說:「這麼甜美的笑容,讓人看了就喜歡。」我以為寶姨很喜歡我,讓我的心安了下來。寶姨說:「你很累吧?我先幫你安排住的地方。」我很感謝寶姨,便很快地跟寶姨說:「我想回家,請問寶姨可不可以幫助我?」寶姨說:「明天再說吧!」我點點頭。寶姨帶我到一個房間,那房間很漂亮,不論是桌上的方巾,還是床旁的布簾,都顯得好看。已經幫我準備好食物,放在房間的桌上,一開門後,食物的味道瞬間撲鼻而來,我心中很歡喜。寶姨走後,我開始大口大口地吃飯,喝清粥,吃完後在房間晃了一會兒,便躲到被窩裡睡覺,這被窩好軟,我第一次蓋到這麼高級的被窩。寶姨隔天早上來看我,告訴我,她會幫我安排一切的事,叫我先安心待下,不可以出這個房門。我點點頭,正想開口說我想回家的事,寶姨就已經推門出去了。

而後幾天寶姨都派了人來教我一些禮儀,坐姿,怎麼吃飯更加端莊,還教我彈古箏,寶姨有時候會來看我學習後的成果。關於這些,我很快就學會了,寶姨很滿意我的表現。就這樣在這個房間待了好久一段時間,每天一直這樣過,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過了多久。

突然有一天,我的房門被很用力地打開,走進來的是一個動作很大的男人,我嚇得驚慌失措。他一進來就說:「果然是很美的女子。」我大聲地說:「你走錯地方了。」男子說:「我花了最貴的銀兩,買了你的今天。」男子開始狂笑。我桌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了一壺酒,男子要我過來坐下,叫我陪他喝酒。我從來沒喝過酒,喝了第一口就忍不住一直咳嗽,男子歡喜地大笑,自己把那一壺酒都喝完了,便開始把我推倒在床上,很大的力氣蹂躪我,讓我動也不能動。我從沒經歷過這些,痛苦地哀號,但男子一點都不管我。

從那天起,每天都有不同的男子進到我的房間來,我很想逃跑,但又想起寶姨說我不能出這個房間,但我真的受不了,每天都在驚慌中渡過。

就在一天夜裡,我鼓起很大的勇氣,偷偷地推開房門,想要逃跑。我很緊張地向四周張望,看到了轉角處有一個樓梯,我小心翼翼地踮起腳尖走。當我正準備要下樓梯時,我看到了一雙腳,一抬頭,寶姨在我面前,她以我從沒看過的冷漠眼神看著我,大聲地說:「我不是說過你不能出來?」我被拖拉回房間。

這個當初看起來很漂亮的房間,現在卻成為我最感到驚慌的房間。我問寶姨說:「為什麼我要被這樣對待?」寶姨說:「我給你吃,給你住,當初又用很高的銀兩買下你,這是你應該要做的。」寶姨把我推進房門後,把我的門給鎖起來。從那天過後,一天當中會有兩個男人進到我的房間,我心中恐慌、害怕,因為所發生的這件事,不定時是什麼時候,好多時候我都害怕得躲在床下,但最後都還是被拖出來。這些來到我房間的男人,都只是把我當成身體發洩的對象,我每一天都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我的精神開始有些錯亂,我幾乎呈現發狂的狀態,即便我已經變成這樣,每天都還是跟無數的男人接觸,最後我變成行屍走肉。

痛苦的日子過了大約十二年,我於接客中暴斃於床上,我恨男人,恨男人為了身體的需求而糟蹋女人。死後的我,變成女魔,於魔宮中披上黑色帶著白邊的毛大衣,無法原諒對女人有非分之想的男人,我的雙眼變得很狠,對男人毫不留情,就像之前被男人傷害一樣。當其他女魔也來到魔宮後,我很體諒她們的處境,所以特別照顧她們。她們成為我的魔子魔孫,什麼都聽我的,我們一起控制了很多的男人,更讓愛淫欲的男人沒有好下場。這次參加流行疫情,不過是多了一項很快可以讓人致命的武器,我們使用得很順手,也很開心,終於可以幫女人們出口氣,看到他們快速死亡的樣子,我哈哈大笑,終於給男人好看了。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心境。

直到來到佛寺後,這一切才有所轉變,我的心靜了下來,佛號不斷地在洗滌我,我祈求一切從頭來過。我很感謝佛救了我,感謝蘇佛包容我的無禮。我心中有一股哀戚的感覺,我想大哭一場,讓眼淚將我的過去洗掉(嗚嗚嗚——嗚嗚嗚——) 。

魔慧

佛給魔慧法名為釋慧心。

 

 

流行疫情魔眾 釋慧心(魔慧)參加法會

——重頭來過

訪問 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七月八日

第一次參加法會時,我心中非常的感動,看到整個大地被佛光照耀後一個個恢復人形,就像當初我恢復一樣。整個超度空間,無量無邊的眾靈被帶起,大家恢復原狀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原本待在空間中那空洞的眼神,都因為佛光照耀後顯出一線生機。在超度的過程中我可以感受到佛及蘇佛無盡的慈悲。

我並不知道所有的東西都有眾靈存在,直到看到超度的畫面,我才很驚訝,蘇佛法身飛翔所經之處皆有眾靈存在,整個海洋,整個天空,還有飛鳥,一幕又一幕的畫面在我眼前不斷地飛過。蘇佛甚至去大山底下、冰山底下救度了很多的魔眾,這些魔眾更是千萬年都被壓住,而地獄眾生更是祈求佛光照耀。我看到只有佛的慈悲才可以讓受報的眾生改過自新,求出離。

佛的平等,視所有眾生為孩子,我也試著將我過去的仇恨忘去,我想著佛可以原諒所有造罪的孩子,那我也應該學習佛。雖然我還沒能完全放下過去,但當我這麼想時,我心中的仇恨已經減少了很多,心中開始學習感恩。感恩佛和蘇佛給我重生的機會,我開始學習念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釋慧心(魔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