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張宗保《打造理想世界》

訪問主筆:釋海量

二O二一年七月廿五日

我是六十位獄卒代表——張宗保,在這莊嚴的道場,澳洲香光大佛寺,我們六十位獄卒蒙蘇佛的慈悲,千百億化身,法身牽引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句佛號,瞬間,我們已經踏上西方這塊淨土,佛金臂垂手歡迎我們回來,我們跪拜佛,感恩佛的慈悲,也感恩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還有法師、義工菩薩,幫助我們一起念佛,感恩大家。

我是在一個貧苦的家庭長大,家中所做的行業打鐵的,每次打鐵要用火爐,把鐵燒紅熱,敲敲敲,敲出所要的形狀,過去打鐵的行業興盛,歷史因為戰爭,用鐵打造武器、刀劍,防衛或殺敵,現在阿爸用鐵打造剪刀、菜刀,還有農業用的工具,打鐵的行業已經愈來愈少人做了。阿爸的生意很好,鐵必須燒得火熱紅紅的,才能敲出要的造型,再立刻放到水裡,會發出「之──」的聲音,才能定形。

阿母只能幫忙阿爸燒火炭還有煮三餐,要吃很多的飯才會有力氣,大家都叫阿爸打鐵旺,阿公替阿爸取這個名字好適合,阿爸告訴我打鐵很辛苦,不希望我跟他走一樣的路,幫我取名叫張宗保,是希望祖宗有保佑,希望這個名字帶給我很大的福氣。

我彰化鹿港人,一生出來不胖也不瘦,哭聲很大感覺有力又強壯,只要我一哭,左右鄰居都可以聽到,所以阿母讓我睡前吃個飽,才不會半夜吵到鄰居。從我懂事以來,我就在庭院玩耍,我從小就聽阿爸打鐵的聲音「鏘鏘鏘」長大,除了吃飯時間,晚上沒打鐵以外,其他時間都在打鐵,阿母告訴阿爸,累了就休息一下,阿爸說:「我要認真工作,我的兒子以後才有飯吃,有書可以讀。」我常常在庭院玩石頭,跟鄰居玩騎馬打仗,阿爸告訴我:「兒子啊!我努力打鐵,是要讓你有錢可以上學,認識很多字,就不用像阿爸一樣辛苦了,以前我就是不喜歡讀書,認識的字不多,跟你現在一樣喜歡玩,你阿公發現我學習的字不多,才把打鐵舖交給我承傳,希望我好好地發揮,把我們張家打鐵的技術讓人看見,我沒有收徒弟,一輩子就守著打鐵舖。」

到了我要上學的時候,阿爸帶我去買新衣服,阿爸把新衣服穿在我的身上告訴我:「兒子,你身上穿的衣服,是阿爸打了一個月的鐵,才能買這件衣服,我想你跟其他同學一樣穿新衣服好好上學,你是很有福報的孩子,有多少祖先保佑,你要好好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要懂得知恩報恩,書讀得再好,如果不會感恩,人生也白來了!一定要為張家揚眉吐氣,做好人,做好事,還要幫助別人,人窮志不窮,這是阿爸的期望,阿爸也相信未來我們會愈來愈好,自從生下你,阿爸覺得我們的生意愈來愈好,宗保要記得阿爸一句話,做人要光明正大。」

晚上常常會看見阿爸洗完澡就累倒在床上,阿母會用熱毛巾放在阿爸的手臂上,我長大後才知道,阿爸因為要養我們一家,每天要打很多的鐵,出很多的力氣,一整天下來阿爸的手會酸需要熱敷,在我小小的心靈,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孝順我的阿爸,不要讓他一直這麼辛苦。

但是阿爸看到我的時候,總是很有精神,很有耐心地跟我講話,鼓勵我,做人一定要踏實,一步一腳印,就有出人頭地的一天。我們那條街以前是打鐵街,其他人已經不斷地換工作,只有阿爸還是堅持這個老行業,只要想買手工的鐵製品或刀具,都會想到我們家,因為我們是老店。

每次我下課回家,會花很多時間在我的課業上,阿爸感到欣慰,阿爸對我說:「兒子你這麼辛苦,將來會有出息的。」就在我已經有能力賺錢的時候,我勸阿爸不要再做這個行業了,年紀大又辛苦,阿爸說:「不管年紀多大,能出力就是好事情。」我如阿爸所願考上公務人員,在鄉鎮幫忙服務民眾。

外來活動必須透過我,才能租用場地,有一次從北部來了一個團體,到彰化鹿港辦一場為期七天的剪紙文化藝術展覽,他們傳承中國傳統古代技藝,將紙用剪、刻、染等方式,讓紙張呈現出戲曲人物、花卉草蟲或是年節期間一定會用到的吉祥物語,推廣民間藝術的美。

團長問說:「聽說彰化鹿港有一個打鐵師,專門做手工鐵製刀具,聽說功夫很好,這次我們來辦活動也是專程要來買手工刀具的,請問哪裡可以買到這個師傅賣的手工刀?我們的剪紙藝術是手工的,希望可以找到好的刀具呈現出好作品。」我跟他說:「你口裡說的這個人正是我爸爸,他已經是老師傅了,如果您需要訂製刀具,可能要等一段時間。」團長說:「沒問題,我們可以等,我們需要一百支,五十支剪刀、五十支刻刀。」

回家後我告訴爸爸,剪紙藝術團團長想跟我們訂購刀具,阿爸說:「這陣子沒有人訂貨,這一百支刀,我可以接下。」我告訴阿爸他們不趕時間,從那天開始又聽到阿爸鏘鏘鏘的打鐵聲。

職務的關係常常有不同團體借場地展覽,湊巧的是,總會有人想買手工的刀具,陸陸續續阿爸一直在做打鐵的工作,直到阿爸六十五歲,我勸阿爸不用再打鐵了,阿爸告訴我:「不行!這是你阿公要我承傳下來的!」

我跟阿爸商量,我們可以把張家打鐵的技術公開,辦文化博物館,讓更多人可以了解傳統打鐵的技術,這樣打鐵功夫也不會遺失,這也是一種文化遺產。我手上剛好存了一筆錢,我們找一塊土地,蓋成博物館,就取名為「打鐵旺理想國」,阿爸開心地說:「還是我兒子厲害,可是我們只為了自己打造理想國,沒有做到什麼善事。」我告訴阿爸,我們博物館的收入,可以捐給孤兒院或是學校。

「打鐵旺理想國」我跟阿爸經營十年的時間,推廣尋根活動,讓愛物者回家,只要擁有阿爸做的刀具或剪刀,上面有「旺」字都可回來換一把新的剪刀,陸陸續續很多人來參觀,我是負責幫忙解說打鐵文化的那一位,我們把參觀費捐給公益團體,後來理想國捐給政府。

我今生並未娶妻,看到阿爸阿母的辛苦,沒有娶妻的意願,我於五十九歲,在上床睡覺時,被兩位官差叫醒,「張宗保!張宗保!請起來,跟我們到第三殿,三殿閻王請你跟我們去。」見到閻王,閻王告訴我:「有一世你曾經是你阿爸所打出來的刀魂,人類用你殺了很多的人,變鈍之後,是你阿爸把你收回來,重新整理當鎮店之寶,所以不再殺人造業,幸運的遇到一個出家人經過,看到刀上有刀魂,將你皈依後你投胎去了,這一世再遇到你現在的阿爸,你是來報恩的,張家祖宗有保佑,你努力的幫張家傳承打鐵業,分享世人知道打鐵歷史,你阿爸所教你的人不能忘本,你有做到,現在請你來我們三殿當獄卒。」我感恩閻王給我這個機會,我勸導三殿受刑人,不要再回到地獄受苦了。

認真服務二十年,有一日閻王告訴我:「張宗保,蘇佛牽六十位獄卒名單中有你的名字,恭喜你。」從那天開始我認真聽蘇佛講經,知道世間一切都是假的,能夠念佛求生、幫助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真正最有意義的事。

感恩我佛慈悲

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獄卒──張宗保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