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2021/7/16訪問獄卒──許家裕《家訓「做人老實」》

訪問主筆:釋海量

二O二一年七月十六日

當我知道我是蘇佛牽往西方六十位獄卒之一時,便努力聽經,也聽到蘇佛念佛度地獄眾生。我是獄卒代表——許家裕,當蘇佛叫到我的名字,牽著我們的手,一眨眼,我們已經到了美好的極樂世界,見到莊嚴的阿彌陀佛,我們感動地跪拜佛,並且感恩蘇佛,感恩澳洲香光大佛寺法師們、居士大德、義工菩薩,感恩大家跟我們一起念佛,謝謝大家。

我家住在台北三重,家裡從事成衣工廠,請了很多作業員幫我車縫衣服,我把這些做好的衣服外銷到海外,因緣是因為從小沒有什麼衣服可以穿,家中很窮苦,我的奶奶告訴我,小孩子長得很快,不要買衣服,如果隔壁舊衣服要送人,可以接受他人的舊衣服來穿。我有兩位弟弟、兩個妹妹,家裡五個小孩,阿爸阿母要賺錢養我們不簡單,爺爺早逝,奶奶一個人在家幫忙照顧我們,讓阿爸阿母無後顧之憂,專心工作賺錢。

五個孩子當中我是老大,要背負多一點責任,別人送來的舊衣服太小件了,衣服都留給弟妹穿,衣服太小被我穿破,還要奶奶幫忙縫補,幾次下來,我開始不喜歡穿別人送的舊衣服,我就穿我自己的幾件舊衣服。

如果沒有小時候貧苦的生活,大概不會做成衣廠,奶奶常說:「唉呀!穿不重要,吃比較重要,有得吃比有得穿重要。」還記得小時候我試著想要去打工幫忙家計,我去麵攤洗碗,麵攤的老闆人很好,到傍晚沒客人時,他會下一碗麵,還加一顆滷蛋給我。剛開始幾天,我會一下子把它吃完,因為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麵,幾次後我學聰明,我想到我的弟弟妹妹好像比我需要,家裡孩子多,食物不多,錢不多,我問老闆:「你可以給我多一點湯,多點麵條嗎?」老闆說:「可以。」我高興著帶回家跟弟妹分享,回到家裡最開心的是奶奶,奶奶說:「你這孩子真好,還會想到弟妹沒得吃,還拿回來分給他們吃。」我請奶奶先吃,奶奶為了我們家這麼辛苦,奶奶笑著說:「還是你們吃吧!」

一大早阿爸阿母就出門工作,奶奶打掃家裡、洗衣服,上學帶的便當都是奶奶準備的,一碗白飯上面放幾塊蘿蔔乾,就是我們家好吃的便當。奶奶照顧我們真是辛苦,只有晚上才看得到阿爸阿母,一大早,會有交通車來接他們一群人,到山上種菇跟採菇,晚上再把他們載下來。

有一天一個叔叔突然來我們家說:「從明天開始,我們會從山上載很多荔枝下來,有沒有要賺錢?你們家小孩這麼多,應該可以賺不少錢。」奶奶說:「請你幫忙我們,我們願意賺這個錢。」第一天我們家門口放了四籠荔枝,我很高興,奶奶就說:「你們今天放學後早點回來,沒讀書的人,先幫忙剝荔枝。」趁奶奶不注意時,我偷吃了一顆荔枝,「好甜喔!」我們家沒錢買這個來吃,荔枝好像很貴。

我今天放學提早回家,我跟奶奶說:「我要幫忙剝荔枝。」我發現被剝好的荔枝被泡在水裡面,等到那個收荔枝的叔叔來會秤重,剝完荔枝多少重量都知道,我心想:「糟糕了!糟糕了!我偷吃了一顆荔枝,等下被老闆發現,一顆荔枝不見,怎麼辦?」到了傍晚老闆來了,帶了秤重的機器,拿了一本本子,寫下紀錄秤多少重量,我那時頭低低的,不敢看老闆,因為怕被老闆抓到荔枝少一顆,沒想到老闆沒叫我,我鬆了一口氣度過一天。

隔天家門口多了一籠荔枝,我問奶奶:「為什麼多一籠?」奶奶回答:「老闆說我們手腳快,多給我們一籠。」偷吃一顆沒人知道,我這次大膽地拿了一把荔枝,放在我的袋子裡,快速地去上學,沒人發現,上學路上我一邊吃荔枝,一邊丟殼。上課完回家時,我看到那個叔叔在我們家,我跟叔叔說:「您好啊,這麼早就來我們家?」老闆說:「你剛放學回來喔!那你走哪一條路?請問你今天有剝荔枝嗎?」我說:「我去上學,來不及剝,回到家已經被剝完了。」老闆說:這條路我只有給你們家幫忙,其他家都沒給,小孩子不可以這樣,叔叔秤完荔枝的重量就走了。

老闆走了之後,我就被奶奶罰跪,叫我跪在門口,跪到膝蓋很酸,阿爸問我:「怎麼跪在這裡?」奶奶說:「夭壽死孩子!偷拿荔枝吃,還亂丟荔枝皮。」奶奶罵完後,大家都去吃晚餐,心想這下事情可大了,大家都有晚餐吃,只有我跪在那裡,心裡想:「早知道不要多吃那一把荔枝。」

阿爸吃完晚餐,手上拿著一根竹子,打了我好幾下,阿爸說:「從小教到大,阿爸這次打你,是要告訴你絕對不能偷人家東西。」阿母跑出來說:「好了!他知道錯了,不要再打了。」我心想:「阿爸從小教我做人要老實,不能偷人家東西,這次我偷成功一顆荔枝,再偷一把荔枝,如果奶奶沒抓到,我大概會吃一籠荔枝。」阿爸邊打我邊哭,覺得自己怎麼這麼禁不起誘惑,從這次被教訓經驗後,我再也沒偷過人家東西。

長大後,我賺了錢,買了一塊山坡地,種了許多的荔枝,有了自己的荔枝園,生太多荔枝還要拿去賣,買的人還跟我說:「老闆你的荔枝又紅又多汁。」因為賺很多錢,我愈買愈多地,變成一大片的荔枝園,當時買荔枝並不貴,籽小又多肉,總共種了三甲地的荔枝。

我請了阿爸阿母還有一些歐巴桑,來幫我種荔枝,我再從荔枝園轉行,開了一家成衣廠,請了一些婦女到我工廠幫我車成衣,論件計酬,所以他們都很認真。

有一天在工廠待得比較晚,遇到一個婦人最後下班,手上袋子裝了好幾件我工廠的衣服,趁著沒人的時候,想要把它帶回家,被我看見了,那個婦女嚇了一跳,我對她說:「這位大姊,你缺多少衣服,我可以送你。」婦人不好意思地說:「老闆,我家生的小孩多,衣服不夠穿,所以我從工廠拿一些衣服給他們穿,老闆你可以扣我薪水。」我告訴她:「只要你事先跟我講,缺多少件衣服,我都會讓你帶回家。」這婦人用感動的眼神看著我離開,我想到奶奶從小跟我說的:「我們人如果擁有,看那些貧窮的人需要幫助,我們也去幫助他,這也是做善事。」想想以前貧窮的日子,也會希望有人幫助我們。

奶奶、阿爸、阿母做人老實,並告訴我們,不要一山看一山高,要知足,這些都是奶奶從小教阿爸的,阿爸把這些精神交給我,不管是荔枝園或成衣場,我都賺得很開心,因為我賺錢,不是為了我自己,我都會撥出一筆錢,去資助那些沒有衣服穿的孤兒。

我跟阿爸一樣沒有讀很多書,可是就以這一句「做人老實」,不管在生意場上,或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上,遇到了很多貴人,即使有人笑我被騙了,我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只是對方還不知道「做人老實」。

我心中一直保持這一句話「人要老實」,我沒有娶妻生子,成衣工廠交給一個最老實的員工,我告訴他,這家工廠是在幫助人的,所賺的每一筆錢,都是在幫助人,以這樣的理念愈賺愈多,俗語說「天公疼憨人」,我的工廠愈來愈大。

我賺錢都是為了能夠有能力幫助人,所以做起事來也比較不會累,我把成衣廠所賺的錢,拿去做善事,反而生意更好,外國訂單也來了。我開始把衣物送到貧窮偏遠的地方,寄給那些需要的人,也幫助到社會上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每天開心地上下班。

就在我六十九歲的時候,躺在床上要睡覺,剛閉上眼睛沒多久,「許家裕!許家裕!」聽到有人叫我,「醒一醒啊!請跟我們走,去找閻羅王。」到了地獄,閻王說:「許家裕,你在世間行善有功,現在請你來當獄卒。我們請你勸告這些受刑者,不要再回到地獄來。」我感恩接受此任務,努力在七殿服務。

有一日閻王召見我,恭喜我,在蘇佛牽六十位獄卒牽往西方極樂世界名單,有我許家裕的名字。我每天聽經,到了法會現場,眾靈無量無邊,蘇佛法身千百億化身,牽著眾靈往光處走,在這殊勝無比的佛寺,念佛往生西方。

我佛慈悲

獄卒 許家裕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