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刺《甘拜下風》

於蘇佛體內之瘟疫魔眾 魔刺

——甘拜下風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六月二十八日

沒有一點功夫,我們不可能稱自己是魔,想入魔界的最低標準,就是一定要有報復之心,而且一定要有強烈的性情及成魔的個性,才有足夠的資格成為我們魔界的成員,但那只是符合最低標準而已,所以進到魔界之後,只能先當個小魔。經過魔王不斷的訓練,且立下功績之後,才能慢慢升高地位,成為中階魔、高階魔,最後成為至高無上的魔王、大魔王。

不過,也有一些在剛進到魔界後,就當上地位較高的魔眾,那是因為此些魔眾從一開始入魔界時,便有遠大的野心與目標,如同他一進魔界,就決定讓一個國家發動戰爭,讓一個區域產生霍亂,讓一群人民染上病症等等。如果他有足夠且強大的野心與能力,便可以立刻升等,但通常不是每位魔眾都能如此,這需要極大的魄力與勇氣,方能有如此猛勁說出如此大話,做出如此具破壞性之行為。所以在我們魔界之中,也有很多規矩存在。魔與魔間,有各種不同的魔性,像是有的操控情感,有的操控欲望,有的操控人心的貪婪,凡人類有什麼特性,就有什麼樣的魔存在,分門別類在不同的魔派之中。不論哪種魔眾,全都具破壞性、攻擊性、控制欲,想要毀壞地球,讓地球成為魔界永遠的地盤。

人類不喜歡我們,但我們要告訴人類,若是沒有魔存在,這世間將會變得無趣,為什麼?因世間有魔,才有人們所喜愛的刺激、娛樂、欲望、競爭、戰爭……所有會讓人類心跳加速之事,多半都是我們魔界搞出來的。我們最喜歡看見人類心動,人類的心動得愈厲害,愈可以成為我們操控的一員,或成為我們魔界的新生,這是我們所樂見的。

這一波疫情災難,目的就是要收服人類,各方的魔王全都聚集,大家各自展現威風與能力,一致的目標就是攻擊人類,不像以往,是從動物身上下手,如同豬瘟、鼠疫那類同樣對人類具有傷害性,但不像現在傷害力量之大。現在流行之疫情更具直接傷害之致命性,有效殺傷人類,奪走人類的性命。

我便是這群參與疫情之魔王中的一員,我叫魔刺。我的性情如我之名,此字「刺」令人難以接近,凡被我控制的人類,都會因為我這根刺的存在,而感到痛苦,這就是我成魔的目的——帶給人類痛苦。

我曾經聽過蘇佛之名,但過去蘇佛未直接影響到我魔刺的勢力範圍,所以我一直沒有來找蘇佛。這也是我們魔界中,具有威德者的自我規範,凡不犯我者,我亦不犯他,大家互不相往來,即使道不相同,亦不相影響,各自生存。然而,這次不同了,蘇佛之力量已經波及到我的勢力範圍,尤其是蘇佛揚言要拯救疫情時,我更是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敵意,正準備破壞我們魔界的勢力,那是蘇佛所帶來的力量,使我感到非常不舒服,故前來此地找蘇佛,要蘇佛不要干涉此次疫情。

我知道蘇佛在靈界中如佛一樣,確實也已經證得佛果,但對我們魔界而言,愈是佛者,愈與我們對立,反而是愈具有魔性的人道,愈能成為我們的益友,我們反而不會傷害他,還會暗中幫助他,讓他早日成魔。人類有很多都具有成魔的特質,所以我們要找魔界新成員,不是一件困難之事,人群中隨意就能挑選出合宜的對象。只要我們稍加控制、干擾,他很快就從魔界的邊緣地帶,正式進入魔界大本營,成為新小魔,然後慢慢變成大魔。

很少人像蘇佛這樣的佛性,我們從來沒有見過,蘇佛是第一人,所以我們要控制蘇佛,是一件相當困難之事。我曾經在蘇佛身邊徘徊,蘇佛身體周圍全都是護法神守護著,要輕易侵犯蘇佛身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幸好,這次魔界中的高智慧者魔毒,想出了這個好方法,讓我們全數進到空氣之中,再由蘇佛自己將我們吸進體內,絲毫不費我們一點力氣,就輕易攻擊到蘇佛的身體。我們也感到很驚訝,大家全都拍手大讚魔毒:「魔毒的毒性,果真不是蓋的!」

然而,當我們開始準備在蘇佛體內耀武揚威時,竟然出現一個奇怪的現象,有一股力量不斷將我們推出體外,是蘇佛體內強大的佛力,而且金光閃閃,不斷照在我們身上!有魔子魔孫對我說:「老大,我們快受不了了,這不是普通的人類,再這樣下去,我們覺得自己都快被金光照到蒸發了,要不要離開這裡?」我大聲地怒吼著:「在說什麼?我們好不容易才闖進蘇佛的身體,這個身體不是想進來就能進來,我們已經成功第一步了,怎麼可以說退就退!這如果讓其他魔王聽見,多丟臉啊!你們如果害怕,就找地方躲起來!」魔子魔孫聽我這麼說之後,也不敢再說什麼。

我在蘇佛體內,確實也感覺到難受,不停地撐著,因為蘇佛的佛力能量強大,就連我魔刺的魔力都快難以抵擋。我知道已經有一批又一批的魔被帶出蘇佛體外,他們很多都是已經承受不了,甘願投降,我還想繼續撐著,撐到最後一刻,成為待在蘇佛體內最久的王者;但我所想的,總是跟實際不太一樣,才沒過多久,我就被請出來了,現在我已經坐在蓮花座上。不知道事情怎麼發生得這麼突然,只是一剎那間而已,我就聽到蘇佛喊我的名字,一股極大卻柔和的力量,將我往外一吸,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我已經被吸出蘇佛體外了。

其實這段時間在蘇佛體內,我的魔性已經減弱不少。此地所發生的一切事,我都能從蘇佛體內得知,包括蘇佛是不是真心想要救世,是不是無心對我們這些魔眾,我們也都清楚知道。因為明白蘇佛都是真心的、無心的,我才會甘願降服;否則在我不服的情況下被吸出來,我也會大鬧一場,絕對不會如此平靜這般。

我知道你們都會問我們成魔的原因,我必須要說說自己的過去,才能完成這次的訪問。

成魔之前,我是個屠夫,為了賺錢,為了養家,我殺了很多動物。我們一家總共有十五口人,這十五人裡,有我、父親、母親、妻子,剩下十一個全都是我的孩子,他們全都靠我賺來的錢過生活。

我的生活原本過得很單純,我宰殺的動物,也都只是一些雞、鴨、鵝而已;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從我四十歲過後,野心就愈來愈大,當我知道很多人都喜歡吃香肉之後,我就開始殺狗來賣。一開始我到處抓狗宰殺,賣給一些喜歡吃香肉的人或店家,後來,我的朋友建議我自己開店更好賺,一隻狗可以熬成大鍋湯,就連骨頭都可以熬成好湯汁,加上我的手藝很好,生意肯定興隆,能賺得更多的錢。

聽朋友這麼說,我受到很大的鼓舞,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建議,同樣都是殺狗,如果一隻狗可以讓我賺更多錢,那我當然要選擇賺更多錢的生意來做。於是我到處借錢,開了一家香肉店,生意一天比一天興隆,家裡的經濟一年比一年好。

我從來沒有想過,殺了這些狗來賣,狗靈會找上我。開店大概五年後,家裡接連出現狀況,我的孩子一個一個生病去世,大兒子全身潰爛,大女兒突然暈倒過世,三兒子羊癲瘋發作,跌入水中而亡,四女兒死前突然在廚房裡大聲尖叫,尖叫後瞬間鎖喉,窒息而亡,還有我的妻子,被口中的狗肉噎死,再也沒有活過來……我的家人,一個一個離我而去,我不知道這全都是因為賣狗肉的關係,才會有這樣淒慘的果報。為了賺錢,我還是繼續開店,繼續賣狗肉,最後受報最嚴重的就是我。

我在賣狗肉的第七年突然精神異常,發瘋了,店再也開不下去,每天瘋瘋癲癲,不斷發出狗叫聲,晚上三更半夜還會在路上狗吠,甚至叫出淒涼、綿長且高昂的狗叫聲。這些都還只是剛開始而已,到後來,我開始拿刀在路上砍人,我所砍的幾乎都是有吃香肉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誰從我面前走過來,我就知道他有沒有吃過狗肉,只要有吃過,就算只是吃過一兩次,也都會被我活活砍死。

我莫名地產生極強的恨心,我恨的是人類,我要找人類報仇,村民們再也忍受不了我的行為,大家都害怕被我殺害,最後我因殺人罪而遭逮捕。我並沒有馬上被處死,大牢裡的人將我當條狗一樣,在我的頸上套上圈子,每天要我在地上爬著,拖來拖去,我所吃的食物,不會用碗裝給我吃,而是倒在地上,要我趴著吃。這樣的日子,足足過了三年的時間,最後才遭砍頭而亡。在我的頭即將落地之前,我對天大喊著,「人生苦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的是為什麼我的人生會有這樣淒慘的遭遇!

有一股很強的恨心,在我被關進大牢時,就要我死後一定要報仇,每天都在我的耳邊告訴我,「死後一定要當魔來報仇」!就連在我死前的最後一刻,這個聲音還是照樣在我耳邊告訴我。果真,斷氣後我真的成魔了,就在靈出體那一刻,我立刻變成魔,要來找世間人報仇。

開店賣狗肉,最後遭狗魔附體,自己發瘋,死後成魔,這就是我人生的遭遇。

現在回顧我的人生,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傻,一切都是因果,過去我也曾經是一隻被殺來烹煮的狗,輾轉投胎成人後又殺狗來賣,才讓自己受報成魔。因果可怕啊!我很慶幸現在自己得救了,否則我還不懂得清醒,仍然在疫情中展現自己的威風,又繼續造業。所以我感恩蘇佛救了我,感恩阿彌陀佛包容我,願意接納我,現在我總算是重生了。

魔刺

佛給魔刺法名為釋開明。

 

 

釋開明(魔刺)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驚為天人」!這句是我用來形容這一週我所看見的三時繫念法會。

當我在魔界裡時,我知道這個地球上有很多靈,但是到底有多少靈,我並不清楚知道。因為我所攻擊的對象都是還活在世間的人類,我讓他們的身體產生病痛,最後身亡,這是我成魔後的報復手段,所以我從來沒有注意過到底有多少在空間中飄蕩的靈魂。

這次是我第一次參加香光大佛寺的三時繫念法會。法會還沒開始前,佛寺外就圍繞了無量無邊的靈,他們全都在排隊等待超度,接著,法會開始,所有的靈都開始騷動起來,他們全都爭相想要得度。一批又一批的靈往金光而去,他們全都充滿感動、感恩之意。之後,我又看見蘇佛法身超度的情形,那更是讓我讚歎不已!怎麼人類能做到這樣?怎麼空間中有這麼多靈,我從來都不曉得?當蘇佛一觀想,這些靈全都冒出來,他們都知道要跟著念佛,蘇佛法身一走過,不管是山靈、樹靈、花靈、草靈等生靈,或空間中無量無邊的幽靈,全都跟著蘇佛的法身而走。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時間忘了跟著念佛,回神後,才又趕快跟著念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當我這一念,我突然聽見狗吠聲,轉頭一看,一隻又一隻像猛獸一樣的狗全都朝著我衝過來,是我過去殺過的狗靈!我嚇得準備拔腿就跑,但我跑不動,突然想起這句佛號,趕快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睜開眼,剛剛那些凶猛的狗全都不見了,我看見牠們朝著金光離去的身影,脫去狗身,變回人身的模樣,這一個畫面,我深刻難忘。

佛法比我們魔界威風太多,功力高強太多,我敬佩不已,甘拜下風!我投降是對的,我大聲呼喊:「我們魔界的成員們,大家趕快投降吧!我們的力量遠遠不及佛力,只有早日投靠佛,大家才不用再受苦,快來吧!」

釋開明(魔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