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訪問獄卒──湯志奇u『佛』度無邊苦眾生》

訪問主筆:釋海量

二O二一年七月九日

我是湯志奇,山東人,從小就是爹娘照顧著我,爹娘成親後好幾年沒生下一男半女,等很多年才生下我,把我當成湯家的寶。我出生富裕的家庭,不用什麼辛苦,總是有奶媽還有娘的婢女在旁邊照顧著我,每天晚上必須跟爹娘道晚安才回房休息。

湯家裡有個公認的寶,那個寶是我的姥姥,姥姥是個學佛人,姥姥說,本來爹娘應該這一生是無子嗣,可是因為姥姥的關係,以爹娘的名義做很多善事,每一年除了供齋之外,還有開放佈施賑災,讓貧窮的人不再挨餓,從娘嫁給爹開始,已經布施了十年,才生下了我,我的長相皮膚白,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的,看起來就是福報相的孩子。

從我有記憶以來,姥姥就跟我說過,吃完早齋要來找姥姥。當我找姥姥時,一進門姥姥給我看一個字,我看不懂那個字,姥姥說:「那是『佛』字。」每天都看,每天認識一個字,我最佩服姥姥的是她七十歲,年紀大,字寫那麼好。

姥姥從過去到現在還維持這麼好的記憶,這麼好的能力,都是夫子教她的,姥姥會講一些佛典故事給我聽,故事短短的,很容易明白。曾經說過有一個人,他因為娶了老婆之後,對父母不孝,後來他生子,兒子娶媳婦,他老了,兒女也不孝於他,這是因果故事。另外一個故事,有一隻蝸牛一直找牠的房子,有一天一隻飛鳥說:「你的房子就在你的背上。」飛鳥帶蝸牛去湖邊看,蝸牛從湖邊照到自己背上,蝸牛大哭:「我怎麼變成蝸牛?我剛蓋好一個房子,我怎麼變成蝸牛?」

姥姥說:「他太愛他的房子,執著愛房子淪落為蝸牛,投胎成為蝸牛還是背著他重重的殼。勸人不要太執著,一切都是借我們使用的,人老了,什麼都帶不走。人要做善,做不善就會有報應,如果你執著一樣東西,就讓你執著放不掉,讓你輪轉各道投胎。」我很喜歡姥姥,因為姥姥會說故事給我聽,十歲我已經是個少年,除了每天跟夫子學習琴棋書畫,我努力地學習,一直保持我的心單純。

有一天我看到爹在客廳,有一位面相兇惡的人,對著爹大吼大叫、拍桌子,跟爹說:「你這個偽善人,你每年佈施米糧給人家,你卻霸佔我家財產,你怎麼不還給我們?」爹說:「請你坐下好好談一談。」這個人面相看起來就不是好人,但是爹都沒有講話,爹看到我站在那裡,叫一個婢女把我引開,可是好奇心的我,不可能這樣離開,因為我想要保護爹。

當大廳沒人的時候,陌生人對著爹兇:「你這偽善人,什麼時候你還我家產?」爹說:「你可能要查清楚,我沒有霸佔你的家產,我知道你很生氣,你先喝杯水靜下來我們談談。」我躲在後面聽著爹處理事情,爹還是很和善面對這陌生人,喝一杯水後口氣緩和下來。

爹拿出一張地契,陌生人一看說:「原來我娘把地賣給你,我以為我娘一死,你就霸占我家土地。」爹說:「這塊地多少銀兩都寫在上面,你娘覺得你個性暴躁、不務正業,把土地賣給我可以種米糧、佈施行善,她要便宜賣我,我不接受,我還是用一般買賣的價格跟你母親買。」陌生人看了地契,很難過對著爹說:「這是我娘簽的字,大善人,剛剛口氣對你不好,跟你道歉。」爹說:「人人都會犯錯,所以沒關係,如果你在外面工作有問題,可以來我這裡工作。」

爹這天非常開心,爹說:「我請的人每天要跟我一起做善事。」爹好心地把這個郭姓男子留下,當我家的長工,爹說:「那我就稱你為『乾發』。」乾發說:「湯大善人,不好意思,你叫我阿發就可以了。」「只要你滿意,叫你阿發也可以。」爹介紹阿發給大家認識,大家都面帶微笑歡迎阿發加入,「接下來阿發會在我們家工作,大家要對他好一點。」爹很開心又多了一個做善事的人。

到了二十歲,爹開始帶著我到處走,他讓我去參觀別的鄉鎮所種的稻米,也帶我去看其他人是怎麼做善事的,有一個很特別的親善村,這鄉鎮的人,不管見到誰都會說「你好啊!」連小孩子都有禮貌主動問候人。

爹帶我出去,一路上爹告訴我:「姥姥很慈悲,見人人都好。」二十歲的我,爹告訴我:「要見到人間的苦,如果見到人間的苦,才會對現在所擁有的感到珍惜。」爹帶我到一個鄉下,一進到這村裡就會覺得這裡的人好苦,這裡環境髒亂外還到處積水,蚊蟲很多,每個人的臉手腳,都被叮得紅紅一點一點的,爹說:「姥姥跟你說過因果的故事,在以前他們的村里不是這樣的,他們村長活著時,他們是很優秀的村,有一天一群強盜霸佔了這個村莊,並且把村長殺死,自己當上村民,令這個村莊民不聊生,有些人還因此搬走,整個村瀰漫著怨恨的氣氛。」爹帶很多米給他們,當爹跟我在發這些米給村民們時,大家都開心地笑著,因為好久都沒遇到這麼善良的人。

我看到一個婦女背著一個小孩子,兩手牽兩個孩子,小孩子全身髒兮兮的,餓得骨瘦如柴,當他們拿到了這些米,婦人高興地掉下眼淚:「我已經好久沒吃白米了。」爹叫我再多給他們一包白米。整天下來我們看到這些人都很苦,要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忘不了他們的眼神是無助、傷心、悲痛的。

聽村民口述,現在的村長就是死去村長的侄子,因為家產糾紛,他們的父親是被死去村長所殺,所以他們殺了村長報仇,新村長因為不會待人處事,與村民不合,大家也不喜歡新的村長。最後太多人搬出去,留下了空房舍,整個村沒有整理,才變成今天亂糟糟的樣子。

短短七天的時間,回到家來幫我們開門的是阿發,阿發笑嘻嘻地說:「老爺、少爺,你們回來了!」我跟爹都嚇一跳,因為那個聲音跟表情都不再是以前的阿發,大管家說:「這阿發很勤勞,什麼事都不用說,做得很好,上上下下都很喜歡。」

在我二十六歲時,姥姥死了,同一年爹娘也死了,我不敢相信,當我才剛剛學會感恩,這些最重要的人都離我而去,只有留下姥姥及爹教我的。我決定把家裡所有的田地分給每一位長工,現有的銀兩也分給每一位婢女,讓他們都回到自己的家鄉,我把家裡僅有的大房舍,交給大管家讓他住,我告訴他:「我決定去找佛,因為姥姥每天都告訴我那個佛字,我認得出那個字。」

在一天晚上睡著,我看見佛字,對我發出了光芒,是紅色的光,我不懂為何我看到的字是黃色的字,隔一個晚上那字是黑色的,正在我疑惑時,有聲音叫我:「湯志奇,不要再看字了,你當『佛』字已當了百年,投胎為人,是為了報答有緣人,閻王也給你機會,救你過去因『佛』字所度之人,人數眾多,閻王要你不要執著文字的顏色,免得落入文字的空間中。你現在要回到七殿,閻王等著你,就像你為了『佛』字度人一樣,勸導地獄受刑人不要再回來。」我接受閻王賜我獄卒一職,在地獄,我努力勸他們,調整自己的心性,不要再回地獄來。

因為當了獄卒五十年,有一日閻王召見我,閻王說:「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獄卒名單,有你湯志奇的名字。」我日日聽蘇佛講經,才知道念佛的重要。

澳洲香光大佛寺是個神聖的地方,每一位獄卒都是蘇佛千百億的化身親手牽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當我們念佛,一瞬間金光閃閃,莊嚴無比的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正巍巍放金光迎接我們,感恩佛的慈悲,感恩蘇佛的慈悲,感恩香光大佛寺的每一位法師及義工菩薩。

南無阿彌陀佛。

獄卒──湯志奇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