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浩遠《文書魔》

 

此次地球疫情乃是召集地球、此界他方的魔王參與,各個都有龐大的勢力及魔力。

大家除了在世時接受了許多不公平待遇以外,死了之後成魔,以魔的身分來破壞地球,

以作為過去受人們迫害的報復,在魔界認為此為一報還一報,是人們該受到的懲罰。

訪問前來觀察之魔眾­—魔浩遠

文書魔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

我在香光大佛寺空中觀察的日子已經好幾天好幾夜了,直到我被蘇佛發現,請到西方法性土。在空中的這段日子,我也看到了很多奇特的景象。我帶著魔子魔孫,為了能夠觀察到此地實際的作業情形,不要漏掉任何一個重要的事,所以才會待上個幾天幾夜,因為每一天所發生的景象及事件不同,包括三時繫念發生的情形。

我是疫情的魔眾,從疫情散布總部出來,因為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講經不斷地散布到空中法界,提到阿彌陀佛能夠化解疫情的這個消息,受到我們疫情散布總部的密切關心,所以才派我帶著魔子魔孫們前來觀察探知佛寺情形,有任何的狀況及異動,都要隨時跟總部報告。這是一項極重要的任務,能夠提供給總部準確重要的訊息,讓總部做出有效的防範措施,使得疫情能夠順利如期地繼續發展。因為目前世界各國所發出的疫情狀況是由疫情魔眾們各方面的配合造成,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所以總部有任何的重要訊息,即刻地發布給各地的疫情魔眾們,才能夠有效阻止各方面想要防堵疫情繼續發生的情形。

只是沒有想到我這次的任務觀察期還沒結束,竟然就被蘇佛給發現,而被佛寺的四眾弟子寫出,這是幸運還是不幸?香光大佛寺還真是神通廣大,我都沒有報上我的名字就可以被寫出來,而且竟然還被蘇佛批上「訪問」二字!這真是另外一樁幸運還是不幸的事啊!還要我道出當魔眾前的身家情形,這真是令人為難,這已經是古早古早年前的事,跟現在八竿子打不著的事,還要我回憶起那段傷心的往事。聽說蘇佛對眾生是極度的慈悲,所以對於苦難眾生是想盡辦法要救他們;但是在這件事情對於我們魔眾來說是極度難受。

每一個魔眾都有自己悲慘的過去,誰也不願意提起這段過往,如今竟然我要當著我的魔子魔孫的面說出來,而且還要公諸於世,這對我來講真是一件殘忍的事啊!我的魔子魔孫現在跟我一起在西方法性土上,一個一個地坐在自己的蓮花座上,圍繞在我的四周圍,各個正拉長耳朵準備洗耳恭聽,聽聽他們心目中能幹魔王的過去世。平常都是我命令他們做東做西,告訴他們怎麼做怎麼做,魔子魔孫是沒有吭聲的分,只能照著做,如今竟然換我淪為階下囚,須要聽蘇佛指令,不可違抗。唉!這真是現世報,報應啊!讓我靜一下!好吧!就聽我細細道來。

我生在一千五百年前的中國,當時動亂剛剛平定,新的朝代百綱皆廢,新政待舉,國家急需要人才,所以大考召集有志在政壇上發揮的百姓。年幼的趕快好好念書,之後可以應考;如果正是應考年齡滿腹詩書的百姓,正好此時可以大展抱負;年紀大一些的文人不能夠輕鬆下來,要建立私塾,好好培育鄉里村民的孩子們,以備孩子將來應考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在這種情況之下,我正是那個應考年齡滿腹詩書者。父母從小就培養我四書五經、儒釋道三學皆要通曉,別人在外面遊耍玩樂,我只能在書房裡猛背猛背,埋首苦讀。如果夫子出的功課沒有做好,還要罰跪算盤,表示我們對不起老祖宗留下的遺教,而且還要繼續在算盤上面背功課,背到通過才能起來。我的童年、青少年就是這麼度過的。

之前國家戰亂還沒蔓延到我們這裡時,大家都已經聞風逃走,祖父英明說我們不用逃。等過一陣子之後,戰爭宣告結束,城中貼上考試徵才公告,分布到各鄉城。當時許多跟我同年紀的人好幾位都已經離家,都還沒有來得及回到家鄉,所以登記考試就我們幾個人,因此那次考試當然全部都通過了,我們在內心感謝祖父英明!因為那次有五個名額可以參加考試,於是夫子們也樂於將我們的名字提上去當考生,五個全考上。再繼續往上呈報再考,最後一關時,很幸運地,我通過考試,此時我是鄉親父老們的光榮。大家認為戰後各地都須要整頓,所以選拔人才,可以謀得一官半職,也算光宗耀祖。我不負眾望,取得一個小小地方上的官老爺職位,幸好老父母都在,也算是孝敬他們。幾年後他們過世了,我也娶了一門媳婦,生了二男一女。

聽起來是一個很平順的故事,但是在我四十歲那一年,地方上來了一個惡霸。一般惡霸也會對官老爺敬畏三分,有的還會巴結官老爺,讓他們好做事;沒想到這個惡霸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而且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我女兒搶走,簡直是無法無天!我派官差要帶回女兒,沒想到他們竟然公開地傷害官差,這簡直就是公然挑戰王法,於是我往上呈報,沒想到竟然被打下來,原來這個惡霸背後有個強力的朝廷靠山,才敢這麼大膽地為所欲為。這時我對官官相護感到氣憤及可悲,女兒還在他的手上,我不能有太大的動作,免得對女兒不利。

但我也不相信這麼囂張的人,難道沒有王法可以懲罰得了他嗎?於是我再上呈一次,沒想到這一次不只是被打壓下來,他們還上門來警告我,少惹他們,免得引來殺身之禍。沒有想到還有人還敢威脅官老爺,而且他們竟然已經同時往上呈報到皇上那兒,把我冠上了是當時被敵方收買潛伏的叛賊,當我知道這件事情已經來不及反抗、澄清。沒有想到我一生為官清白,自認沒有做過什麼虧心事,竟然會遇到這樣的事,全家三十口連誅,斬!連我女兒、家丁也沒有逃過,而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個一個被處死之後,最後才輪到我。那種椎心之痛,實在很痛,我也含冤而亡,滿腹的怨怒,死前我對自己講:「這筆債非討回不可!」

我當了厲鬼,讓他們家門不得安寧,他們一家十五口搬了家,以為這樣子就沒事,我當然跟著他們,最後搞得他們家有的精神錯亂,有的自殺。這樣看起來,好像兩不相欠,其實我也沒有因為這樣子而心中比較快活,反而是一次比一次加深自己的怨恨及狠毒。之後我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被一股黑暗的勢力籠罩,把我帶到魔的世界,從此之後我成了魔眾之一。雖然自己當官,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不對,但是死後那一段無法自主的日子,已經讓自己的本性汙染,即使入了魔界,一切也是如此自然,做魔事也不閉眼,順水推舟,一待就這麼一千五百年過去了。當然以我的文筆及頭腦,自然被魔王安排處理文書及往來信件的收受。在我小心謹慎之下,漸漸地擴展了自己的勢力,於是我成了佔據一方的魔王。我的名字叫做「魔浩遠」,這是一個文人的名字,卻有一顆魔心,這顆魔心是因為被害而被造出來用來保護自己,不要再被其他的力量傷害。

如今因為來到佛寺探查動態,被蘇佛發現而拆穿魔境。自從入魔道這一千多年來,我一向跟人類保持距離,雖然我知道我們的魔力可以控制人們,但是我更清楚,除非魔事有必要,否則不要輕易傷害人們的生命,幸而我是接受魔界的文書處理工作,這方面的人手在魔界是比較缺乏的。如今因為工作職務而被送到西方法性土上,這是佛地對我們的安排,在這裡我才有機會聽聞到這一千多年來都沒有聽過的法,沒見過的場面,才知道人類原來是有這麼大的潛能,能夠見性千百億化身,才有這麼大的能耐降伏這麼多的魔眾,才敢說能救地球的疫情。

此次地球疫情乃是召集地球、此界他方的魔王參與,各個都有龐大的勢力及魔力。大家除了在世時接受了許多不公平待遇以外,死了之後成魔,以魔的身分來破壞地球,以作為過去受人們迫害的報復,在魔界認為此為一報還一報,是人們該受到的懲罰。不論如何,現在我及魔子魔孫們已經被蘇佛改頭換面,剃了光頭,穿了出家服,要顯得威儀的樣子。其實我本來的真面目並不差,是因為進入魔界之後心變了,樣子也變了,凡事追根究柢,查清楚、查明白的個性。如今我以魔王的身分,對於魔子魔孫的所作所為,有調教的職責,但現在這種情況,比魔子魔孫受我調教還更深刻,或許也是他們的幸運,在還沒有被魔界泯滅人性之前被佛救起來,讓他們有恢復善良的一面。

如今我們在這邊聽經聞法,調整我們的心性,又是另外一種新生命的啟航,真是想不到自己會有這一天,未來會如何?我和魔子魔孫們一起起了這個念頭,我用心念傳給魔子魔孫:好好聽經就知道了!

 

附註:佛給魔浩遠法名為釋重然

 

牌   位:浩遠全家三十口之靈,留在一千五百年前,當時被斬的刑場中,各個斷頭哭泣。

蘇佛敲磬,將大家的頭接起來,身體恢復原狀,全家在西方法性土團聚。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