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魔眾—魔敏《從苦中解脫》

在我原本的計畫中,有一百多萬位男眾都與我過去數世有緣,

他們都即將成為我的目標對象,也就是下一位疫情受感染者,我的毒性很強,只要得病,必死無疑,

訪問於蘇佛體內之瘟疫魔眾—魔敏

從苦中解脫》

訪問 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七月一日

如果沒有來到佛地,我依舊還是個到處找男人報仇的女魔,雖然男人喜歡女人,在人道中是很自然的事,但是男人玩弄女人,糟蹋女人,欺負女人,不可原諒!

這次的疫情風波,我魔敏也加入一腳。在魔界之中,我是個女眾,你們稱我為女魔,沒有錯,我就是個女魔,我要報仇的對象,可想而知,就是那些該死的男人。有哪個男人能逃過我的手?沒有一個,全都逃不過,但我不是任意傷害男人,我所找的對象,全都是負心漢,對女人不尊重,將女人當玩物的那群男人,該死!

這些被我找上的男人,不完全是無緣無故地被我找上,當然也跟他自己本身的業力有關係,若不是他玩弄女人的感情,造下罪業,我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就進到他的身體?這全都是他們自己惹來的禍端,不能怪罪於我。當我加入疫情魔界中的一員後,我更積極地到處尋找我要的對象,只要男人心裡有了第二個女人的身影,他絕對就是我要找的目標。他們的心逃不出我的魔眼,誰對自己的妻子是真誠的,誰是虛假的,我瞬間就能看出,他們的額頭上立刻被我做上記號,只要被我做上這個屬於我魔敏特有的記號,絕對得病,誰都逃不出我的魔掌心。

我剛加入疫情不久而已,到目前為止,只傷害到三千多位負心漢;沒想到就投靠佛了,結束我的報仇計畫。在我原本的計畫中,有一百多萬位男眾都與我過去宿世有緣,他們都即將成為我的目標對象,也就是下一位疫情受感染者。我的毒性很強,只要得病,必死無疑,絕對不可能讓他們輕易受到治療而康復,好不容易找上他們,當然要讓他們受到應得的報應。

然而,當我聽見蘇佛大聲說出要拯救疫情的聲音時,我頓時停下來,尖叫大喊著:「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要救這些負心漢?」我不想讓這些負心漢有得救的機會,於是停下我所有的行動,立刻來到佛地找蘇佛。當時,有一群魔眾也已經趕到,他們同樣都是聽見蘇佛說出要救疫情的話,尤其是那句「疫情來找我」,很多與疫情有關的魔眾,全都從四面八方趕到,在同一時間裡,出現在佛寺周圍。

領頭的魔毒,帶著大家化成空氣分子,在蘇佛自然的呼吸之間,靜悄悄地飄進蘇佛體內。我們進到蘇佛體內的目的,就是想要阻止蘇佛拯救這次的疫情。當時有其中一大群魔眾,還想要讓蘇佛染上疾病,大家全都有自己的計畫,準備要在蘇佛體內大大展現自己的威力。

我帶著我的魔子魔孫,從蘇佛的鼻腔穿過喉嚨,進到氣管之中,就停留在氣管裡,無法繼續前進。當我在蘇佛氣管內時,蘇佛的氣管瞬間感覺到不適,立刻出現乾咳的現象,我們緊緊抓住氣管壁,不讓自己輕易地被咳出,不論如何,都一定要待在這裡,展開報復行動。然而,事實證明我太輕視蘇佛的能力,蘇佛既然能說出要救疫情這樣的大話,必然有一定的功力存在。果真,我們在蘇佛體內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能力受到限制,無法發揮平常的威力,就連我要讓蘇佛咳嗽,也咳不到幾下而已,很快就有另一股力量保護住蘇佛,那是蘇佛體內的定力,而且具有佛性,與我們的魔力大不相同。

經過幾日的奮鬥,我們撐不下去了,突然一個瞬間被蘇佛喊出名字,再也待不住蘇佛體內,連同我的魔子魔孫全都被趕了出來。當我離開蘇佛身體時,我的心已經沒有那麼恨了,因為在蘇佛體內這幾日來,我其實都有在聽蘇佛講經,我也能感受到蘇佛體內那股靜定的力量,瞬間讓我感到心安。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安全感,我好感動!成魔的這些日子,我一點都不快樂,現在我稍微能感到一點快樂的感覺,我好感動,恨心很自然地減少,也開始覺得自己很傻,為什麼要為了這些男人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我的本名叫楊麗雪,我永遠忘不了,我被那個負心漢扯去我身上所有的衣物,拉著我的長髮在地上強行拖拉的那一幕。我的身型瘦小,他那大塊頭很輕易地就能拖著我的身體往前跑,頭髮被扯掉了好多,背部及全身也全都摩擦破皮。這是他每天都會對我做的行為,只要在他酒醉之後,就一定會這樣戲弄我,糟蹋我。

我曾經是他唯一的真愛,不管家人如何勸我,要我不要和他在一起,我都堅持要守護我們兩個人的感情,不讓任何人破壞,最後,在所有人都不認同的情況下成婚。婚後一開始都還是幸福的、甜蜜的,但到了第三個月,全都變樣了,完全不同了。

我的丈夫被我發現在外另結新歡,他以為我渾然不知,當我憤怒地站在他和那個女人面前時,他頓時被我嚇到,立刻老羞成怒,在街上當眾直接毆打我。從那天開始,我過著比畜生還不如的生活,身上每一天都有新的傷口,有刀傷,有燙傷,也有撕裂傷。我的頭髮到最後被扯到一根都沒有,成了一個長不出頭髮的光頭。原本我想因此而出家為尼,但寺院裡的尼和尚說我塵緣未斷,無法讓我在寺院裡出家,但可以讓我在寺院裡掛單,為大眾服務。我正是這麼打算著,然而那時候,我全身幾乎已經沒有什麼力氣,身體非常虛弱。回到家中,趕快偷偷整理衣物,準備搬到寺院,卻在這時候,丈夫從外面喝醉酒回來了,我嚇得頓時停住雙手,兩腳僵硬走不了,但我的腦袋一直告訴我:快逃!快逃!我逃不了,我動不了我的身體,因為身體已經嚇到動彈不得,站在原地等著丈夫再一次對我施暴。

他全身充滿酒氣,看見我正在整理衣服,立刻勃然大怒,先賞了我兩大巴掌,嘴角立刻流出鮮血,左眼瞬間看不見,接著將他的小便尿在我的臉上,又從嘴裡吐出嘔吐物在我的身上,當下我已經頭暈目眩。他大聲地嘶吼著:「想逃?看你有什麼本事可以逃!」猛力拿起身邊的木椅,打斷我的雙腿,我已經沒有淚水可以再哭了,我也沒有力氣再反擊,我笑著看他。他看見我對他笑,更是憤怒,繼續賞我巴掌,我還是笑著,心裡知道,這一次我完全逃不了了,所以我笑,笑這一切終於要結束了,我再也不用繼續受他的糟蹋,該是換我報仇的時候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對著他大笑,就這樣斷氣身亡。

當我斷氣之後,我立刻成了女魔,要找他報仇。他當然逃不出我的魔掌,後半輩子全都在我的控制之中,這是他的花報,是他應得的報應!我的恨意蔓延至所有負心漢身上,我不允許這些男人再戲弄女人,我要所有男人都為自己的獸性付出代價!所以我到處對男人下手,讓他們晚年全都生不如死。

這一生,我最慶幸的就是我沒有孩子,如果我有了孩子,心裡的痛絕對是加倍再加倍。現在,我總算是解脫了,但,我為了一個男人,造下這麼大的罪業,我很後悔,覺得自己真的很傻,我跪在佛前懺悔,求佛原諒我,我深深地悔過。

魔敏

佛給魔敏法名為釋凡真。

 

 

釋凡真(魔敏)參加三時繫念法會感言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法會,內心相當震撼,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場面,也從來都不知道有人類可以這樣超度眾靈,而且還是個女眾,就是蘇佛。

看到蘇佛,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愚笨,同樣生為女人,發揮的能力大不相同。我為了愛情,賠了自己一生,也賣了自己這條靈,三百多年的時間,都在找男人報仇;但蘇佛不一樣,只是短短數十年的時間,已經用了法身救了多少靈,幫助這些靈都能夠從空間中解脫。但現在我也感到慶幸,慶幸自己還有機會在這時候遇上蘇佛,開始放下過去,重新學佛,只可惜我已經沒有人身,否則我一定會效法蘇佛,要像蘇佛一樣一塵不染,修得法身來幫助眾生。

我自己很苦,所以我也清楚知道眾生的苦,如果沒有人來救我們,我們永遠都要受苦,不可能有改變的機會。所以蘇佛真的是我們靈界之光,是救我們的一盞明燈,沒有蘇佛,大家都不可能得救。看到法會裡這麼多靈都在一瞬間就得度,在這一瞬間之前,他們已經受苦數百年、千年、萬年,甚至更久,好不容易才等到這個機會可被救起,大家全都充滿感恩之意,感恩蘇佛慈悲。

我也跪地跟著念佛,跟著超度眾生,希望自己也能盡一分力,幫助眾生解脫。

南無阿彌陀佛。

釋凡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