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疫情,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疫情病毒魔王—魔毒 《疫情及魔眾》

『當疫情病毒找上蘇師姐』

發生日期:2021/6/21清晨

蘇師姐:你們總算來了,我等很久了!

訪問疫情病毒魔王­ 魔毒

 《疫情及魔眾》

訪問 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

我叫魔毒,如今就在蘇佛說幾句話之間,把我跟一同帶來香光大佛寺的魔子魔孫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在大家還來不及回應,又被一陣吸力,送到西方法性土。這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把我一千年來的魔形化除,恢復到當魔王之前的樣子,此時的我心中感慨,因為這裡明亮,到處都是蓮花香、蓮花座。我如今正坐在蓮花座上,身體被鎖著,這不是像我這樣的魔王待的地方,如今卻是哪裡也去不了。這就是蘇佛降魔,讓我們無法抵擋,高招的地方。

能夠參與這一次地球流行性疫情的魔王,除了本身的魔性、魔力以外,本身必須具備有不動的條件,不被外面的環境及人性所影響。我們只看到這個人是不是被疫情鎖定的對象,一旦被負責鎖定對象的魔眾鎖定,做上註記,不論男女老幼,不論這一世是善良、平凡或者是作壞、德高望重、高權勢都一樣,都是我們病毒魔眾的入侵對象。因為這一次流行疫情入侵的對象不是只看這一世的做人,而是看三世,過去、現在、未來,現在看起來善良不表示過去就是善良,每一世都可以是完全不同的個性作為,所以要當病毒魔眾不能有感情。感情是最毒的毒液,一旦被感情染上,可以溶解最硬的心,讓他一點作為都沒有,所以如果要當魔眾,這一點是最基本的認識,才能夠做大事。

如今我竟然可以平淡悠哉地說出這些話,真是想不到!我是臨時接到了通知,暫時離開我的工作處,先到澳洲香光大佛寺找蘇佛,還來不及探聽蘇佛目前狀況,只知道把他當作鎖定的對象,先入侵再說。所以我們這些病毒魔眾附著在空氣分子裡,我們可以把體形縮得非常非常的小,跟空氣分子一樣小,甚至於比空氣分子更小,所以跟著空氣在蘇佛呼吸時進入體內,之後我們就可以大大地發揮,因為進入人體後,我們就可以盡情地釋放出身上可多可少、可強可弱的毒素。

今日的對象是蘇佛,我們看事做事,進入之後體內一片純淨,這是我們沒有遇過的情況,當我起了這樣的警覺性後;沒有想到我的毒性已經被減弱了一半,這是種什麼狀況啊!一向都是我發揮的餘地,怎麼會有把我毒性減弱的時候?但是我還是盡力地把我的毒素灌進去喉嚨的細胞裡,從細胞裡可以將毒素擴散到肌肉及皮膚上,讓肌肉皮膚腫脹,細胞也被鼓得大大的,有的時候會因此而阻塞了氣管的呼吸。只要我們的毒素存在不被稀釋,或病毒不被殺死,這些毒素都可以一直發揮效果,也就是呼吸道阻塞的情形會持續存在,就必須要用醫療氣切的方式,才能夠呼吸維持生命,甚至在來不及氣切前就沒命了!但是在我的毒性被減弱了一半的時候,能夠讓喉嚨肌肉腫痛,已經是發揮我們最大的力量了。

這一次進入蘇佛體內造成他喉嚨腫大疼痛,痰液增加,細胞發出訊號求救,白血球收到後,便趕來相助,白血球和我們這些疫情病毒相對抗的時候,身體會有發燒發熱的情況。一般的人們遇到這樣快速的身體變化,身體會起了恐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到醫院,而以如今的疫情情況看來,一旦進入了醫院,大家寧願錯殺一百,也不願意放過一個的情況之下,要離開醫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在蘇佛體內,當他醒來,發現自己的喉嚨跟臉部發生這些改變,心中明白是跟魔眾有關係,不但沒有打退堂鼓,反而更加積極地進行超度。這樣確實把我們給嚇了一跳,所以我們全數退出,喉嚨腫及臉部紅脹的情況迅速地消退。在我還留在當地觀看時,被蘇佛發現了並被寫出來,身體外觀立即受到改變,一旦回到從前,我們魔眾的力量便無法恢復。此時要我說出為何會變成病毒魔眾,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過程,卻也自然地浮現在腦子。

我出生在一千年前的中國,那是一個農村小鎮,大家過著平凡安分守己的日子,雖然許多人不認識字,但一點也不會影響到他們自然樂觀的天性。一代一代相傳著種田為生的日子,豐收時如果有多餘的米糧,會去幫助鎮上的老人,老人們會樂於接受大家的幫忙,因為大家就像是一家人。

卻在一次的換季,秋後入冬時,鎮上的人生了一場怪病,身上發熱,咳嗽,小便排不出來,胸口疼痛,不久之後呼吸不順,喘不過氣來,死亡。不論大人、小孩,都逃不過死亡的威脅,這對大家來講是一件可怕的事。這一場瘟疫讓鎮上的人死了一大半,大夫也治不好,最後當鎮上最好的大夫也死於這一場瘟疫中,把大家對於活下去的信心給擊垮了!最後全村死於這一場瘟疫中。

村裡成為死地,外人都不敢靠近,我們全村的人沒有人收屍,都變成孤魂野鬼,大家心中又怨、又恨、又氣,死得不明不白。最後一股烏黑之氣罩住整個死地,我們這一些孤魂野鬼全部都被這股烏黑之氣給收服,大家本來的心性善良,卻在這一次的死亡之難中轉變。這股烏黑之氣就是魔氣,是大家的惡念、怨氣、恨氣把魔氣給找來,我們一個一個成為魔眾,直到現在一千年過去了。在這段日子裡,我們依著指令進出許多人們的身體,我們身上所帶的惡氣跟怨恨之氣,千年來從來沒有消退過,只有因為人心的邪惡更增長了我們的惡與怨。

許多的魔眾都跟我們有相同的處境,本來是善良的,因為所遭遇的事情化解不了,心性改變,而被魔界收入成為魔眾,沒有機會讓我們受到佛法良善教育,轉變我們的心性,只有愈來愈邪惡的人心及環境,加上現在的科技讓我們去發揮,增長我們的魔性。而這一次的疫情,之所以會比以前在世界各地所發生的瘟疫或疫情來得嚴重,就是因為在魔性、人心與佛性之間互相的消長,世間的佛性愈是微弱,魔性愈是強大,只有佛性有辦法抵制得了魔性。當人心善良及淨化的一面被掩蓋,相對的所現的必然是自私自利,為了貪圖某一方面的利益而傷害對方的生命或者是心性,這樣的情況讓許多受傷害的人們及生靈因為心性改變,轉惡,轉邪,而被魔界吸收成為魔眾。

此時的流行疫情我是以病毒魔眾的型態存在於空氣之中,這次疫情之所以如此嚴重,難以防備,乃是因為病毒的反撲。因為人們對病毒的無情對待,趕盡殺絕,使得病毒為了生存,抵抗環境之後,以變種的方式,變得一次比一次還強壯,不容易被人們殺死,而自以為聰明的人們,也為了不讓病毒擊垮,要生存下去,發展出一次比一次還毒的方法,抑制病毒的生存。就這樣,兩者惡性循環之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王則存,寇則亡,這就是宇宙之間生存競爭的法則,也不是我們所創造的,我是依著這個法則而加重該受者所受。

如果人們知道這一次的疫情跟魔眾有關,可能會不屑地搖搖頭,他們無法接受,竟然會在魔眾掌控之下,擺平不了病毒的威脅,這就是人們的傲慢。這一次病毒及魔眾的大合作能夠持續到今日,以死亡的數據讓人們親身體會到人類的有限,如果能夠從中學習到對所有的生命尊重及謙虛謙卑,或許可以減輕或抵銷掉疫情在身上註記,也就是自己會被病毒找上,成為生病或死亡的對象。從心上徹底地改變成善成淨,是救自己最好的方法。魔眾成魔道也有一個軌跡可循,因為本身的心念想法與魔眾相符合,魔眾才有使力的地方。人類可悲的是因為惡行、惡事、惡心做多了,做習慣了,不知道什麼叫做善,什麼叫做惡,即使知道也很難作善,還是要受到惡的報應。這不是人類服不服氣、願不願意的事,而是自己所做自當受報。

所謂病毒魔眾,就是病毒入侵人體之後,毒性能置人於死地。我們現在是以魔眾靈性的身分參與此次疫情,就是讓惡再多加上一筆。如果要讓我們轉善,那並不是我們的本意,千年以來,還沒有讓我們遇到可以變善的機會,否則我們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如果要讓我們轉善,這股善一定要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折服我們的魔性,讓我們出不了手,沒有辦法抵抗,才有可能降伏我們。

蘇佛在魔界是鼎鼎有名的,我們都知道剛開始流行疫情主導的幾位大魔,都在蘇佛這裡被降伏,如今成為救世團隊的一員,繞著地球念佛,想要用念佛的正念轉變及化解這一次的疫情。如果不是他們這麼做,這一次各國的死亡人數不會是只有這一些,因為在地球的魔眾都可以感受到救世團隊那一股念佛發出來的善念,瀰漫在地球的空氣之中,因此抵銷了許多瀰漫在空氣中的惡念。但是因為人心並沒有因此而轉善,而是隨著疫情死亡人數上升,增加人們心中的恐懼、害怕及不安。這是人們的死角,因為恐懼、害怕及不安也正是魔眾可以繼續生存的原因。愈是恐懼、愈是害怕、愈是不安,我們更可以在他們恐懼、害怕、不安時施力,不會讓我們退去。

所以要告訴大家的是,想辦法讓自己心平地接受目前所發生的事,是遠遠地好過於哭泣、抱怨、不平。如果真的被疫情魔眾找上,死亡前的心性如何,不但會影響到下一世的去處,更是直接影響到現在你好不好死、會不會死的原因。

現在我處的地方是一片的平靜,是香光大佛寺的西方法性土,這個地方對我們魔界來講也是非常有名,因為所有被蘇佛降伏的魔眾都會來到這裡。魔界之中訊息的傳遞也是非常的快,大家對於蘇佛及此地,大多抱著敬畏三分的心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一次之所以我們又會再出現,是因為蘇佛在講經時,一再地對各國呼籲,只有阿彌陀佛可以救這一次的疫情。這一個事實我們魔界非常的清楚,雖然人們的傲慢無知,不相信阿彌陀佛、蘇佛、香光大佛寺有這個能力,即使聽了也當耳邊風;但是在我們魔界看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為我們還有許多被魔眾註記死亡的人們,還沒有死亡,我們想要做的事還沒有完成,如果真的讓阿彌陀佛出現,那我們也都沒得搞,如果就此收手,這不是疫情收尾的方式。那些過去今生做惡事的人們,不知道自己該受死亡或重病的報應,更不可能讓他們發出懺悔的心,即使是魔眾,對於真心懺悔的人們還是會手下留情三分。我們早知道人們是如此,但這也是事實。

我們一旦進入人體,不會只有一隻病毒,因為我們是成群地存在,進入之後會附著在呼吸道的黏膜,從鼻孔、口腔、黏膜、腸胃、氣管到肺部都是我們發出毒素的地方。腫脹之後呼吸困難,即使醫療作了呼吸治療的措施,我們的毒素依然存在,不會因為呼吸治療而減少,仍然會造成其他地方的腫脹,細胞快速的受傷,而後衰竭死亡。這是這一次病毒經過多次的變種之後,所得到的讓人們致死的能力,人們即使用再貴、再進步的醫療措施或藥物,都無法減弱病毒所發出來的毒素。人們用疫苗來增加自體的抵抗力,對抗我們病毒,這是從身體上去做的防範措施;但是人們總是忽略到要從心上改心、改念頭做起,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而佛法就是在心上著手下功夫,讓大家改心、改念頭,才有可能對抗疫情,這也是阿彌陀佛及香光大佛寺在做的事,再加上蘇佛可以降伏魔眾,所以如果說阿彌陀佛、蘇佛及香光大佛寺可以救這一次的疫情,沒有一個魔眾會否認。

香光大佛寺真的是一塊淨地,也只有純淨純善的心可以收服染與惡的魔眾。今早的我,被蘇佛退去魔眾的衣服及外觀,恢復到我成為魔眾前在村上純樸的樣子,使得我的心境起了很大的轉變,正在適應當中。

佛給法名:釋永淨。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