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南區雷神—楚東儀《救人》

訪問台灣南區雷神—楚東儀

救人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

當雷神前我是一顆石頭靈,是在地上的一顆大石頭,身上被綁了一條紅絲帶,頭上蓋了一個小屋頂,前面有一個香爐,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在那處大家都稱我為石頭神,就坐落在山腳下的入山口處,要入山者都會先買一些水果向我禮拜,希望我能夠保佑他們一路順利。當他們跪在我面前時,我已經可以看到他們身上的因果,這一家人會順利地上山、下山,這一位男子會不小心踩空跌下山谷而喪失生命,靈性將會留在山中徘徊;一位女子跟他的愛人為了探險而來到山上,我看到他的靈會被鬼魅給抓走;一位小男孩入山後心臟病發,將會留在山中做瓢蟲。每一位在面前向我上香的人,身上的因果我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我卻不能幫助他們,我在此處給人祭拜,其實也只是安大家的心,我並不能真正的保佑他們,每一個人還是要隨自己的因果而行。

當一顆石頭能夠有香火,也是我過去的積功累德。在此當守護神,我看到每個人進山中的心態都不同,有的是為了放鬆、有的是為了探險、有的是為了刺激,不管是哪一種心態,大家卻都是為了這個身體,要讓這個身體放鬆、要讓生活覺得有趣,不會一成不變。

站立在入山口,時常會有很多經過的動物跟我講話,看到我的裝扮,會問:「你是什麼?為什麼裝扮成這樣?」我會說:「我是一顆石頭,我只是一顆普通的石頭,也只是所站立的地方剛好在入山口,所以人類把我當成守護神。」以前我曾經學過佛,是佛門中的人,靈性進入大石頭內後,還記得以前的事,甚至佛法的奧義。所以當一些小動物或是在旁邊的砂石和我說話時,我都會說一些佛法給他們聽,會告訴他們有關於輪迴這件事的原因,而來自他們身上的輪迴故事,大多圍繞著貪、瞋、癡、慢、疑、受報,這是人性,也是人體與生俱來都有的。隨著出世的家庭不同,而有不同。

我名為楚東儀,家中世世代代學佛,父親為明朝的退休官員,認為官場上太多心機跟爾虞我詐,所以決定要遠離朝政。父親帶我們住在山林之間,自己種點菜,再接爺爺奶奶一起同住。爺爺奶奶都是誠心的學佛人,非常贊同父親辭去官職,爺爺奶奶總認為在官場間多少會造業。其實從父親去考科考開始,爺爺奶奶就是反對的。現在總算父親自己在官場上有所體悟,把官給辭了。父親時常拿了個搖扇,舉止之間還是有種當過官的氣質。我的母親是一位賢淑的千金,是當初官場同僚看得起父親,將女兒嫁給父親。父親和母親相敬如賓,結婚沒多久就生下姊姊,又隔兩年後生下我。從城內大房子搬出來時我十三歲,姊姊十五歲,已經是差不多可以嫁人的年紀,要離開從小長大的城鎮時,姊姊很捨不得,更不想要離開。搬入鄉下屋內後,姊姊更是每天都在吵,吵著跟父親、母親說她不要過著貧民的生活,他可是大小姐。父親、母親對於姊姊這麼說,心中有些無奈。姐姐又說:「將來自己要嫁人,要嫁個有頭有臉的人,要過好日子,才不要過這種窮人般的日子,到時候連身邊的屏兒都不在了,那我不是什麼都要自己做嗎?」姊姊吵著父親幫他找對象,趁父親才離開官場沒多久,還有認識的人時,趕快幫他介紹。父親聽姊姊一直吵,心中擔憂起自己是不是從小太寵姊姊了,如今她才會蠻橫無理。對於姊姊的婚事,父親想了想,確實認識一位太爺,她年紀雖比姊姊大二十歲,但為人正直。只不過已經有位正宮太太,如果姊姊要嫁過去,就會變成小妾。父親想一想姊姊的個性這樣無理,是應該要給人好好教一教。

父親想好後,問問姊姊的意見。姊姊沒有多想,馬上就答應,只想要趕快脫離這貧民的生活。父親聽姊姊這麼說後,就開始幫姊姊安排婚事。婚期定在一個月後,姊姊歡喜的出嫁。姊姊出嫁時的神情,就像是再也不會回來一樣。姊姊出嫁前我問姊姊:「你要結婚這麼高興喔!」姊姊哼了一聲說:「誰要跟你們一起過苦日子啊!」苦日子,我並不覺得日子有特別苦。我問姊姊。姊姊說:「你這小孩不懂。沒關係,不懂才好。不懂才不會想太多。」家裡少了一個人,說也是有些奇怪。

自從姊姊不在這個家中,我都跟在奶奶身邊,奶奶話沒有很多,只是口裡一直在念佛。我問奶奶:「為什麼要一直念佛。」奶奶微笑的回答:「因為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問:「那是甚麼地方?」奶奶說:「那是一個金色世界,沒有苦惱,不用擔心生活。那裡的人都是上善之人。」我不是很懂,但我知道那裡很美。就在奶奶跟我說完的那天夜裡,我夢到奶奶跟我一起牽著手,往很光亮的地方走去。自從那天後我就知道奶奶說的那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

搬到此處後,約有一年的時間都沒下雨,我們所種的植物枯乾,沒有收成,沒得賣錢,父親只好做起賣糕餅的小生意,剛開始沒有生意,差點連生活都出問題,還好奶奶告訴全家要信佛,我們才一起挺過危機。我一直在單純的生活中長大,直到我們所生活的房子被一群士兵給圍住,當時我並不在家,全家人逃的逃,躲的躲。等到我回家後房子內空無一人,我傻住了。聽到外面還有士兵巡邏的聲音,趕緊躲了起來,逃過了這場劫難,我不知道我可以去哪裡,就只好在家裡守著,希望家人能夠回來。我等又等,就是沒能等到家人回來,我不知道他們逃到哪裡去了。雖然我沒有離開家附近,但我知道外面的時局相當的紛亂,我在家念佛祈求大家可以度過這場災難。

好幾年的時間過去了,我始終一個人守護這個小屋,心中盼求和家人團聚。

就在我對人生很絕望時,生命中出現了一個女孩,女孩也是逃難來這裡的,她告訴我,外面正在改朝換代。時局動蕩不安,她為了將官兵引誘開來,讓家人逃跑,也和家人分開。我們倆在這小屋共同生活,而後互相依靠,成為伴侶,我們舉辦了很簡單的婚禮,成為夫妻。我們沒有生小孩,因為覺得在這時代出生的孩子會受苦。

我活到五十六歲,心頭鬱悶,心痛離開人間。我的身體離開了,但我的靈並沒有離開。我的靈進入了石頭內成為石頭靈。從小顆石頭再到大顆石頭,再變成山下石頭內的守護神。我當石頭很久的時間,很多時候我會想起來要念佛,但即便如此,我卻還是無法出離石頭的空間。就在我當石頭時看到一個又一個時代的交替,還有人與人之間的變化,我希望自己有機會可以勸勸他們。每看到一個讓我心中有感觸的人,我這想幫助他的念頭就愈強烈。

突然有一天一道光將我的靈從石頭內拉了出來,原來是天兵、天將將我拉出,並帶我去見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說:「你一直以來的祈求,我們都有收到,也幫你排入神眾名單內,如今終於有缺雷神一職,便請天兵、天將帶你來上任。」我聽玉皇大帝說時,非常驚訝。沒想到自己能夠有這分殊勝的因緣。我相當的珍惜並盡力。

就在最近,我又接到玉皇大帝通知,通知我來台灣幫助台灣落雨,我很樂意。我從原本的領區來到了台灣上空等待因緣。看到蘇佛無盡的化身,光芒四射地在超度整個台灣,我被派到台灣南部,在此看蘇佛超度看得特別清楚。此處宰殺、養殖之怨氣積聚,空間中有很多豬靈被宰殺時發出的尖叫音聲,也有雞咕咕咕|的叫聲、更有魚類垂死大力拍動全身的求救聲。更有一些台灣祭拜時所宰殺的三牲酒禮。整個空間中很吵鬧,就在佛光一到後大家一一的脫去畜生身,速度好快,從受害、受報之身走出,他們整個人就像重生一樣。而受工廠污氣所傷害之雲層、烏黑氣體,也都被淨化。一層又一層的超度,便有小雨開始下了起來。而蘇佛慈悲,每日超度不間斷,所有受乾旱無雨影響的河流和大地、乾黃的小草、很渴的蟲類都開始動了起來,大家歡喜雨終於來了。原本用不了幾天水庫的水,也因為蘇佛特別加強超度而開始漸漸都在下雨。南部整個大空間都在歡呼,也每天都在等蘇佛的來到。當蘇佛領眾前來,空間、大地便開始騷動。「佛來了,佛來了。」眾等跪謝感恩佛及蘇佛。

我,雷神楚東儀從沒見過這樣的救度畫面,心中相當的敬佩,如今完成一場下雨任務後,被牽至澳洲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如今講畢自己的故事後將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很歡喜。感恩佛、蘇佛及玉皇大帝給我此次的機會。

楚東儀

 

牌   位:台灣南區求雨有緣之雷神、雷神相關有緣眾靈、遭宰殺之牲畜靈、遭汙染之雲層、空氣粒子及諸多南部空間內、大地間有緣之生靈不計數。代表:雷神 楚東儀(求恢復、求淨化、求出離)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