畜生道,  耶識空間(訪問萬物)

訪問香光大佛寺周圍牛群牛靈代表 華人周川順

 

訪問香光大佛寺周圍牛群牛靈代表 華人周川順

二O二O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是中國四川人,是家中的長孫,出生時全家人都把焦點放在我身上,幫我取名為周川順,小名順兒,希望我做什麼都可以順。

從爺爺那一代,我們家就是經營賣牛皮的生意。爺爺跟好幾家牧場合作,每幾個月固定時間就會到牧場去選牛隻,看哪一隻牛的牛皮是目前市場上賣最好的顏色,就會指定幾天後必須送那隻牛的牛皮來到工廠。每次一選,最少都會選到二百隻牛,不只大牛,有時候連小牛都會是我們選的對象,因為小牛的皮膚質地較為柔軟,市場上有一些人會用來做高級皮包,或是高級皮鞋、名牌皮帶等。

爸爸從小就跟在爺爺旁邊學習,兩人選牛皮的眼光都是一流的。從爺爺那一代所賣的,就是高級牛皮,有很多主流市場的各大廠牌,或是歐洲、美國的經銷商,也都會跟爺爺進貨上好牛皮,甚至爺爺可以依廠家的需要來跟牧場要求不同種類的牛隻。依爺爺選購牛隻的專業來看,就好像是女人選購衣服一樣雙手比一比這樣簡單。

有時應市場需求,牛皮的顏色數量不夠,爺爺就會選一些顏色較淺的牛皮,再由工廠染色加工。牛皮本身的粗糙質地不好上色,爺爺就以非常強烈的藥劑加上染色劑來染牛皮。這染色劑很強、很毒,對人體有致命的毒害,但為了能在大市場上生存,還有打好名聲,必須符合市場需求來滿足客人,建立好口碑,所以不得不這麼做。

自從我出生後,順兒,讓家裡的生意更順,爺爺認為我這孩子帶財,所以也特別疼我,從小我要什麼,就會得到什麼。看著我之後的幾位孫子相繼出生,爺爺決定要再開發更大的事業,將來把這事業留給子孫們接管,所以又去了中國幾個二級城市建立工廠。除了幾個合作的牧場外,爺爺也開始跨國進口牛皮,進口最大宗的就是牛隻產量最多的美國和澳洲。國外牛隻生存的條件不同,產出之牛皮也不同,如此一來可以賣的範圍更廣。爺爺的頭腦好,於牛皮市場開發再開發,有了「牛皮大王」的稱號。

在爺爺六十歲、父親四十二歲時,工廠出了一場意外。當時工廠為了趕一批貨出口,父親正在以高劑量的藥劑染牛皮,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火苗,和這高劑量的藥劑融合,「碰」的一聲,父親被這爆炸的氣體彈了開來,大火開始延燒,整個空間存在著駭人的藥劑味,當滅火的消防車趕到時,火勢幾乎控制不下來,消防員聞到了異味,立刻戴起防毒面具。整個工廠連父親共有二十條人命在這場意外中失去生命。爺爺拿出了所有財產來賠償給意外死亡的員工,也忍著失去父親的痛開始重建工廠。

失去父親後,爺爺蒼老了好多,也將對父親關愛的重心全數移到我身上。當時我十三歲,下課後爺爺不是教我乖乖做功課,而是叫我到工廠跟在爺爺旁邊學習。爺爺總會告訴我:「你將來是我的接班人,你有我的因子,將來這工廠會是你來管理的。所以很多工廠的細節你都要懂。將來你要帶工廠,什麼都要懂,不可以靠別人。」我很聽爺爺的話,我知道我是爺爺的希望。當時海內外五間工廠,爺爺都帶我去看過,每間牛皮工廠都算是中小型工廠,五間工廠平均每天內外銷三千頭牛的牛皮。爺爺看了,這牛皮市場很大且用途很多元,其實還可以擴大。目前工廠外銷方面很缺人手,所以爺爺希望我可以把英語給練好,將來管理工廠並擴大外銷市場。爺爺怎麼安排,我就怎麼聽話。

十五歲,我被爺爺送到澳洲念書。剛到澳洲,一個人很孤單,很害怕;但想到爺爺蒼老且盼求我的眼神,我努力撐著。每天我都埋首在書堆裡面,用認真念書來填滿我心中的空虛。我沒有太多的朋友,每天就是望著窗外,一個人在房間內,有時我耳朵會聽到牛哀號的聲音,有時候一下下,有時候聽到好長一段時間,這讓我的心更害怕。

十八歲那年,爺爺給了我一筆錢去買車。十八歲的我已經不像以前單純,再也不是埋在書堆裡來蓋住空虛,而是向外尋找,女朋友一個交過一個,有華僑、有外國人、有黑妞,只要可以滿足我身體需求的女人,都可以和她們勾肩搭背各取所需。

來到澳洲這些年,只有每年過年,或是需要錢時我才會打電話給爺爺,關心爺爺幾句後,就跟爺爺說我需要買什麼。每次爺爺都答應,並問我:「還要念幾年才會回來?」我都會說:「再幾年吧?」

開著最新買的敞篷跑車,開著大聲的音樂,享受速度的快感,突然眼前出現了一些正在奔馳的牛隻,就在我車子的旁邊,隨著我的車子一起跑,有些邊跑還撞到了我的車身。我嘴巴大聲地喊:「走開,走開!」右腳加速踩下油門,希望可以甩開這些牛隻。這些牛隻非但沒被我甩開,還硬是跟著我,油門踩到底後突然一陣強烈的撞擊,我感覺自己全身都受到極大的狂震。最後一次張開眼,我整個頭都快爆裂開來,頭上流下熱熱的液體,我一摸,全是血,眼前一頭凶狠的牛靈雙眼瞪著我。就在此刻,十八歲的我便斷氣了,進入了牛身,成為一頭咖啡色的牛。這牛的雙眼就是我,還有一種玩世不恭公子哥兒的傲慢眼神。我已經成為牛,生生死死十次,每次都被宰殺而後痛苦地死去,再進到母牛的母胎內再出世受報。爺爺用賣牛皮的錢養我多少,我就必須當牛還債多少。我不敢想像如今的爺爺在何處。

這次當牛,我投胎在這古邦吉較純樸的小鎮,每天就是吃草、喝水,再吃草、喝水,有時走到柵欄邊,會看到隔著柵欄旁的白屋子有光芒且發出祥和的氛圍,就連隔個柵欄的花草樹木好像也顯得生機盎然,如果到了柵欄旁我忍不住都會多看幾眼隔壁的景況;沒想到今天住在隔壁白屋的人居然可以跟我說話,還讓我想起了過去。我的心悲了起來,心中吶喊:「我怎麼這麼無知,讓自己當頭牛了!」我的心很難過。你們有辦法幫我嗎?嗚——嗚——嗚——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牌   位:香光大佛寺周圍牛群、牛靈不計數,代表:周川順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