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中區雷神 黃健群《化解冤障》

台灣中區雷神 黃健群

——化解冤障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我是中國湖南地區被派來幫助台灣下雨的雷神黃健群。在來到台灣後,我立刻看到大放光明的金光遍布整個台灣。穿著紅絲綢衣服的蘇佛,穿梭在台灣各處,將眾生拉起,蘇佛我認識,他是台灣人,修行修成正果,也超度我們大陸很多。

蘇佛化身無盡,超度的速度很快,有時根本來不及看清楚,一下從各大廟宇穿出來,一下在山林間河道內,到處穿梭,還帶了看不到邊的護法一起幫忙。每個蘇佛化身經過的地方都出現了喊叫聲,我拉長耳朵一聽,原來是在說:「佛來救我們了,佛來救我們了!」佛?我這才抬頭一望,三尊全身發亮的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就站在天空,四面八方不斷地有眾生被送進光中,西方三聖展開雙臂慈悲地接引。我又聽到其中一個水庫內的生靈說:「有水了,有水了,開始下雨了!」

但其他幾個水庫的生靈卻還是在哀號,哀號之聲很低沉。我左看看,右看看,蘇佛開始超度起那些沒有下雨的水庫上空空間眾靈,希望能夠協助水庫區降雨,以此直接解決供水的問題。蘇佛這妙招,讓我們都感到佩服。除此之外,台灣空間,尤其是中南部空間中有很多充滿怨恨的眾靈,蘇佛除了超度之外,也開導眾靈們,就是希望眾生們能夠真正放下,求往光明之處。業力所致,讓此次的災厲形成,蘇佛卻以智來化解一切,台灣諸多眾靈感恩佛及蘇佛,紛紛隨著光前來求超度。

湖南有個洞庭湖,湖面潔白亮晶晶,湖上有一孤舟,皆載有情、無情人,共賞湖面好風光。一壺酒拿在手上,對月飲,問月:「今年貴庚?」月無答。再問湖內石頭:「來自何方?」石頭還是無答。長嘆一聲,自己答:「我已五十有一,住在湖畔,屋前有五棵柳樹,家中四張方椅,一張草蓆床。我無妻也無小,天上人間我皆獨行。」拿出了琵琶,想起了一位女子,於青樓內雙眼憂愁,所唱出的曲調卻是那樣的扣人心弦,女子和人對飲的雙眼充滿著無奈。我試想,那是怎麼樣的人生,為何眼神如此的哀傷?好奇之下,我上青樓選了那位女子,女子穿著輕薄之衣,看起來如此誘人。我請她彈奏一曲,她拿出月琴,唱起高調,我則拿出了琵琶與她合彈、合唱,我這舉動,女子有些嚇到。合彈後我倆舉杯對飲,相談幾句,而後成為了無話不談的紅粉知己,她叫月樺。

我曾問月樺,要不要幫她贖身。她搖搖頭說:「既然命運安排我在這裡,我就在這裡。」我聽後決定尊重她。三十一歲,我就聽青樓裡的人說她死了,一朵花就這樣煙消雲散在人間,她的身影一直在我腦海中令我無法忘去。我心中疑惑,我對她無情,她對我也無意,為何身影卻還是存在於我念中?我寫下一詩:

「空對談。消瘦身。

神何在?空白過。

一生失。花凋落。

無人曉。成失魂。」

從月樺離開人間後,這世上好像沒有一個理解我的人,我的心如同孤舟一樣獨自飄蕩。

我的文采好,信手拈來,就可以寫出令人攝受的詩句。曾經大官來家中找我,給我最好的條件,不需要考科考,就可以直接當文官。大官來到我這四方的小屋,我以家中唯一的圓杯奉茶。大官還沒開口,我就知道他要說什麼,當他還在喝茶時,我便開口:「我為天涯浪人,不求名,不求利。就像如今這四方屋,還有屋內的每一樣東西,我可以要,也可以不要,就連我寫下之詩句,可以留在這世間,也可以不留在這世間。」大官一聽,再看看四周,看看我整身的穿著,便說:「如果再次選擇,或許我也會選擇你這樣的自在逍遙。」說完後便放下茶杯走出了門。

我繼續划著孤舟,於洞庭湖上載客遊湖。一對年輕男女,船上兩人互擁許下終身,我試想,三十年後的兩人會變成什麼樣子,身邊除了對方之外,是否還會多很多的子孫,又或是身邊已經沒有對方存在了,這無常不定的人生,我可以確定兩人絕不是現在長的樣子。

再見富貴的員外帶著最愛的兒子遊湖,看得出來兒子將繼承員外所有的財產;但這兒子卻已經是嬌生慣養,不時還會有少爺脾氣。愛兒子的員外任由孩子發脾氣,卻還是把兒子當作自己的命根子,因為員外將來老了還想要靠兒子。

人生百態在我這艘小舟上可見,看得愈清楚,我愈不想在人間留下任何情感。因為情感的背後總是付出很大的代價,不管哪種情感總也有離別的時候,何來的長久?何來的依靠?這生命來到這人間是來悟的,但大數人都還是選擇沉迷。提筆又寫下:

「獨人生,卻空笑。

來來去,何為真?

人間事,迷或醉?

哭死去,是重來。

你與我,誰是誰?」

揮筆寫下後,將此放置於大石上,讓有緣人見聞可探討一二。吃了顆饅頭後,又上了孤舟。

山壁間,見得一群猴子,牠看我,我看牠。我喃喃自語曰:「將來人身想做啥?」猴子發出了叫聲,我不懂,但想必牠也想得人身,我便告誡猴子:「人身令人著迷的事很多,若你來迷戀世間,倒也不必來。」我不知猴子懂不懂,但卻將自己體悟的人生與牠們分享。

大雨過後,天邊出現了一道彩虹,插入水中,我感受到彩虹仙子穿著五彩繽紛的衣服,我對彩虹仙子說:「再美也是現在而已,把握當下,否則來生去處未定。」

青蛙在池子荷葉上交配,我告訴牠們:「男女是害人毒物,不要再沉淪。」我向萬物說出自己探討的人生,為他們起個頭,希望他們將來結果不同於原本註定好的。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愈來愈平靜,我知道死亡隨時都會來到,從看破人生開始,我每天都準備好,生命將消逝。

大雨來襲,湖水上漲,一天夜裡,我和我的家沒入水中,我忘記自己沒呼吸到空氣後是否有掙扎。死後我的靈魂遊蕩在洞庭湖畔上,和洞庭湖的鬼魂一樣看著日出與日落。死後的五十年,洞庭湖水又開始漲,我奮力地想要通知河畔的居民搬遷,但空間不同下,誰都聽不到,湖水還是傷及百姓,我難過、失望,也對百姓們感到抱歉,沒能幫上他們,讓許多百姓和我一樣成為洞庭湖畔的鬼魂。

就在我失魂落魄之際,一道光將我接到天上,我見到座前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很有威儀地開口說:「有幫助人的心甚好,於前世積功累德之因,可得雷神一職。」我聽命後跪下領旨,成為雷神。上任期間和風神、雨神、電神互相配合有加。

別看風雨雷電神,上任後的種種紀錄與盡責之表現,皆由玉皇大帝派神明清楚記錄。此次吾接到要前往台灣配合蘇佛替台灣求雨一事,聽後相當歡喜,因為早已知蘇佛救眾無數,且千百億化身通達各法界。吾來到了台灣中部,聽候蘇佛所命,直接矗立於水庫之上。就在蘇佛繞行台灣超度之際,大量無邊的眾靈看到西方三聖,隨著佛光而入,整個台灣空間不斷地淨化,田中的幽靈,水中的魚蝦,桌上被裁切的肉品,各個養殖場、養豬場、養雞場之牲畜靈魂,都在喊叫求救,蘇佛法身一經過,便開始將牠們都恢復了人身之狀。

而空間中許多台灣虔誠的學佛信眾在看到佛光之後,跪地哭泣,口中還在不斷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被工廠廢水汙染的水流,還有天上的空氣分子,都從灰頭土臉的樣子淨化,清澈,諸眾靈感恩哭泣,希望自己可以得度。

蘇佛超度難可計數,怨氣化解之下,終於全台各地,尤其水庫之處,都開始下起雨。吾親見超度畫面後,讚歎佛之不可思議。過去吾未能接觸佛法,如今感恩佛及蘇佛慈悲的救贖,佛的法力無邊,令吾佩服。感恩玉皇大帝讓吾參與此次台灣求雨,吾希望任務完成後,能夠跟隨佛學真功夫,能夠真正幫助人。感恩我佛慈悲、蘇佛慈悲及香光大佛寺的四眾弟子。南無阿彌陀佛。

黃健群

 

牌   位:此次參與台灣求雨,台灣中區之雷神、雷神有緣之眾生,及中區各空間中、天空、陸上、海上求救之諸眾靈,想請佛光接引,不可計數,代表:黃健群(求恢復、心平,求光明)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