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中區雨神 李常生《台灣之福》

台灣中區雨神 李常生

——台灣之福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

當雨神之前我跟魔界打過交道,我非常清楚魔界的心性,在看到蘇佛的超度團隊時,有一些是我熟悉的面孔,我知道他們都來自魔界,如今無量無邊都加入了澳洲香光大佛寺的救世團隊,令我感到非常的訝異。當初每一個逞凶鬥狠的臉,很難想像他們如今變成這個模樣,這麼令人驚訝的場面,我心生好奇。看到超度帶領者蘇佛,魄力十足,無毫分懷疑,我便懂一二。

說到我和魔界打交道,大家應該很有興趣想知道我是誰。李常生,不過是一個代表的名字,過去我於魔界的名字叫做魔焰,專門控制愛生氣的人,加強怒火,燒啊燒啊,把全身的眾靈都燃起來!愛生氣的人很多,滿街都可以是我們控制的對象,愛生氣的小孩,易怒的年輕人,要求很高的主管和管東管西的老人都可以是我們控制的對象。我們配合他,他配合我們,火就一天到晚在肚子裡燒。

魔界的日子我過了五千年,我帶領的魔子魔孫也都很狠,最喜歡控制那些逞凶鬥狠還有愛出鋒頭的人,讓他們試試成為威風者的樣子,或是站上高位後的驕傲,心中更是快活。我是領頭的魔王,為人直爽,跟許多魔界大老都是好朋友,談天時我們會笑得很爽朗;我沒有想到這樣囂張快活的日子也有結束的時候。還記得離開魔界的前一天,我還跟著魔子魔孫舉杯對飲,因為我們幹了大事,我們控制一些高官,讓他們造業;沒想到我才一舉杯時,瞬間一股很大的拉力將我拉入了地殼之中,我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我的靈被帶入火山噴發的洞口邊,那最熾熱的地方,痛苦哀號。每當我耳邊出現轟隆隆的聲音時,我就開始緊張了,因為等一下熾熱的岩漿就會朝我衝上來,極高的高溫把我燒灼成焦黑的樣子,每一個時刻,我的身體都是灼熱的。剛開始我很生氣,我不理解為什麼我必須受這麼痛苦的懲罰,我不停反覆地問自己:「為什麼?為什麼?」沒想到上天還是眷顧我的,讓我看到了自己過去造業時的畫面。一位官員受我的控制,和其他官員槓起來,最後連署決定要發動戰爭,戰爭下的結果,血流成河。一位女子跟丈夫吵架,也因為我的干擾,生氣暴怒,在我離開他身體後,他竟然殺了自己的丈夫。這一幕幕,因為我煽動使之造下業端,他有罪,我也有罪,不只如此,我還領著魔子魔孫,讓魔子魔孫也跟我學習。這一條條的罪都是違背真理而行,我必須去受報。我開始將自己的心平緩下來,我知道我錯了,深深地懺悔,我希望我有機會可以償還。受報了很長的時間,來到閻羅王面前,向閻王深深地懺悔。閻王有收到我的懺悔,但他告訴我,重罪之下,還要先去無間地獄受報,受報結束後,因為我的誠心,有機會可以去當人,但要有心理準備,當人時並不會太好,但卻是我可以贖罪的機會。我點點頭,謝過閻羅王後,我便往無間地獄一個個受報,刑罰畢後,我便喝了孟婆水去投胎。

哇哇哇——我出生了,出生在一個冰冷的地板上,母親在父親不在時生下我,父親是一個挑糞的,母親是一個精神不太正常的人。父親有一天在街上色欲起了,把母親拉到角落發洩,幾個月後才發現母親懷孕了,父親很懊悔自己這麼做,只好把母親藏在一個破屋裡安胎,直到生下了我。本來父親很討厭我,因為我的到來,讓他還要照顧母親跟我,真的很麻煩。挑糞的錢也才多少,要怎麼養?父親每天都以很厭惡的臉對著我跟母親。母親還有本具的天性,知道怎樣餵奶給我。

就在我會走路後,父親就叫我蹲在路邊乞討,幫忙賺錢,父親在我前面放了一個破碗,要我請路上的叔叔、伯伯、阿姨給我錢。我不太會講話,父親就叫我講:「請幫幫我,請幫幫我。」我才出去沒幾天,就真的有很多叔叔、伯伯、阿姨投錢到我碗裡,父親看我的表現很滿意,就開始把我當搖錢樹,要去做任何可以賺錢的事。母親一天比一天呆,父親很想找理由把母親丟回大街上,但大街上大家都認識,對於彼此間的一舉一動都很清楚,這讓父親想要躲都躲不掉,只能每天臉都很臭,臭得跟自己挑的糞便一樣臭。

有一天我幫著父親在挑糞,手腳很快,很靈活,一位員外看到我,便對我留下很好的印象。隔日派了人來詢問我的意見,問我要不要去他家當長工,我猶豫了很久,員外又開口:「你可以帶你父親、母親一同前來。」聽到這句話,頓了一下,而後便跪地感謝員外。隔日一早,我便跟父親、母親來到員外家。員外的長工老蔡開了後門給我們進入,進入後母親開始發出驚嘆聲「哇哇哇——」甚至差點就伸手去摸,我趕緊拉回母親。父親則是雙眼發亮,口中小聲地喊:「賺到了,賺到了。」我們被安排在一個老舊的房間內,稍作休息。過一陣子,突然有人拍門,聲音傳進來是剛剛領我們進來的老蔡,我趕緊開門,老蔡說:「老爺要見你。」我點點頭,把身體拍一拍,趕快跟在老蔡的後面,進到一個房間後,老爺背對著我,老蔡說,「老爺,人來了」,老爺轉過身,全身打量了我一番,露出了有一點奇怪的表情後點點頭。老蔡又領著我回到房間,於房間時,固定會有人送飯來。

待在房間七天的時間,老蔡都沒有再來叫我,這讓我心中很疑惑,七天的時間我也從來沒有踏出那房間。父親問我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聳聳肩表示不知道。

第八天時突然門被推開,外面有人大喊著:「殺人了!殺人了!」我叫父親、母親不要出來,我先去看看,父親點點頭,就在推開房門走沒幾步後,我看到地上躺著一些屍體,還有一些全身流血的人。我非常驚訝,心中想著:發生什麼事了?接著一堆官兵進到屋內,把我跟父親、母親都抓起來,說我們殺人,以為撿到寶的父親大叫:「不是我!不是我!」我們被關進大牢內,母親嚇得一直尖叫。隔幾日,我被帶出來審問,堂前的大人問:「是不是你做的?那些蕭府的人是不是你殺的?」我雙眼堅定地搖搖頭。酷刑在我身上一條又一條地折磨,我被打得站不起來。忽然我回想起那個老爺的眼神,直覺告訴我,那個老爺不是真的蕭府老爺,那假冒的老爺已經計畫這件事很久了,之所以帶我們全家來到蕭府,就是要我們替他背罪,好可怕的心態,好可怕的人!現在那位假冒的老爺已經不知道跑去哪裡了,該用什麼法子才能洗清自己的罪?就在苦惱之際,我突然被放了出來,我疑惑地問官兵:「為什麼我可以被放出來?」官兵說:「你娘說全是她做的,她還描述了犯罪過程,大人全信了,所以把你跟你父親都放了出來。」我很驚訝,難不成母親突然清醒過來,保護我們?我跟父親真的都被放出來了,我心頭很難過,決定要去找那凶手,那凶手的眼神我記得非常清楚。

被官兵放出後,我開始四處搜尋可能的證據,父親則是不管這件事,只在意自己已經沒事了。我感覺陷害我們的人是一群人,包括那位老蔡,也是他們同夥的。我直覺他們一定是往郊區去了,我不管自己的安危,憑著感覺就往山林的方向走去,穿越山林後我還是一直走,幾乎沒什麼休息,因為我不累,一心就是想要找到他們。就在走了三天過後,一場大雨來襲,我打算找一個地方躲藏,就往山洞的方向走去。突然見到山洞裡有光亮,探頭一看,裡面發出了很大的音聲,我大膽地往內走,看到一群山賊正在圍著火把,一群女子縮在角落,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我看到站在中間領頭的那位,剛開始背對我,沒多久一轉身後,就是那位老爺,雖然他打扮完全不同,但我還是可以認得出他。他舉起高杯跟他的下屬慶祝。山洞內回音很大,我聽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我看到他的屬下走向女子那邊,女子尖叫、害怕。女子一叫,他們就笑得很高興,我心中有些氣憤,除了想要剷除這無惡不作的山賊外,我還要救出那些女子,但光憑我一個人要如何做?要智取。

我在山洞旁觀察了他們的行蹤三天,我決定要開始行動,就在晚上看不到時,我對著洞口大喊:「官兵來了!官兵來了!」我聽到裡面有一陣大騷動,我在外面開始摩擦草堆,假裝有人一直在走動的聲音。山賊一個個逃出來,我聽到聲音差不多沒有時,趕快衝了進去,把被綁住的女子解開,叫她們「快跑,快跑」。就在我送出最後一個女子,準備跑出山洞時,一個山賊跑了回來打算要拿東西,看到了我。他認得出我,就問:「是不是你搞的?」我沒有回答,但眼神很堅定。我被他綑綁住,沒多久另外一些山賊也回來了,看到五花大綁的我都很生氣,有些對我吐口水說:「敢玩弄我們,你死定了!」我抱著必死的決心跟他說:「把我殺了。」山賊說:「殺,殺還簡單,我要你比被殺還難過。」山賊王回來看到我後,下令割我的肉,我的肉就這樣被割了下來,全身血淋淋地死去。

靈出體後,我沒有再感受痛苦,反而是一陣清明。在這平靜的空間中待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有一道光接引我,讓我換上了衣服,成為了雨神。成為雨神後,我非常地盡忠職守。

就在此次台灣求雨需要幫忙時,我被派遣而來,剛開始來時,此區還是積聚很多的怨氣,經由蘇佛法身超度,層層的開啟空間,加上台灣布施功德尚有餘福,我便開始安排大小水滴之降雨事宜。雨一下時,整個台灣緩解了缺水之苦,諸台灣眾靈,山河大地,包括我們雨滴眾生都想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大家歡呼,開始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整個台灣諸多學佛、沒學佛的人都歡喜地念佛,感恩蘇佛化解災難,台灣眾等齊同跪著,殊勝超度場面於眼前,感恩佛的接引,蘇佛的超度。

南無阿彌陀佛。

李常生

牌   位:法身超度台灣中區,各生靈、雨神有緣之大小雨滴,不計數,代表:李常生(求恢復、淨化,求光明)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