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南區風神 蔡奉全《奉天承運 佛來救度》

南區風神 蔡奉全——

奉天承運 佛來救度

訪問主筆:釋海量

二O二一年四月廿五日

我叫蔡奉全,是一個標準的南部人,是台灣南區的風神,我是要來幫助台灣下雨。南部台南最有名的就是道教的神廟,全台道教進香團會到的地方,大多數都會到台南南鯤鯓「代天府」,代天府所供奉的城隍爺很靈驗,全台灣唯一一間風神廟就在台南,是在清朝乾隆時代所建的

當時這間風神廟並沒有神像,只是用文字寫出牌位供奉,最後才有雕刻的神像供奉。在神道之間,這些神明,神廟裡面供奉的神,以日、月、水、火、風、雷、土七大元素來供奉,有火神、水神、雷神等,在廟的主壇左右兩側有雷公還有電母。當時乾隆皇帝,為了尊重這間廟所供奉的風神,讓前來參拜的人也尊重這間廟的神明,特別設有接官亭,讓附近的百姓官員能夠來參拜。當時啟建接官亭的目的是迎接天上的神眾,也迎接人間來參訪的官員,他們必須在接官亭處下馬以示尊敬。

我看到了這些神廟,聯想到乾隆時代吾的輝煌戰績,吾就是出生在那個時代。乾隆皇帝受後人的尊敬,是因為他的政績賞罰分明,禮賢入朝為官,不會聽信奸臣的建議,凡事都為百姓著想,就是這樣的利益百姓之心,而受到百姓的愛戴。吾皇所建蓋的神廟總是帶給當地人心穩定,內心對神明的所作所為尊敬,以此為榜樣,來學習神明不自私度眾的精神。這是以信仰來教化人心。

當時的乾隆皇朝版圖遼闊,這麼大的國土,必須要有智慧的人來領導,才能讓百姓過著安定的生活。

我是乾隆皇帝的殿前大臣,是從一名武將,為國家打了許多的勝仗,提升成為乾隆帝王御前的戰略的參事。吾皇賞罰分明,這些官員都會主動來晉見皇上,報告他們執事之彙整。而我為什麼會成為風神也是皇帝所賜,在一次戰略中,我領著將軍士兵一兩萬人對抗敵軍,眼看著快要戰勝,氣候突然改變,連風所吹的動向都不一樣,而令我軍至今還在空間中迷茫,幸好皇上的慈悲建造了風神廟,得讓這亡靈有所去處,風神廟的神明於風神廟中,照顧乾隆皇帝當時在當地空間中無所依處的子民,因為稱之為風神廟,所以其他的風神也可以進駐到風神廟來。

有英明君主,自然帶動著全國子民往富強的國家前進,不管是文武百官,還是販夫走卒都是受到尊重,不會因為職位的高低而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而是尊重每一個,人民於所從事的工作意義及用心程度,來獲取周遭人們的尊重。當我跟隨在帝皇身邊,若是討論到攻打他國的策略時,皇上總會不斷提醒如何減低傷及無辜,若不需要出戰,或動一兵一卒,而能解決的事,盡量都不出兵。

這樣的仁愛之心,當然有時不戰而勝,敵軍見吾皇的德性及心量會願意放下仇恨,而俯首稱臣,這也是為何乾隆皇帝至今都留給世人深刻的印象。因吾護國有功,死後,吾皇冊封吾至此處成為風神,吾回天宮拜見玉皇大帝奉旨成為風神,服務台灣地區南部人民,成為風神廟的主神。

而這一次的台灣缺水,尤其是炎熱的南台灣,蘇佛為了救度台灣乾旱,法身觀想幫台灣求雨,玉皇大帝特別召令吾回天庭,與雨神、雷神、電神一起討論如何來幫助台灣,並與蘇佛一起幫台灣寶島求雨。剛開始因為吾並沒有真正明白缺水的嚴重性,無法即刻掌握何時下雨,何時增加雨量,吾與其他的天神討論之後,回報玉皇大帝,決定下多少毫米的雨量,又要看當地居民所擁有的福報及與此次缺水的因緣是否有關連,決定雨量多寡。這也談到風的級數是多少,吹多久的風,而雨量搭配風速來下雨,當然也包括颳風下雨,雲層聚集的現象,要不是衡量這些元素,就無法集中,下雨的時間點、地區與人們的因緣又有關聯。

我風神蔡奉全戰戰兢兢地保護南台灣,因為頂著風神的名號,更不容許不遵守規矩的鬼神隨便侵入這一塊聖地——台南地區。看到民間許多的廟宇林立,有些根據歷代的先帝冊封命名。有些是經營這些神廟,賺取香客的香油錢,香火鼎盛的神廟隨之而來的是名氣遠播,有更多來自台灣各地的神廟信徒,一窩蜂來進香。進香團一到就會有許多遊客拿出錢來添油錢,廟裡的理事會再把神廟愈蓋愈大,容納更多的信徒,而愈來愈神話,造成了民眾的迷信,而疏忽了學習這些神眾的義行,或者是救度眾生的行為,最後落入了固定的每年進香的觀光團。

道教、佛教共同之處是勸人向善,而佛教又以淨化人心、教育人心為主。宗教若是談及錢財,很容易干擾修行人之道心。

我就是有這股正氣,承蒙先帝看得起,所以我一直鎮守在這裡,但憑一己之力,盡全力保護子民。現在因緣剛好可與蘇佛一起救世,發揮自己所長。吾亦得知澳洲香光大佛寺是個救世團隊,裡面的出家僧眾不收信徒供養,專心修行,淨化,找到自己本能,以見性為主,才能救度更多的人。而蘇佛於講經時,開解宇宙的真相,人人皆可成佛,修行以覺而不迷、正而不邪、淨而不染為修行的準則,法身觀想超度萬靈打開空間,救度更多眾靈。真正念佛人,真修是不病、不老、不死。

澳洲香光大佛寺蘇佛見到了台灣缺水的嚴重,眾靈的苦苦哀號求救聲,蘇佛慈悲,每日晨間法身觀想超度,度台灣的眾靈,並於三時繫念法會當中觀想超度。當身著白衣的觀世音菩薩站在台灣的上空,百姓及眾靈跪地叩拜,泣不成聲地說:「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謝謝你的慈悲,救苦救難的菩薩。」苦難眾靈見了菩薩猛磕頭,這時聽到了蘇佛所唱的佛號「南無阿彌陀佛」,深深的慈悲,佛光的照耀,不管是鬼神眾或是畜生道、地獄道眾生都同時淨化。蘇佛打開了空間,每一個空間的眾靈見佛來到,紛紛趕來,求懺悔,求佛幫助,天空中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都垂手接引眾生,也將南台灣人民所殺、所食、所飼養的牛、羊、豬、雞、鴨、魚、鵝,都一起念佛超度。眾靈知道自己的苦,有的甚至於當了幾十世的家禽、牲畜,供人類所食,蘇佛打開空間之後,這一些家禽、牲畜、魚蝦都可以看到過去自己所嗜好的、愛吃的,自己卻成為所食的家畜,明白了為何今世變成人們口中的佳餚,一切皆是因果。

念佛的聲音,佛光的注照,整個台灣及南台灣滿滿的眾靈就是念佛求超度。為了不捨一個眾生,蘇佛以法身觀想來超度,千百億化身,將層層眾靈一層一層無量無邊的眾靈帶到佛前,交給了慈悲的阿彌陀佛,眾靈因念佛而得度,去掉自己的執著,隨蘇佛及念佛隊一起念佛,也幫助一切眾生。我風神蔡奉全跟著雨神、雷神、電神一起在南台灣下起雨來,將雨下在水庫,這是當初玉皇大帝所交代的,考量下雨的地方,聚集點,最好在水壩,以避免浪費,水流失掉,這是蘇佛與玉皇大帝事先商量的。這些南臺灣的人民看到下雨了,農民們戴著斗笠哭泣地說:「下得好啊!雨下得好!再不下雨,我們這些靠天吃飯的農夫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農夫雙手接著雨水抹在自己的頭上及臉上,感謝雨神,感謝玉皇大帝、觀世音菩薩為蒼生降下甘露,乾涸的農田開始有雨水了!這一次真是感恩諸佛菩薩。此時又聽到蘇佛的念佛聲「南無阿彌陀佛」,這些農夫也跟著念起佛來,村長伯從遠處跑來,向農夫說:「你趕快看,天上有西方三聖,是要來接引這些平常我們所吃的豬、雞、鴨、魚,還有我們種水稻時所噴灑的農藥,所殺死的蜎飛蠕動,還有稻米成熟結稻穗時,來偷吃的麻雀,被我們這些農夫用彈弓打死的麻雀,現在佛慈悲要把牠們的靈接走,不要再來當麻雀。我們要跪地好好地懺悔,自己的無知,害死這麼多蟲,還有麻雀,及其他的鳥類,要好好懺悔!因為這一次缺水才知道我們做人自私,只顧著自己,不尊重一切有靈性的牲畜,真正要好好懺悔。吃人一斤,要還十六兩,這都是有因果的,雖然我們平日拜神求的都是為自己,現在慈悲的觀世音菩薩來了,還有西方三聖也來了,我們要好好地念佛,不要再貪心只顧著自己。我們不要忘記這一次缺水的教訓,好好為自己平日做出反省,認為理所當然,隨手可得的資源,例如:水資源都是生活上的必需品,這一次救拔我們台灣的缺水是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發願,來替台灣求雨,並且禮請了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玉皇大帝求雨,蘇佛法身觀想超度,把這些存留於台灣空中怨恨的眾靈,來勸告,並禮請觀世音菩薩現身,遍灑甘露,讓這些眾靈怨恨消除,勸導他們念佛,幫助他們身驅全部恢復。佛光的照耀,讓空間的眾靈,豬、牛、羊、雞、鴨、魚、蝦等,同佛念佛,看到阿彌陀佛全身的金光,願意放下一切,念佛隨佛同去。

南無阿彌陀佛

蔡奉全

 

牌位:南台灣風神所帶來的空間眾靈及神廟的眾靈,豬、牛、羊、雞、鴨、魚、蝦、蜎飛蠕動、麻雀、鳥類,數量不計數,代表:蔡奉全(求淨化、聽經、超度)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