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台灣中區水庫落雨 受害大地生靈代表 薛梅芳《德基水庫旁的一棵小草》

台灣中區水庫落雨 受害大地生靈代表 薛梅芳

德基水庫旁的一棵小草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我叫薛梅芳,是台灣中部鼎鼎有名的德基水庫旁一棵小草。我在這邊度過了好多好多個春夏秋冬,因為土地及空氣中會有足夠的水氣,總讓我感到清涼意,從來也不用擔心沒有水。我跟周圍的小草、石頭,甚至山旁的樹,都是好朋友,他們有的年紀比我大,有的比我小。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全身開始發熱,才發現自己已經好久沒得到雨水的滋潤,覺得身體沒力氣,沒有辦法把我的葉子身體撐起來,我垂頭喪氣,才知道原來雨水對我來講是這麼的重要。我望著天,想著之前下雨的時候,我會把葉子的每一個毛細孔都張開來喝著雨水,好好地讓雨水滋潤我的全身,洗去我身上的灰塵。等到雨退了之後,我又是綠油油的一棵小草,我感覺到全身充滿著生命力,健康的根部讓我能夠有力量,吸收土壤裡面的水分,所以我長得又挺又直,覺得自己是這周圍的花草樹裡面,長得最好、最有生氣的一棵小草。

我從不會小看我自己,我喜歡微笑,也喜歡讓自己隨著大自然的風搖擺,讓自己能夠在自然中生存下來。周圍的好朋友都會叫我長生草,因為像我這種草,可以長得很久很久不會死;只是沒有想到這一段日子缺水,不下雨的日子,陽光還是又大又熱地照在大地上,讓我全身懶洋洋的,這是我第一次對生命感到絕望,可是我並沒有死,苟延殘喘。看著周圍花草樹木,這些好朋友們,他們也是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還更慘,有的已經不支倒地,我想著:難道我的生命就這樣到了盡頭了嗎?

白天、黑夜一樣地出現,一天一天地過去,不知過了多久的歲月,在一個黑暗的晚上,我絕望地低著頭,無力地呼吸時,忽然得見一片光明。我聽到周圍的花草樹木好友們發出驚嘆的聲音,我沒有力氣把頭抬起來,但是可以聽到耳邊傳來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也可以感到身上暖洋洋的。我覺得很奇怪,現在是深夜,可是怎麼會有像陽光又比陽光還舒服的光出現呢?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光不見了,佛號也不見了,剛剛興奮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我想應該是我在作夢吧?隔一天的夜晚,竟然又再發生一樣的事情,佛號聲加上佛光,有好熟悉的感覺,但是又想不出來是怎麼一回事。這一回,雖然還是沒有力氣把頭抬起來,但是我的心中卻跟著佛號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當佛光再度照在我身上時,我忽然想到好久好久以前的記憶:在我小時候,曾經聽奶奶念過這句佛號,而且手上還拿著一串念珠,我曾經好奇地把念珠從奶奶手上要過來,學著奶奶將手壓在念珠上,念出「南無阿彌陀佛」。奶奶跟我講,阿彌陀佛是佛祖,常常念南無阿彌陀佛,佛祖會保佑我們。奶奶還說她曾經請佛祖好好照顧我,因為我是她的寶貝孫女,又可愛、又懂事,請求佛祖能夠保佑我好好念書,身體健康。當我想到這裡時,不禁滴下眼淚,因為我想到了奶奶,想到我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實在很對不起奶奶。

當我回神的時候,四周一片寧靜,我感到很奇怪,怎麼這時候會想到過去,想到自己曾經當過人?我已經忘記這一回事了。自從當了小草以後,我只知道自己是一棵草,從來沒想過以前當人的事情,怎麼現在會想起來呢?難道是因為佛號跟佛光的關係嗎?我還是全身懶洋洋的,提不起勁;但是我意外地發現,我的頭腦怎麼會這麼的清楚!我知道太陽光漸漸地升起,一樣是陽光照著大地,然後日落,黑夜的到來,涼風吹起,我被涼風吹得左右搖晃,之後進入了深夜。這一切我非常的清楚。

這一天我沒有休息,我的心中期待著佛號跟佛光的到來,希望佛祖不要讓我失望。終於周圍又發出了驚嘆聲,原來我快撐不住了,好像昏睡一般,周圍的驚嘆聲把我給叫醒了,我又回到了之前期待佛祖到來的記憶,果然佛祖沒有讓我失望,佛號跟佛光是這麼的清楚,我一樣跟著佛號念著「南無阿彌陀佛」,佛光一樣照在我的身上。這一次我終於明白了,原來真的是佛號跟佛光讓我恢復了以前的記憶,知道我當人時所發生的事情。

我心中謝謝佛,感恩佛,至少在我生命快到盡頭的時候,讓我知道曾經有的過去,當過人,以及發生過的事情,這時候的我,心中的感恩取代了無力、悲傷及無奈。我覺得我沒有能力挽回我的生命,我的生命應該到了盡頭,奄奄一息的。我知道我的根還在,但是已經被曬乾了,沒有水分了,包括周邊的泥土也已經乾到沒有任何水分,可以讓我的根吸收;即使泥土有水可以讓我的根吸收,我想我的根也已經受傷萎縮,快要沒有辦法支撐住我的身體,所以我仍然是無力地低下頭。

我知道天已經亮了。忽然間,雨水從天上落下,我又聽到周圍的花草樹木發出驚嘆再驚嘆的聲音,我好像做夢一般,這是真的嗎?旁邊的小花告訴我:「是真的,是真的下雨了!」連樹伯伯也發出:「下雨了,下雨了,大家快醒醒!」我感覺到大家真的醒了,甚至於聽到大家努力吸著雨水的聲音,我想要跟大家一樣,就像以前的我,下雨的時候能夠把身上葉子的毛細孔都張開,可以盡情地吸著雨水。我很努力很努力想要這麼做,但是我發現我全身真的無力,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這時候的雨水打在我身上,我只能夠任由雨水從我身上滑過,我又感動地掉下淚來,至少在我生命的盡頭能夠再次受到雨水的滋潤。雨繼續下著,泥土很高興地吸飽了滿滿的水,但是我的根卻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吸收泥土裡的水分,挺挺地站著,有力量可以站在軟軟的泥土上。我感覺到我的根泡在水中,我並沒有高興的感覺,因為我的身體已經被雨打得沒有力氣地倒在泥土上,雖然雨並不大,但對於此時的我來講,卻猶如洪水一般。我知道此時的我,已經不是一棵綠草,而是一棵帶著一點點綠的枯草,我看著天空,嚥下最後一口氣。

此時,我感覺到一道暖暖的佛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的靈飄了出來,進入了佛光中,佛光把我帶到這個地方。我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恢復到以前當人的樣子,我大聲叫著:「天啊!怎麼變成這個樣子!」這時候有一個長得高大帶著有力的聲音告訴我:「這裡是澳洲香光大佛寺,你就在這裡先待著。」於是我靜靜地看著這裡,這個地方好亮好亮,我的心平靜下來,平靜中帶了一點點期待,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最近的日子,經歷了許多事,思緒回到了過去的點點滴滴。

我生在台中,有父母、哥哥、姊姊,我是老么,家中的老三,和姊姊相差了八歲,長得白白又胖胖,所以備受家人疼愛。如果有好吃、好喝的,除了我自己有的那一份以外,總還可以再擁有多的一份,因為家人知道我愛吃愛喝,總會搶著把他的那一份給我。但是因為我吃不下、喝不了這麼多,所以他們就輪流著給我,今天是爸爸給我,下一次是媽媽給我,再下一次是哥哥,接著就是姊姊,所以我總有吃不完、喝不完的東西,大家都說我很有口福,我也這麼覺得。

我從小頭腦就好,反應快,從幼稚園到小學,成績都一直名列前茅,當時要升學到國中要經過考試,我以優秀的成績進入初中。那時候剪著西瓜皮(是一種髮型),穿著百褶裙,整天啃著書,每天來回學校跟家中,晚上在學校晚自習,念書念得很晚才回家,洗個澡倒頭就睡,凌晨四點多就起來開始念書,匆匆忙忙吃了媽媽煮的早餐,趕著上學,參加早自習。這樣的日子,從初一入學不久一直到初三畢業後,還要回到學校自習,直到考上高中後才鬆一口氣。這三年來參加過無數的小考、大考、模擬考,終於在高中放榜後,得知自己考上了台中知名的女中。我好高興,大家也都跟我一樣高興,這三年來的辛苦沒有白費,也算是豐收!那一年的暑假,我過了有史以來最放鬆的假期,回到鄉下奶奶家住一段日子。奶奶是個虔誠的念佛人,帶我到佛寺,跟佛祖磕頭感謝,奶奶說佛祖有聽到她的請求,讓她的寶貝孫女考上好學校。就在那個時候我第一次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同時也跟阿嬤一起參加佛寺的念佛會,一起念佛。

回家後我開始過著忙碌的高中生活。學校曾經有校外教學,到了水庫,觀測水庫的動態,並做了一份學習報告。有一天,我忽然覺得頭昏眼花,在學校昏倒了,學校趕忙連絡爸媽帶我到醫院,經過一連串的檢查,我知道爸媽面色非常的憂愁,同時我也覺得自己身上發熱,沒有力氣,想看書也看不下去。來回醫院好多趟,我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對勁,也不敢多問,跟學校請長假。住院時,每次哥哥姊姊來的時候,總是跟我說,「沒有事!沒有事」!但我心中知道:有事!有事!而且是大事。終於父母跟我說實話,我得到了癌症,需要長期住院治療,猶如晴天霹靂的消息,使我的人生一下子進入了黑暗世界。

我身體愈來愈差,嘴巴破,肚子痛,我不想要這樣的人生,我不再說話,變得沉默少言。從醫生跟護士的對談中,我知道我的狀況並不好,而且全身很痛,我開始想念小時候快樂的時光。家人輪流照顧我,在一天的晚上,我的呼吸很喘很喘,喘不過氣來,我知道醫生在對我做急救,此時我感到身體很痛,昏迷了過去。在昏迷當中,我忽然想到之前校外教學到水庫時,曾經看到水庫旁的山邊小草綠油油的,我曾經對它們強韌的生命力感到佩服!眼前出現了它們隨風搖曳輕鬆自在的樣子,我知道我的心專注在那棵小草上。等到我醒來之後,我竟然發現,自己成為了那棵小草,從此之後過著小草的日子,直到現在四十個年頭已經過去了。

突然間在空中傳出陣陣的上課聲,把我的思緒抓了回來,我靜靜地聽著,而且發現周圍多了好多好多的靈魂,此時的我,跟大家一樣是個靈魂。聽了幾次的課,我終於知道了,當時出現在夜晚中的佛光,是蘇佛,大家叫他阿嬤,帶著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為台灣旱災求雨。日日晨間超度台灣幽靈,超度、淨化後才有機會下雨,我們才能得到雨水,而且下在最需要雨水注入的水庫,也才有現在的我來到此地準備接受訪問。

這一切的變化好快!而且阿嬤還把我們先送上佛寺的西方法性土等待。這裡是個好香、好漂亮的地方,我坐在柔軟又舒適的蓮花上,聽著阿嬤上課,講著阿彌陀佛及西方極樂世界的故事。而且知道是阿嬤把我們的空間打開,我才能夠從小草的空間出來,被佛光接到這裡,也是阿嬤把我們恢復到原本的人形。這一切一切真的很像是在作夢,書本上從來沒有教過的,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卻是被我親身經歷。

我真是一棵幸運的小草,也是一個幸運的靈魂。如今我接受了訪問,好期待阿嬤能夠帶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那是我未來居住的地方,好感恩!好感恩!我是薛梅芳,為所發生的一切,獻上我最誠懇的謝意!謝謝大家。

 

 

牌  位:台灣中部及中區德基水庫落雨所傷害的大地、土壤、泥沙、蜎飛蠕動、花草樹木等生靈,與小草薛梅芳有緣的幽靈及大地眾生,皆可得受超度,不計數,代表:小草薛梅芳(衣服脫掉、恢復原狀)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