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南區雨神 周劭品《消災解業》

台灣南區落雨之雨神 周劭品——

    消災解業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

雨神周劭品:

今天我們被派來台灣島上降雨,我們這批分配到的雨量比前一批多了一些,因為台灣的天空蒙蘇佛法身超度,又化解了好多層眾生,我們才得以落下多一點的雨,特別是玉皇大帝要求的水庫,那是我們降雨的主要目標位置。

台灣人有福報,每一個國家都有災難,有乾旱,就只有台灣人有福報,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求雨得雨。沒有佛,不可能有這種奇蹟發生。蘇佛是台灣人,是慈悲的學佛人,知道台灣人有苦難,又有台灣的幽靈找蘇佛求助,蘇佛運用法身超度台灣眾靈,與玉皇大帝合作,今日台灣才能降雨;否則依照我們初步來看,今年台灣很難有雨,就連今年夏季的颱風也很難形成,無法為台灣帶來水氣,形成一片乾枯之樣。幸好,現在業力開始在化解,有雨水進入台灣,萬物全都感恩佛,感恩蘇佛。

我是雨神周劭品,在成為雨神之前,我是朝廷裡的一名官員。我出生在鄉下地方,在我們這個村莊裡,很少有人進京趕考,家裡的孩子長大後,絕大多數都是跟著爹在家裡耕種,只要生活過得去就好,不需要讀那麼多書來勞苦自己。當然,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沒錢,既然沒錢,就不敢奢望能有機會讀書。家中歷代都務農,過著簡單的農村生活,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就沒有多加妄想。

爹也是一位農夫,家裡的田沒有很大,但是每次耕作收成都很好,得以讓家裡有吃不完的蔬果,甚至還可以分送給其他家戶。有人問爹:「我家的田就在你家隔壁,我們用同樣的水,同樣的土質,老天爺也給我們同樣的日照,同樣的雨水為什麼你的田種出來的蔬果就特別大,特別好看,吃起來也特別好吃?難道你有什麼特別的方法?」爹回答:「我其實也沒有用什麼特別的方法,或許是我對待它們的『心』不同吧?」鄰居問:「心不同?這是什麼意思?」爹說:「我每一天進到田裡,第一件事就是先感恩它們,感恩它們的生長,才能讓我們有食物可以吃。我把它們每一株都當作一條生命看待,它們同樣需要被關心,被照顧,被同理地對待,包括被感恩。我也會分享一些開心的事給它們聽,讓它們心情保持愉悅。如果天氣冷了,太乾,或太溼,我都會很用心地處理和保護它們,不要讓它們受苦,所以它們在我的照顧和對待下,才可以長得特別好,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吧?」另一個鄰居補充:「不只這樣,我看到他都好心在幫忙你,看到你的土壤太乾,他會幫忙你澆水;看到你田裡的雜草長得太高,他也會幫你除草。或許就是這樣默默行善,才能讓他的田長得特別好吧?」這些農夫聽到爹的分享,都覺得難以置信;想不到這些作物也有靈性,能知道每個農夫的心,對它們好的,就長得好;對它們不好的,它們就隨便亂長,有些甚至長不出果實,或者直接就爛掉、枯掉。

爹喜歡送人蔬果,每次採收都一定會大老遠地將蔬果送給需要的人。這年各村子都鬧饑荒,很多人都沒有食物可以吃,但那年我們的田裡還是同樣豐收,所以有很多多出來的蔬果可以送人。當時有一位老員外向爹要一些蔬果,爹毫不猶豫地就將蔬果給了這位老員外。不到幾日,老員外親自來到家中答謝爹,爹趕快邀請老員外入座。

爹說:「寒舍簡陋了一些,請員外見諒。」老員外說:「別這麼說,這間屋子比起咱們家,溫暖多了。」爹說:「請問老員外今日親自來一趟,是不是有什麼事……?」老員外說:「今天我是來感恩您的。」爹驚訝了一下:「感恩?」老員外說:「是啊!前天你給了我一些蔬果,救了我的夫人。夫人得了一種怪病,她必須要每天吃到新鮮的蔬果,身體才會覺得舒服;但那一天,不管我去到哪裡,都買不到蔬果,因為各地都在鬧饑荒,就算有錢也買不到東西。所以當我看到你正在發送蔬果給那些窮困人家時,我也向你要了一份,你好心給了我,我心中感恩不已,原本想要拿錢給你,但你已經走了,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裡。回到家後,我趕快要僕人弄一弄,讓夫人吃下這些新鮮的蔬果。夫人一吃下後,立刻問:『這是哪個農夫種的?』我也不知道你的大名,不知道怎麼回答夫人,夫人說:『這些菜會笑,這些果子也會笑,我第一次吃到這種會笑的蔬果,現在我覺得全身的病都好了!』這真的很奇妙,我的夫人真的這樣就好了,我好久沒有看到夫人的微笑,她笑得好燦爛,我整個人都跟著開心起來。我趕快到處打聽,想知道你到底住在哪裡,幸好,讓我找到了,今天特地來感謝你,也想要花錢再買你種的蔬果回去給夫人吃,讓她更開心。」爹替老員外感到開心,但還是忍不住問老員外:「為什麼吃了我種的蔬果,夫人的病就好了?」老員外說:「大夫告訴我,夫人其實沒有病,她只是心裡悶了一點,找不到快樂,只要心一悶,全身的病就浮上來,只要心開了,病就沒了。你的蔬果讓我的夫人笑了,她這一笑,百病全都不見了,身體又恢復原本的健康。」爹說:「這真的是一件好事,我趕快再拿一些蔬果送給你,帶回去給夫人吃。」老員外堅持要給爹銀兩,但爹還是不收。

這時候,我從裡頭走了出來,問爹:「爹,今天咱們要將菜送到哪裡去?」爹對我說:「趕快向老員外問好。」我立刻向老員外問好,老員外滿臉笑容地問我:「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我告訴老員外:「我叫周劭品,今年十歲。」老員外對著爹說:「這個孩子我好喜歡,好像過去認識一樣,他現在都在做什麼?」爹回答:「他現在每天跟著我到田裡種菜,今天我們要將菜送到偏遠的地方去。」老員外問爹:「要不要讓我來栽培這個孩子?我一定會把他帶好,請你放心。」爹遲疑了一下,老員外繼續告訴爹:「將來長大種菜,過著簡單的生活也是件好事,但如果孩子的未來更有發展,你是不是也應該給他一個機會,說不定將來他能當個好官來造福百姓?」爹聽了覺得有道理,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在老員外一再地說服下,爹終於答應了。

就這樣,我十歲開始去到老員外家中居住,他用心地栽培我,凡事都教我好,還讓我讀書。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辜負老員外對我的栽培,所以我很精進用功,每一天都不敢懈怠。

考上小官職後,很快又升遷,我並不喜歡邀功,所以在百官之中,我是沒沒無名的一位,皇上並不知道我。

有一年,整個國家面臨嚴重的乾旱,百姓們求不到雨,懇請皇上跟著百姓一同求雨,只要皇上一跪,老天爺一定會立刻賜雨。皇上跟著求雨,在地上又跪又拜,天空卻還是沒有降雨,有人說或許要再等個幾日,但幾日過後,還是沒有雨落下。皇上為了解決乾旱,告訴我們這些官員:「誰有辦法可以求到雨,想出解決乾旱的方法,朕絕對大大有賞!」每個官員都絞盡腦汁地想,卻想不出個好方法。我雖然也不懂怎麼求雨,但從小當我遇到不知道該怎麼解決的事情時,就會一種預感讓我知道該怎麼做。這次的乾旱,我似乎也有這種感覺,猶豫多日,為了百姓,最後還是決定告訴皇上:「百姓的稅金收得太重,如果能降低稅收,減少皇宮裡的部分開銷,這樣雨就能降下。」許多官員聽到我這麼說,全都在笑,他們不相信這樣就能降雨;但皇上別無辦法,即使他也不怎麼相信,還是照我的方法試著做做看,於是命人立刻改定稅收,重新編列皇室裡的預算,百姓們得知後,全都高興地歡呼。不過幾日,天空立刻降雨,這讓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雨還下得不夠大,皇上又問我:「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又有感覺了,我偷偷稟告皇上:「地方上有太多貪官,他們盜用國銀,與奸商互相往來,壓榨百姓,使百姓苦不堪言。如果能處置這些貪官,讓百姓生活恢復平靜,天空自然降雨。」皇上立刻派人調查,將所有貪官全都先押入地牢,由新官上任,重新改制。皇上英明,百姓全都跪地感恩皇上,苦了這麼久,終於得救,不用再過著不安的生活。不到幾日,天空立刻降下大雨,皇上站在窗邊看著屋外的雨水,口中念著:「真是不可思議!」

從此,我受到皇上的器重,雖然我並不喜歡出鋒頭,但我盡力幫助皇上,只要是對百姓有益之事,我都會鼓勵皇上去做,民心一旦安定,災難就不會頻繁發生。

這一生我安詳離開人間,沒有任何病痛,也沒有任何徵兆,六十四歲這年,在一天夢中離世。當我的靈出體時,我看見有光在接引我,是一道好亮的光,我往光處不斷往前走,竟然就走到天宮裡。由玉皇大帝派任我擔任雨神,在各地方適時地降下雨水,讓大地生靈及百姓都有雨水的滋潤。

如今,我有幸能帶著雨水來解救台灣乾旱,並蒙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心中感激不盡。

一個地方發生災難,很少人會關心到畜生及大地生靈,蘇佛慈悲,知道這些畜生因為受到台灣人的宰殺,而心生怨恨,靈還在空間之中,一層又一層地堆疊,才使得台灣無雨。蘇佛法身以智慧救度此些畜生靈,讓牠們全都恢復原狀,恢復人身,並讓他們看見自己的過去。台灣人一向信佛,信因果,當他們知道這全是因因果果時,便放下怨恨之心,願意跟隨前方西方三聖而去,解脫離苦。

如今空間之中還有靈,其實在板塊擠壓出台灣島之前,就有業力存在了。每一個國家的人民都有共業,是業力讓人民共同生活在一起,也是人民生活在一起後,又共同造下業力。只要有業,就有苦,也會有災難,人民必須共同承受。蘇佛慈悲相助,超度化解業力,才讓台灣人民少受一些苦,乾旱是共業,解業之後才能解苦。

劭品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周劭品

 

牌   位:台灣乾旱求雨,南區降雨求超度之雨神,雨神所帶來之生靈,大小雨珠眾靈,台灣降雨空間中之有緣眾靈,及所傷之蜎飛蠕動等生靈,無量大數,代表:周劭品(求恢復,求淨化,求超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