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中區雷神 童秀鐘《救苦救難》

台灣中區雷神 童秀鐘——

    救苦救難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

雷神童秀鐘:

哀號聲從峭壁中傳出來,是峭壁裡受報的眾靈,他們全都在騷動之中,是這句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聲,將他們從空間中喚醒,他們全都激動地跪地痛哭,懺悔自己過去所造之罪業,懇求阿彌陀佛慈悲相救。

蘇佛慈心,帶來金光和南無阿彌陀佛聖號在台灣上空,除了救起無量無邊的台灣幽靈、鬼神眾,以及台灣人宰殺、販賣、所食之雞、鴨、鵝、豬、羊、牛、海產等眾靈之外,就連峭壁、岩石、大地、地層、塵沙、花草樹木等裡頭的眾靈,皆蒙此次超度因緣而得救,數量多到難以計數,滿滿的,覆蓋天際,然後隨著金光和西方三聖而去。此景相當殊勝壯觀,秀鐘看得相當讚歎,心中亦不斷跟隨稱念彌陀聖號,佛法浩瀚,真正是法力無邊!

此些於峭壁、岩層中的眾靈,諸多皆是無惡不作的魔眾,早在這些魔眾開始受報之時,空間之中早已知曉,再千年或數萬年後,將會由人道帶來一道強大的金光,將這些魔眾救起,這些魔眾只要發露懺悔,皆可隨著金光離開受報空間,一切重新開始。如今可見,帶來這道金光的人就是蘇佛。

此次台灣遭遇之災難,無水而致乾旱,若不是蘇佛出生於台灣,慈心解救台灣,以法身日日觀想超度,台灣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便有雨水落下,甚至直接降落於水庫之中。對此,許多人相信,也有許多人不信。信者,若能感佩佛法之浩瀚而精進念佛,身體力行於佛所教化之中,此生必定可以得救,甚至能如同蘇佛一樣證得法身,解救自靈,亦能超度無量眾生。秀鐘期待能有更多人發心,隨佛救世,將能化解更多災難,度眾離苦。

我是童秀鐘,在成為雷神之前,我是一隻神鳥,形態相似鳳凰,又比鳳凰體型更加巨大,兩翼及全身有多種羽毛色彩,如金色、橘紅色、寶藍色及紫色,顏色亮澤鮮豔,散發微微光亮,相當好看。

我的身體能耐熱、耐寒,身上的羽毛隨著溫度高低而產生變化。身處在冰雪之中,全身羽毛瞬間變成紫藍色;飛過烈日,身體立刻轉為火紅的顏色,神似火鳥一般,但並非是火鳥;在不熱不冷的常溫之中,羽毛保持在金黃色彩,亮麗的光澤,是其他鳥類所沒有的。

我沒有固定的棲息地,時常移動棲息的位置,哪裡需要我出現,我便出現在哪裡。我的壽命很長,可以超過百歲,甚至可達二百歲,每當我做一件善事,我便延長一年的壽命,直至身體無法繼續運作為止。

我不吃蟲類,不傷害任何生命體,而是食仙果為生。人間有仙果,生長在人類未曾到過的地方,仙果的大小大過一般的果實,每一顆仙果皆是自然香甜,其香氣非是一般果實之果香,而是仙界中之清香果味。一顆仙果的能量,足以補充我一天所需,一日只需一顆。每當我從仙果樹上咬下一顆仙果,隨即又長出一顆,永遠不會有用盡的時候,故不須四處尋覓果實,隨時都能有仙果食之。

有村民疑惑地互相討論著:「為什麼這麼久沒下雨,我們的作物還能繼續生長?」「是啊!真的很奇妙,我們祈求老天爺能降雨,但老天爺不理會我們,始終沒有下雨。不過,這田裡的蔬果還是正常地生長,所有的生物還是像平常一樣地過日子,就連我家裡的井水好像也取之不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其實是我默默在幫助他們。

此村莊的人民,本就不需要受無水之苦,是遭有心者惡意施法所害,欲使人民及萬物因無水而亡,傷及之生命將是難以計數。於頂峰上歇息的我,自然感應,只要是我能效力之事,我皆願意相助,但我不曾在世人面前現身,而是於人們睡夢之時出現。

夜半裡,我帶著遠方的淡水來到此村莊,將大量的淡水吸入我的腹中,來到村莊後,將水從腹中引出,化作無量無邊的甘露,滋養整座村莊,使作物能夠生長,使大地不受無水傷害,使井水不會有乾枯的時候,如此,萬物才能繼續生存。每一天夜裡,我皆如此作為,即使當時施法者想以法術捉拿我,我依然無所畏懼,因為我的正力與光芒可以抵擋任何外力對我的侵害,即使施法者法術再高強,我也能逃離他施法的空間,不受控制。如此多的生命,在我的幫忙下,足以繼續生存下來,直至天空降下雨水,我才結束對這個村莊的協助,前往下一個去處。

有孩子在尖叫,是孩子的靈在夢中被帶走,又是有人惡意施法,欲抓走孩靈,用孩靈來做法,增長其法力。我正在山谷中歇息,雙眼能見孩靈受苦之樣,立刻飛往正在受害的村莊。夜夢之中,施法者變出各種誘惑孩子的東西來勾引孩靈,孩子們無法分辨是真是假,看著眼前的甜糖,便隨著甜糖不斷往前走。走不到幾步路,靈離體後立刻被抓拿,一旦靈被帶走,就無法再回到體內,故村子裡有愈來愈多的孩子無故身亡,皆於半夜中斷氣,令人不解。

無人能知真相,我明知,故現身相救,不讓無辜的孩靈受苦。當孩靈在夢中即將被帶走時,我經常現身在孩靈面前,展現出七彩的毛色,吸引孩靈的注意力,將孩子從幻境中帶出,不讓孩子的靈被勾走。如此幫助之下,村子裡漸漸沒有孩子無故死去的情況,讓騷動不安的村子又恢復原來的平靜。

我離開這個村莊,又往下一個地方飛去。

傳染病在城鎮裡傳染開來,有愈來愈多人身上染上病症,一開始先是皮膚紅癢,接著開始潰爛,嚴重者致死。一戶又一戶都開始有病情傳出,整個城鎮到處都是哀號聲,因為潰爛的皮膚會發痛,劇癢,實在令人難以忍受。不論百姓如何跪天祈求,皆不見好轉現象,病情依然肆虐全鎮,甚至開始傳染到隔壁鎮上,使人心惶惶。

我於山林之中得見此相,此皮膚病是絕症,在世間無藥可醫;但我知道,我的唾液絕對能治癒此病。於是,每一天夜裡,我皆將唾液吐入每一口井中,讓人民在飲用井水的過程中,就能治癒身上的病症。

很快地,百姓們身上潰爛的範圍變得愈來愈小,甚至輕微感染者已經痊癒,這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怎麼突然間每個人的病症都好轉起來。於是,大家相信這絕對是老天保佑,是上天憐憫蒼生,才會幫助早日化解災難。

離開此城鎮,又繼續飛往下一個地方。

飛行之中,我已得見有一大批帶著邪惡之氣的妖怪,準備要侵襲人類。他們數量眾多,勢力相當龐大,縱然如此,我還是跳出來要保護百姓,不讓任何一位百姓受到他們的傷害。我可以預見,如果他們侵襲百姓,將會吸百姓體內的精氣,來滋養他們的靈性。我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於是在半空中與大批的妖怪對抗,他們數量是我的百倍之多,聯合全部的力量,準備要攻擊我。

我用盡全身的力氣,不斷和這群惡靈對抗,但他們的勢力不斷增長,最後,我因為敵不過他們,身體遭到嚴重的傷害而跌入深谷中。於此時,我已經在世間活了一百四十六年的時間,時間也差不多,夠久了。

當我的靈離體後,立刻由天兵天將帶到玉皇大帝面前,我依然還是一隻神鳥的樣子,玉皇大帝清楚知道我在世間所做之事,讚美我的善行,直接派任我擔任雷神,感恩玉皇大帝。

我以一隻神鳥的身形擔任雷神,我還是繼續在保護天下百姓,只是我保護方法不再像以前那樣,而是聽從玉皇大帝的指令,跟著風神、雨神、電神,去到每一個需要水的地方,在我們四大天神的合作下,很快完成任務,為該地方帶來適量的雨水,讓百姓們能有水可過生活。

這一次,我隨著風神、雨神、電神來到台灣,雖然沒有打雷,但我依然在空間中隨時等候指令。看著水庫裡的水已經慢慢往上漲,心中替台灣人民感到歡喜。

蘇佛的法身還繼續在台灣上空超度,眾靈之多,還未度盡,但已經有非常多的靈蒙受蘇佛救拔,為台灣化解許多業力,很快便能化解乾旱,安定人心。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牌  位:台灣乾旱求雨,中區降雨求超度之雷神,雷神有緣眾靈,及台灣降雨所傷之蜎飛蠕動等生靈,無量大數,代表:童秀鐘(求恢復,求淨化,求超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