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風神 趙生祥《做人的滋味》

風神 趙生祥——

    做人的滋味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三月十八日

風神趙生祥:

我吹著風,從海上夾帶著水氣,前來澳洲香光大佛寺所在的古邦吉上空,雲層凝結,厚重的大水珠,降下豐沛的雨量滋潤大地。

在這片飼養大量牛羊之地,充滿著牛靈、羊靈等畜生靈的怨氣,聚集於空間之中,阻擋水氣降落此地。業力不斷在翻攪,殺業仍然持續不斷,要讓此地落雨並非容易之事。一直以來,所有生活在這塊陸地上的生物,皆只能默默忍受無雨之苦,直至蘇佛求雨,帶動萬靈念佛,業力之中方才出現轉機。

我是跟著此批神眾前來求超度之風神,名叫趙生祥。我感恩能有福報來到此地,感恩蘇佛慈悲救拔。我早已知蘇佛慈悲救世之舉,時常能見蘇佛法身遍布各處超度萬靈,心生歡喜、讚歎,故發起度眾之心,此一念,力大無窮,如今才有此因緣至此蒙蘇佛救度,感恩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我明白此地訪問之規矩,現在就由我來說說自己的過去。

大約三千七百年前,我出生在中國一個偏遠的地區。我的父母生下我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將我隨便丟棄在草叢堆裡。我的生命本應該絕,卻還有福報繼續活下來,把我的生命救起來的不是人,是一隻野生的母牛。

這隻母牛獨自生活在叢林之中,牠沒有跟隨其他牛群生活,也沒有被人飼養,自己在叢林中吃著地上的雜草維生。當母牛發現我時,立刻用牠的嘴將我推到叢林裡一個非常隱密且溫暖的地方,再用牠咬來的乾草蓋在我的身上,讓我取暖。當我肚子餓得嚎啕大哭時,牠躺在我的旁邊,讓我喝牠的牛奶填飽肚子。我就在這母牛的餵養下,漸漸長大,而且長得身強體壯、四肢發達。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母牛就是我的母親,所有叢林中的動物、花草樹木,乃至地上的蟲子,全都是我的友伴。我沒有語言,但我可以很自然地和這些動植物對話,這是我從小在這個環境下所發展出來的本能,是用我的心語,自然而然地和萬物互動,沒有語言,沒有動作,是一種無形的感應,它們能明白我要表達什麼,我也能知道它們在對我說什麼。

天氣漸漸轉涼,我問大熊:「什麼時候過冬?」大熊能懂我要表達的意思,很自然地回應我:「快了!我們一整個熊家族都準備要冬眠了!今年冬季特別寒冷,你也要找個溫暖的地方躲好,不要受寒了!」我笑笑地看著大熊,告訴牠:「我的母牛娘親已經幫我找好避冬的地方了,就在深山裡的一座山洞,這整個冬季,我們即將在那裡過生活,心裡很期待,因為那個地方我還沒去過。」跟大熊說完話後,我最要好的兔子姊妹全都跑出來了,我告訴牠們:「今天我不玩捉迷藏了,你們那麼會躲,我根本找不到你們。所以,今天我們來爬樹!」兔子姊妹對爬樹沒有興趣,倒是松鼠和猴子兄弟全都跑出來了,牠們對我說:「要玩爬樹遊戲,就應該要找我們才對!今天換你跟我們比,誰爬得快、跳得遠,誰就是贏家!」聽起來很有趣,我高興得立刻答應,以我的能力絕對不會輸給牠們,這是我在這個環境下所磨練出來的。

果然第一場比賽真的被我贏了,所有在現場觀看的羚羊叔叔、鹿阿姨、驢子伯伯、長頸鹿哥哥,還有好多動物家族,大家對我的表現發出讚歎的聲音。不服輸的猴子兄弟氣得兩個臉頰紅通通,牠們還想繼續比下去,非要爭到贏不可,我們繼續玩下去,直到我的母牛娘親呼喊我,我們才結束這場比賽。

我跟我的母牛娘親一共生活十二年,我知道我是人類,我的母牛娘親有告訴過我,牠對我說:「在叢林之外,有人類生存,那裡才是屬於你的世界。」每次母牛娘親對我這樣說的時候,我心裡都很難過,甚至還有些生氣,因為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跟母牛娘親有什麼不同,我們只是身體長得不一樣而已,其他沒有什麼不同。牠吃草,我也跟著吃草;牠睡草地上,我也跟著睡草地上。我們還能自在地對話,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為什麼母牛娘親一定要把我當作人,一定要我離開?母牛娘親沒有多說,還是告訴我:「你終究要回到人類的地方去。」

十三歲這年,是我的人生出現最大變化的一年。這年,第一次有人類進到這座叢林裡,他們才剛踏進來,我們這群好友們立刻嗅出他們帶有敵意的味道,原本我們還快樂地到處玩耍,一瞬間全都躲藏起來,就怕被這群人類發現。我躲在一堆非常高的草叢裡,他們若沒有仔細看,是絕對不會發現我的。當他們經過我躲藏的這片草叢時,我竟然鼻子一陣發癢,忍不住就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這群人立刻大喊:「有動物在這裡!」正當他們要走進草叢裡時,我的母牛娘親突然走了出來,有一位獵人看見,驚訝地大喊著:「這裡怎麼有一頭母牛!」其他獵人立刻跟著轉過頭看,喊著:「真的是一頭母牛!我們賺到了!賺到了!」我緊張地不斷用心語對母牛娘親說:「娘!娘!妳為什麼要走出來?妳快點跑啊!」母牛娘親還是沒有跑,牠告訴我:「我老了,已經是一頭老母牛了,再活也不過一兩年而已,不差這一點時間。你還年輕,還是人類,娘希望你回到屬於你生活的地方,聽娘的話。」聽娘這麼說,我忍不住哭了出來,哭得好大聲,這群獵人又轉過頭來,驚訝地說:「草叢裡怎麼有孩子在哭的聲音?」他們又跑過來看,喊著:「真的是一個孩子,看起來應該有十二三歲了。」這時候,其中一位獵人說:「你們有聽說王老夫人一直在找他的孫子嗎?」另一位獵人說:「你是說那位有錢的王老夫人?」「是!那位王老夫人曾經有個兒子和媳婦,還有一位剛出生的孫子,但一場大火奪走了兒子和媳婦的生命。她的媳婦很偉大,剩下最後一口氣,還是穿越過大火,將自己的孩子救出來;只是,她媳婦的屍體被發現時,已經看不見她的孫子了,沒有人知道她的孫子被帶去哪裡。現在時間算一算,她的孫子差不多就是十二三歲的年紀。」另一位獵人說:「這個孩子長這麼大了,竟然全身都沒穿衣服,頭髮長得披肩,還全身髒兮兮的,看起來應該是生活在這個叢林裡。該不會……他就是王老夫人的孫子?」這群獵人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在那當下,我其實聽不懂他們所說的語言,但我的內心清淨無染,就算不懂人類的語言,我也能略略知曉他們在談論些什麼,那是一種很自然的感應。

這群獵人把我和母牛娘親帶出這座叢林。這是我十三年來,第一次踏出這片叢林,第一次看見外面的人類世界。

獵人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件破舊的衣服給我穿上,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怎麼穿,他們只好幫我穿上,並教導我:「這個叫做衣服。」我穿上衣服後,瞬間變得不會走路,覺得全身好像受到綑綁一樣的痛苦,不斷扭動我的身體,想要從這件衣服掙脫出來。獵人告訴我:「人類穿衣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你不穿衣服,走在路上會嚇到人的!不要再扭動了,很快就會適應。」母牛娘親在一旁對我說:「聽他們的話,他們是人類,正在教你人類怎麼過生活。」我聽母牛娘親的話,就沒有再掙扎了。

獵人把我帶到一間房子前面,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人類住的房子,覺得很新奇,很特別。獵人在大門口外叩門三聲「叩叩叩」,並對著屋子裡叫喊:「請問王老夫人在嗎?」屋子裡有人回應,沒過多久,門便打開了。開門的人問:「請問找老夫人有什麼事嗎?」獵人說:「你是老夫人的貼身僕人吧?幫我們告訴老夫人,我們找到她的孫子了!」僕人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覺得難以置信,望了我一眼後,搔搔頭走進屋子裡。她才剛進去,很快又走出來說:「老夫人有請,快進來吧!」

獵人把母牛娘親也帶進去,要母牛娘親待在院子裡不准偷跑,我看了母牛娘親一眼,母牛娘親對我說:「別害怕,娘在這裡保護你。」聽到娘不會離開,我放心地跟著這群獵人進到屋子裡

我不停地四處張望,這是我第一次走在這種有屋簷和四面牆壁的房子裡面,我也不知道這叫做房子,總覺得這個東西比山洞還要厲害,所以我非常好奇地四處觀看著。

獵人帶著我走到老夫人面前,老夫人激動地問:「你們說我的孫子在哪裡?」獵人立刻將我推出來說:「就是他!」老夫人驚訝地看著我,站起身來走到我面前,摸摸我的臉,然後立刻流下眼淚哭著說:「這就是我的孫子沒有錯!他臉上這個疤,是剛出生不久後被刀子劃傷的,我永遠都記得這個疤,他就是我的孫子沒有錯!」獵人們看見老夫人高興的樣子,便對著老夫人伸出手說:「既然我們幫你找到孫子,那是不是應該要給一點什麼呢?」老夫人明白他們要的是什麼,立刻叫他身邊的丫鬟:「快去裡面準備一些出來!」丫鬟抬了一箱東西,裡面全都是我沒有看過的東西,我不懂那是什麼,但這些獵人看了很歡喜,心滿意足地抬著這箱東西準備要離開。要走之前,獵人想起我的母牛娘親,又轉過頭對老夫人說:「院子裡那頭老母牛就送給你們了!原本我們還打算抓去賣錢,賣不出去就自己宰來吃;但是現在,我們有這一箱就夠了,那頭母牛我們也不要了,就交給老夫人處理吧!」獵人一說完,便離開老夫人家中。

獵人走了之後,老夫人對我說了很多話,我大概能聽懂老夫人在對我說什麼,但我不會用語言回答他,我也不會比動作,因為一直以來,我和叢林裡的動物都是用無形的心語在對話,所以現在老夫人對我說話,我就像個木頭人一樣,沒有任何回應。

老夫人問他的丫鬟:「剛剛那群人說的母牛在哪裡?」我一聽這個語氣、音調跟表情,就知道他們在說我的母牛娘親,我立刻睜大眼睛,拉長耳朵,想知道他們要把我的母牛娘親帶去哪裡。老夫人注意到我的反應,問我:「這隻母牛跟你有關係嗎?」老夫人看我激動得全身顫抖,便知道這隻母牛對我的重要性,於是告訴她的丫鬟:「把母牛帶到我們後院去吃草吧!」雖然我的母牛娘親站在院子裡,和我有一段距離,但我還是同樣可以用心念和母牛娘親對話。我告訴母牛娘親:「娘!我們可以不用分開了!」母牛娘親告訴我:「看來這位老夫人是你的親人,要好好聽她的話。」

我全身被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頭髮也被整理乾淨,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趕快跑去後院給母牛娘親看我的樣子,母牛娘親說:「長得很好!終於回到人類的生活了。」

老夫人雖然年紀大了,身體依舊健朗。她想要了解我這些年來都過什麼樣的生活,但是我一句話都不會講,於是老夫人先教我學說話,也教我稱呼她一聲:「祖母」。

或許因為我是人類的關係,又或者因為我的內心清淨,所以學習語言的速度很快,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已經可以用語言和祖母對話。我第一句話要告訴祖母的,就是:「外面那頭母牛,是我的娘。」祖母聽到的時候非常驚訝,我將母牛娘親照顧我的過程全都說給祖母聽,祖母心中萬分的感恩,立刻將母牛娘親帶進屋子裡,想要讓母牛娘親有更好的環境生活。但我的母牛娘親告訴我:「再豪華的房子對娘來說都不是最好的環境,只有在大自然中才是最適合娘生活的地方,若是硬要娘住在屋子裡,那對娘來說太痛苦了。」娘說的,我能明白,因為我和娘一樣不適應這個環境。我時常在這間屋子裡跳來跳去,有時候跳到桌上,有時候還會爬在牆壁上,我懷念叢林裡的生活,這間屋子對我來說,好不適應。但母牛娘親還是叫我要學習,我必須習慣這種生活模式,就因為我是人類,這本就是人類生活的型態。

每次我將自己和娘的對話內容說給祖母聽,祖母都會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我有辦法和一頭牛說話得如此自然?祖母還不知道我不只和母牛娘親可以對話,我甚至和萬物都可以自然地侃侃而談。

住在祖母家中不到半年的時間,整座村子就出現奇怪的現象,常常有地方起火,令人心惶惶,村民們查不到確切的原因,開始有人懷疑:「是不是有誰偷偷放火?」沒有一個村民承認,也找不到證據證明是誰放火的。

我偷偷告訴祖母:「接連發生的火災,不是有人惡意放火,是人心所致。」祖母很驚訝問:「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回答:「是火神告訴我的。」祖母很驚訝:「火神?」我告訴祖母:「不只火神告訴我,就連森林裡的動物也跟我說了。村民們的心不平,為了和隔壁村爭奪水源,心一直處在不平的狀態,不平之中有瞋火,瞋火引來一次又一次的火災。如果想要停止這一切,就是要讓心平靜下來。如果大家的心可以變得平靜,那我可以跟風神和火神商量,不要再讓枯草起火。」

祖母說的話,村民們願意聽,為了不讓村子裡再發生大火,村民們決定不再爭奪水源,當村民們的心平靜下來後,果真就不曾再有火災的情況發生。

村民們知道我有這樣的能力之後,我成為村民和萬物之間溝通的橋梁。尤其村子裡常常颳起大風,卻少有雨水降落之情況,讓村民相當困擾、擔憂,他們常透過我和風神、雨神、雷神及電神溝通。我運用自己內在的正力,加上我內心的清淨,喚來風神和雨神;但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讓他們在此地降下大雨,除非村民們發願不再殺生。我也曾經算是生活在森林裡的一隻動物,我清楚明白當人類要捕捉及宰殺動物時,動物內心強大的恨意,真的足以讓一片草原起火焚燒,甚至讓一個地區長年無雨,那就是恨,很深很深的深仇大恨。

村民們聽了我的話,不再傷害任何一條生命,在我的溝通之下,風神吹起狂風,天空迅速飄來大朵大朵的烏雲,在村子上空降下充足的雨水,灌溉這片乾枯的大地,化解村中長年無解的旱災。

母牛娘親在我十五歲時離開我,我心中非常的哀傷,在祖母的引導下,依照人類喪禮的儀式,將母牛娘親安葬,並在墳前立碑,表達我對母牛娘親的敬重。我答應母牛娘親,我會好好地活在人間。

我曾經問祖母:「人類和森林裡的動物有什麼不同?」祖母回答我:「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沒有什麼不同。」我疑惑地問:「那為什麼母牛娘親一定要我回到人類的生活?」祖母說:「你覺得自己在森林裡和這邊生活有什麼不同?」我回答:「在森林裡,我每天無所事事地到處玩樂,回到人類的環境生活後,我做了很多事,我用我的能力幫助了很多人。」祖母說:「就是啊!你是人,你有能力可以救人,母牛讓你回來是對的,因為這麼多人都因為你的幫忙而得救,這不是一件好事嗎?」這麼說,我似乎能夠明白,做人的目的或許就是幫助人吧?

我主動跟著祖母到處行善,因為這就是我當人的目的,我從行善中漸漸品嘗到做人的滋味,原來一個人的潛力無窮無盡,只要我有一顆善良的心,我可以發願幫助很多人。

我的生命在六十七歲結束,有一道光照在我身上,牽引著我的靈魂進到一個光明的世界,那是天宮。玉皇大帝派任我擔任風神,讓我能帶著風繼續行善。我的最後一站就停留在此地澳洲香光大佛寺,吹來一陣風,帶著烏雲前來,完成我最後的任務,讓雨神在此地降下大雨。

感恩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感恩蘇佛慈心,讓我們風雨雷電神有機會來此求度,我們珍惜萬分。

南無阿彌陀佛。

牌   位:澳洲香光大佛寺求雨,前來求超度之風神,及風神所帶來之子民、風中眾靈,數量難計數,代表:趙生祥(求淨化,求超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