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北區電神 張修雲《解苦》

台灣北區電神 張修雲——

解苦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我是唐山過台灣的泉州人,大時代的變動下,讓我不得不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灣,來台灣時我已經五十歲。於泉州時本來是個教書的老師,有太太和三個孩子,國民政府撤退時又急又快,我來不及帶上他們,一家就這樣分開。

來到台灣二十個年頭,我愛上台灣這塊土地,大家生活不富裕,但是很純樸、單純,且會互相照顧,一起挺過苦日子,這就是台灣。因此我對台灣有了情感,死後因緣之下我成為電神,守護著台灣這片土地。台灣曾經經歷過大大小小的變動,包括地震、颱風等,這些我都看在眼裡,每次我都相信台灣能夠挺得過去。這次台灣遇上了無水之苦,我本來很有信心,但看到水愈來愈少,也忍不住開始緊張,但真理之下,我不能任意幫忙,且光靠我一人的力量也沒辦法下雨,還必須搭配風神、雨神及雷神。每一次我們執行任務,都是定好風吹得多大、雷電幾下、雨下多少,時節因緣而成的事,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就在水庫即將拉警報之際,半空中出現了蘇佛的超度身影,帶著超度團隊,先將台灣整個掃過一遍,帶走了飄蕩不知去向的幽靈,法身放光明之際,讓許多眾靈感到好奇,紛紛隨光而行。台灣中南部殺業之戾氣,眾靈積聚在整個空間之中,日漸乾枯的河水,河內渴死的魚、蝦、浮游生物、海草其實不斷地在痛苦求救,但沒有人知道。這點蘇佛看得清楚,還好也以法身將他們恢復。

此次台灣會遇上乾旱,其實也已經是可預期的,台灣人的人心隨著大時代的變化,為了享受或觀光迫使大自然受了污染,也為了跟得上世界流行,有著追求欲望的心,為了滿足口欲而殺生,這些都再再讓空間中不斷有一股吸力,將水一點一滴吸乾。因為無知而造作的罪業,仍須償還,也須付出代價,這是大家值得反思的。

這次若不是身為台灣人的蘇佛發心求雨,我無法想像人民的疾苦將會如何,無水的生活將造成諸苦,影響不只是人道,甚至是山河大地。

修雲代表台灣人跪叩南無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蘇佛、諸護法,還有香光大佛寺的四眾弟子。修雲可見得空間中佛放大光明,諸生靈跪叩見到佛及觀世音菩薩,有些被傷害的生靈哭泣,更有些念佛人看到佛趕緊跪下,整個台灣的生靈都很感動。如今法會進行中,大批又大批的台灣諸生靈皆受到佛及蘇佛慈悲的超度。蘇佛為台灣人,是台灣人的驕傲,希望台灣人能夠知道,此次台灣的缺水是佛來幫助我們的,修雲跪叩掩面感恩。

修雲是泉州人,來台灣後住在彰化鹿港。當初從基隆港下船時,很多人都積極地在找可以生存的工作,我身上帶了一些錢和貴重物,讓我可以撐一小段時間,一個人省著點用,二顆饅頭果腹,再配上一碗開水,就是一餐了,在大街上遊走了快一個月,還是找不到適合自己的差事。在接到老鄉的一封信後,我決定要前往老鄉所說的彰化鹿港,在當時那還是一個經濟蓬勃的港口。我轉了好幾班車,經過了一天後才到,下車後看到眼前的一切,跟北部的感覺完全不同。經過老鄉介紹,我找到一個當地人,他很願意幫助我,他是在鹿港開米行,幫我介紹了一個搗米的工作,這份工作很費力,但我這年紀有人願意請我,我就已經很感恩了。

做了五年,漸漸覺得自己體力已經大不如前,就決定用存的錢做點小本生意,涼糕,是在泉州家鄉時,老婆曾經做給我吃的,我憑著記憶研究了甜甜的涼糕,吃入口中是思鄉的好滋味。涼糕的生意不錯,鄉親父老都很捧場,尤其是鹿港幾個大姓氏的家族過年過節都會來找我訂涼糕,我這小小的涼糕攤很受地方的愛戴,大家吃得歡喜,我也做得歡喜。

幾個年頭過去,鹿港就像我來台灣後的第二個故鄉。我說起話來是道地的泉州腔,現在卻也可以說幾句道地的鹿港腔台語,這樣做起生意來特別有親和力。到鹿港這些年,此地也可以說是變化很大,從一個主要港口及城市,漸漸沒落下來。原本在此處發展興盛的產業,也都因為沒有了地域上的便利而搬離開,繁榮的城市變化好大,當然我涼糕的生意也差了很多;但生意的好壞對我來說不重要,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人而已,一個人飽,全家飽。

接近六十歲時,我接到在台北另一位老鄉的來信,信中告訴我,他在台北想要成立一個國小,在找老師,他知道我在泉州時就是在教書的,所以想要聘請我當老師來好好教育孩子們。收到這封信時,我很開心,決定要離開住了快要十年的鹿港。在這裡我結識了很多人,現在要離開了,心中有點捨不得,我做了涼糕發送給所有認識的人做為告別的禮物。搭車北上後,老鄉在車站等我,領著我到一處所,幫我打理好生活上所有的事。隔日,帶我去看了學校,學校並不大,但是應有盡有,學校已經收了二十個學生,看到孩子們這麼有活力的樣子,我的心都變得開朗年輕了。我彎腰向孩子們打招呼,老鄉要孩子們叫我「老師」,但孩子們說:「他看起來像爺爺。」老鄉立刻阻止孩子們說:「不可以沒有禮貌。」我向老鄉揮揮手,跟孩子們說:「你們想叫我爺爺,就叫我爺爺吧!我很樂意。」於是孩子們環繞在我身邊,喊著:「爺爺,爺爺。」我笑呵呵,露出很慈祥的笑容。

就這樣我以很重的泉州口音開始教書,剛開始孩子們聽不懂我講話,但久了,他們也自然明白。我從認識字開始教孩子們,和孩子們打成一片。孩子們的家裡有時候沒辦法讓所有的孩子都讀書,我便叫孩子把他們的兄弟姐妹也帶來學校,我免費教他們。但老鄉說,我這麼做會壞了學校的規矩,我便只好利用沒有課的時間來教沒有錢讀書的孩子。孩子們多數都很乖,很孝順,多半是利用家裡的事情忙完後剩下的時間才來學寫字。

當我全心全意投入教書時,學校來了一位幫忙打掃的中年婦女,每天做事都相當的認真。就在一天中午,我坐在大樹下休息,她剛好來掃地,便跟我聊了個天。她說她是孤兒,爸媽被日本人給殺死,她是被好心人給收養的,一生都過得很辛苦,我聽後覺得心有點酸酸的。她叫麗珠,相談甚歡下,我們倆總會在這棵大樹下談談天,談談人生,談談過去和未來,沒多久我們成為沒有結婚的相好,我六十八歲,她五十八歲。老鄉說我是老不修,但我沒有解釋,我們兩個心靈陪伴比身體陪伴更多。

教書的日子,七十歲退休,退休後常常會有學生來家裡看我,也會邀請我一起參與他們人生的大事。我與麗珠聊聊天,一起種種花,我們陪伴著彼此,直到病魔找上我,麗珠陪我走完末後的人生。來台灣二十年,台灣很多地方和人情味,都讓我特別的留戀。我雖為泉州人,但已經真正把台灣當成我的家,在台灣開放可以回大陸時,我沒有回去,因為知道就算看到家人,所有的感覺也已經不同了,所以我沒有再多想什麼。

這一生,生於泉州,死於台灣,本以為自己會成為台灣鬼;沒想到有一道光來接我,我到了天道第一層天。於天道幾年後,玉皇大帝召見我說台灣北區有一個電神的缺,問我要不要擔任,我沒有猶豫,既然是為台灣服務的,我都好。擔任電神四十五年的時間,於此時遇到台灣缺水,玉皇大帝再次召見我,要我配合來幫助台灣求雨的蘇佛,如果台灣功德、福德夠,且空間中怨恨的靈眾都願意放手的話,我便可協助下雨一事,我點點頭。就在蘇佛解開諸多台灣空間時,眾等齊往光明處,我看到大家都歡喜地跪地感恩。蘇佛指定下雨最好要下在水庫,我們聽候指示,便安排下雨一事,雨一下,灌溉了水庫,暫時緩解生靈乾旱求救之苦。人道、生靈都滿心歡喜下雨一事。

感恩佛及蘇佛幫助台灣,否則無水之苦難能想像。缺水一事,我希望台灣人也能夠自我反思。感恩一切。

張修雲

 

牌位:台灣北區空間中諸多停留之生靈,受乾枯、乾旱所苦之生靈不計數,代表:張修雲(求恢復、求淨化)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