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北區雷神 黃永來《剛正為善之醫者》

台灣北區雷神 黃永來——

剛正為善之醫者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我是雷神黃永來,一生剛正不阿,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與生帶來的山東硬脾氣讓自己吃了不少苦頭,但我從不後悔,我認為人天生會對自己找理由下台,如果沒有把這個理由說出點破,就沒有進步的空間。當然點破者必須能夠以身作則,要看清楚事實真相,才能站穩腳步,說出之後才能真正讓對方得到幫助,畢竟在這些過程中會造成彼此之間的摩擦、不悅,但如果對方因此而能夠改過,那也就值得了!

其實很多時候不干我事,不必多管閒事,但卻是看不過去,這樣的個性得罪了不少人,因為人們多喜歡聽好聽的,不喜歡聽真話,真話有時候聽來挺刺耳的,如果沒有心量的人,還會把你記上一筆。幸好在之後的行醫中,見到眾生的苦,讓自己剛正的個性自然變得柔軟許多。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公理正義的存在,這一切都在因緣果報之中,逃不了上天的眼睛,逃不了閻羅王的記載,也逃不過自己的心,日子過得坦然明白,是我這一輩子的寫照。

黃永來於天界早已耳聞蘇佛之功勳,從剛開始於石碇超度二十八層天天人時,即已轟動天界;沒想到人道念佛能夠修行到能將天界天人及四聖聖者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直至如今多年已過,蘇佛超度功夫蒸蒸日上,受到好處的絕對是受苦的眾生,這是目前末法時期非常迫切需要的人才。蘇佛一人承擔此超度救世之大任,我們天人衷心佩服之外,若是有能相助之處,必當挺身而出。果然於此次台灣旱災,蘇佛身為台灣子民得此消息,雖然此時身是於澳洲香光大佛寺,但是心繫台灣,為台灣旱災求雨,取得玉皇大帝之相助。不久之前我亦收到玉帝來旨,命我前往台灣同雨神、風神、電神待命,隨時依蘇佛超度之情形實行降雨之責,我受之並立即前往。

樂於見到前幾日蘇佛超度台灣各水庫上方,使布滿水庫上方之冤靈數減少而成功下雨,我亦於前三日參與北區水庫下雨之任務,如今能得到進入佛寺西方法性土接受訪問,而後可以送往西方極樂世界。降雨前送出雷聲,讓大地生靈知道即將下雨,能來得及躲雨,這本來就是我該盡之職責。雖然此次之況並未送出雷聲,感恩阿彌陀佛的愛護,我身為此組的組員依然是被列入可以送往西方極樂世界的名單中。

黃永來於一千年前出生於大陸東北,是個標準的東北漢子,體格壯碩,個性大而化之。水餃、麵食一直都是我們的主食,從小就看著父親滾麵桿子到長大。父親開了一間餃子館,與母親兩個為了養家活口,帶我們這幾個孩子長大,常常是從白天忙到晚上,準備好明天的麵食,休息之後又開始忙碌的一天。他們省吃儉用的,衣服常常是沾滿了白色的麵粉,幾乎有的衣服就是工作服,都可以看到麵粉留下來的印子,那是洗也洗不掉的痕跡。只有一套臨時外出或者是親朋好友婚慶時可以穿的衣服,而那一套衣服從我小時候,一直到長大離開家鄉到外地去賺錢,都是同一套衣服,就可以知道父母是多麼的節儉。

父母生了三男三女,卻因為父母近親通婚,所以兩男兩女當中有的流產,有的生下來不久就死亡,到最後只有留下我跟姊姊兩人,所以在父母心中,我們兩人是他們的寶,給我們最好的教育。雖然當時的人對於教育並不是很重視,但父母認為有好的教育可以避免受苦,希望我們不要跟他們一樣吃這麼多的苦。餃子館的收入還不錯,父母想要存一點錢,以備之後我們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用得上。

當初父母近親通婚,乃是因為兩人從小一起長大,之後遇到亂世,在互相照顧之下而結為夫妻。當時並不知道近親不可以通婚,而是之後相繼流產後才從醫者那邊得知,所以父母認為醫學教育的普及是非常必要的。從小他們就灌輸我這樣的觀念,或許我先天也帶著學醫方面的天分,使得我對於身體的變化及生病時的照顧,會特別地注意。

在家鄉,父母先讓我學文習字,而後到漢藥館學習草藥及如何用藥治病,而後又把我送到京城的一間漢藥館,是由御醫退休的醫官所開設的,希望我好好學習,能夠學有所長,以後能夠濟世救人。我也希望自己不要辜負父母對我的期願,能夠救世也是我從小對自己的期許。我沒有什麼童年嬉戲的回憶,有的是不斷地在學習草藥、人體經脈、穴道、針灸,及實際的人體應用,所以當我三十歲時,已經可以說是一個有經驗的醫者,我常常投入其中,忘記時間的存在。在老師的幫助之下,許多官人認識我,並且指明要我幫他們看病,尤其一些隱疾需要幫他們保密。其實醫者為病者身分及病況保密,本來就是應盡之職責,只是官人們的身分敏感,更需要加倍小心。

我對女色一向敬而遠之,看見父母因為子女而忙碌不休,也見到許多身心上的疾病是因為男女接觸、情感糾結而引起,所以對於女性僅限於醫病的關係,而不可有情感,故我終身未娶。雖然不少女人對我有意,但是我卻無心,只是領養了一個孩子。這孩子是一個官家後代,因為父母同時受害過世,留下他一人,於是我收留他為義子,事發當時他五歲,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孩子也懂事的,跟著我學醫,但總是有些隔閡。一切皆是緣分,緣起緣滅串起了人生一段一段的歲月。孩子自從生了一場重病,在我細心的照顧下,把他的命救起來之後,才把我當作親父看待,「義父,義父」地喚著我。我曾經將他帶回家鄉,父母並不勉強我娶妻延續香火,倒是孩子懂事,長大之後娶妻生子,將一子之姓列為黃姓,延續我們黃姓香火,也算是報答我養育之恩。

義子在我身邊,我也把我所學的一點一滴交給他,成不成材就要看他自己,我告訴他做人要盡忠職守,醫者是醫病,不論對方是什麼人,只要有緣遇上我們,都有職責盡力治他的病,至於能不能療癒跟各人的因果業報有關,這個部分不是我們醫者可以化解的了。有一句話叫做「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是有道理的,雖然說命運可以操之在自己手上,但對大多數人而言,除非下了一番功夫,修身養性、積功累德,否則難以擺脫命運及業力的安排。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對於一些盡力醫治後卻束手無策,仍然是無力挽回他的生命,便能夠坦然地接受事實,一切盡力就是了。這是我行醫多年所得到的結論,我將這樣的觀念傳給他,希望在他謹慎的個性之中能夠看淡生死,不須執著結果,結果不一定與自己所預期的相符合。

醫者如果有心要救人並不難,我常常利用農民收割後農閒時,回到家鄉幫大家看病,是義診,不需要收費。最常接受義診的是老人跟小孩,至於青壯年則是忙於工作,而且身體狀況是屬於人生當中的高峰期,所以義診時青壯年人數比較少見。而老人跟小孩,往往是家中青壯年奮鬥養家的目標,所以一家人的關係環環相扣,有如此的認知之後,能做為醫者對病者關懷慰問的話題。而且我也在義診中,加入了與自身疾病有關的醫學教育,雖然無法做到母親當初的醫學教育能夠普及的希望,卻已經能夠提高村民們自我照顧的能力,使得我在村民的心中是一個醫術好、親切、平易近人的醫者。這樣的我是另外一個我,剛毅正直是我的本性,在我人生歲月能夠加入這個親切的我,是一件好事,使得生活不會太嚴肅,輕鬆不少。

在我六十一歲時,過了寒冷下雪的冬天,大地漸漸回春,天空響起了春雷,我好像看到大地生靈紛紛醒來,冰雪漸漸融化,我的心中想著:春來了!又是一年的開始。回顧自己的一生,雖然不是榮華富貴,卻也是不愁吃不愁穿,在其他人看來算是豐衣足食。每年的義診及對村民的幫助,也算是回饋大家對我們的照顧,這是自己這一生最感到安慰的事。那幾天心中特別的寧靜,有一天的午後又聽到了天空雷聲響起,心裡正想著:今年的雷聲,響得特別勤。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四周一片的明亮,聽到了空中傳來了回應:這個雷聲是為你而響的,你該跟我走了!接著眼前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我雖然還想再問清楚一點,卻也覺得沒有什麼好問的,就這麼跟他走了,結束了我的一生。

人的生命要來要走,原來是可以這麼的快速,靈魂離開了身體,什麼也帶不走。才一瞬間我進入了光亮的天界,玉皇大帝在我的眼前,這一瞬間的變化帶著我走入下一個靈性生命的階段。玉皇大帝告訴我,此生習醫有成,而後以醫術救人並且傳後,這一生正直剛毅,為善助人的個性,很適合擔任雷神。於是我接下此職,猶如行醫一般,哪裡需要我,我便在那裡做好我該做的事。

此次收到了玉皇大帝的玉旨,至台灣進行解旱落雨,觀機打雷之職,得見台灣空間中布滿許多灰暗幽冥的冤氣,其中包含了各種生靈,除了鬼道眾生以外,尚有許多畜生道,可以得知這些豬、雞、鴨、魚、牛等畜生,來自於人們過度的宰殺,及使用過多的農藥造成。蘇佛並且打開了層層疊疊的空間,讓這些空間中的眾靈能夠出離得受超度,不再作鬼,否則百年、千年、萬年他們還是只能在空間中作鬼,無法得受超度,這真是蘇佛慈悲之舉。當這些無量無邊的眾生,於巍巍佛光遍灑之中,見到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時,這是他們心中熟悉認得的佛菩薩,大家感恩跪地哭泣,蘇佛法身忙碌地將大家送入佛光之中,讓大家得受超度。之後的空間中幽冥冤氣及眾靈們減少許多,可以得到下雨之果。所以能夠執行之前玉皇大帝應允蘇佛的,將雨水降於水庫上方,以緩解旱災缺水的狀況,於是我們依此執行任務,使得北區上方得以見到雨水落下。

如今成功落雨,訪問後可入西方極樂世界,是靈性生活的另外一個新的階段,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香光大佛寺,感恩大家!

黃永來言

 

牌位:此次台灣北區落雨有關的幽靈、有緣眾生,及求超度的台灣眾靈,不計數,代表:雷神 黃永來

牌位:雷神黃永來管轄區域之子民、家眷及執行打雷降雨有關神眾眾靈,不計數,代表:雷神 黃永來

入澳洲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