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北區落雨之電神 吳修平《依理而行》

訪問台灣北區落雨之電神 吳修平——

    依理而行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

電神吳修平:

從古至今,許多國家都曾經發生過乾旱,只要天空不下雨長達一段時間,大地上乾裂,生物難以生存,尤其危及到人類生存之時,就代表乾旱發生了。

修平在世之時,也曾經遇過幾次乾旱,當時解決的辦法,同樣是求雨,跪求老天爺降下甘露,可憐我們百姓之苦,足足一個多月的時間,才稍微有一點毛毛細雨。這已經是非常好的結果,有些地方的人民又跪,又拜,又磕頭,卻還是不見任何一滴雨。曾經有道士為我們呼風喚雨,那位道士道行甚高,對天做法,沒過多久時間,真的下起大雨了,我們高興得不斷向這位道士道謝;但,不過幾個月的時間,乾旱變得更加嚴重。我們不曉得為什麼會乾旱,為什麼沒有雨,更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來化解乾旱,在雨水還沒降下之前,只能默默忍受無水之苦。

現在的台灣,同樣遇到乾旱,台灣人採取許多限水措施,也有台灣人祭拜天神,跪求天神,懇求老天爺降雨,卻始終不見起色,直到蘇佛法身來到,天空才終於降雨。

蘇佛法身知道為什麼沒有雨,原來是太多太多的靈在空間之中,他們有怨、有恨,這些強烈的怨恨之心如同一股強大的負能量,阻擋水氣進到台灣,使台灣人必須受乾旱之苦,這其中還包括台灣人的共業,在業力的影響及牽動下,乾旱的情況更加嚴重。

蘇佛以肉身代眾生苦,運用法身化解眾生之怨氣,救拔此些在空間中受苦的眾靈,幫助台灣度過這次的乾旱。蘇佛與玉皇大帝商談,若能讓台灣降雨,可以牽風、雨、雷、電神以及相關有緣眾靈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是從古至今從未有過的事。玉皇大帝悲憫眾生之苦,但他還是得依照因果及天理,來判斷讓一個地方降多少雨,多久降一次雨。

現在蘇佛法身幫助化解業力,開導此些含怨求討之眾生,讓眾生能看見自己的過去,幫助他們從輪迴中清醒,放下執著,隨光而去。一旦眾生願意化解,玉皇大帝就能開始執行降雨一事,派遣風、雨、雷、電神帶著水氣來到台灣,這些有功勞的風雨雷電神,皆能蒙蘇佛牽往西方極樂世界。

蘇佛法身在台灣上空不斷超度,將眾靈一大批一大批,一層又一層的,不斷送往前方西方三聖。這些受超度的眾生相當具有福報,他們可以因此而得到解脫離苦,即便當時有多麼恨,多麼怨,在這一刻全都成了過去,一切重新開始。

在蘇佛的慈悲、大力及大智慧超度下,不到幾日的時間,雨水落下了,水庫有水了,百姓高興歡呼!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曉得是蘇佛超度求來的雨,他們認為這是奇蹟,其實是蘇佛超度了眾靈,才得以有現在的雨水滋養大地。倘若蘇佛沒有將此些眾靈從台灣上空超走,就算台灣人民如何跪求天神,天神也無可奈何。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我是吳修平,江蘇人,我的職業如同現代的律師,幫忙處理許多法律案件,只要遇到無法擺平的事情,大家第一個就會想到我修平,好像只要我一出現,什麼事都能平!有人笑著說:「令堂將你這名字取得真好!我們有什麼麻煩事,找你修平就沒事了!」我告訴他們:「我可先說了,我修平雖然能寫、能辯,但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不會將黑說成白,也不會將白染成黑,這是我辦事的原則,叫做公平、公正、公道!所以你們有誰是黑的要我將你說成白,這事兒我不幹,別找我了!不管你拿多少銀兩、多少件衣服、多少包米給我,我都不幹!」這些人聽我這麼說,又問我:「那我明明是白的,卻被說成黑的,你能幫我辯解還我公道嗎?」我回答:「這當然沒有問題,就如同我剛剛說的,白就是白,黑就是黑,你若是白卻被誣陷成黑,那當然找我修平就對了!我絕對能還你清白!」

大家聽我這麼說,全都高興了,因為當時的社會非常混亂,官商之間常有利益往來,全都是一些貪官汙吏,辦個案件,不是看誰對誰錯,而是看誰拿的錢多,誰給他的利益較大,誰就能打贏那場官司。那倒楣的是誰?當然是那些沒飯吃的窮人,他們哪來的利益給這些貪官?很自然就成了倒楣鬼,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只要這些貪官隨便說個幾句話,全都跟他們八代祖宗牽上關係了!豈有此理!

我雖然不是窮人家出生,但我能知窮人家的辛苦。當初我之所以會選擇這份行業,就是想要維護正義,不讓為惡者在這世間猖狂。

十歲那年,爹經商失敗,賣掉京城的大房子,舉家搬回鄉下老家居住。那是我第一次去到鄉下地方,覺得挺新鮮的。他們穿的衣服和京城裡的人相比,顯得破舊,更別說住的房子,那完全無法相比。咱們家算是有錢,就連在鄉下的老祖宅都算是村子裡的豪宅,當然比不上京城大房子的好,但也不算太差就是了。

我不是個勢利眼的人,我待人一向平等,這是爹娘教我的,「咱們家雖然富貴,卻從不起傲慢心,甚至時常布施銀兩給窮困人家」。爹說:「人人平等,怎麼能因為自己多了幾個臭錢,說話就比人大聲!又怎能因為自己住了豪華一點的房子,就用鼻孔看人!房子不管大間、小間,豪華還是簡陋,只要人死了,還不都是給鬼住!」我拍手叫好:「爹說的有道理!」娘端了茶出來,對爹說:「有話好說,別這麼激動,會傷身子。」我告訴娘:「娘,我懂爹的心,那些有錢人家總是擺出高姿態,好像有錢就是大老爺。我曾經看過他們踩著窮人家的身體走過去,把窮人家的身體當做路在走,這到底把窮人家當成什麼看待!若不是我還只是個十歲小毛頭,沒有能力對他們說些什麼,要是再讓我多個二十來歲,我絕對要他們向這些窮人道歉!」娘說:「平兒,別說大話了,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你管了閒事,人家就找你麻煩,娘不想你去蹚渾水,眼不見為淨就好,乖乖聽娘的話!」我看了爹一眼,爹沒說話,我也閉上嘴巴,沒再說了。

有一回,我和僕人走在街上,遠遠地就聽見有人在哭喊:「饒命啊!饒命啊!」我趕快和僕人走過去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一看,這個哭喊的人被另一個人踩在地上。我看了這個趴在地上的人,他穿著一身破衣服,猜想應該是個窮人,又看了這位踩著他的背的人,一副富貴人家的樣子,身邊還帶了兩個僕人,不禁納悶: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走到一旁,問路邊賣菜的老婦人,老婦人說:「那位有錢人才剛搬來我們村子裡不久,他一來到村子,全村的人都怕他,因為只要誰惹到他,誰就得受遭殃。我前些日子才差點被他扭斷腰,就因為我沒看見他走在我後面,我行動慢了點,擋了他的路,他就叫人將我給推到路旁。那麼猛力一推,我立刻跌倒在地,哎喲!一身老骨頭都快散開了,幸好這兩條腿還能走,只是腰扭到了,貼了膏藥好一陣子才好。」我問:「那現在地上那位窮人是怎麼惹到他的?」老婦人說:「地上那位窮人是村子裡林夫人的兒子,名叫林鄭,從小和他的娘相依為命,過著非常窮苦卻知足的生活。他們是好人,我們這些鄰居只要有能力,都會幫忙他們。剛剛林鄭這孩子拿出自己存了好久的錢,想要買一件新衣服給他的娘穿,這位有錢人家的公子一看到,立刻叫他的僕人將林鄭手上的衣服搶過來,拿出大把銀兩就要將那件衣服給買走。孝順的林鄭早在一年前就跟老闆說好了,求老闆將這件衣服留給他,因為他的娘很喜歡這件衣服,每次走過,都看了這件衣服幾眼。林鄭告訴老闆,等到他存到足夠的錢,一定會將這件衣服買走。老闆知道他是個孝子,特地將衣服留了整整一年多的時間,現在才拿出來賣給他;結果沒想到,現在竟然被這位無理的有錢公子給搶走。我們旁邊的人都看不過去,但沒有人敢出聲,因為誰出聲,誰就倒大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林鄭被欺負,真是捨不得。」

聽完老婦人這麼說,我告訴僕人王兄:「我們過去看看。」王兄替我緊張了一下說:「少爺,我們還是別管事吧!老夫人要少爺眼不見為淨,少爺你就別過去了!」我告訴王兄:「我一向講道理,今天事情都發生在我面前了,如果我不處理,我的心會過意不去,回到家肯定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王兄無可奈何,只好陪著我走過去。

我走到這位有錢公子哥兒的面前問他:「請問公子尊姓大名?」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才對我說:「本公子叫湯帥,你是誰啊?為何沒見過你?」我告訴他:「敝姓吳,名修平,前陣子才從京城裡隨爹搬回來老家居住。」湯帥說:「是這樣,怪不得沒見過你。」我說:「請問發生什麼事嗎?為什麼你腳下踩了一個人?」湯帥說:「只要是我湯帥看上眼的東西,誰都不准跟我搶;他偏要和我搶這件衣服,我當然要讓他好看,讓他知道我湯帥不是好惹的!」我問湯帥:「我剛剛聽說此事,這衣服是他先跟老闆預訂的,他已經付錢給老闆,衣服就屬於他的了,你怎麼能搶他的衣服,還說是你的?」湯帥說:「豈有此理!我是這家店的常客,老闆本應該禮敬我。他只不過是個窮光蛋,何必在乎他那一點小錢,我只要再付多一點錢給老闆,這衣服就是我的了!」我問湯帥:「既然如此,那好吧!王兄,把他身上穿的衣服給脫下來吧!」湯帥氣得立刻阻止王兄:「做什麼?為什麼要脫我的衣服?」我說:「只要我多付一點錢給老闆,你這件衣服就是我的了,這不是你說的嗎?」湯帥氣得火冒三丈,又說:「要把衣服還給他可以!除非他跪求我。」林鄭真的起身要跪湯帥,我說:「不必!他是無理的要求,你何必跪他?」我告訴湯帥:「這衣服顯明已經是林鄭的,你未經他的同意,拿了他的衣服,就是偷,是盜,是賊。難道你想要人家說你湯帥是個強盜?這可讓人看笑話了!第一個笑你的人就是我吳修平!法條就貼在牆上,你自己睜大眼睛看清楚,現場這麼多人都可以作證,我能辯得你啞口無言。」湯帥氣得將衣服丟在林鄭身上,怒髮衝冠地轉身離開。

經過這件事之後,很多人遇到爭論都來找我相助,每一位來找我的人,我都會告訴他們:「我的原則不變,黑白分明,做錯事的人來找我,我只會訓他一頓,不會幫他將黑說成白。」大家都知道我的原則,所以來找我的,都是真的含冤遭人誣陷者,他們沒有錢可以爭辯,只好請託我相助。我不收人一毛錢,於我而言,這是舉手之勞。

想不到要幫助的人這麼多,每一天我都忙得不可開交,法條如何規範,我便依法而行,久而久之,事情處理得愈來愈順,當時居住的地方,也鮮少再出現大欺小或有錢人欺負窮人的情況出現。我是伸張正義者,維護和平、公平與道理者。

此生,四十九歲離開人間,我的靈進入天道之中,由玉皇大帝派我擔任電神。每天跟隨著其他神眾,去到該去的地方執行任務。

沒想到,我能夠有福報加入拯救台灣乾旱的行列,能蒙蘇佛牽我上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何等的榮幸,我心中感恩萬分,現在我們已經都在排隊等候。在台灣乾旱解除之前,風、雨、雷、電神都會積極幫助台灣;但我也奉勸台灣人,應該從此次乾旱中學習改變。任何的災難皆與人心有關,若非人心有異,災厲不會無故而起,只有改轉人心,化解冤仇,消除罪障,才是根本解決之道;否則完了此事,還會有下一事再起,那可真是沒完沒了,人民如何能安心?應當省思。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

南無阿彌陀佛。

吳修平

牌位:台灣乾旱求雨,北區降雨求超度之電神,及電神所帶來之生靈,電神家親眷屬,及台灣降雨空間中之有緣眾靈,受害之大地生靈,數量難計數,代表:吳修平(求恢復,求淨化,求超度)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