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參與落雨的烏雲代表 陳中勇《如願》

參與落雨的烏雲代表 陳中勇

如願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四月六日

我是陳中勇,是人們常常看見的天空烏雲。我從小對雲就充滿了幻想及好奇,看著白雲、烏雲的各種變化隨風到處停留,心中充滿了羨慕;沒想到死了之後真的夢想成真,成為烏雲。二百多年來過著烏雲、雨水,再成為烏雲、雨水的日子,終於在這一次出使澳洲香光大佛寺求雨降雨成功的任務之後,結束漂泊的日子!如今在西方法性土,得到從來未有過的安寧,心中非常感恩!

中勇從小個性好強,家境優渥,不愁吃穿。父親外出經商,出門一段日子,回家住一段日子,所以一年的時間有半年見到父親,半年的時間見不到父親。父親不在家的日子,母親也沒什麼時間管我們這些小孩,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母親生了三男二女,我是老三,上有一兄一姊。母親管理家中大宅院,從起床到晚間上床都可以聽到母親叫喚僕人做這個,做那個,就算不忙,也被母親叫到忙得不得了!

我們這些弟妹跟著大哥東玩玩西跑跑,也很忙,早上用完僕人準備好的早餐就往外跑。清粥小菜是我最喜歡的早餐,尤其是涼涼的清粥裡有米湯,有稀飯,配上幾口蔭瓜、脆瓜、辣筍,那真是人間美味,百吃不厭!我們這些孩子會比賽誰吃得快,所以早餐一點也不用大人傷腦筋催促著「趕快吃」,連最小的弟弟不過四歲,吃得最慢,五歲的小妹會顧著他,小弟剩下二口稀飯吃不完的,小妹乾脆往自己嘴巴放,讓飯碗內清空,然後快速地把小弟的圍兜脫掉,牽著小弟的手往外跑,在門外等的哥哥、姊姊和我,早就一直叫著弟妹的名字,催著「快一點,快一點」!

大哥等我們四個孩子到齊,大家一起往目的地跑,第一天跑山上,第二天跑水邊,第三天跑草地,第四天到市場逛逛,第五天到農田,第六天我們五個孩子猜拳看誰贏說想去哪裡,大哥就帶大家去哪裡。劉伯是母親交代他要看緊我們五個孩子,不要天天像野孩子一樣到處跑;偏偏我們這幾個孩子像野孩子一樣到處跑,只要中午來得及回家吃午餐,睡個午覺,又可以起來玩耍,天天過著快樂的日子!即使偶爾會有誰受了傷,大家一起挨罵,一起罰跪、挨打也都甘願,這就是我的童年。

直到十二歲那一年,家中一場大火奪走了父母及家中三個孩子的生命,剩下大哥和我,這個大宅院一下子空蕩蕩,官府查不出誰放的火,這一把火,把我們家幾乎全毀。大哥十四歲,在悲傷中一人撐起家中重擔,父親經商買地所留下來的田地,農人交的租地費用夠我二人吃喝。平時活潑跑跳的我,個性性格全改變,一下子沉默不語,大哥鼓勵我:「我們兩兄弟要振作起來。」我難過地跟大哥說:「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我們家?」大哥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希望我們兩個振作起來,已經失去這麼多家人,我們要好好活下去……不然父母弟妹會更難過。」我聽哥哥的勸,但是從此之後少言少語。

過了一段低沉灰暗的日子,在村人的幫助下,辦好了家人的後事,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度日子,原本嘻嘻哈哈的笑臉,變成面無表情。有一日,自己漫無目的走在街上,見到一位乞丐,伸手跟我要錢,我看看對方是個男生,年紀和我差不多,卻是少了一隻手一隻腳,身上都是灰垢,頭髮長又打結,破爛的衣服。我的眼睛張得大大的,心中想著:天下怎麼有這麼可憐的人?耳朵傳來:「好心人,給我一點錢,我餓好幾天了,給我一點吃的,求求你!」他的聲音好像打雷,打進了我的心,這個地方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看看自己手腳健全,有吃有穿,卻是看起來比他還苦!於是,我把口袋裡所有的銅板拿出來送給他,耳邊一直傳來「謝謝」。我跑回家告訴大哥,自己看到的情形,哥哥點點頭說:「對!我們要感恩,家裡還留下我們兩個,命大!應該要好好活下去。」我點點頭,於是和哥哥一起把以前父親教我們的經商買賣方法,轉成在家中做小生意。

之後哥哥又想念書,於是他往文的方向仕途考試,一路往上考,總算考上了官職,這也是父親曾經對我們的期望,大哥達成了;我則繼續做小生意,賣米、賣油直至大哥娶妻安家。大哥也幫我娶了一門媳婦,家中終於多了些人丁,大哥生了三男三女,如同當時我們幾個兄弟姊妹,我則生了一男二女,這個大宅子熱絡了起來。我們兄弟則在每年家中發生大火的父母姊弟妹忌日上香拜拜,告訴孩子家中曾經發生的災難,如今的生命要懂得珍惜,莫要忘記這一天及得之不易的好日子。孩子們爭氣、聽話,各個依照自己的志向發展,我們則如同父母當初教養我們的方式一般能發揮、有興趣、願意去做才重要!

自從開始賣米賣油之後,就一直賣下去,因為可以為大家做一些事。我常對窮苦人家半買半送,甚至會在過年過節送些米、油給家中清寒尤其是無子女照顧的老年人,因為自己失去父母,所以也把他們當作家裡長輩照顧,在我的一生中,幫了十幾位老人料理他們的後事。對於我的人生,雖然看起來同一般人一樣過得並非精彩動人,高低起伏,但也是助人為樂;只是心中那一股對生命中無常的哀與悲,就像一股烏雲覆蓋心頭,偶爾在夜深人靜時浮出來淡淡的哀愁。

在我來不及解開這股哀愁,五十九歲的一天夜裡,風雨交加,似乎這一場風雨是為我而來,我忽然胸口疼痛,從未有過如此情形!我的手還放在胸前,一瞬間,呼吸上不來,斷氣了,靈魂離開身體,沒有痛苦,還可以聽到屋外風聲中帶著雨聲。天空中的烏雲密布,我一向喜歡看天,看天空中的烏雲、白雲,連現在出了身體的靈魂也是如此。就在看的當時,一股引力把我往上吸,吸進去烏雲中。此時的人間正在下著傾盆大雨,我被吸到烏雲上方,烏雲上方是沒有下雨的,一片寧靜;卻可見到烏雲正一片片地落下,並見到一位嚴肅中看起來溫文和氣者。當他看到我時,請我稍等,他正在忙碌地指揮這場風雨中的烏雲及雨勢。

我在旁邊看著這一切,原來風雨之中還有這些事情在進行著,這並非是一般人們所知道的事,自己也是此時才看得到。此時的我,已離開身體,應該說是已經死亡,人生真的很脆弱,就那麼一氣不來,就死了!

此時聽見有聲音,回神一看,是那位烏雲指揮者,對我說:「我是雨神孫茂時,你在世時做了許多好事,本來可享福的;卻因心中仍有陰影,此時命終進入烏雲裡,成為我們下雨團隊的一分子。以後如果哪裡需要下雨,你們接獲通知即要趕到那裡。」從此之後,我成為烏雲水氣中的一分子,在天空飄浮。烏雲中的水分子都是眾生,聽雨神指令往哪裡去,由風神把我們吹到那裡之後,累積數量夠了,就由天空落下地面,之後的靈很自然地會再被吸入雲中,成為烏雲,飄浮在天空,並由風神吹我們到雨神指示要下雨的地方。二百年來過著這樣的日子,與雨神、風神互相配合。

最近接到雨神通知,由我為代表帶領一批烏雲到澳洲香光大佛寺待命,於是由風神將我們吹至當地,途中也招集了一些烏雲眾生加入。至佛地時,一組一組的烏雲等候排列進入,一批烏雲落下了,換下一批烏雲往前遞補上去。

終於輪到我們了!我們被通知要盡全力配合,此地的金光即使在雨中也可以感覺到,雖然下雨,絲毫無減金光照射。我們更加賣力地使出全力將水分子落下,成功地落下雨水,大地歡喜。此地真的非比尋常!人身的蘇佛能將我們送入西方法性土,這是一個靈性的美好世界,此時接受訪問後,期待前往更美好的西方極樂世界!

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蘇佛,感恩大家!

南無阿彌陀佛。

陳中勇

 

牌位:參與此次落雨的烏雲代表陳中勇有緣之烏雲水分子、水氣、動物植物靈、蜎飛蠕動、幽靈及有緣眾生,無量大數,代表:烏雲陳中勇

入澳洲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