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澳洲求雨死傷之大地生靈 詹敏雄《土虱王》

死傷之大地生靈 詹敏雄

土虱王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十八日

我聽到「阿雄啊!阿雄啊」!有人在叫我的聲音,向前一看是一片的金光,我頭鈍鈍的,眼睛還有一點張不開,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腦中只記得自己成功時的樣子。我是台灣人,住在台灣南部,人稱我土虱王——詹敏雄,我的頭髮有點自然捲,長相有福報,穿著POLO衫,紮入西裝褲內,再用個小牛皮帶,是個名牌,這是我習慣的打扮,不會不正式,又不會太正式。

我有八個魚塭,是阿爸給我資本讓我做起來的,魚塭除了養魚之外,還培養了很多魚苗。原本我們家鄉沒有魚塭,是我拜訪親戚時,看到他家是做魚塭的,跟他聊聊後覺得自己也想要趁年輕創業,所以決定要回家鄉來開闢魚塭。光裝這些魚塭的機器就花不少錢,機器有分很多種等級,我認為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我買了最昂貴的機器,在魚塭裡打氧氣,希望魚在魚塭裡生存的條件可以很好,這樣養出來的魚才會是最有品質的。剛開始養魚、賣魚的生意沒有很好,所以我腦子動到可以培養魚苗,賣魚苗給人,也是一門不錯的生意。我想的沒錯,確實魚苗的生意比賣魚的生意還好。魚苗不好照顧,就連水的溫度、氧氣都跟養魚不同,我相當用心地照顧魚苗,跟我買過魚苗的人都說我魚苗的品質很好,淘汰死亡率不高,所以對我都很信任,很多人都來回跟我買過好多次,成為我的固定常客。因為我養的魚還有魚苗品質都好,所以被選上當同業工會的理事長,同業相當尊重我,也會請教我,我很樂意替大家解決問題。甚至我也會送魚苗給無法培養成功的養殖漁民,讓大家可以生活穩定。我做人很成功,地方上還幫我頒好人好事代表。

我娶了一個老婆,老婆讓我引以為傲,因為我老婆很漂亮,是當初小學的同班同學,更是學校的校花。而我當時是大家眼中的流氓,我老婆是班長,全班人都認為我是一個很壞沒有救的人,將來一定是當上大流氓。我本來心裡想著,如果大家這麼認為我是如此,我也就這麼做給大家看。當我已經決定要自甘墮落時,只有班長鼓勵我說我好好學一定能夠學起來,也說我是一個好人,並不是像大家說的那樣壞。我對她充滿感謝,也因為她的鼓勵,我才沒有變成壞小孩。畢業幾年後的小學同學會,我又遇到了她,此時的她比以前更有氣質,讓我忍不住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我鼓起勇氣走向前跟她講話,二十歲的我們在一起,被同學說是鮮花插在牛糞上,醜小鴨配天鵝,不管人家怎麼說,我都認同,因為我是真的很幸運可以娶到她。我很照顧她,把她當寶一樣疼愛。

自從娶了她後,我什麼都很順,經營的生意都很穩定,也賺了不少錢,和她生了二個兒子,一個女兒。三十二歲時,一位遠房親戚從國外回來,來到鄉下拜訪阿爸,順便也和我見面,看到我魚塭養殖的技術和規模,認為我可以將這技術帶到國外,那裡也有一定規模的市場,在事業上會有不一樣的突破,叫我要認真考慮一下。我想了很久後決定一個人去看看。

親戚帶我來到了澳大利亞東岸,這裡都還沒有什麼人開發養殖漁業,幾位當地的澳洲人就算有做,但技術上也還不是很成熟,所以都還是小本經營。我看了看後,決定要前來投資,當時澳洲政府限制進口魚苗,所以我必須在當地研究、培養,養殖哪一種魚苗。剛開始生意都虧本,有些打退堂鼓,就在親戚鼓勵我再試一試時,我才再給自己機會;沒想到幾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一批新培養的魚苗真的開始穩定地生存下來,我很高興。從一種魚苗開始,再到二種、五種、十種,有了十種魚苗就已經算是當地很大的培養魚苗場了。就在澳洲政府知道我的技術後,請我成為保育他們魚群的生態保育員,保育澳洲快要滅絕的魚,甚至協助它們成功地繁殖,可以生存下來。

來到澳洲幾年後,我以技術移民的方式拿到了綠卡,將我的太太還有孩子都接來澳洲,台灣的養殖魚場就交給親戚的兒子去管理。一切安排就緒後,我們一家開始在澳洲過著不一樣的生活;但太太喜歡台灣,有好多次跟我說她很想念台灣的生活,想歸想,我們還是在澳洲將生活給穩定下來,還好孩子們也很適應這裡的生活。就這樣一來澳洲就是二十個年頭過去了,我驕傲於我事業上的成就。

但五十六歲生日的那天,和家人一起吃完慶祝生日的餃子,回家後,我突然一陣胸口悶痛,大口大口地喘氣,太太衝上前把我抱起來,緊張得不知道該怎麼辦,立刻拿起手機打急救電話,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我很快就陷入昏迷當中。於昏迷之際,我看到好多魚群朝我游了過來,我想要閃躲卻閃躲不掉,我大喊著,「不要,不要,走開」!結果魚將我全身都包圍住,還不斷地張開嘴巴咬我,把我咬得好痛。我想要揮手趕走牠們,但是太多太多了,我一點都趕不走牠們。從那天昏迷後,我頭部以下全身癱瘓,還可以表達,但時常空間錯亂,看到魚群一直靠近我,攻擊我,常常半夜裡我都會一直喊著,「不要靠近,不要靠近」,太太被我喊醒後,總會拍拍我,我這才從那恐怖的空間中醒過來。就這樣時常被可怕的夢境糾纏,全身都冒冷汗。

生病後,我躺在床上三年,每一天都受到精神上的折磨。三年的時間太太寸步不離地陪著我,她為了照顧我,老了好多,我看了好心疼,對她說希望自己可以趕快離開,不要拖累她。當我這麼說時,她總是會傷心地掉下眼淚,邊哭邊說:「是不是你不想要我了?」我有點驚惶地說:「是我對不起你,拖累你。」這一番對話,讓我們兩個哭成一團。

五十九歲快六十歲的一天夜裡,一群小魚強行將我拉走,我離開了這個世間,離開我最愛的家人,我成為一條魚。其實早在生病期間,我的靈就已經受報去當魚了。各種我養過的魚,我都去當過,所以我總共當過二十幾種的魚。每一次當魚的死法都不同,有時是被從大海內撈起來,沒水窒息而死;有時是活著的時候被狠狠地以菜刀剖下;又或是成為家中的寵物魚,自然而死。每一次我喊著「救命」時,都沒有人會聽得到,我還是必須要死。不過還好我曾經擔任保育的工作,所以比較多的時候是當觀賞用的魚,自然而死。每一次死前我都祈求可以不要再當魚了。

在最後一次當魚時,我看到眼前是一個釣鉤,釣鉤上有一隻很肥美的小蟲,我看著小蟲,準備咬下小蟲上鉤,再次我告訴自己不要在當魚了;沒想到死前小蟲肥美的樣子,讓我記得好清楚,下一世我真的沒當魚了,而是當了一隻小蟲。每天在土裡爬啊爬,這樣的生活跟當魚真的很不一樣,我聞著土香,吃著比我更小的蟲,這是有別於海中不一樣的生活,一切我都還在適應之中。爬著爬著,我聞到了花香,也聞到了草香,當我還在感受這樣不同的生活時,突然有一隻鳥俯衝下來把我刁進嘴裡,我好緊張,大聲吶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使勁了身上所有的力氣開始扭動,往不同的方向一直動來動去,就在快要被吞下肚時,我從鳥的口中掉了下來。「呼」我深呼一口氣喘息:「呼!還好,還好。」我知道了,原來當蟲也有當蟲的危險,我開始知道要躲藏,而不是大搖大擺地爬來爬去,我看了別的蟲危險時就躲入土中,這樣我就知道了。

就在我適應一切當蟲的生活時,突然大雨來襲,我本能式地鑽入土中;沒想到水將土給飄了起來,我的身軀也跟著漂浮了起來。我開始掙扎,因為我快吸不到空氣了;沒想到,掙扎也沒用,整個地面已經積水了,我斷氣,成為一條蟲靈。爬啊爬,突然我看到眼前有個屋子,屋子內散出了好亮好亮的金光,我心中想著:我是不是有救了?我是不是有救了?我開始努力往金光的方向爬行,突然聽到鐺鐺鐺——的聲音,我的靈就進入了滿是金光的地方。

我在這邊待著,正在搞清楚一切狀況;沒想到此處的帶領者是台灣人,大家稱他為蘇佛,正在為了澳洲求雨而努力,而這場大雨就是他求來了。雖然我蟲身死了,但我的靈可以來到這邊解脫,我覺得自己好幸運,我很感恩。就在被寫出代表要接受訪問時,我很樂意,因為這是我該做的。感謝這世上還有一個真正了解生靈之苦的人在努力,大家都有救了。

此處都在念「南無阿彌陀佛」,我也看到了阿彌陀佛,所以我跪地感恩,跟著一起念佛,覺得自己全身都被洗淨了。感恩這裡幫助如此多的生命。我為見證此次大雨過後的代表,名為詹敏雄,感恩。

 

牌位:香光大佛寺求雨,下雨後所傷之大地生靈、蜎飛蠕動求超度、求光明,不計數,代表:詹敏雄(求恢復)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