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澳洲求雨之空間幽靈—卓生.農那《信佛》

澳洲求雨之空間幽靈卓生.農那——

    信佛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三月十九日

卓生.農那:

感恩佛如此平等,連我只是一個沒沒無名的空間幽靈也能夠有機會得度,有機會接受訪問。

我的名字叫卓生.農那,是在地澳洲人。我在澳洲一共生活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這三十年來,都生活在無水的乾旱之中,所以我非常清楚乾旱的痛苦,尤其像我這樣以農作物為生的農夫,更是飽受無水之苦。

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求雨」這樣的事,因為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看過有人可以求雨,如果真的有人可以求雨,那可能是在變魔術吧?不是真實的。當我生前是這樣的信念,死後的靈魂也會是同樣的信念,我很難相信真的會因為求雨而下雨;但是,當蘇佛讓我見證到奇蹟時,我不得不打破我堅定的思想,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佛是東方人的信仰,是亞洲地區的主要宗教,我們很少去了解佛到底是什麼,佛在教導什麼,所以我們對佛一點都不了解。有些人甚至對佛有負面的想法,認為佛法是邪教,信仰佛的人都會做出許多怪異的行為。事實證明,都是因為不了解,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猜想,若是真正深入認識佛,明白佛法的教化,就會知道這全都是一場誤會。

我親眼看見蘇佛求雨,因為我是一條靈,我能夠看見;對於有肉身的人來說,除非有超能力,否則無法用肉眼看見蘇佛的法身在空間中求雨的盛況。有哪位澳洲子民會相信我們的領導人也來求雨了?這真的很難讓人相信。如果你對任何一位洋人說這樣的話,他們或許會覺得你瘋了,或許會認為你不是一個正常的人,或甚至會批評你的宗教,覺得你太迷信了。

確實,如果我還在世時,有人告訴我領導人的靈跟著東方人在求雨,我肯定會大笑三聲,然後告訴你:「別再幻想了!」我是個非常講求實際的人,我從不做白日夢,所有我想要的東西,絕對都是可以真實出現在我眼前的東西,不像是有些孩子喜歡做不真實的夢。就像有些孩子,從小夢想自己可以長出翅膀,像小鳥一樣,隨時隨地自由自在地飛在天上;或夢想自己可以變成大巨人,站在地球之上等等這種孩兒天真的夢想。我從來沒有夢過,我所想要的都是靠努力就可以得到的東西,所以我說自己是個講求實際與現實的人,不做不真實的夢。

就因為我是如此講求實際之人,所以在世之時,我更難相信「求雨」這樣的說詞,我會選擇相信科學,相信研究,不相信這種虛幻不真實或不切實際之事,那太過虛假。

如今,我失去了人身,我是一條在空間中遊蕩的幽靈,不受身體的約束,我能看見肉眼看不見的世界,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人類肉體的思想有時候是盲目的,容易因為看不見真實而妄下定論,誤認為自己的想法才是真的,別人所講的都不一定真實,這是錯誤的。蘇佛的求雨,打破我所有堅固執著的想法。

我是一個很平凡的澳洲人,從小跟家人生活在一起,我有四個兄弟姊妹,一個哥哥,一個姊姊,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我們家總共五個孩子,全都是爸媽的寶貝。我們一家感情非常和樂,爸爸在外工作,做的是比較辛苦的粗工,雖然辛苦了一點,但每天還是可以準時上下班,薪水也可以領得比較多,所以媽媽不需要外出工作,只要靠爸爸一份薪水就足以維持家中的生計。

我們有個堅定的信仰,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從我剛出生的那一日,爸媽就抱著我到教堂洗禮,正式成為基督教徒,一生信奉耶穌。

我從小體弱多病,是五個孩子中身體最差的一個。爸媽常常為了我的身體而擔憂、煩惱,不管夏季還是嚴寒的冬季,我的身上都得穿上好幾件的衣服,如果不穿這麼多件,我會冷得全身發冷,嘴脣發紫,面色蒼白,所以就算站在大太陽底下,我的衣服還是不會少於三件,才能確保身體是溫暖的。醫院對我來說,就像我的第二個家一樣,我時常去醫院看病,一看完病後,就拿著一大包藥回家。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病,問我的爸媽,爸媽好像也不是很清楚,因為我沒有確切診斷出任何疾病,但身體就是會莫名的不適,那種不適的程度,是需要躺在床上休息才可以。我曾經硬撐著身體做事,後來暈倒在地好長一段時間,才被爸爸發現,將我送到醫院急診。從那次之後,家人都會時常注意我的身體狀況,一看到我的面色不佳,就立刻要我躺在床上休息,不准我再到處亂跑。

身體的疾病,讓我更相信主,每當我在最痛苦的時候,我的心裡都想著主,求求主能來解救我。所以我自認為自己是最虔誠的基督教徒,深信我們的主,不管我再大的病痛,我都相信,在我靈魂出體的那一刻他會來拯救我。

爸爸為了爭取多一點時間陪伴我們,他結束蓋房的工作,帶著我們一家人從雪梨搬到古邦吉小鎮居住,這裡有一大片祖先留下來的農地,長久以來都沒有人來開墾這塊地,早已長滿了雜草。

爸爸帶著我們搬回來這間老房子,就是想要讓我們一家人一起耕作,種植農作物過生活,這也是爸爸的夢想,他嚮往這樣的日子。爸爸鼓勵我多到農地裡幫忙耕作,可以讓身體多曬曬太陽,這樣對我比較好,確實是如此,當我經常曬太陽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舒服許多。所以我也漸漸喜歡上農作,每天跟著爸爸認真地學習,想要學會所有的技能,種出一大片美麗的果園。

在耕作過程中,好幾年嚴重的乾旱,讓我和爸爸非常的苦惱。農作物一旦沒有水,就很難長得好,甚至還會因此而枯死,損失將會非常龐大。我們沒有任何方法可以讓天空下雨,大自然如何變化,我們就只能適應它,沒有能力改變它。最嚴重的一年,我們完全沒有任何收穫,只能靠著存款過生活,這樣的日子,讓我們深深感受到無水之苦。大地上所有的生物都需要水,就連一隻螞蟻也都需要水,水對所有生命都是重要的,澳洲卻常常沒有下雨,使得大地受苦,動物受苦,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在受苦。

當森林發生大火時,我們完全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大火不斷燃燒,直到整座山被燒盡為止,大火才會熄滅。爸爸看著乾旱的情況都沒有好轉,考慮著是不是要結束農作,繼續回去公司上班,但耕作又是爸爸一生的夢想,讓爸爸相當難以抉擇。

原本我以為可以陪伴爸爸完成夢想,沒想到我的身體還是漸漸在走下坡。在我二十多歲時,我的身體又開始出現狀況,不管我多麼頻繁地去教堂,多麼認真地按時間吃藥,身體還是沒有好轉的現象,就在我即將要滿三十歲這年,我的生命被死神招回了。

在我生命即將結束之前,我心中還是想著主,我相信主可以帶著我到天堂去;但當我張開雙眼時,眼前不是我所想像的天堂,是一片黑暗,我無處可去,無家可歸,成了一條幽魂,居無定所地到處飄來飄去。

我是鬼,卻也像人一樣需要水,我吸取大自然中的水,只要有水,我就會覺得舒服;然而,整個大地缺水嚴重,有時候就連湖裡都沒有任何一滴水,我渴的到處找水,相當痛苦。

當蘇佛開始為澳洲求雨時,我在旁邊不斷觀看,我想知道佛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是不是真的能讓天空下雨?我看見蘇佛帶來非常多的東方佛、菩薩,還有很多身體會發亮的靈,他們和我都是靈,但是他們每一個身上都好亮,相較我灰灰暗暗的樣子,他們顯得好看太多。不久後,我看見我們領導人也來到現場,這讓我相當驚訝,怎麼連領導人都會加入?我開始好奇地加入其中,蘇佛帶動大家念佛,我也跟著念佛,當我將這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一句一句地念入心時,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佛的力量,我才知道為什麼東方人如此深信佛,原來佛真的能帶來強大的能量。

天空開始下起雨來,我在空間中繼續念佛,看見大雨小雨滴滴答答地降落在地面,我心中好歡喜!突然,有人問:「有誰要求超度?」我看見有雨神、風神、雷神、電神們都到了,我也緊跟在後頭,希望能有機會受蘇佛超度;沒想到,真的讓我等到機會了,我更驚喜的是我竟然還有機會接受訪問!

現在,如果有人問我:「相不相信佛?」我絕對大聲地回答:「深信不疑!」如果有人問:「你相信有求雨這種事嗎?」我會告訴他:「我親眼見證!」

感恩阿彌陀佛慈悲,不捨我一人,即便我是洋人,阿彌陀佛還是願意接納我。

感恩蘇佛慈悲,願意度我,讓我在黑暗空間中還有機會重見光明。感恩所有的一切。

南無阿彌陀佛。

 

牌  位:澳洲香光大佛寺求雨,前來求超度之空間幽靈及有緣眾生,數量難計數,代表:卓生.農那(求淨化,求超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