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東部山脈山神 賜都沙《台灣的希望》

訪問台灣東部山脈山神 賜都沙

台灣的希望

訪問主筆:釋法心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

東部的地勢高高低低,由山環繞,中央山脈隔開,跟台灣西部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我於東部當山脈山神二十一年的時間,不算久。我是台灣原住民,泰雅族,我爸媽都是泰雅族,我留著百分百的泰雅族血統,手腳敏捷、反應快。從小就看著族裡的年輕人一個個地離開,爸媽問我:「你以後也要出去闖闖嗎?」我雙眼繞了族裡一圈,告訴爸媽:「我不會離開。」爸媽很驚訝,你不離開,一輩子所看到的就只有這些我們族裡和山中的樣子。我雙眼堅定地點點頭。

我從小的玩伴是一隻山豬,這隻山豬出生時我剛好也出生,所以我們兩個一樣大,小時候我在山林裡玩耍時,牠也在玩耍,玩到從樹林裡跌了出來,於是我們兩個就相遇了。牠很有靈性,山豬這麼多,我一眼就可以認出牠。牠,就是我從小的玩伴。牠跑得很快,常常帶領我穿梭在山林之間,很多小路都是牠帶我發現的。我不怕迷路,因為天生靈敏,就算是進入了山林,也可以知道要回到族裡的方向在哪裡。每天我都跟山豬玩得很開心,有時牠壓我,有時我壓牠,又有時我們比賽跑步。我與山豬成為無話不談且有默契的好友,有什麼話我都跟牠說,牠也會聽我說,我說完後,牠為了表示有聽懂或是支持我,就會發出「嚄嚄」的豬叫聲,我笑得開懷問牠,「你聽得懂喔」?山豬又再次發出「嚄嚄嚄」的聲音,表示自己完全明白。

於山林間,我可以很自然地分辨各種動物的糞便,這可以告訴我此區曾出現過什麼樣的動物,是爬蟲類、動物類,還是鳥類,依糞便所見,如果出現的是大型會傷人或是凶猛的動物,我必須通知族人此區不要去。除此之外,山林內各種可以吃的果實或是野草我也很清楚,因為山豬有時會因為口渴而啃咬野草,用野草的汁液來解渴,我看牠吃了什麼草就知道這草是可以吃的,我也會拔來吃吃看,有些苦,有些澀,有些有很香的草味。曾經我全身被蟲咬得好癢,居然在吃了野草後癢就退去了,這讓我感到很驚訝,原來有些野草是有療效的,我默默地將草藥的樣子記下來,以便以後需要時用到。

於族內,媽媽問我,「要不要去識字?平地人每週固定來兩天幫忙族裡生病的人醫病,還有教孩子識字」。我搖搖頭,我認為每天在山林闖的日子比識字懂得更多,媽媽勸過我好多次,「不識字會讓人看不起」,但我還是搖搖頭地拒絕。

在族裡四邊的山坡處都種植檳榔,因為檳榔是很好的經濟作物,採收時賣去平地會賺很多錢,可以讓族裡生活改善,所以族內幾乎每戶都種植檳榔,包括我們家。當檳榔採收季到,得到採收的錢時大家都笑得樂呵呵,族長跟族人也都會吃檳榔,吃得大家嘴巴都紅紅的,還有一個味道。爸爸曾經試著給我吃了一口,放入口中咬了一口,那味道馬上散到整個嘴巴都是,我立刻吐出來,連同口水和紅紅的液體都吐出來。我整個人很想嘔吐,一整天的時間嘴裡都是那個味道,找了山中好幾種草藥磨一磨放入口中後,才好不容易將口裡這令人想吐的味道給去除。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並不是一個好東西,我鼓起勇氣試著去告訴族人,但族人一點都沒有要理我這個毛頭小子,既然是這樣,我暫時放下這件事,我繼續快樂地在山林裡穿梭。

某一天,我突然觀察到山脈似乎在走山,雖然幅度不是很大,但直覺不久後將會有災難發生,我將這件事告訴山豬,山豬立刻領著我來到走山之處,發出了「嚄嚄——」的聲音,我問山豬:「你是不是也覺得會有災難來?」山豬又再次發出「嚄嚄——」,我心中有些緊張,立刻跑往族長的家中,告訴族長:「族長,我觀察到我們這裡將會有走山,請族長快通知族人撤往平地。」族長說:「這是大事,這對族裡的變動將會很大。」我說:「族長,沒辦法等了,這走山隨時會發生,而且影響是整個山區的族人。」族長還是沒有聽我的話,我只能自己在整個山區跑,將這個消息告訴每一戶族人,但很少族人聽我的話,甚至認為我是造謠生事。我知道或許我的爸媽也不聽我的,只好用欺騙他們的方式告訴他們,族長派他們去平地做事,要去一週的時間,爸媽很聽族長的話,於是帶著我下山。我將山豬安排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並交代牠不能出來,便跟隨父母下山。

一週以來,每天我的心都很緊張、不安,我害怕心中擔心的事發生。一週結束後,我跟爸媽往山上族裡的方向前進,但卻發現一條原本向上走的路,變成平路;原本向下走的路,變得很陡峭。爸媽嘴裡喊著:「怎麼會這樣?」我心中很擔心,我們沿著已經走山的路回到族裡,發現走山的力量好大,我們所住的村落裂出了一個大峽谷,我們家的房子就在地面裂開時掉下了峽谷。當初出門只帶了一點東西,現在家裡卻什麼也沒有了。當看到這景象在眼前時,我喊了爸媽一聲說:「快,我們快去看看族裡其他人。」爸媽這才從驚嚇中醒了過來。我們先往族長家中的方向前進,發現族長抱著一顆大石頭嚇死了,族長的家被抬到很高的地方,我以平日訓練的身手,花了好大力氣爬到靠近族長家的房子附近,大喊著:「還有沒有人?還有沒有人?」喊了三聲後,聽到一個女人放聲大哭,這時我又大喊:「快走出來!快點!」聽到我的叫聲,女人趕緊將頭探出來,原來是族長夫人,我趕緊向上爬,將已經扭曲的窗戶給想辦法撬開,族長夫人哭著喊:「救我,救我!」我將事先準備好的繩子綁好,讓族長夫人慢慢沿著繩子爬下來。族長夫人安全後,我請媽媽陪他,跟著爸爸繼續找其他的族人,看到有些族人的房子被夾在山中,有些已經被大石壓得支離破碎。

我們一一地將還存活的族人給救出來,我們這一村的族人從三百多位變得只剩下五十一位。懷著傷感的心,我帶著村民遠離斷層帶,重新開始生活,簡單地先搭一些可以遮蔽的四邊屋,採一些甜美的果實讓大家的心可以轉換一下。安置好族人後,我趕緊跑去找山豬,山豬很聽我的話,還在那安全的地方等我,從遠遠的地方就看到牠趴在地上發抖。牠看到我遠遠的走來後,立刻衝上前在我身旁繞三圈,我看到牠還可以跑跳的樣子,鬆了一口氣,因為對我來說,山豬是我最的好朋友,我不能失去牠。我帶了一塊肉給山豬,牠開心又快速地吃下去,恢復了以往的活力。

族人們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努力地揮別過去。有些族人開始像以前一樣又在山坡地上種植檳榔,當他們這麼做時,我心揪了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我勸他們不要這麼做,他們卻還是很堅持,並說自己沒有特殊技能,就只能靠這樣的方式生存,曾經我找了一些取代性的工作,他們卻嫌錢不夠。

從山中發生走山這件事後,我的心智年齡瞬間變得很成熟,更知道生死無常,我知道要跟大地共處,必須尊重大地。我跟著爸媽種點簡單可以吃的蔬果,若有來山中玩的遊客,就賣給他們新鮮的蔬果,我們所賺的錢不多,但勉強還可以過日子。

有一日,我和山豬走在山中放鬆時,看到那些種檳榔區的山坡土石有些鬆動,第一直覺,覺得事情不妙,山豬也「嚄嚄——」,沒多久,大雨開始下,好大好大。我看到土石開始滑動,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族裡大喊,「要土石流了!要土石流了!大家快跑,快跑」!山豬跟在我旁邊也一直發出「嚄嚄嚄——」的聲音。族人拿著簡單的東西,全身被大雨淋溼,開始往平地跑,我殿後顧著大家;沒想到土石流又急又快,我被土石淹沒了,山豬也是。我沒了氣息,出現一個畫面,我看到自己走入了山中,山豬陪在我旁邊。我死後族人幫我設置了一個墓碑來祭祀我,把我當作守護神。族人們不知道,其實從我死後已經接任了台灣東部區域的山神。我非常盡責地守護著山,我希望大家可以保持善良的心,不要再無知地以自身利益破壞山林。

東部區域的山中有很多的生靈存在,有山中的草神、樹神、花神、蜎飛蠕動靈眾,當然還有壓在山中的魔眾,我常常會說大道理給大家聽。我知道人性本善,我告訴大家,保持善良之心將來便會有好的結果。我說的沒錯,我們等到了!一直以來都有光會來到台灣東部,光來到時,就會先帶走心中良善的生靈,看到這景象,我開始更積極勸導諸多生靈,尤其是魔眾,要知道懺悔。

就在上次蘇佛帶領四眾弟子環島時,我有看到蘇佛是個滿是金光的人,當時我就對蘇佛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知道蘇佛將是可以幫助大家的人,心中一直抱著這樣的希望。我想的沒錯,蘇佛真的以法身來超度我們,大家看著眼前的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都紛紛清醒過來,往光走。若不是蘇佛,我知道台灣的磁場正在被負面怨恨的磁場籠罩,台灣人要共同承擔所造的業力,各處皆不得安寧。現在佛光的來到,台灣大放光芒,我可以看見光明的景象,我知道一切將有所轉變。

台灣需要佛,更需要真正的佛法教育,我希望將來蘇佛可以回台灣傳法,更將佛法振興起來,台灣有救了,人民們有救了,生靈們有救了!賜都沙,台灣原住民,感恩蘇佛,希望自己也可以同蘇佛一起幫助台灣成長,台灣的種種災難可以趕快度過。謝謝這片我愛的土地,曾經給我生命。

 

牌位:台灣諸多山林空間、牲畜、諸有情無情求超度,不可計數,代表:賜都沙、魯凱(山豬)(求恢復、心平、求光明)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