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南部廟公-劉東發《早日解旱》

訪問台灣南部廟公-劉東發

早日解旱

訪問主筆:釋海澤

二O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

我是廟公劉東發。台灣自從唐山清朝時,唐山指的是中國大陸過台灣之後,大量的漢人(大陸人)來到台灣,改變台灣人生活。當初他們渡過黑水溝,就是大家所稱呼的「台灣海峽」,當時風浪大,出海常常翻船,許多人因此喪命,能夠成功渡海到台灣的人算是命大!福建人、泉州人很多都是在當時清朝政令之下禁止入台,大家卻因為嚮往台灣生活而偷渡進入台灣。有的被抓到,送回;有的被海上盜匪搶奪,沒命。之後能夠進入的沒剩下多少位,大多是在台灣西部海岸上岸,在這裡落地生根。

漢人們不論是走到哪裡,尤其是海港人,心中的支柱就是媽祖,許多人供奉著媽祖,出海前都要到媽祖廟上香拜拜。「靠海吃海」這是討海人的命,許多人代代相傳,捕魚為生,海洋是大自然給漁人的恩惠,形成一村一村的漁村。捕魚人大多有心理準備,命要靠老天爺照顧,出海豐收要感恩,若翻船命沒了也沒話說,命該如此。在大家認命的心態之下,為了求生存,對神明們更是多一些依賴,拜拜請示,抽籤擲筊多一分保障,多一分心安,所以只要是海港都可見到廟口朝著大海的媽祖廟,大廟,小廟,希望神明能多照顧海上的討海人,讓他們能夠平安歸來。

我劉東發是一個南部漁村媽祖的廟公,那已經是二百年前的事,死了之後還是留在廟裡的空間中,在這個空間裡,還有很多善男信女來廟裡上香。我是廟公兼清潔工,說得好聽「廟公是廟裡的總管」,其實要打掃廁所,掃地,換茶水,按時上香,聽善男信女吐苦水,功德箱及香火錢的金錢管理。每次收帳都要記清楚,每個月還要上香向神明報告收支情形,一毛一角都不可以貪,貪財的報應是要下地獄的,那是大家的辛苦錢,可以用來做廟寺的供齋吃素菜飯、修補、香火,不是貪各人好名聲受人尊重。每個月廟公也有一些生活費,該拿多少就拿多少,不可以多拿,也不可以借用,如果有多的錢,是要拿來幫助村上需要幫助的人。

我在空間中還是在盡我的本分,做好廟公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一道光照進來,好光好亮!我看見佛祖在我的眼前,我趕快跪下來說:「佛祖顯靈!佛祖顯靈!」我叫出來,當時在空間中的善男信女也都跪下來,大家一直磕頭,一直磕頭,佛光一直照著大家,忽然有人說:「佛祖要接我們走,大家快點來!快點來!」就在這時候大家都走進去光中,我本來也要跟著走進去,但是心中又想著:我走了,那這間廟怎麼辦?就在我這樣想的時候,佛祖走了!帶了許多拜拜的靈走了。我知道我們是已經死了,因為我有看見家裡的人在拜我的身體,我也知道在這裡拜拜的都是死了的人,我的心中一直想的是要把這裡顧好,大家在這裡拜拜心比較安,總比在外面當孤魂野鬼亂飄亂飄心不安的好吧?

沒想到隔一天佛祖又顯靈了!而且聽到「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的佛號聲,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尊佛祖是阿彌陀佛,才看見阿彌陀佛旁邊有一位菩薩拿著楊枝淨水,我知道那是觀世音菩薩,當時村上有一間觀音殿,我有進去拜拜過,觀音就是拿楊枝淨水,另外一尊是大勢至菩薩。菩薩大慈大悲也顯靈要帶我們走,沒想到在生的時候沒機會見到,死了之後能見到。還有許多拜拜的靈一直出現,奇怪,平常沒有這麼多啊!怎麼這個時候一直飄出來?從哪裡出來的?我正在想著:真的要離開這裡嗎?耳朵傳來:「孩子,走吧!佛要帶你回西方極樂世界!」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卻是聽得這麼清楚,於是我立刻放下一切,跟著大家進入光中,一下子的時間,我進入另一個光明的地方,就是現在這裡,澳洲香光大佛寺。好亮好大的佛寺,一直傳出好聽的「南無阿彌陀佛」佛號,我才知道這裡是阿彌陀佛的佛寺!忽然出現了一尊好大的護法神說:「請大家在這裡等候訪問。」於是我才知道有訪問這一件事。事情發生得又快又突然,這是一件想也想不到的好事。在這裡佛光一直照著我們,平日大家求風調雨順,平安度日;這幾天下來,在這裡聽蘇佛講經之後,大家求念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現在我來說一說我的故事。我出生在兩百五十年前的台灣南部漁村,靠海靠的就是台灣海峽,家中的阿公就是唐山過台灣時,成功偷渡進入台灣的其中一個,常常聽到阿公告訴我們,「祖先從福建到台灣是用命換來的,我們這些子孫要感恩,大家要像一家人,厝邊頭尾(台語,左鄰右舍的意思)要互相照顧,當初阿公也是靠大家互相照顧,才能活著進來這裡打拼,才有你們這些子孫」。當時不論是靠海或是進入內地種田的,大家民心純樸,守法安分,不敢作壞。「人在做,天在看」,做事要有良心,這一些都是阿公及父執輩教我們這些子孫的話,許多的俚語及忠孝節義的故事在那時候以口耳相傳、以說故事的方式一代傳一代地流傳下來。當時人們沒什麼娛樂,生活節儉,想法單純,如果有好事,大家會對他們鼓勵;所以如果作了傷天害理的事,大家也會一起說他的不是,因此而發揮了不少制裁的力量。神明誕辰的日子是廟會的日子,村上村頭村尾大家平時少見面,廟會時,廟前的廣場成為大家聚會聊天問候一家老小的地方,最高興的是我們這些孩子,有吃有喝,又可以看戲。

叔公是海邊媽祖廟的廟公,從小我就喜歡跟著叔公進進出出的。叔公沒結婚,以廟為家,我常常見到叔公跟來廟裡上香的香客問安、上茶,解答他們心中的疑問。叔公矮矮胖胖,很親切,讓人印象深刻,大家到這裡都會跟叔公問好,即使沒進廟上香,也會打一聲招呼。大家叫叔公阿來叔,常常聽見:「阿來叔,你好!」「阿來叔,呷飽袂?」當叔公六十五歲那一年,我三十歲還沒娶妻,叔公問我:「我沒有喜歡的女子?」我說:「我不想結婚,一個人很自由,不想多一個牽絆。」叔公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之後叔公到家裡問阿公,有意讓我接下廟公的位子,阿公說看我的意思如何,我二話不說地點點頭。從此之後,叔公將廟裡的大小事情交給我處理,等我能獨當一面之後,叔公說他可以放心走了!隔一陣子,就聽見叔公在祖厝(台語,由祖先遺留下來的房子)安詳地走了!我心中默默地告訴叔公:請叔公放心,我會用心,用接下來的生命照顧這間廟。

三十一年的時間,我從一個年輕人、中年人到中老年人一直都顧著廟,為廟裡面定了一些章程,也利用信眾的香火錢,建蓋擴大了廟的範圍,成為村民的大小問事重要的地方,發揮了安定民心、消災解厄的功用。因為是漁村,出海捕魚賣魚為生,一日又一日下來,其實我的眼睛有打開,可以見到許多被捕被殺的魚蝦蟹等海產靈一直都沒有去投胎,散布在漁村中。有時候村上有一些人得到一些怪病,我可以見到他們的身邊圍繞了許多海產靈,我會勸他們改行轉運,不要再捕魚為生。有的答應了,如果加上吃素,布施行善,往往病都能夠改善,甚至轉好。我也將媽祖廟改成吃素,希望盡我的力量,不要殺生。許多人告訴我,這樣做沒有村民要來上香,但我相信我雙眼所見,也告訴大家我見到的海產生靈討命讓人生怪病的事。雖然有些村民自己沒遇到,鐵齒不相信,但還是有一些村民聽進去我的話,改行吃素少了一些殺業,這是我最感到欣慰的事。

在我六十一歲那一年,有那麼幾天身體有些累,早些上床,夢中見到叔公在跟我招手,見到小時候叔公帶我玩的景象,我和叔公打個招呼,於是進入到廟的另一個空間,還是做著廟公的事,一直到現在遇到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把我帶來這裡,我相信慈悲的阿彌陀佛知道我的真心,所以才會要我當代表說出這些話。這段日子在這裡聽蘇佛講經時,才知道是蘇佛知道現在台灣旱災,天天清晨以法身超度台灣,並且有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救世團隊一起為台灣超度,打開了我們這些亡靈的空間才能讓我們得到超度,化解了吃葷、殺生、養殖宰殺肉類所造成的動物雞、鴨、豬、鵝、魚、蝦的冤魂冤氣怒意,尤其是台灣中南部這種情形更多。還有許多死於非命不滿的靈魂數不完,散布在台灣的怨氣,這些靈魂都會吸水氣,也是導致旱災無水的原因之一。如今蘇佛的超度,已經淨化台灣的天空,希望玉皇大帝及四海龍王能幫忙,早點下雨解除旱災。

現在蘇佛講經的現場,有許多台灣的鄉親趕來聽經求超度,劉東發在此祝福大家順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及蘇佛在,很快就能夠如願的。

感恩阿彌陀佛,感恩觀世音菩薩,感恩大勢至菩薩。

感恩蘇佛!感恩大家!南無阿彌陀佛。

劉東發言

 

牌位:與台灣南部廟公劉東發有緣的漁村村民,在空間中的眾生及善男信女,被捕捉宰殺的雞、鴨、豬、鵝、魚、蝦、蟹等肉類海產,及蘇佛講經的現場許多趕來聽經求超度的台灣鄉親及有緣眾生,無量大數,代表:劉東發

入澳洲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