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台灣河神—王俊榮《佛佑台灣》

訪問台灣河神——王俊榮

    佛佑台灣

訪問主筆:釋法菁

二O二一年四月十八日

河神王俊榮:

俊榮帶著河內的所有生靈,跪地感恩蘇佛,感謝蘇佛拯救台灣,台灣終於有救了!

我是濁水溪其中一小段的河神王俊榮。自從當上河神這幾十年來,我每一天都在哭泣,我的河川一天比一天汙濁,河川裡的生物愈來愈難以生存,甚至河川裡原本有水,漸漸地,水變得愈來愈少,許多需要依靠河水維生的動物,生命受到危及,更別說我們河川裡的魚蝦,根本無法保命,只能等待下一個輪迴的去處。

看著河川變得如此模樣,身為河神的我,卻是束手無策,我愧對所有河川裡的眾生。他們每一條生命都是辛苦地活著,如果我能保護得了他們,他們可以少受一點苦,但我完全無法做出任何的努力。每天站在河面上,無奈地看著整條河川;河水乾枯見底時,我只能站在河床的石頭上掩面哭泣。

誰來救救我們?我望著上天,懇求老天爺:「求求老天爺,救救我們這些可憐的靈魂!」我的懇求,在數年前,終於出現曙光。

數年前一個冬季的清晨,天還未全亮,大多數的生命都還在沉睡中。冬眠的動物,在整個冬季裡,從未醒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類,還未完全甦醒過來;一些在黑夜裡活動的鳥兒和動物,開始準備歸返,牠們要在天亮之前,回到巢穴之中;至於河川裡的生物,有的還在緩慢地悠遊,有的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整個天地之間是寧靜的,空間中一片祥和。

我,還在守護著河川,不管白天、黑夜我都駐守在這裡,從未離開過,對於河川的任何動靜,皆能清楚掌握。一道金光乍現,又突然消失,我驚訝了一下,納悶著:「剛剛那是什麼?」我繼續等待,目不轉睛地要看清楚那到底是什麼。

金光又再一次來到,我睜大眼睛看著,是一位全身會發亮的身影,帶著強大的金光來到,空間中傳來一陣佛樂,我從未聽過這種會讓我的內心震動的佛樂。

當了河神這麼久,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景象,我不敢亂動,就怕驚擾了眼前這尊會發光的身影。我靜靜地看著,耳裡靜聽著柔和的佛樂,我清楚聽見佛樂的每一個字,竟然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生前我曾經聽過南無阿彌陀佛,在台灣也常有人在念這句佛號,所以我並不陌生;但是我從來沒有聽過佛號可以唱誦得如此感動,完全震動我的內心。

心裡跟著唱誦這句佛號,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內心的平靜。當我還想繼續看下去時,金光已經消失在我面前,這整個過程只有短暫的幾秒時間。我觀察著金光來過之後的河川,似乎少了一些靈,但數量不多。我探查了一下那些消失的靈,他們都是生前曾經學過佛法的佛教徒,在剛剛看到金光及聽見佛號聲後,快速地隨著那道光離去。好多生靈都在問我:「剛剛那道光是什麼?」我還不曉得,無法回答他們。

那天過後,每一天清晨,我都能見到相同的勝景,金光日日來到,佛號聲日日宣揚,我愈來愈清楚這就是來拯救我們的金光,是真佛來了!空間中開始有愈來愈多的靈都在等待這道金光,當時大家稱蘇佛為「蘇大菩薩」。每到清晨時間,就可以聽見眾靈們在喊著「蘇大菩薩來了!蘇大菩薩來了!」願意跟隨著蘇大菩薩離開的靈,會在金光來到時,跟隨離開。

我流下感動的淚水,感恩蘇大菩薩,苦等了這麼久,終於有救了!然而,台灣河川汙染的速度及空間中眾靈增加的速度,遠遠超過當時蘇大菩薩超度的速度,空間之中有空間,空間層層堆疊,光是我守護的濁水溪,空間就有無數億層,河川生成多久,就有多久的空間,更何況秒與秒間也可以形成空間。空間之廣,眾靈之多,非是一朝一夕所能度盡。

我是台灣光復後出生的台灣子民,我一直都認為,能夠生在台灣的人都是最有福報的人,因為台灣真的是個寶島。

一條形狀長長的,長得像番薯的台灣,孕育出多少生命在裡頭!所有種類的蔬果,幾乎都能在台灣寶島上種植成功,得以讓台灣人吃到各種不同的美味蔬果。在我出生的年代,四季分明,什麼季節該冷,什麼季節該熱,清楚分明。雖然家裡沒有錢買很多衣服給我們這一大群孩子,但是每個孩子都一定會幾套夏季的衣服,幾套冬季的衣服,再幾件春秋可以穿在身上的薄外套。夏季的衣服,絕對不會在冬季拿出來穿;所以,在冬季時,阿母會將我們這幾十個孩子的夏季衣服全都裝進箱子裡收起來,到了夏季時,才會再將這些夏季衣服從箱子裡取出,然後換裝進去冬季的衣服。然而,如今的氣候已經模糊不清,冬季時穿著夏季的短袖衣服;夏季時,更是熱得快無法生存。氣候變異的速度相當快速,整個台灣島上的作物也隨著氣候而出現變化,農夫必須配合氣候改變栽種的方法;但遇到雨水不足或突如其來的天災時,常讓農夫苦不堪言,叫苦連天。

還記得在我的童年裡,每到夏季,一定會在河水或溪水裡抓魚,當兩腳碰到水時的一陣冰涼感,會讓我瞬間全身舒暢,忍不住大叫,「哇!好涼!好舒服啊」!清澈的水中,可以從水面上清楚看見一條又一條的魚游來游去,就連河底有幾粒沙、幾顆石頭好像都能清清楚楚地算出來。然而,現在的河川已經完全無法和過去相比,不論是垃圾、廢棄物,還是工業廢水,都能在河水中看見,若想要看見孩子在河水中玩樂的情景,那根本是不可能之事。我的河川變得如此模樣,我苦求濁水能有變得純淨的一天,卻始終苦等不到這一日。

我是從小在溪邊長大的台灣囝仔(台語,小孩子的意思),家中一共十二個孩子,我排行老七。生活在純樸的鄉下,很自然擁有純樸、憨厚的特質,這也是當時我們大部分台灣人的樣子。隔壁送我們一把青江菜,我們立刻回送二把青蔥;走在路上看見認識的人,都會客氣地問一聲:「吃飽沒?」聽見熟悉的枝仔冰叫賣聲,我們孩子立刻一窩蜂從家裡跑出來,家裡沒有錢,阿母只能給我們一點點錢買冰,十二個孩子分著吃一枝冰,輪流一人舔一口,全都露出滿足的笑容。隔壁家的雞偷跑出來,有人問:「那是誰家的雞啊?」阿好嬸說:「那是來旺養的啦!」說完,阿好嬸立刻幫來旺伯把雞趕回雞寮裡,還幫他把雞寮的圍籬關好,絕對不會有偷雞的事情發生。一早起床,阿公打開大門一看,立刻對著阿爸說:「今天下午會下雨,稻穀不要拿出來曬。」這就是我們那時代的清淨,不用電視,不用氣象預報,很自然就能從天象看出一天的天氣,台灣人就是這麼乾淨純樸。

我的阿公、阿嬤、阿爸和阿母都很單純,他們也把我們這群孩子教得很老實,從小到大沒有說過一句謊話,因為我們從來不知道什麼是謊話,知道什麼,就說什麼;做錯了什麼事,就呆呆地認錯。大哥犯錯,阿母大喊,「跪」,十二個孩子全都跪下,整齊地排一整排,陪著大哥跪到結束為止。

娶妻生子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若是哪個孩子到了該結婚的年紀還沒有婚嫁,附近鄰居就會開始關心:「什麼時候娶?」「什麼時候要嫁?」我就是那位到了該結婚的年紀卻還沒娶妻的人,村子裡的阿婆、阿嬸、阿伯、叔叔每見到我一次,就會問我:「阿榮啊!什麼時候要娶?我等著要喝你的喜酒吔!」每次被這麼問,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就只能笑笑地搔搔頭,然後對他們說:「還沒啦!有消息一定會跟你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兄弟姊妹們都陸陸續續結婚了,只有我還沒有任何消息,我也不想要媒人婆介紹,只想順其自然就好。

我年輕力壯又沒有結婚生子,有很多時間跟精力可以投入在服務村民上。我主動擔起村子裡許多工作,看到村子裡哪裡需要維護,我都會主動去做。當時,大家賴以維生的水資源,就是家中附近那條溪。很多家戶都將農作物種在溪畔,用溪水來灌溉農作物。很多婦人會去溪邊洗衣服,包括我的阿母每天都提著一大籃的衣服到溪邊,到了快要準備中餐時,才會洗完回來。我們這些孩子小時候也都會跟著阿母去溪邊玩,玩得全身溼答答,走回到家,身上的衣服也差不多乾了。所以這條溪對我們很重要,我用了非常多的心力在維護這條溪,哪裡有髒汙就立刻去清理,甚至招集許多年輕有為的青年一同訂定公約,共同守護溪流乾淨與安全。尤其每次大雨過後,溪水高漲,水流速度加快,這時候,會有許多貪玩的孩子還想去溪邊玩水,就算風雨再大,我也會穿著雨衣在那裡看守著,就怕有孩子落難。

在我守護這條溪第二十八年時,村子裡搬進一群外地來的人,他們有一群非常調皮的孩子,不管我告誡他們幾次,不要在下大雨過後去溪邊玩,他們還是照樣去玩。那一次,我得了重感冒,頭痛得躺在床上休息,咳個不停,吃完藥後,昏昏茫茫,半睡半醒,耳邊突然傳來落雨聲,我問阿母:「現在外面在下雨嗎?」阿母說:「對啊!雨下很大,溪水應該又要暴漲了。」我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阿母看到我的反應,趕緊說:「沒事!沒事啦!你病得這麼重,不要再出去了!」我聽阿母的話躺回去床上,但我愈躺心愈不安,還是強忍著病痛爬起身來,穿上雨衣後就跑到溪邊去巡視。我才剛到溪邊,就聽見有孩子在喊救命的聲音,我趕快跳下溪水去救。這一次溪水流的速度比平常快上好幾倍,這些孩子年紀都還小,很快就要被流走,我費盡全力將他們救上岸,但自己卻因為體力透支,又頭暈目眩,腳一滑,立刻被溪水沖走。我沒有力氣掙扎,藥才剛吃下肚,全身都是無力的狀態,很快就溺死在溪水中,結束四十九年的生命。

我一生為了這條溪救了許多條性命,靈魂出體後,被封為濁水溪其中一小段的河神,繼續守護河川。

現在的台灣寶島,變了,和我在世時的樣子已經完全不同,人心改變,變的原因,就是為了錢。從八O年代,台灣經濟快速起飛,從那時候開始,人心就變了,有句話說「台灣錢淹腳目」,當時的台灣賺錢很容易,有很多人在那段時間瞬間致富,變成千萬、億萬富翁,心因此而變得貪婪。

只要一有錢,人心就會開始使壞,開始造業。欲望,欲望,每個人的臉上都寫著滿滿的欲望,有錢,什麼欲望都能滿足,什麼事都敢做。工廠大量興建,各種建設也開始推動,空氣中排放有毒廢氣,河川內丟棄大量廢物,排放工業廢水,整個空氣、大地及河川全都受到汙染。

除了環境的汙染之外,就連台灣孩子的心也被汙染了。八O年代之後出生的孩子被稱作草莓族,全都像草莓一樣的脆弱,生活環境優渥舒適,從來沒有吃過苦,每個都是父母的掌中寶,被呵護、寵溺,養成孩子吃不了苦,容易受傷,容易學壞及一身的惡習。大多數的孩子除了無法成就之外,還沉迷在科技之中,造下無盡的罪業。孩子亂了、壞了,國家的棟梁出現問題,孩子有罪,父母有罪,台灣的領導者也有罪,業力層層堆疊,全疊在台灣上空,時機一到,就是受報的時候。

台灣人有頭腦,聰明,反應快,做出許許多多的商品,包括科技產品,看起來是為經濟帶來效益,但不知道只要一件商品影響一個人的心,就造下一條罪,更何況如此多的商品在海內外銷售,所造之罪業更是無法清數。

原本純樸的台灣人,在現代環境的教育下,大家開始學會競爭,學校上競爭,工作職場上競爭,國家與國家間競爭,營造出這種競爭模式的源頭是整個大環境。因此,在競爭過程中所造的罪,除了各人受報外,整個台灣島上的人們皆是共業難逃。

河川裡的靈一年比一年增多,尤其被壓在河底的魔界更是迅速增加。汙濁的髒水也是對魔眾的一種懲罰,愈髒愈濁的水,被壓在裡頭的魔眾愈多。當我看見這些魔眾之中,有好多的孩靈時,我的心都快碎了,孩子是無辜的,一世的偏差,承受如此果報,我於心不忍啊!

無奈地看著整個台灣的變化,感嘆人心怎麼會變成這樣?如果人心早日受到教化,人人知明因果,我相信今天就不會發生旱災之事。

整個討報的空間中,還有大量畜生靈、魚靈等肉類眾靈。每一天,全台各地都有好多車的豬、雞被載去宰殺,漁船一船又一船載進魚貨、海產在各地販售,人們毫無忌口地大吃特吃。這些畜生和海底生物的怨恨,如今還在空間中追討,等著報復無情的人類。

旱災正是業力來討的果報,眾生要受苦了,我於心不忍,卻又無法阻止因果之事。如今幸有蘇佛相救,空間中這些要追討報復的靈,尤其畜生靈,大批大批的蒙蘇佛救度、脫身,淨化整個空間中的怨氣。金光罩住整個台灣島,從北到南,全都蒙蘇佛超度,層層堆疊的靈如厚重的層土,堆積在整個空間之中,蘇佛一一救拔,幫助眾生離苦。

俊榮心中萬分感恩,跪地叩頭,感恩我佛,感恩蘇佛法身慈悲相救。

南無阿彌陀佛。

王俊榮

 

牌位:台灣各大河川內之眾靈、河神及空間中無量無邊求討之畜生靈、魔眾等怨靈,無量大數,代表:王俊榮(求恢復,淨化,心平,消除記憶)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