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古邦吉北區生靈代表——一根草 肯約翰.堤凡

訪問古邦吉北區生靈代表——一根草 肯約翰.堤凡

    求雨

二O二O年十一月十日

肯約翰.堤凡:

將近百年的時間,我以為我還在守護我的家園;沒想到,我竟然只是一根草。

我是一位住在古邦吉北區的小老百姓,我一生最大的責任就是保護好我的家人。我有一個妻子、兩個兒子、三個女兒,他們全都是我心上的一塊肉,活在這世間,他們是我人生的依靠,我不能沒有他們,他們也不能沒有我。

澳洲的土地很廣闊,我們住的這地方,每一戶都距離很遠,從我們這一戶要到最臨近的鄰居家中,開車需要五到十分鐘的時間,所以我們大部分都只跟自己一家人相處,很少和其他人來往。就因為跟外面少有互動,我們更緊緊抓住,彼此不放,我抓妻子,妻子抓我,在世間人看來,這叫做「恩愛」。我們是一對恩愛的老夫妻,不管活到多老的年紀,還是彼此牽著手,每天一同到市場採買全家人喜歡吃的東西。我不敢去想哪天我和妻子誰會先走,我始終相信,我們絕對可以生生世世永不分離,不會有離別的那天。我知道這是我在欺騙自己,因為我不想面對死亡,我希望我愛的人都可以永遠陪在我身邊。

然而,我在四十七歲這年病了。一直以來我都有糖尿病,只是我靠著醫藥和飲食在控制疾病,我以為自己控制得很好;沒想到身體還是一直在衰退,體內開始產生併發症。後來我的雙眼瞎了,我的兩隻腳在一次跌倒受傷後,傷口就再也沒有好起來,一直潰爛、潰爛,最後兩隻腳全都截肢鋸掉,醫生說只有這個辦法,不然會危及我的性命。

從四十七歲開始,我就成了一個沒有雙腳,又瞎了雙眼的人。我不說自己是個廢人,因為我不服輸,只要還有這個身體在,我還要繼續撐著,我還要保護我的家人。所以,我很努力地學習用被截斷的腿走路,兩條腿在地上爬,褲子全都磨破,皮膚也被磨得流血擦傷,我不怕,我還要繼續學習。幸好我對這個家的環境很熟悉,什麼東西放在哪裡,哪裡有柱子,哪裡要轉彎,我全都清清楚楚。即使沒有這雙眼,還是能在家中自在地走動,只是我再也不能開車,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開著自己的大車,載著一家大小出門遊玩,這是我最遺憾的事。

我的兒女看到我這麼努力的樣子,他們全都非常感動,我告訴兒女:「只要爸爸還活在世上的一天,爸爸都要努力保護你們,不讓你們辛苦,不讓你們受到傷害。」我也告訴我的妻子:「老婆,不用怕,就算我看不見了,走不動了,我還會繼續陪在你的身邊,還要繼續保護你,絕對不會成為你的負擔。」家人全都感到很欣慰,至少我還是個有用的人,不是一個每天躺在床上需要妻小照顧我的廢人。

然而,就算我再怎麼努力,還是難逃命運的安排。五十三歲那年,整個大地乾旱得非常嚴重,整整一整年的時間,下不到幾滴雨,我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我可以用我的身體去感覺整個環境,空氣非常的乾燥,草地上沒有任何水氣滋潤,全都是又乾又枯的枯草。很多蟲子都因為沒水活不了,包括很多動物也是,我常常走一走就撞到一隻死去的動物,牠們全都是渴死在路上或草地上的動物。我費了好大的力氣,將牠們一隻隻抬去埋,不要讓牠們曝屍在豔陽之下,至少能在大地中安息。

這一年,很多地方開始傳出傳染病,很多人都死在這場嚴重的疫情之下,我以為我們家距離城市遙遠,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想不到,大兒子才外出一趟,就將傳染病帶回家中。家裡開始一個個全都染病,不到半年的時間,大兒子的生命就被奪走,第二個是我的小女兒,第三個是我的大女兒。我不知道死神還要奪走我多少心愛的家人,我每天活在驚恐與不安之中,因為我沒有辦法靠我的雙手來保護我的家人。在他們得病之時,我幫不了他們;在他們病重快失去生命時,我只能哀傷地哭泣。到最後,整個家都沒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是我也病重了。我最後一個離開,在我死之前,我還在地上努力地爬著。我不想要被帶離開這個家,我還要守護我的家,我像草一樣有韌性,不服輸,掙扎了許久,最後還是斷氣身亡,成為一株草。

死後,我還在守護我的家,我好像看見全家人都還在我面前,一家人還是以往歡樂的模樣,我努力地保護大家,不要讓這個家輕易地被毀去。就這樣,我也不曉得時間已經過了多久,直到蘇佛把空間打開,我才從空間中看見真相。哪裡有家?原來我只是一株草,原本在我前面的家園早已經變成一片草地,家不見了,家人也不在了,只有我還在這裡當草。

生長在這乾枯的大地上,我必須很努力地維持自己的生命,就算水源不足,我也要努力撐著身體,就像生前一樣,就算身體病了,還是得努力地活著。大地上的靈,大家全都叫苦連天,無水之苦,讓大家就快活不下去。有幾次大火一來,大家全都被無情的大火焚燒,痛苦哀號,死傷無數。

當蘇佛出現時,我們一開始不認識蘇佛,漸漸地看到蘇佛解救大地生靈的樣子,大家全都哭了,所有的生靈全都喊著:「有救了!有救了!」原本因為缺水而變得又扁又乾的蟲子,在蘇佛的金光掃過之後,瞬間恢復原狀,甚至脫去蟲身,變回原本人身的樣子。蘇佛一次又一次地來到,生靈們對蘇佛愈來愈熟悉,甚至在蘇佛還沒到之前,就已經在騷動等待,等著蘇佛來解救大家。

蘇佛求雨,生靈們好高興,好歡喜,因為從以前到現在,從來沒有人幫我們求過雨,大家只能默默地承受無水之苦,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擺脫這樣的業力。直到蘇佛出現後,大家才得救。我們一同參與求雨,蘇佛告訴我們,只要我們大聲念佛,就可以幫忙求雨。哇!大家全都卯足全力,用盡全力地大聲念佛,就算再小隻的蟲子,他的靈性同樣也是賣力地念佛。大家都將佛號念得好大聲,突然,一滴、二滴、三滴,有人大聲喊著:「下雨了!下雨了!」愈來愈多聲音也在喊著:「下雨了!下雨了!」現場全都是生靈在歡呼的聲音,大家高興地又喊又叫,好久沒有被雨淋在身上,大家全都搖擺跳舞,張開嘴大口大口地喝著雨水。乾裂的大地,好像再多的水都喝不夠一樣,盡情地喝著雨水,原本乾裂的大地恢復原樣。

現在整個空間一片祥和,我們都還在念佛,隨時都在等待蘇佛再次出現,等待蘇佛再次帶領我們念佛求雨。

謝謝蘇佛!謝謝!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牌位:古邦吉北區,土地上之情與無情眾靈難計數,代表:肯約翰.堤凡(求恢復,淨化,心平,消除記憶)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