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地獄獄卒,  下度地獄

獄卒生命故事《心的富有》

訪問獄卒劉邵誠

 

訪問主筆:釋法璽

二O二一年四月十二日

獄卒 劉邵誠:

感謝蘇佛幫助我們得解脫機會,若不是蘇佛幫助,六道眾生根本難以解脫離苦,還有我們這些陰間的鬼差亦是難有出離之時,感謝蘇佛將佛法宣揚,將大法帶給我們,我們非常感恩今日能得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之機會,劉邵誠代表六十位獄卒及所有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南無阿彌陀佛。

在人生壽命之中,生命就像一趟旅途,生命有多種之相,若是不懂得珍惜,錯過便不再可得。我很感嘆自己的生命經過,生命真的無法一帆風順,沒有辦法事事順心,因為每個人都想要得到,那麼誰會願意失去?可惜當初我並不知道這個道理,現在的世間亦是少有人知道這個道理,才會持續你爭我奪,喧擾不休。

我的曾經,至今都還像是一場夢,夢中還是那麼的真實,但在夢醒之後便都已經不存,這樣的回憶真的令人非常難受,但都已經過去,再多想也不可能挽回。

曾為大地主,後淪為小乞丐,許多人不知道我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過去認識我的人,知道我是家財萬貫的大地主;後半輩子認識我的人,只知道我是路邊乞討的小乞丐。

世事多變,面對無常之事,誰也料想不到,只有在遇見之時,自己該如何面對?

從小到大,我沒有吃過一點苦,家中家境優渥,世代都是務農的,祖傳就有許多塊田,家裡長年都有許多位長工及女工下田工作,田裡種植非常多的稻米及蔬菜,每年豐收之時,都能供應好幾個村莊。

爹娘在我出生那一年,為我準備了一個平安儀式,希望能保我一生平安、健康長大,那一年爹娘將一半以上的採收分送給各大寺院,及許多貧困的家庭,爹娘期望用此些平安米,為我換來一世的好運。在我的生長過程,確實成長得很好,很好養育,許多人見了我都是相當喜歡,爹娘對此亦是非常高興。

我從小就非常受寵,爹娘常會將最好的留給我,也會為我的人生做最好的安排,常會聽見爹娘為了我費盡心思準備一切,目的就只是為了我的人生。我很感恩爹娘為我付出的一切,我也一直很孝順爹娘,直到爹娘離開人世。

在生命的啟程,到接手爹娘手中的家產,我一直都是相當富有的身分,也是大家爭相吹捧的人,許多人都希望能到我們家多分一杯羹,或多要一點好處,這種情形,從小我就已經看得太多,小時候經常看見爹娘身邊環繞非常多阿諛奉承的人,那些人只要一笑起來,總會讓人感到厭惡,這些不真心的笑容,一點都不會讓人想要親近,我習慣遠離這些人,因為我一點也不想要靠近這些不真誠的人,他們就像戴著假面具一樣,內心之中充滿貪婪的慾望與追求,這令我感到可怕。

爹娘心好、善良,面對這些人的虛情假意,爹娘內心裡都是知道的,但在表面上還是會盡可能滿足他們的需求,爹娘常告訴我要「以和為貴」,既然這些人有這樣的心思,那我們就要以退為進,滿了他們的意,和氣生財。爹娘的心總是能夠包容這些人,爹娘有著寬宏雅量,這使爹娘在大家的心目中樹立了極好的形象。

我在爹娘離世後,為他們辦了隆重的後事,許多曾經受惠於爹娘的人,皆紛紛到場致意,我很傷心爹娘的離去,一直到後事圓滿之後,我才真正接受爹娘已經離世的事實,我很難過,但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爹娘的離世,對我的打擊很大,從小我就被保護得很好,爹娘一離去,面對這麼大的產業,我一時間真的不知所措,我的身邊開始出現非常多想要爭奪這些家產的人,每一日開始出現想要陷害我的人,甚至有人直接想要我的命,我強打起精神,正面迎接這些想要害我的人。

一夕之間,我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成熟了許多,面對這群豺狼虎豹,我告訴自己不能輸,我不能眼睜睜看著爹娘辛苦大半輩子的心血付諸流水,我必須守護住這些家產。我開始與這些人爭鬥,明爭暗鬥了數多年,我不但守住了爹娘所留下的家產,還擴大了好幾倍,這些想來爭奪家產的人,最終他們的家產都被我收為囊中物,我併吞了他們的一切,成為當時候的一大地主,富可敵國,我成為了家喻戶曉的人物,大家都知道我是家財萬貫的大地主。

後來我娶妻生子,我有了屬於自己的家庭,但因為當初為了守住家產,樹立不少敵人,因此我們家一直不得安寧,隨時都有可怕的災事發生,隨時有可能喪命。我雖守住了家產數十年,但是最後我還是失去了一切,我的妻子貪戀一位年輕男子,他是當初被我併吞家產的其中一戶人家所生的兒子,這人是帶著目的勾引我的妻子,可恨自家妻子不禁誘惑,上了年輕男子的床,裡應外合,侵占了我所有的家產,我頓時身無分文,還被年輕男子關進柴房,三餐毒打,後來我在一位忠僕的協助下,偷偷離開我的家。

我很痛心,但是面臨這樣的事變,我只有面對,別無他法。我成了大街上新來的乞丐,看得出大家對我的輕視,對此我選擇不予理會,一個人靜靜地蹲在路邊,開始細想起自己的人生,面對妻子的背叛,還有仇家的報復,我雖然感嘆這一切的變化,但當自己心靜下來之後,看著這曾經的一切,忽然我就笑了,這些年我為了守住爹娘留下來的家產,費盡心思與代價,經常都是過著不平靜的生活。現在,我什麼都失去了,反倒心中那塊大石落下了,我的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靜,沒有人會想來掠奪我這個乞丐,我只是個乞丐,什麼都沒有的乞丐。

這一年,我已經六十五歲,我很快適應我這個全新的角色,我蹲在街邊,有路過的好心人會朝著我丟一些食物或是零錢,我笑著感謝他們,時間久了,我也存了一點小錢,不至於使自己飢餓,我與其他乞丐不同,一天我只會讓自己吃一餐,剩下的食物或錢我會存下來,確保自己每一日都能有生存的能力。後來我也開始會做一些事情,像是打掃街道環境,還有採一些野菜到市場賣錢,我的生活過得雖然貧困,沒有一個家可以居住,也沒有完好的衣服蔽體,雖然如此,但我覺得每一日的生活都過得相當快樂,很自在的生活。

有一日,我的孩子上街道上找我,他們塞給了我一大袋的錢財,孩子們告訴我:「爹,請恕孩兒不孝,這是我們現在唯一能夠孝敬您的方式,我們還會再來,希望您能好好過日子。」我笑著告訴他們:「沒事,爹過這樣的日子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再為了守護家產的事情傷神。」孩子們的神情剎那之間變了變,又很快回復平常的樣子。後來又過了幾天,我看見其中有幾個孩子帶著簡單行李,決定要來與我一同生活,孩子們告訴我:「在家的生活,自己就像是個外人,娘與那個情夫根本拿我們當賊防,我們受夠了那樣勾心鬥角的日子,果然還是像爹這樣,自在的日子好,少一點錢沒什麼關係,人能生活就好。」幾個孩子開始與我一同生活,還留在家中的孩子也會從中偷偷幫助我們。我與孩子們討論,開了一間小店鋪,我們沒有找住的房子,有時就睡在店鋪,有時露宿街頭,這樣日子雖然辛苦,但是我們的心都是快樂的。

店鋪能賺的錢並不多,但是加上每次孩子從家中帶過來的資助,我們的生活基本已經足夠,我開始帶著孩子們在街上幫助貧窮的人家,以及無家可歸的乞丐,當自己同樣過著這種生活時,親身體驗之下才知道他們過的日子有多辛苦,我很感恩自己還可以有機會幫助他們,也教導我的孩子要對這個社會盡一分力。

過去我為了守護家產,不惜報復這群掠奪者,因此結怨了多方仇家,日子雖然過得富裕,但卻是相當心苦。現在,雖然我已經一無所有,但我得來的卻是遠比以前還要更多的快樂,還有體驗到真正的人間生活,我不用擔心自己的家產會被搶走,反而我還可以將自己的微薄之力貢獻給社會上需要的人。我很開心自己可以有這樣的生活改變,原來守住自己所擁有的,並不是人生的一切;能將自己所得,施捨出去,這樣的人生才真正有意義,也才圓滿。

孩子們看著我的生命經過,各個也都很感慨,才知道原來「生命的富有,不是在外在,重要是心靈的富有。」我現在所得,就是心靈的富有。能用自己的力量幫助人,這真的讓我非常開心。

我在七十歲那年安詳去世,離世時,我的孩子都守在我的身邊,我已知足,在這一生我了無牽掛。

當我離世之後,我來到了黑暗之中,不久就有獄卒帶著我前往閻殿,閻王讓我當上了獄卒,我繼續回到大街上幫助人,只是這次的任務是負責帶往生的靈魂,來到閻殿。

我服務了數百年,一直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閻殿,直到有天我聽見蘇佛講經的聲音傳來,我很驚訝怎麼會有人將人生道理講解的這麼好,我沒讀過太多書,但在我的生命經歷內,我知道蘇佛所講的都是真正真理,我便開始每日不斷地聆聽蘇佛講經,受益非常多,我也完全清醒過來,我想求往生,我想解脫。

從多年之前,我便開始等待這一日的到來,這是千載難逢的往生機會,我相當感恩,也相當珍惜。萬分感謝蘇佛大慈大悲,這一日我等了許久,很感謝自己能得此往生機會,經由蘇佛的慈悲講解,我定會精進修行,將來有機會定會報佛恩,加入救世團體。劉邵誠在此代表六十位獄卒,及一切有緣眾生,叩謝佛恩,叩謝蘇佛。

南無阿彌陀佛。

劉邵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