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風神 李冠榮《盼同行救世路》

訪問風神 李冠榮

盼同行救世路

二O二一年三月十五日

大風一吹,呼——呼——呼——風神李冠榮到!配合雨神、雷神、電神,大家在各自的崗位上發揮,澳洲香光大佛寺周圍開始下起雨。我看到就連玉皇大帝都來到此處,我知道此地不同於一般,我抬頭一看,此處金光乍現,好多天兵、天將在此護持。就在完成此次颳風後,我就沒再離開,在此處和許多眾靈一樣排隊等待求超度。

在成為風神時,我看到各處的萬態,生命總是形成了又失去,失去了又形成,無法選擇。我已經當風神一千二百年,時間也不多了,再三百年後我就必須轉換他處,至於轉換至何方,不是我能夠主宰的,所以成為風神的每一天我都相當的認真和珍惜。在看到世態不斷地改變時,我相當的感嘆,轉換的朝代,高低起伏的人生,所有世間的平和與災害、爭鬥、陷害都是人心所致。為何我會將人生看得那麼清楚,乃是因為過去我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受到迫害的。在成為風神前,我是皇宮內的一名太監,因為家中貧窮養不起我,我才被迫離開家進到宮中來擔任太監。進宮時的年紀大約是十五歲,我長得好看,為了防範於未然,才會叫我當太監,就在我進到閹房被閹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人生別無選擇。

因為剛進宮中,太監總管體諒我年紀還小,沒派粗活給我做,讓我到茶室內將茶分類、分袋。這些茶都是各處的官員或是番邦進貢來宮中相當珍貴的茶,我必須要知道每一種茶的品項,皇上一旦指定要喝什麼茶時,我必須要馬上拿出來,要知道每一種茶的泡法,怎麼泡最好喝,且可一喝入口後便回甘。這都是我在平日必須要去試的,要知道每一種茶適合於哪樣的水溫,要泡幾分鐘後茶葉的味道才可以帶出又不會苦。這種種的學問是進到茶室後一位有經驗的老太監粗淺地描述的,他所描述的,我大概吸收一下,剩餘的還是要自己去嘗試。宮中千百種茶,我發現不同的茶類喝入後還會影響心情,有些喝起來是一種穩定、穩健;有些喝起來就令人雀躍有種清明的感覺。

每天都會有領茶的太監來宣說,今天皇上要喝什麼茶,快點準備。我才剛開始燒木頭時,另一位太監又來通報說:「王貴妃要喝清爽一點的茶」,再一位太監小聲地說:「沈貴人懷有龍胎,想要喝柔和、順口且不傷胎兒的茶。」就這樣一個早上三、四位太監來,並要我在指定的時間內完成,等等要來拿。我雙眼一掃,先是拿出了適合皇上和貴妃的裝茶瓷器,將杯子溫杯,雙眼快速地找出每一個茶葉的放置抽屜。接下來,準備泡茶,趕在每一個時間內給予太監們。我泡的茶皇上跟妃嬪們都讚不絕口,還詔我上殿堂來談談如何泡茶。就在我將平日工作的細節一一說出後,皇上讚歎:「好啊!真是個人才。」我成為皇上身邊的紅人,一旦有人送了新的茶,皇上便會要我泡給他喝。

平日我都是一個人在茶樓,很安靜、很平靜,但自從受到皇上注重後,我就感受到一些敵意的眼睛正在關注我,很多人也會來茶樓看我工作的情形。我想要相安無事,但還是一直有些流言蜚語在外頭傳,說我會自己私底下泡很名貴的茶來享受,種種毀謗的音聲好像石頭一樣朝我砸了過來。我不知道該怎麼為自己辯解,進宮這些年來,我早已經聽聞很多爾虞我詐互相傷害的戲碼,我知道人性都是習慣保護自己的。進宮這些年也存了一些銀兩,加上皇上賞賜的珍貴物,應該夠自己和家人過下半輩子了。於是我向皇上提出自己想要返回家中照顧老父母,一開始皇上不太同意,因為一旦我離開了,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像我一樣泡出好茶。我答應皇上要培養人才,皇上給我找了兩個學徒。我花了兩年的時間把泡茶的技術還有各個要注意的事項告訴他們,直到他們泡出讓皇上滿意的茶,皇上才讓我辭去官職。

從十五歲進宮,五十歲離開,我帶著銀兩往家鄉的方向前行,不確定自己的老父母是否還健在。就在我帶著感嘆離開皇宮後,才走到近郊處,就被一群蒙面人給攔下。我大叫:「來者何人?」蒙面人說:「不用問何人,今天是死期。」我驚訝於眼前即將發生的事,我知道自己逃不了這個死劫,我成為刀下亡魂,成為飄蕩在空間中的無體孤魂。我並沒有恨,也沒有去探究誰殺了我,我心念告訴自己:已經死了就無須爭。

我不知道死後的自己可以去哪裡,靈魂就隨著風飄蕩。當我看到一大片烏雲時,裡面很多哭泣的女人,多數為受情所苦,我勸她們要振作,走出過去的框架跟記憶,勸了她們很多,她們的心漸漸轉,也從深色的烏雲變成灰雲,心不再那麼痛苦。

隨著風,我來到了一片草地上,草地因為沒有水都乾枯了,大家都在哀號。當我和風經過時,便鼓勵這片草地:「你們看,我和風來了,雨可能就在我們後面了,大家要想好,也要一心。」我說得沒錯,我們經過後,沒多久雨就來了,解了大地的苦。

於河中我看到大魚吃小魚,人類踩大地,大地內裝載萬蟲,我問自己,哪一個是真的?當我悟到這個世界什麼都不是真的時,我開始隨風大喊著:「大家醒醒,大家醒醒」,我使盡全身的力氣喊得很大聲,有些空間眾靈或是大地眾靈被我一喊後,都看了空中一眼。雖然有人被我喊醒,但卻出不了他們所在的空間,鵝還是鵝,鳥還是鳥,水滴還是水滴。我想到的這個方法,受了時間、空間的限制,即便如此,我還是有幫助人的心。死後飄蕩了一百多年的時間,一道光接引了我,給了我一只披風,我成為了風神。於預計下雨之處,我當先鋒,先颳起風,呼——呼——呼——把雨滴、水氣帶來。我請求在最苦的沙漠區域上任。平日雨水、雨滴還不足時,我在沙漠颳風,和沙子成為玩伴。一旦雨滴水量充沛時,我便配合著雨神、電神、雷神下雨,難得的下雨,整個沙漠的沙子都被洗淨,炙熱的身體瞬間降溫,大家都快樂、開心地歡呼,看到大家快樂的樣子,我也快樂。配合著大環境,我大部分時間都颳著熱風。於沙漠上任後,我又來到了急凍區上任,此處多為冰凍急冷的氣候,此處的雨滴不是雨滴,而是雪。從急熱到急冷之處,剛開始有些不習慣,但我告訴自己,走到哪兒,做到哪兒。於急冷之處的這幾年,我看到急凍的冰山不斷地縮小,我的心很緊張,我知道這是人道造業所致。人類因為欲望而破壞環境,如今卻還是沒有醒過來,將來大環境將會反撲人類。當我看到未來景象時,我又開始喊:「人類醒醒,人類醒醒」!不論我颳大風颳得多麼激烈,都沒有人道聽進去。看著人道一波又一波受報,地震、海嘯到現在的流行疫情,人類警醒了嗎?

抱著想幫助人道的心,我被召到澳洲香光大佛寺。當我感受此處發出的磁場後,我知道此處為真正救世的地方。此處有著下雨的任務,當輪到我上場時,我毫不猶豫,使勁著全力,邊颳大風,邊流下了感動的眼淚。下大雨後,此處生靈活躍。我停留在半空中,看到此處正在為了地球正轉、解除災害、回歸四季而努力,自己也請求可以加入,若可,自己便也了幫助眾生的心願。

感恩蘇佛慈悲,虛空之福。

如今我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心中感動不已。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牌位:澳洲香光大佛寺求雨,助下雨的風神及其有緣眾靈,不計數,代表:李冠榮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