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電神 周波隆《正義之士》

訪問電神—周波隆(三月九日凌晨前來)

正義之士

二O二一年三月九日

電神周波隆:

我是周波隆,雖然此時此刻天空沒有閃電,也沒有下雨,但我還在,就在這個空間之中。

從我當電神至今,大約有一千多年的時間,這一千多年來,我從未來過澳大利亞上空,並不是澳大利亞從未閃電打雷,而是我們有好多位雷電神輪流被分派,此地降雨量少,總是輪不到我來到這裡。今天蘇佛在此地求雨,玉皇大帝讓我來到此地盡我的職責,在天空中閃電,由雷神打雷,接著由雨神帶來雨水,最後我們一同求蘇佛超度。我盡我所能地完成我的任務,此刻等待蘇佛救度,心中懷著萬分的感激之意。

二千多年前,我出生在這世間,祖父在我的脖子上掛上一個頸圈,這個頸圈是我們周家祖傳下來的傳家之寶,一代傳一代,原本應該是要由爹親自從他脖子上取下,然後戴在我脖子上,但爹卻在我出生前三日,遭人暗殺身亡。爹為了保護弱勢的百姓,不惜犧牲自己生命,祖父趕到爹發生意外的現場,看見爹已經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雖然祖父心中萬分不捨,但還是強忍著淚水,慢慢將爹脖子上的頸圈取下,告訴爹:「不為自己而死,這條生命就值得了!頸圈,我會替你戴在孩子的脖子上,這是咱們周家祖傳的精神——正氣、正心、正行。」

當時已經無法追溯這個頸圈是從哪一代的祖先所傳下來的,唯一知道的是那一代祖先各各為人正直,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保護村上的村民及維護村中的平靜,哪裡有不公不義之事,絕對第一個跳出來主持公道,即使會因此而惹禍上身,皆毫無畏懼之心。這股正義之氣,似乎從那一代祖先開始,就注入家族的血脈中代代相傳,只要是流著我們周家血脈之人,絕對都有這股正氣,包括我也是。

出生後,漸漸長大,慢慢懂事,我經常摸著我頸上的頸圈,看著爹唯一的一張畫像,我告訴自己:「我要學習爹的精神,為了保護村民,絕不貪生怕死,就算需要犧牲我這條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從五歲開始,我就經常跟著祖父到處遊走。每一次出門,祖父身上都一定會帶著好大一筆錢,不是我們祖孫倆要去遊玩享樂,而是不管我們走到哪個村莊,哪個城鎮,只要見到貧困之人,我們就會施捨一點銀兩給他們。雖然這一點錢並不足以幫上他們什麼,但這樣的行為,已經教會我什麼是助人、什麼是行善。

祖父和我走在每一條街上,我們絕不是漫無目的到處遊走,祖父教我明辨善惡。雖然世間沒有絕對的善,也沒有絕對的惡,但當事情發生之時,還是能略略分出善惡之別。

有一次,大約是在我十五歲那年,祖父讓我在身上帶了一包銀兩出門,那一次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走在街上,我想學習祖父,哪裡有需要幫忙,就將銀兩布施給他們,雖然只是一點微薄的意思,但對這些窮人家的孩子來說,都是非常珍貴的。那一次,當我將銀兩捨給一位窮困的老人家後,便轉身離去,走不到幾步路,立刻聽見老人家的叫聲,我快步跑回到老人家身旁,看見老人家的銀兩已經被搶走了。而搶走老人家銀兩的人正快速地從我前方逃走,看起來是一位年紀比我大上幾歲的男孩,我氣得快步追上,不到一會兒時間,就讓我給追上他。大男孩的年紀雖然比我大,但他的身材和體力仍然不及於我,我奪回老人家的銀兩,然後對這個大男孩大打出手,他被我打得鼻青臉腫,甚至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估計兩腳是被我打到受傷了,看見他受重傷的模樣,我相當得意。

那天回到家中,我迫不及待地將此事告訴祖父,想要讓祖父知道:我周波隆在十五歲這年,第一次替天行道!當時祖父聽完我描述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後,立刻怒吼地叫我:「跪下!」祖父非常的嚴肅,我嚇得趕快跪下,祖父告訴我:「周家的正義與正氣,絕對不是如此作為!如此血氣方剛,如何成就?天下絕無天生的罪犯、天生的惡者,皆是未曾受過正法的教化,或是受到環境、人事的逼使,才做出如此惡行。理當先行了解,而後以正念、道理改轉之,若仍不知悔過,再交由地方公權力處置之,絕非自行動手如同一般!」我明白祖父所言,此日衝動之舉,確實有失祖父平日對我的教導,趕緊低頭向祖父道歉。

不論年歲多大,我皆不忘到處行俠仗義,幫助百姓,見不公不義之事,我主持公道,帶著正氣活在世間。

我以為這一生我會娶妻生子,繼續將周家的祖傳之寶代代相傳,我的生命在我遇上心怡對象之前,就先斷送在一位惡霸手中。這位惡霸不知從何而來,總是擾亂村莊,我挺身而出保護村民,卻不及此惡霸之勢力,最終遭其殺害。在我剩下最後一口氣時,我祈求上天保佑,保佑村民們全都可以平安度過,不受此惡霸所害。

此生所行,讓我能入於天道之中,玉皇大帝派任我擔任電神一職,繼續以正氣守護世間。

感恩我佛慈悲,感恩蘇佛慈悲,波隆跪地叩恩。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

 

牌位:澳洲香光大佛寺求雨,前來求超度之電神,及電神所帶來之求超度生靈,數量難計數,代表:周波隆(求淨化,求超度)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