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雷神 李木元《最後一場殊勝大雨》

訪問雷神 李木元(二O二一年三月十四日下雨)

最後一場殊勝大雨

二O二一年三月十八日

轟隆——轟隆——雷聲響,是為大雨將來襲。通知人們將要準備傘了,通知蟲類往土裡鑽。轟隆——一響,方圓之外皆可以聽聞,所見萬物反應皆不同。螞蟻以一傳一該回巢;各個動物找遮蔽,否則大雨打在身上,又濕、又冷、又痛;猴子們趕快攀藤回最熟悉的棲息所,否則大雨一下,藤蔓又濕又滑,就無法前行;住在樹上的生靈們在打賭,這場大雨哪一根樹枝會折斷,多少的樹葉會被大雨給拍下。

大風一吹,閃電一打,雷聲一響,大雨開始嘩啦啦地下。有些區域在歡呼:「雨來了,雨來了!」有些區域在嘆息:「雨又來了,等一下整個村又要淹水了。」大雨過後,整個大地就像是被洗淨,變得一片澄清。一場大雨結束後,諸神眾風神、雨神、雷神等有些回到天庭,有些則是進行下一份的任務,又前往他處。

我當了雷神一百七十年,每一次的任務都盡忠職守,不敢怠慢,玉皇大帝交代之事,說一做一,說二做二。這一次又接下一個特殊任務,和一批搭配好的雨神、風神、電神,大家都是擔任這個角色很久了,玉皇大帝說:「這是你們最後一次出任務。」我聽不懂是什麼意思,玉皇大帝又說:「你們是我挑選出來在宮殿中老實且從不怠慢的人,這次完成任務後,澳洲香光大佛寺的蘇佛承諾會送大家去西方。這是很難等到的機會,大家好好把握!」

蘇佛,我們知道,在宇宙間很有名,已經救起無數的生靈,如今既然有機會配合蘇佛的求雨而降甘露,我等非常的歡喜。來到香光大佛寺後,此處積功累德已經夠了,烏雲、雨滴、風神、雷神、電神都準備好了,降下了一場持續很久的大雨,地面上的生靈很歡喜地歡呼著,水流從地面的花草樹木到地底的蟲類、塵沙、塵土都被滋潤了。我們順利地完成這場任務,如今等待佛寺裡的法師為我們寫下一段故事,以為求雨成功做下深刻的紀錄,待紀錄留完後,我便要求往西方極樂世界了。

我,名為李木元,四川成都人,父母親靠著賣藝將我養大,從小我就跟隨著他們走跳江湖。為了可以吸引路上人的眼光,父親訓練我在街上大喊「來來來!快來看!街上有精彩的表演。快來看喔!」街上的人被我這麼一喊,多數會停下來,因為我看起來還是一個這麼小的孩子,竟然可以喊出這麼大的音量來吆喝。就在人群靠過來後,爹開始表演各種特殊花招,而後娘爬到爹的肩頭上,一下平橫著站,一下單腳獨立,這些高難度的動作,看得圍觀的人們拍手叫好。我拿起賞賜袋在全場繞一圈,幾乎八成以上圍觀的人都會給點銅板,一套表演下來所收的賞賜費夠我們吃上一整天還有剩。有時我會問爹:「今天收了很多銅板,我們要不要去吃大餐啊?」多數的時間爹都拒絕我,告訴我:「現在雖是有錢,也還是要為沒錢時打算,不可輕忽。」我明白爹的意思了。

遊走江湖幾年,賣藝的生活讓我們也存了不少錢,就在我們全家還在討論是不是要安住於一處時,天上開始下起了大雪,連續的大雪,讓我們決定要安住的村莊生活整個停擺。外頭的溫度降到最低,根本沒有人敢出門,再這樣下去,可能會有人生活撐不下去。我直覺地朝屋外走去,任憑爹娘怎麼叫我、喊我說:「你要去哪兒啊?外頭很冷啊!」我沒有回頭,走到一片森林的入口,我以最誠之心跪下,希望能夠化解一切,我知道此刻雪怪正化作無形之身在觀察我。

沒多久,眼前出現一個老人,老人要我走進森林裡。森林裡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我邊走,邊摸,邊前進,雪怪傳出訊息說,如果我可以走出這片森林,他就可以將這場大雪停下來。我鼓起勇氣只管前行,即便我已經因為走過濕滑的石頭而跌倒,全身都因為跌倒躺在冰上濕透了,我的腳痛得難以堪受,還是拖著刺痛的身體繼續前進,我告訴自己,只要提早一天走出森林,村民就可以提早一天恢復正常的生活,如果我晚了,就來不及了。

我靜下來,以自己的直覺前行,當我感受前方的路時,身體的冰冷還有受傷痛感不斷地干擾我的意念。我一直告訴自己:「撐下去,撐下去。」就在身體要失溫時,我的意識進入了迷茫的狀態,我看到眼前一片都是雪,一位飛在半空中的小精靈說:「歡迎來到雪國。」我聽後很驚訝,當我還沒反應過來時,小精靈已經往前飛了。於是我快步地往前,走一段路後,眼前出現一座很高的白色宮殿,屋頂很尖。小精靈飛了進去,我遲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進去,小精靈回頭看了我一眼,示意要我進去。

走進冰雪宮殿,我忍不住看東,又看西,整個宮殿看起來很像用冰塊做成的。穿過一個長廊後,一位穿著華麗、戴著皇冠有點年紀的女人坐在冰柱椅上,開口問我:「我是冰雪皇后,你有何求?」我說:「我想要村上不要再下雪,我希望村民生活恢復正常。」皇后說:「哈哈——你還是這麼熱心。」我聽不懂冰雪皇后的意思。皇后又說:「你都忘啦!你本來就是我們國度的人,當初為了不讓我們國度融化,你做了很多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如果不是你,我們國度已經不存在了。」我很驚訝。冰雪皇后又說:「就在讓國度穩定後,你決定要離開再去幫助人。我們問你要去哪裡,你說不知道,哪裡需要你,你就去哪裡;沒想到你離開後,很快的速度投進娃兒胎裡,去到了人間,過去的事什麼都不記得了。」就在冰雪皇后敘述這事的時候,過去的畫面好像在我眼前又一幕幕地浮起,我看到自己過去在這國度裡的樣子,穿著一個披風。

就在聽完這些後,我跪下,跪著求冰雪皇后幫忙。冰雪皇后感嘆地說:「這是人道的業力,大雪還只是剛開始,若人道不改變,將會有更大的災難。」我聽後明白了,靈魂回到了身體,我被痛醒。我救村民的意念很強,於是用爬行爬出了這黑漆漆的森林,我爬回了村上的住所,還來不及敲門時已經暈倒了。不知道過了多久醒來後,我看到爹娘用擔心的眼神看著我,他們將我全身受傷處包紮了一下。

隔日一早,我的腳還是一跛一跛地便要準備出門,爹娘問我:「你都還沒好又要去哪裡?」我給了他們一個要他們安心的眼神。出門去巡視了整個村莊,發現村莊將一整個冬天要吃的肉類全數掛在家門口,各種動物,有雞,有鴨,有鵝、山豬等等,一堆堆全數放在門口,一整村無可計量的動物就在家門口,每年冬天都是如此,殺生數量不可計,村內圍繞著牲畜的殺戾之氣。我將所見所聞向村長說,希望村長能夠幫助村上一起度過這場災難。大雪影響村裡的經濟太大,村長不得不有一個方法試一個方法。村長準備了祭壇,祭祀這些被殺之靈性,也向生靈們保證往後將不再殺生,往後會以有飽足感的馬鈴薯來度冬。全村村民一同祈求,大雪開始漸漸變小,度過了這場災難,村子開始又恢復了以往的富裕,全村的人很尊重我。結束這場災難時我才二十歲,幾個月的時間過去,全家在村上的生活穩定下來。

一日,我於睡夢中看到兩個交錯的畫面,一為冰雪的世界準備接我回去,二為一道黃光通到天庭。我沒有考慮地往黃光走,看到玉皇大帝坐在宮殿高台上,當我還搞不清楚的情況下,玉皇大帝派人給了我一個長鐵藤,說我從今天開始上任雷神,只要長鐵藤往天際一甩下,便會發出轟隆——轟隆——的音聲。順著天理,我至各處完成每一次的任務。

最後一次當雷神的任務就是來到香光大佛寺,協助下了場大雨,完成任務後,我們便在空中等待超度的機會。這最後一場雨下得精彩,幫助了澳洲古邦吉周圍這片土地滋潤。感恩玉皇大帝給我的機會,感恩得到此超度的機會。知曉此地皆在救世,若可出一己之力,也盼能加入,感恩。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牌位:香光大佛寺周圍下雨,協助下雨之雷神及情與無情,不計數,代表:李木元

入香光大佛寺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