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雨神周鈺誠《念佛威德力》

訪問雨神 周鈺誠

念佛威德力

二O二一年三月八日

哈哈——成為雨神前我是一顆小水滴。我這顆小水滴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有時在天上,有時在土地上、樹葉上;有時被小鳥喝入腹中在身體繞了一圈再成為糞尿出來。說實在的,身體裡的味道並不好聞。每一次轉換地方,我並不能選擇,只有當靈性又投入水滴中後,我才知道自己這次到了哪裡!

在遠古以前,我的生命是被凍住的,那已經是好幾億年前的事了。那時我所看到的四周圍都是一片雪白,雖然我不能動,但很喜歡唱歌,一片冰凍的世界中,繚繞著我的歌聲。我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不能動,也沒想過我要離開。好像過了好久好久的時間後,整個冰柱區出現大變動,好多冰柱因為氣候的關係開始融化,我這才終於看到除了冰柱之外的陸地,陸地的顏色比冰柱深很多。一切對我來說都好新奇,於是我一直看著周遭的變化。冰柱的區域每天都在縮減,直到有一天我所在的冰柱也融化了,我從固態變成液態,流入大海中,那是第一次我看到沒有邊際的大海。

大海的味道好鹹,才一下子的時間,我全身都變鹹了,還咳了個嗽,吐出舌頭,心中想著:好鹹啊!我適應力很好,沒幾天我就習慣了身體鹹鹹的感覺。在海中我每天都張大眼睛觀看,多數時間海中的場景都差不多,偶爾會有好大的船出現。我沒看過船,心中好奇,於是想靠近看看,隨著浪潮到了船邊,卻被一陣污氣薰得受不了,於是快速的隨著浪潮再往前。而後我知道大船不可以靠得太近,船身會排出惡臭味或是油味。船隻在大海流下了污染和廢棄物,我們大海就必須靠著不斷的浪潮來淨化。於海中生活一段時間,每天會跟魚兒、海豚玩耍,而被鯨魚喝下肚時,有時會被噴得高高的,再掉落回海中。海中的生活比在冰柱理的生活多變化,就算沒有人陪我玩耍,我一個人也可以玩得樂不可支。

這快樂日子的改變就在某一天,一隻大船航行在海中,天空烏雲密布了,又快下起大雨了。每次海中颳大風、下大雨的時候,我都會顯得特別的開心,海中的浪潮變得很高、好巨大,就好像在玩大型溜滑梯一樣,一下高、一下落,就在我被海浪捲起時,會發出很興奮的嗚嗚——聲。大雨落下後,會有好多新朋友落到海面上,我迫不及待地跟他們打招呼。那天大雨要來時,我如同往常一樣很興奮地等待新朋友,只是除了大海之外,那天又多了這一艘船隻。

船隻航行在大海中央,就在浪潮開始變大時,我興奮地開始玩耍;沒想到船隻開始顯得有些不平穩,晃動得厲害。我看到船上有人緊抓著船上的木樁,開始大叫說:「大浪要來了,要下暴風雨了,大家快把船帆拉起,保持船的平衡!」我看到船上人類的表情都顯得有些緊張,他們扶著可以扶的地方開始賣力地將船帆打開。船好不容易看起來比較平穩了;沒想到又下一個更大的巨浪從遠方靠近。他們在船上大聲喊著:「巨浪又要來了,巨浪又要來了!大家抓緊,要撐住!」巨浪快速地通過,船隻大力地搖動並有些傾斜,船上的人又再次激動地說:「船身破洞了,快穿上救生衣,將遊艇備著!」很快的時間船整個傾斜,船上的人根本來不及坐上遊艇,整個船就已經破裂開始下沉了,船上的人只能選擇跳入海中,穿著救生衣於海上載沉載浮。當他們掉落至海中時我就在他們旁邊,看到他們一直在求救,我也幫忙看看有沒有人可以幫他們。狂風暴雨還在進行,船上共二百多位掉入海中的人被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拍散開來。大家互相叫著彼此的名字,但卻離得越來越遠,最後看不到彼此。離我最近的幾十位人就在天亮、又天黑、又天亮後一個個沒了生命氣息。

我的心好難過,甚至為他們哭泣。死後他們成為海中飄蕩的孤魂,還在求救,我看了很心疼,但卻一點都幫不上忙。從那次看到船難過後,我才知道生命中原來有這麼悲傷的事。看到他們受苦的靈魂,真的很想幫助他們,但卻無能為力。從那天起,我快樂的生活就蒙上了一點無法盡一己之力幫助人的無奈,我心中一直盼求將來可以實現幫助人的願望。

於大海中幾百年的時間,我被一股力量帶去投胎。進到母胎內,我什麼都不記得,出生在一個漁村,名為周鈺誠,家中沒有很富裕,父親捕魚,但我們卻只有每年過年可以吃到魚,平日魚貨都要拿去賣,來養一家人。六歲時我上船幫忙父親捕魚,看到漁網被父親撈起,魚活跳跳的樣子,我的心很難過。父親邊拉魚起來時,魚因為沒水跳動得厲害,我大聲喊著父親:「牠們沒水,牠們要死了,快給牠們水!」父親見我的反應後用一種大驚小怪的眼神看我,再緩緩將魚網丟入事先準備好的大水桶中,魚碰到了水,才終於不要再掙扎。

這一幕讓我看了心疼,我認為生命不該被如此的對待。於是我開始勸父親可不可不要再捕魚。父親說:「不捕魚,我們全家吃什麼啊?」我說:「我們可以做些別的啊!」父親說:「你爹我只會捕魚,剩下都不會,如果你會,你就去做。」我講的話,父親完全不聽,我只好再跟父親上船,捕魚時,趁父親親不注意,偷偷將那些魚給放生,讓牠們回到大海中。當我將牠們放入水中後,看到牠們在船旁邊轉了一圈表示謝謝。我用氣音說:「你們快走,快點游走!」牠們似乎聽得懂我所說的話,在船旁邊繞了一個小圈後游走了。看到他們成功逃走的樣子,我心裡很開心。此時父親轉過身說:「你在跟誰講話啊?」我快速地說:「沒有,沒有。」這樣連續幾天後,父親終於還是發現魚貨每天都會減少。於駛向回家的路途上,父親問我:「每天的魚貨是不是都是你讓牠變少?」我輕輕地點頭。父親的臉脹紅,好幾天不跟我講話,也不帶我出門,他要母親看著我,要我在家好好反省。

幾個禮拜過後,父親因為忙不過來,還是又帶我上船。並告誡我不可以再將捕獲的魚放生。我什麼話也沒講,跟著父親上船後捕了一整船的魚。我知道這些魚即將面對死亡,眼看著船就快要到岸了,我還是不忍心讓牠們送死,趁父親專心開著船,我將魚的桶子推倒,砰的一聲,父親馬上轉過來看我,看到我又正在放生魚,大叫一聲:「住手!」我被父親這麼一吼叫,一時間失去了平衡,跌入海中。父親看到我跌入海中,便跑到離我最近的船身之處伸手想要拉我;沒想到不識水性的我很快就溺水而死。父親很傷心,派人打撈我的屍體,為我辦後事。父親感嘆我用生命在保護海中的魚不被傷害,他決定不再捕魚,才不會讓想勸父親的我白白犧牲生命。

跌落海中後,我的靈魂被一股光照著,一直往上,一直往上,成為了新上任的雨神。雨神有自己所管轄的範圍,管轄的範圍或許是跟自己個性相近的區域,也或許跟自己過去有緣的區域。剛開始上任時,我是在中國的一個小鎮上任,小鎮的雨量並不多,因為此處的人心多為貪婪,每一個人心中都有所求,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就是為了要賺錢。隨著人心的變動,此處被標記為長期乾旱區。剛開始大家還可以取河水使用,漸漸地,河水也乾枯了,連得到一滴水都覺得珍貴。小鎮好多人都跪地向天祈求,我一時的心軟,便於沒有經過玉皇大帝同意的情況下,自己降下了一些雨量來解大地、人民之苦。很快地,我犯了天條,被押解回玉皇大帝殿中,關入天宮中。

我深深地懺悔,一直祈求自己可以得到一個贖罪的機會。玉皇大帝知道我心是慈悲的,於是這次派我出一個特別任務,我領著任務來到澳洲香光大佛寺周圍,看到此處金光照耀,此區的生靈都誠心地在唱著「南無阿彌陀佛」來求雨。我在一旁等待,等待此區的功德福德夠後下起一場大雨。大雨降下後,聽到這整個區域的生靈都在歡呼,整個空氣中充滿了濕氣,我也不禁微笑了起來,心中很歡喜。

在等待降雨的時刻,我在此處的半空中聽經聞法,並看蘇佛超度的情形,看到蘇佛正大力地帶領著無邊的護法繞行地球,所繞行之處,磁場一點一滴的改變,正向磁場不斷地聚集。蘇佛所發之願,所行之力,所積之功德感德無邊,澳洲求雨之事有成,風神、雨神、雷神、電神、烏雲等齊同聚集,降下大雨,成就這場功德力。

也感恩降下大雨後蘇佛願意將我們超度至西方,我帶著大小雨滴齊同求超度。感恩蘇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法心主筆寫下

 

牌位:雨神帶領大小雨滴,黑雲、白雲等無邊幫助下雨之雲端眾靈,無量大數,代表:周鈺誠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