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求雨,  突破空間、時間

訪問風神—魯曼沙《共同降雨》

 

訪問風神—魯曼沙

共同降雨

二O二一年三月十五日

我是風神魯曼沙,自從阿彌陀佛提名佛寺下雨後的訪問對象有包含了風神魯曼沙之後,魯曼沙便一直不敢怠慢,在佛寺等待隨時接受訪問。在這幾天之中,見到了平時聽聞卻無機會見到的許多不可思議之事,包括日日凌晨由蘇佛帶領的救世團隊,由佛寺出發,進行法身超度,之後返回佛寺,出發前壯大的陣容,及超度的眾生之廣量,無量無邊的眾生受到超度,真是令曼沙大開眼界。

曼沙一直在佛寺中同四眾弟子們參加早課,由凌晨二時十五分開始拜佛,經行念佛觀想超度,及誦《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後,已是清晨六時二十分,如此精進修行實在有別於一般佛寺,心中非常的讚歎,亦藉此機會,隨同大家一起拜佛、念佛、誦經。曼沙從未誦過《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經文內明白提到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以及西方極樂世界的莊嚴美好。尤其是阿彌陀佛的四十八大願,曼沙知道阿彌陀佛有四十八大願,但是沒有機會得知內容;沒想到在此因緣之下,能夠讀誦並且得知,使得曼沙心中對阿彌陀佛的慈悲非常的感動及感恩,更明白為何此次蘇佛求雨能夠請得動玉皇大帝及四海龍王共同參與!

一般而言,降雨乃是當地區域之事,由當地的雨神處理便可,定期的回到天庭向玉帝報告降雨之情形,並不需要如此大陣容的參與。因為佛寺有阿彌陀佛正住,使得各方的護法及神靈對於此地奉為聖地,加上,蘇佛提出如果求雨成功,於蘇佛返回西方極樂世界時,將帶玉皇大帝及四海龍王一同返回西方,這是一件多麼重要、求也求不到的事情,難怪玉帝及四海龍王對於香光大佛寺及蘇佛求雨之事如此的慎重!

這幾日有幸參加香光大佛寺由阿彌陀佛主法之三時繫念法會,更是見到從所未見的空間眾生,以及來至地球各地、宇宙虛空及外星球的眾生。對靈界而言,參加這三天中的每一天法會,都是一件很特別、重要的事情。從神靈們參與的數量之多,甚至於可見到魯曼沙無機會接觸到的四聖法界,陸地上各地神廟奉祀的神主,還有各國的眾靈,不只是黃皮膚,白皮膚及各種膚色種族的都可以見到,甚至於也見到恐龍及原始人的參加,而這些都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這是曼沙見過最大超度的場面,真不愧是阿彌陀佛主法的法會!曼沙親眼得見法會時,阿彌陀佛及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清淨大海眾菩薩身中的光芒金亮,尤其是阿彌陀佛大放佛光,接引眾生進入金光時,浩瀚無邊的眾生因此脫身離苦,曼沙及跟隨於旁的許多子民,許多在場的眾生,都不禁感動跪下。

曼沙於兩千一百五十年前,蒙玉帝慈悲給予風神一職,擔任至今。每個風神有各自管轄的區域,風神之下又有許多小風神散布管轄區各地,接受風神指令:何時起風、風量的大小、起風的時間及範圍。有時候大範圍的起風,必須由幾個小風神合作,這是一般各地起風的情況,若是單純區域性的起風,由風神各自管理。

若由東海龍王、西海龍王、南海龍王、北海龍王四海龍王共同集雨,且由玉皇大帝指派風神、雨神、雷神、電神共同接令,參與某一地的降雨,這種情形非常的少見,畢竟要請要到玉皇大帝及四海龍王一同參與降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定是有足夠的功德力及德行者才有此大力。香光大佛寺所屬之地:澳洲古邦吉及周圍的土地眾靈實在是大福報,才能有此殊勝的機會得雨。因為曼沙觀古邦吉及周圍土地,在這段日子裡並沒有機會得到如此豐盛的雨量,卻因為阿彌陀佛、蘇佛及佛寺所在,才有機會轉此共業,免受無水之苦。以下曼沙提供自己當風神的因緣,也算是略表感恩阿彌陀佛、蘇佛將送曼沙等去西方之恩澤。

曼沙出生於兩千兩百年前在中國內地的小鄉村,家中生活單純,是耕農為生。從曾祖父、祖父一直到父親,代代都是耕種,曾經擁有一大片的農地,因為戰爭,我國失守,淪為戰敗國,土地及人民歸為戰勝國所有,於是本來為私人的農地,因為制度的改變,被收歸為官府所有,於是我們只剩下一小塊田地可以為生。祖父必須要養活家中大小十幾口,所以戰後生活非常的辛苦,這也是戰敗國人民的悲哀。但畢竟是耕田者,接受大自然的熏習及認命的天性,雖然生活艱苦,但是大家還是撐過了那段日子,並且存了一點錢。父親及叔伯長大後娶妻生子,祖父買了幾塊田地讓子孫們好過日子。父母親生下了我們三男二女,我是家中老三,上有一兄一姐,雖然只認識粗淺的幾個大字,但是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沙一塵及風雨都是我的好友,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養成了我純樸善良、憨厚的個性。

對於大自然我有一份特別的親切感,而且比其他的兄弟姐妹們敏銳,尤其對風與雨,常常可以感覺到它們即將會起的變化。雨水是田地不可以缺少的,而風向及風量卻是春夏秋冬的指標,種田者對於春分、夏分、秋分、冬分及各季之中的節氣、風雨都會加以注意。這些對耕種有影響性,若是風雨不調將會造成四季的混亂及大地生靈們失調,人們的生活及耕種收割會受到影響。平常農地的風向、雨量在村上有人於重要的節氣都會提醒農民,因為許多農事及生活起居在轉換節氣的時候需要做一些調整。其實這一些事情已經成為農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甚至是生活的重心,代代相傳,許多時候不用提醒,大家都已經做好事前的準備。對單純的農家而言,農事就是生活最大的重心,我們這些孩子們也在這之中學習。而我對於自然環境的變化又特別的敏感,當父母教我之後,我自然會去注意這些事情,尤其是節氣及風雨量的變化。

有一年,將近有半年的時間未下一滴雨,大家為這件事情非常的擔憂,時值夏日,該是多雨時節,稻田更是需要雨水的灌溉成長才能收割,卻見到儲水已將用完,老天爺卻未下一滴水。那一年夏季特別的悶熱,不但無雨也無風,整個空間瀰漫著乾燥、焦急又無奈,能做的都已經做了,該求也都求了,大家都束手無策。那一年我十八歲,原本父親打算收割稻米換些銀兩,幫我娶一門媳婦;但是偏偏遇上這場災難。我告訴父親,請他不要擔憂我的婚事,其實我對於男女婚嫁並不放在心上。父親聽了,心中稍微感到安慰,畢竟兄長已經娶了一門媳婦了。

在一天夜裡我做了一個夢,有一位老人家笑著對我說,村上的這一場旱災,如果我願意出力,可以得救。我毫無猶豫的點頭。老人家說這場災難乃是因為過去村民曾經有多位當官收賄,一同阻礙村上的水利工程,引起了水災大難,村民死傷慘重,當官收賄的錢也分給了一些知情的官員家屬。這一世大家共聚在這一個村上,必須為當初造成水難的共業得到無水、無風、無糧的果報,這些損失必須要大於當時收賄的錢,村民的死傷亦必須要多於當初水難死傷的人數時,這場災難才會解除。

過去我乃是一位得道的道人,積功累德,此世有餘德餘福,如果我願意布施給村民,能夠縮短或解除這場災難;但是村民必須將每年賣糧米所得捐出十分之一給官府,救濟村上窮苦無糧、無水、無人奉養之老人、孩子等村民,必須年年如此。在這段日子,我必須負責年年收取此時的每一戶村民年年農耕的十分之一收入,交給官府以補不足之功德,直至此世我生命結束,才能解除這場災難。若是中途有所變動,將會再次發生相同的災難,直至災民的損失足以抵銷此次災難。此為過去世自己所發之願,願將所作功德福德,布施給有需要的眾生,此世有此機緣,就看我願不願發心滿此願。

我毫不猶豫的告訴老人:「我願意。」於是我將此夢境告訴父母,並且終身不娶,要為這件事情付出自己所有的心力。父親雖然為我不娶的事有些猶豫,但在我的堅持之下也不多說,畢竟目前能夠解除這場災情是最重要之事。我將此事報告村長,與村民共商,大家心中感到訝異,但是可以解決目前的災難是現前最迫切的事情。於是在全村同意之下,焚香稟告上天,果然於兩天之後天空布滿烏雲,起風並且下場大雨,村民全部跪地感恩老天爺相助,我也允諾年年收取每戶農耕十分之一的收入交給官府,布施給村上需要的人家,若是有餘,還幫助鄰村。

在我五十歲那一年,無疾而終。那一天午後吹來陣陣涼風,下了一場小雨,我感覺到舒適清爽的涼意,坐在椅上昏昏睡去。此時天上放出一道光將我接走,見到眼前四周一片光亮,玉皇大帝笑著對我說,我這一生實行了我的允諾,幫助村民,有功有德且有餘,可得風神一職。於是我欣然接下。對於此職,我戰戰兢兢不敢懈怠,唯恐自己稍有疏忽,影響到大地及人民的生活。

不久前收到玉皇大帝所送來的通知,我將隨時待命,配合雨、雷、電神,共同負責澳洲香光大佛寺降雨之責,於是隨時注意佛寺降雨的情況,於此次和雨、雷、電神共同完成降雨任務,總算不負玉皇大帝所交代的職責。

在此魯曼沙代表風神有緣的子民,感恩阿彌陀佛、蘇佛及玉皇大帝,帶給我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機會。

南無阿彌陀佛。

訪問訊息由佛弟子釋海澤主筆寫下

 

牌位:風神魯曼沙及小風神,有緣子民,塵沙,風中幽靈有緣眾生,無量大數,代表:魯曼沙

入香光大佛寺 西方法性土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