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長高法師,  法身超度

訪問長高法師《邊緣人》

訪問長高法師

    邊緣人

二O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

長高法師:

邊緣,字面上來看,即是在邊界地帶,這個邊緣處容易被忽略,不被重視而偏離主流,形成獨特的邊緣文化。

邊緣世界中的人們,於現今社會上被稱為邊緣人。這些邊緣人與主流社會中的人們最大的差異,被歸因於他們不合群,有個人主觀偏異的價值觀,有獨特的生活圈及生活模式,也被人們歸為異類,弱勢的,不好的,不正常的,不容易接近的,甚至是帶有攻擊性的族群。

師父超度的金光遍照整個中國,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響徹雲霄,大地上的任何一處,不論是一根草、一粒沙皆能蒙師父超度,打開空間,求往無量光處。今天長高在兩棟高樓中間的防火巷裡,看見一個蹲在角落的影子,那是一個年紀大約十八歲男孩的靈魂,當他轉過頭來時,是魔界的面容。佛光同樣照在這兩棟大樓中間的防火巷,包括男孩的身上,將男孩的空間打開,但男孩卻還是低著頭,完全無視於這片閃亮的金光,雙耳也故意聽不見空間中傳來的佛號。

這是一位社會邊緣的孩子,名叫恩浩,他執著於自己喜歡的邊緣空間,當他還活在世上時,他就是個邊緣孩子。是什麼原因讓恩浩成為邊緣世界中的人?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但很有自己的個性,任何事情,他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和想法,他不不願意配合大眾,他喜歡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如同大家都安靜時,他刻意發出聲音作怪;當大家都在精進用功時,他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他的行為總是刻意超出規範之外,成為犯規、沒有規矩的孩子。恩浩的父母是社會中低階層的公民,對他的父母而言,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賺錢,賺錢是為了維持一家的生活,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品質,所以可以把時間花在工作上,沒有多餘的時間用在孩子的教育。恩浩從小就渴望能得到父母的關懷,但父母卻總是忙於工作,為了吸引父母的注意,在家時會做出許多搗亂的行為;在學校會犯下大過。當父母責備他,或父母被學校老師約談時,恩浩不是悔過,而是覺得父母終於注意到他了,這是他期望得到的結果。恩浩的年紀越來越大,漸漸不再需要父母的照顧和關懷,他需要同儕間的認同與肯定,但他在班上的人際關係不好,唯一與他友好的一群是躲在學校圍欄外,正在偷抽菸的那群學生。恩浩為了和這群邊緣學生一樣,開始學會他們的行為,抽菸、泡妞、無照騎車等,也將自己的髮型、穿著都融入他們,看起來真的就是同一類的學生,在學校裡是不被認同的一群。恩浩國中畢業後,加入了黑幫,他不是老大的角色,只是一個做事、跑腿的小弟。雖然是個小弟,但能成為幫派中的一分子對他而言,已經是非常榮耀的一件事。為了表現自己,哪裡有需要打人,他都會加入,因為他需要得到別人的認同。十八歲這年,為了出風頭,在一次鬥毆事件中,被活活打死,死後的恩浩,就是現在蹲在防火巷裡的他,他的心性使他入了魔界之中,但又不完全歸屬於魔界,屬於魔界中的邊緣地帶,因為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有一個純善的自己。

長高問恩浩:「為什麼要蹲在這裡?」恩浩說:「不要問!」六字名號在此時進到恩浩的空間裡,從他的反應可以看出他被這句佛號吸引了,長高告訴他:「這是南無阿彌陀佛聖號。」恩浩說:「沒有人問你!」佛號不斷淨化恩浩的心,他的靈魂從汙濁漸漸變得純淨。當溫暖的佛光慈悲照在他身上時,他突然放聲大哭,他說出自己心中有多麼孤獨、無助與痛苦,他為了身體的欲望與個性,付出極大的代價,死後的靈魂還入了魔界之中,慶幸的是他還沒開始做壞。他後悔,無盡的後悔,他說了,如果時光可以重來,他絕對不會再走上同樣的路,他不要有自己的個性,不要當個社會上的邊緣人,更不想成為魔界中的一員。最後,他的靈魂在淨化過後,不再是魔界的樣子,恢復他原本的純淨,跟著師父的金光離開防火巷的陰暗空間,靈性重新得見光明。

如同恩浩這樣的孩子,在現今社會上處處可見,今日剛好有此因緣讓長高看見恩浩的身影。長高從恩浩身上看見孩子教育的重要,若沒有讓孩子得到正確的教育,得來不易的人身,將會輕易地從手中流失,最後換來的是無盡的後悔,人生再也無法重新來過。

佛法須要深入社會上的每一個角落,不僅止於主流社會中,更需要關懷的,還有這些邊緣地帶的孩子,佛的慈悲與無量光明可以照亮孩子們的心,但這道光還需要由人道來引入。弘法的必要,非在於多少人嘴上念佛,而是讓佛法真正救起每一條孤苦的靈魂,找到回家的路,歸往西方真處。

長高

訪問內容由佛弟子釋法菁主筆所收訊息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